虽然在时间上三个少女并没有被要求必须在几点前回家,但她们还是有意地赶了赶脚程。即使如此,当她们在一片稀疏的森林旁的车站下车时,时间还是不可避免地走到10点了。

或许对三个翘家少女来说,在深夜时去外面到处乱转,反而有着别样的趣味也说不定。

她们离开车站,穿过邻近的大马路,踏入了名为沙海的荒原之中。

虽说名叫沙海,但它又不有同于普通的沙漠。这里的荒凉,是因为它作为蝴蝶岛蝶身的一整个狭长地区,都有着渗水严重的蜂巢地形。在这种大前提下,无论沙海的降水有多么丰富,到头来都只是把水从海面送到天空,然后再通过地下通道把它送回海里而已。

在离开了灯火通明的马路后,周围的世界渐渐暗了下来,笼罩在无边的黑夜之中,唯有夜空中的星辰微光点点,与遥挂在天边的新月照耀着广阔无垠的大地。

伴着一阵一阵的嘎吱嘎吱响,脚踩木屐的蝶羽饶有兴致地给另外两个少女带着路,穿过沙海边缘松散的建筑群,来到了一座面朝南方、也就是直对着沙海的中型建筑物前。

「就是这里!」

她们停下了脚步。

「诶~?微光茶馆……」

「是这样的对吧,钓鱼累了一天后,偶尔来这里喝一杯茶,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呢。」

栗花落拍拍手,自行推测起了蝶羽的来意。但对此,爱纱显然有着另一方面的疑问。

「话是这么说,但这么晚了它还在营业的吗?」

「放心,这里可是一直开到12点才打烊的!」

这么给她们做出保证的蝶羽,先一步把视线从茶馆的招牌上移开,从侧面绕到了正门前。

或许是因为在这种偏僻的地方开茶馆很不可思议,两个少女与其说是怀疑,更不如说是好奇能把从远在华夏&东瀛的顾客给吸引过来的这个微光茶馆,到底有着怎样的魔力。

「打扰了!」

明明应该是作为顾客的她们,却仿佛走进了谁的家里。

刚步入茶馆大厅,古朴的店内设计立刻吸引了她们的注意。无论是端庄大气的红木桌椅,还是复古的镂空窗花,都在一定程度上凸显了微光茶馆的独特。

正为眼前之景而惊叹的两个少女眼中,却混入了什么奇怪的画面。

那是位于大厅正前方,柜台后的一名不知所措的少年。

以及他所不知所措着的、趴在桌子上喝得烂醉的成熟(?)女性。

再以及,默默低着头抓紧裙摆,更加不知所措的一名少女。

「啊啊啊老师,你快别喝了!」

「呃呃……~别、别拦我!!……今天可是个好日子,可得庆祝!庆祝一下才行……」

「那个……」

「什么!你说你也要喝吗?……这才像样啊,我的学生,就应该~呃呃,做好提前成为男人的觉悟。好了云洋,你也来一杯吧!」

「我还是未成年!」

「那个……」

「别磨磨唧唧的,既然说了要喝!就把杯子递过来~啊……诶,你说什么?听不清啦。」

「不,所以说……」

「那个,有人来了……」

刚进门就被晾在一边的三个少女,在一瞬间聚集了来自柜台后的三道视线。

「嘛……」

蝶羽尴尬地挠了挠头。

然而趴在柜台上的女性,只用困惑的目光在三个少女身上转来转去。

被称为云洋的少年,似乎也在着意料之外的情况中短路了。

「所以说,这也是你请来喝酒的朋友吗?」

「和我没关系啊!」

过了好久,蝶羽才继续说道:

「我们是来喝茶的啦……」

但正是开着这座茶馆的女性,在这一刻意识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诶诶诶???!!!」

「咳咳,让你们见了丑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

顶着一头紫发、末梢染成粉色的森谷雪绘亲自端上了三份煎茶,同时为刚才的失礼诚恳地道了歉。

「没关系的!」

栗花落很有礼貌地用敬语,试着向森谷询问道:

「比起这个,您煮茶的速度似乎很快呢,有什么特别的方法吗?」

「啊,这个实际上是一道工艺啦,不用在意就是了。那么各位先用茶吧?」

她并没有交代清楚,可能是具体原因并不能轻易外传,也可能是单纯地时间太晚了而已。对此,少女们并没有深究,而是将注意力集中在了七分满的茶杯上。

这纯粹的茶色,以及清沁的茶香,早就在第一时间吸引到爱纱了。等到森谷离开后,她马上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面前的茶杯上。

说起来,在沙海这样偏僻的地方开茶馆到底有什么意义呢?明明是提供品茶的场所,应该好好开在城市里才像样吧?

不过正是因为连开在这里都会有客人光顾,才让人更加好奇起了微光茶馆到底有怎样的魅力,才能让远在华夏或东瀛的人们不惜花上半程电车的时间和金钱,来到这里只为一饮。

不出爱纱所料,在端起的杯沿抵住嘴唇的下一秒,温热的茶水便顺滑地流淌在了舌尖的曲线上,伴着味蕾传来的甘甜,这第一口茶就给爱纱带来了不小的惊喜。

然后便是有如心有灵犀般地,三个少女谁都没有在这之后打破萦绕在她们之间的清凉的沉寂。就连邀请另外两位来到这里的蝶羽,也一如既往地以把自己整个人都浸泡在茶里的架势,又跑去连点了好几杯。

煎茶,一门在中国早已被淘汰掉,却意外地经日本之手而被发扬光大的制茶工艺。

以前只是因为对古代文化的各种方面都感兴趣,而什么都想亲身体会一次的蝶羽,就像她的说话语气也是白话中掺杂着些许的文言文一样,实际上喝到的都只是半吊子的煎茶。

不过直到来到微光茶馆之后,她不仅见识了正宗的日式煎茶,而且还是第一次就领会了极品的那种,一下子就沉迷于茶道而不可自拔了。

虽说蝶羽更多的只是对于茶香的单纯的喜爱,而对于更深层次地去悟出一些人生哲理什么的并不重视,但这并不妨碍她成为品茶的大师。而在微光茶馆这里,她给出诸如「盛夏骄阳而临翳,悠然不言而自喜」之类的诗句也是常有的事。

(虽然用日语去翻译一遍很麻烦就是了……)

带着这样的残念,她也依然非常乐意为了自己的兴趣而挥洒笔墨,彰显文采。

和爱纱一样也是第一次饮茶的栗花落新月,相比起前者来举止就优雅了许多。或许并不是无师自通,无论从她两片嘴唇仅仅是自然张闭就散发出的静婉的气质,还是用纸巾擦拭嘴角时轻柔的动作,都与她本就温和的形象相契合,并在一定程度上更加升华了自身。

至于她们注意到来自身后的目光,已经是大家都享用完了杯中的煎茶,而在余香之中回味着的事情了。

「好像被注视了的样子。」

「她是在看着乃们吗?」

「我觉得是在看你哦,小静。」

偷偷地讨论了一会儿后,少女们决定回过头去寻找视线的主人。

「呜喵!!……」

细微的惊吓声从柜台后传来,她们只看到了一根呆毛在不断地晃动着。

(啊,好像是那个女孩子。)

似乎是为了将这种微妙的气氛贯彻到底,从柜台后慢慢钻出了一个女孩的脑袋。她才把怯生生的目光投向这边,又如同小动物般慌张地缩了回去。

看到对方可爱的动作,少女们一下子提起了兴致,但上去打招呼又不是,就这样坐在原处也不是,她们一下子想不出什么接触那个女孩的办法。

然后,柜台后的女孩又弱弱地站了起来,双手紧张地放在小胸脯前,与少女们四目相对。

「晚、晚上好……」

原来先让对方开了头啊。

「晚好!」

「晚上好!」

「晚上好呢!」

她们用轻松的语气回应了那个女孩。

「那、那个……山吹风铃,风铃铃的名字……」

是在自我介绍吧。

才把这句话完整地说出来,山吹就露出了好像要哭了的表情,不敢与三个少女正视。

这样尴尬的气氛持续了好久,直到她们意识到自己的不礼貌,才竞相告诉了山吹自己的名字。

「太……太好了……」

听到少女们回应了自己之后,山吹露出了一抹虚弱的笑容,用苍蝇般细微的声音自言自语。

(看来她是很怕生的类型,才和我们说了几句话就累的不行了。不过正是因为这样,她为什么要过来和客人自我介绍呢?)

怀着或多或少的疑问,蝶羽好奇地站起了身,想过去听听山吹在说什么。

「诶?!……」

(跑掉了?)

似乎是对蝶羽的突然之举感到惊恐,没等她继续靠近,山吹就小跑着上了楼。

看着山吹的身影,蝶羽无奈地笑了笑,摸摸头发说:

「吾辈稍微有点受伤了……」

「不用勉强自己的啦,小静,我觉得山吹同学也已经尽力了。她会这么做,或许是因为有什么苦衷吧。」

栗花落一如既往地关心道。

蝶羽暂时接受了受到挫折的事实,回到了座位上。

虽然在结果上她们和山吹之间的交流是失败了,不过正因如此,才让爱纱对这个小地方的兴趣更浓了几分。

开在荒郊野外的微光茶馆,明明是开茶馆的老板却喝醉成那样的森谷雪绘,怕生但鼓起勇气和她们说话的山吹风铃,这都在一定程度上吸引着爱纱。

(看来下次也要找个机会到这里来看看呢。)

在山吹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楼道之前,栗花落稍微有些在意地瞥过去了一眼。

结束了用茶的三个少女,开始考虑是不是应该回去了。

「说起来,我们好像还没有结账。」

「非常致命的提案啊,小爱纱!」

「不如我们谁叫一下店长吧?」

蝶羽点头,朝着柜台旁的楼道口喊了几声,但并没有得到回应。见此,她主张了自己的想法:

「如果不方便下来的话,吾辈就先把钱放在桌子上了!」

又过了一会儿,见上面依然没有传来回答的声音,她们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决定按照蝶羽说的做。

「可能的确是因为我们来得太晚了也说不定呢,一般这种时候的话,也差不多到了该睡觉的时间了。」

「那就把钱放在这里,应该不会被别人偷走吧?嗯……如果是微光茶馆的话应该没有这种可能性。小静,一杯茶多少钱?」

「660日元。」

「诶?感觉物超所值了呢!」

「毕竟是微光茶馆嘛!」

把纸币在各自的茶筅下藏好后,她们终于要离开这里了。

出了门,爱纱重新打量了一遍身后的茶馆,有意地回味着蝶羽带她们到这个藏宝阁般的茶馆来体验品茶的感觉。

实际上,在这里爱纱是存在着些小心思的。比起品茶这项具体活动,她更注重的是蝶羽站在朋友的角度,带她和栗花落去某个地方玩这件事本身。

在刚刚经历了复数现实,而被栗花落以带着「就算全天下都背叛了你,我也依然站在你这边」这般气势的信任从轻生中救出来之后,爱纱很明显地更加注重朋友这个概念了。

也就是说,只要是「和她们一起做」,那么不管「具体要做什么」都不重要了。

只要有她们陪伴的时光就是美好的,只要能和她们一起行动就是有意义的。

不觉中,她的内心泛起了一丝触人心弦的涟漪,像是不经意间被人悄然拨动,震颤出幸福的波光。晶莹的泪珠在眼眶中打转,鼻头有点酸酸的,却是她对栗花落和蝶羽数不清的感谢的象征。与之相衬地,爱纱走路的步伐也因此轻盈了起来。

或许,这个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情的夜晚,真的可以让她深深铭记在心中也说不定呢。

那么今晚,就先到这里吧!

「——请等一下!」

就在这时。

「能请你们稍微再留一会儿吗?我有些事情想和各位商量一下。」

她们回过头去,看见森谷正从楼上跑下来,远远地叫住她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