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话的时间连一分钟都没有。

他们只是问了问灰的身体情况,以及我们现在所处位置的都市名。

他们称呼灰的叫法,是圣女。

看来当初的灰,说的是真的。

最后则是告诉我,在那个有武装守卫的小镇,刚好也有几名影级成员。

让我到了那里之后,把灰交给她们。

我提出了疑问,不过被冷淡的反驳了。

如果我做出什么反抗的举动,不排除直接处死我的可能性。

让我分清事情的轻重,黑级跟圣女比起来谁轻谁重,我应该明白。

是的,我明白。

“…没有选择的余地吗。”

这是一个平静的夜晚。

如水般柔和的月光,从落地窗外挥洒了进来。

透明的窗纱,此时也染上了一层梦幻的颜色。

躺在床上早陷入梦乡的葵,发出安稳的吐吸声,偶尔从她嘴里漏出的某个名字,我想那应该就是她魂牵梦萦的男朋友了。

她还真是喜欢那个男人。

这样的世界,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机会能重逢。

那之后,我也要变回一人了吗?

不对,泷也在等我。

我也有可以回去的地方。

“…什么余地?”

坐在梳妆台前,身着黑色纱制睡衣的她,从镜子中与我的目光相对了。

“没有什么,到达了小镇之后,我们就可以分道扬镳了。”

我不会说没有意义的话,她是明白的。

所以,她也很清楚,自由的时光就要结束了。

“在那之前,我们不留下点难以忘怀的回忆吗?”

她的眼里并没有出现动摇,也没有出现失望,有的只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因为一开始就不曾抱有希望,所以也就不会出现失望。

“不用留了。”

沉默。

没有可以开口的气氛,也不知道能开口说些什么。

这本就是早已固定的剧本,不过是提前了谢幕罢了。

我也没有,必须执行任务的理由。

“黑,这段时间谢谢了。”

打破了沉默的气氛,她淡淡的说道。

“不用客气,各司其职。”

“什么意思?”

“…就是履行了本分工作的意思。”

她摇了摇头。

“不对,你并没有履行本分工作。”

她再次看了过来。

“你在这边待了这么久,不是本分的工作吧。”

然后湛蓝的瞳孔之中,出现了彻骨的寒意。

这是划清界限的意思。

“只是做点准备工作,耽误的时间是久了一点。”

“你的工作是教我格斗跟防守手段吗。

她丝毫不给我下台的空间,猛烈的追击着。

“你的工作是替我梳头发?”

她看出来了,我最近的行为比较反常。

随后,她那不容许我继续退缩的眼神,散发出了强烈的意志。

“黑,不要妨碍我。”

我说不出话。

只能静静的看着她那,出现了动摇光芒的双眼。

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她的内心之中,对着自由也是有一份渴望。

只不过,她必须强行抑制下来。

所以,她在挣扎着。

“你只需要把我送过去就行了,其他的事情,都跟你无关。”

为了让我不去妨碍她,也为了让我能够安心。

她并不希望被我拯救,因为那也是她的生存信念,我没有插手的余地。

她并不知道,我连伸出手的资格都没有。

所以她怕我会自私的,去拯救她。

然后简单的失败,亦或者是造成了无可挽回的结局。

但是她自己也明白,品尝过自由的味道之后,自己的内心已经不可能完全平静下来了。

所以她需要跟我划清界线。

“嗯…今天就到这里了,你去休息吧。”

将歪歪扭扭的马尾解开,我收回了自己的双手。

到底谁才是错的。

我不明白。

好想问问她,为什么能不顾一切的去燃烧自己。

但我绝对不能说出来。

因为那样一来,我就更加没办法让自己的心变得冰冷了。

而且答案我也是知道的。

她只是想拯救在人类之中,存在着的妹妹而已。

除此之外,她不会有其他的想法。

也不允许自己有其他的想法。

“希望你以后能够遇到一个,可以拯救自己的人。”

推开了椅子的灰,并没有直接走开。

而是站在了我的面前,用那淡然的双眼注视着我。

“我并不需要拯救。”

“不对,黑你还没明白,比起我,你明显是要更……”

她的脸上,出现了犹豫的神色。

并没有继续说下去,也许跟我一样。

她想说的话,也是会影响到自己决心的东西吧。

稍微有点好奇,但我并不会去问。

离开了的她,留下的只有带着些许遗憾的空气。

我并不太清楚她的意思。

我究竟是什么地方,需要被拯救?

我明白自己对很多事情都比较冷漠,但本质上应该还是个正常人。

应该吧。

来到角落的我,依旧是靠着墙壁坐了下来。

离她们有点距离,但是只要抬头,就可以看到她们所处的床铺。

这段时间为了能让她们能好好训练,我在休息时间里都没有限制她们。

所以警戒的问题,我自然得做到万无一失。

更何况,靠着墙更能让我感到安心。

抱着没有温度的长枪,以一定的频率使用感知能力,覆盖着五十米的范围,这是我能做到的最好的防护。

在浅眠与清醒之间徘徊,时间在飞速的流逝着。

也许是缓慢的流逝着。

这是一次如同呼吸一样习惯而自然的感知。

但是扩散出去的波纹,却跟之前不同,浮现了某个移动物体的轮廓。

四肢粗壮,体形扭曲,在墙外如履平地一般的爬行着,而且速度很快。

我并没有选择叫醒她们。

这个时候发出声音只会让对方提高警惕,这个距离想要让灰跟葵都清醒过来,即使它只是个普通人的听觉,都能听到我的声音。

那样也许会让事情变得麻烦。

可以的话,我希望能不惊醒她们就解决掉。

主要是为了明天出发,她们能有最好的精神状态。

提高了感知的频率,但是最多也是只能五秒一次。

已经来到了窗台的它,似乎正在观察着里面的情况。

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

啊…之前空投的时候,沿着大楼跳到武装直升机上的那种,总算是见到了。

预想中的破窗而入并没有发生,从微开的视线之中,能看到它非常谨慎的从阳台那里爬了进来。

并没有直接攻击离它最近的我,那深红色的类似于复眼般的东西,死死的盯着葵和灰所处的位置。

只是偶然吗。

不再保持观望的态度,它既然目标是她们,那我就没办法保证能够安静的处理掉它了。

现在只能以最快的速度去解决。

我将力量传到了腰部跟腿部,瞬间起身双手持枪形成突击之势,再使用步法进行加速,将冲刺的气势凝聚于枪尖。

这是我积蓄了所有爆发力的冲击,只有一瞬我便来到了它的身后。

缓慢运行的画面中,它那黑褐色的头颅以诡异的角度扭转了过来。

被觉察到也不能停下,扭转腰部跟脚尖,将注入枪身的力量达到最高值。

面对已经来到了自己面前的黑色长枪,仅仅是抬起了一只手臂的它,似乎并没有把我这个人类放在眼里。

就像是刺在了钢板上面一样,没有丝毫破入的手感,但同样的,我手中的长枪也没有出现抵抗不住的破碎。

虽然可以复原,但若是在硬度的对拼上输了,那我的枪势也就没了。

所以这并不是结束。

不给予它进行反击的间隙,扭转腰部再次朝枪身注入力量,腿部同时爆发出最大的力量,双手将枪身旋转。

这是枪式中的透之势,注重于力量凝聚在枪尖之上。

枪类的武器注重的是气势,若是遇到障碍,再注入所有的力量拼尽一切,只为能够爆发穿透。

很多时候,则是由气势带动了力量,所以这个时候增强自己的气势,再次发起攻击,就能够突破。

比起之前那个双足异形,它的防御要差了不少,所以我很有信心能够破除它的防御。

“你那轻蔑的眼神,是在嘲讽自己吗。”

它是具备高智商的,那拟人化的眼神足以说明一切。

穿透了它手臂的枪尖,来到了胸膛的位置。

【可力……】

它发出了也许是惊愕的声音,随后脸上浮现出狰狞的神色。

破除了防御之后的枪势已经是强弩之末。

我迅速的抽出了枪身,并避开它已经扑了上来的第一道爪击,再以枪柄挡住了它追击上来的腿部攻击,并顺着它的力道后撤拉开距离。

落地的同时压低身体的姿态,在这个过程中完成了短暂的蓄势动作。

嗒——!

迈出的第一步是缩短距离,第二步的左脚则是将凝聚的力量尽数砸在地面,以清脆的踏步声为信号,浓缩成两步的急速突进。

挥动双臂从下往上的斜向劈斩,目标是直接把它的脑袋劈成两半。

即使砍不下来,也能让它重伤。

【嗷!!!】

发出刺耳咆哮的它并没有选择防御。

而是依然保持扑来的姿态,蕴含着庞大力量的另一只手臂,也就比我的枪身要慢一些,目标是击碎我的胸膛。

它想以此来逼退我的进攻。

这是会变成两败俱伤的情况,这样一来也就本末倒置了。

可以的话,我是想尽可能的不去依赖神迹的。

【提示,进入超直感,计时开始,1、2、3……】

浑身的毛孔似乎都被打开了,只感觉到体内散发出了源源不断的热流,视线之中那原本无法规避的攻击,也变得有了一线闪躲的机会。

但这里最好的方式并不是闪躲,连控制暗物质的必要都没有,我直接将获得了增幅的力量注入枪身。

这样的话,结果就是它被我砍下脑袋,我顶多就被它击飞而已。

因为它这记攻击,并不能击穿此时已经强化了肉体的我。

【卡哇!】

仿佛觉察到了我身上的突变,它最终还是收回了右手,希望能挡住我的这次进攻。

但是这样一来,它就彻底没有翻盘的机会了。

它的手臂赶不赶的上,都不会影响结果。

挥舞而出的枪身,在最后一瞬我又向前踏了半步。

于是就变成了,枪尖下方的枪身砸在了它勉强赶来防御的手臂之上。

啪——!

宛如鞭子挥舞在地上的清脆巨响,它的身体直接被我砸了出去。

双脚也离开了地面,虽然只有半米左右。

在它的身体被力量带出惯性的瞬间收力,随后极大幅度的扭转腰身。

以回转的姿态再次出枪,瞄准对方还在半空中的身体进行最后的突刺。

前面两步都是加速,最后一步则是爆发,能听到脚下的地面发出了破碎了的声音。

并没有动用暗物质,仅仅是将浑身的气势凝聚于枪尖之上。

眼角的余光中,能看到她们两个早就爬下来床,并各自持着自己的武器,准备着随时加入战场。

但是,已经结束了。

【沙、沙沙亚…!】

被贯穿了胸口的它并没有直接死亡。

而是双眼爆发出诡异的红芒,张开了那充满锯齿状尖牙的大口,其中似乎有一道黑色的光芒冲了出来。

“黑哥…!”

来不及闪躲了。

我只能朝原本打算抽出的枪身再次注入力量,从侧面直接往上撕开了它的肩膀。

在这个过程中,使用了暗物质破坏了它体内的生机,仅仅是一瞬之间。

它的伤口上就燃起了银色的火焰。

与此同时,从它口中飞出的黑色光芒也击中了我的胸口。

连控制重心都来不及,那个瞬间我若是弃枪闪躲,那它就有逃生的机会。

但我不允许这样的结果。

尽可能的去卸掉胸口上的力道,我的身体不停的向后退着。

能够感觉到几乎要被贯穿了的触感。

银色的粒子也在替我拼命的抵抗着冲击,也许就差一点,我已经感觉到了自己肉体的极限。

【超直感关闭,身体各项能力降到基础值的一半,肉体进入极度疲惫状态,没有额外生命力的损失,黑级个体编号006专属ai,报告完毕。期待下次为您服务。】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自行关闭?

【精神过于疲惫的情况,无法长时间保持,您太久没有让大脑好好休息过了。】

这样不就……

早知道会这样,我应该一开始就用的。

【是的,您应该注意休息。】

我也想休息。

但是,我不能。

最终砸到了墙上的我,还是停了下来。

原先还在胸前猛烈冲击着的存在已经消失了,但却没感觉到是什么的触感,就像是消散于空气中了一样。

…这是能量攻击?

眼前一片漆黑。

胸口涌出了一股热流。

我知道那是什么,为了不让她们担心而试图抑制住。

但却终究没能压的下去。

“黑哥、你感觉怎么样…!”

“…我没事。”

视线恢复了正常。

能看到神色紧张的葵,踩着慌乱的步伐跑到了我的面前,手里还拿着条毛巾,急忙的擦拭着我的嘴角。

那仿佛随时要哭出来一样的表情,让我感觉到了一丝疑惑。

我看起来有那么惨吗。

“黑,喝点水。”

我试图伸出手臂,才发现自己似乎连举起手臂的力量都没有了。

看着我摇了摇头,她直接打开了瓶盖,小心的对在了我的嘴唇上面。

茫然的意识稍微清醒过来了一点。

“我…看起来很糟糕吗?”

勉强挤出来的声音,伴随着胸口的疼痛让我差点就没能喘上气来。

但是连头都低不下的我,只能对她们如此问到。

“你的胸口都陷进去了,你说糟不糟糕?”

灰那冰冷的声音中,似乎出现了一丝怒气。

也许她是在怪我,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叫醒她们。

三个人的话,可能就不会受到这种程度的伤了。

又或者只是我的错觉而已,她并没有任何波动。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问题就出在我这边了。

我是希望她能…?

不明白。

“黑、黑哥不会出事的吧…这个要怎么办呀!”

“不会,她有自愈能力的,虽然是以某种东西为代价。”

只是听着她们的声音,我都能感觉到头部传来了阵阵刺痛。

也许是真的精神疲劳了吧,以前我最多也就保持一周不进行深度睡眠。

一般条件允许,我都会想办法找泷过来的。

“差不多睡一觉就好了,你们把那家伙清理掉就睡吧,我在这里休息就可以了。”

闭上了双眼的我,缓缓的说道。

每说一句话就能感到胸口翻滚的气血似乎又要涌上来一样。

虽然不在超直感状态,但只要还活着也是能恢复的,就是速度会很慢。

“你现在还在想着自己一个人警戒?”

冰冷刺骨的声音将我的意识再次拉回了现实。

能看到灰那总是平静的湛蓝双瞳之中,出现蕴含着躁动的怒意。

这次她连掩饰都没有,完全的将自己的情绪表现了出来。

虽然只有一点点,但对我来说,却是能明显的觉察出来了的程度。

“…总得有人去做。”

“我们两个轮流警戒,葵有意见吗?”

“啊、我没有!本来就不该让黑哥一个人这么辛苦的、之前我们都有点太依赖黑哥了…生存、是大家的事情!”

看着她们那认真且不容反对的眼神,我放弃了继续拒绝的打算。

就当是她们对我的善意吧。

毕竟…我可能也太勉强自己了。

而且明天也很关键。

我能恢复到最佳状态,是最好的。

她们花了几分钟的时间,将那只异形的残破躯体,从窗台上丢了下去。

随后分别扛住了我一边的肩膀,将我搬运到了床上。

外套被脱掉了,连裤子也是。

不过我的下半身里面穿得是较长黑色四角裤,所以也能算是短裤了。

始终没有再说过话的我,只是默默的看着她们。

任由她们把我放到床铺的正中心,然后还被盖上了柔软的棉被。

于是就成为了灰跟葵,各在一侧将我围在中间的情况。

所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正常来说,不应该是在角落的才对吗?

灰就算了,葵也……

算了…反正我也没什么亏的。

因为她们两个也将各自的武器,放到了自己的身边。

所以原本是双人床的空间,显得稍微有些拥挤了。

靠的太近了,不过还好,这种程度没有什么影响。

至少葵还是离的比较远的,或者说她能安心的睡着我都不信。

“其实…正常战斗,那个怪物也不是我的对手,不仅是它把我看低了…我也把它想的简单了些。”

要是知道它这击达到了这种程度,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硬抗下来的。

轻敌大意这种事情,以后还是不要再犯了。

“黑,睡不着需不需要我抱着你。”

灰说出了让我有点心动的话。

不过我明白她是认真的,认真的什么都没想。

算了,陷阱就陷阱吧。

“诶诶、我、我好歹也是在边上喔?你们要注意点啊……”

“黑就算翘起来,也是不会产生什么欲望的。”

那应该是神了,我不行。

所以之前我的说明,她果然是没理解。

她已经钻到了我的臂膀之内,双手贴在了我的侧腹上面,还是保持着一定距离的。

“你睡着之后我就会跑。”

她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有些畏惧的挪开了一点身体。

我应该,不会是睡着都那样的吧。

不然我早就把…不对。

好像有时候,醒来的我也是抱着泷的。

不过她从来都是比我晚醒来,然后一言不发的走开了。

…尽可能的控制一下吧。

“谢谢。”

上次也是这样,脱离了超直感之后,还是会感到寒意的,虽然并不严重。

但此时的我,本身的承受力就已经是很差了。

所以她的这个行为,我没有抵抗的必要。

即使没有任何含义,那也是她表现出自己善意的一面。

因为她也许觉察到了,我的身体有些颤抖,所以才会这样。

无论如何,对我来说这都不是什么坏事。

但是…这样继续下去,我真的还能让自己的心冰冷下来吗?

不知道。

“是想摸,还是想被我摸?”

“你正常点。”

“那我摸你。”

她的双手柔和的在我的背上抚摸着,虽然动作很小。

但是感觉起来就像是什么东西在挠着自己一样,更加没办法睡着了。

她那冰冷的视线一直在我的脸上。

所以我就有点在意,她那眼睛里看到的是怎样的画面。

然后就根本就没办法产生睡意。

“你这样看着,我没办法睡着的。”

“那我闭上眼,一人三小时,葵你先守着,要是怕睡着可以起来走走,我先陪黑一起睡。”

“啊、好的…你们…我就在附近喔,可、可要记得边上还有其他人喔……”

葵的声音似乎有些慌张,还有着一丝尴尬。

我是不明白,她联想到了什么东西。

闭上了眼的灰,黑色的发丝顺着她那迷人的锁骨线条,落在了她用来支撑头部的手臂上面。

安稳的吐息,柔软的身体散发着淡淡的幽香。

我应该是第一次在这么近的距离,观察她这毫无防备的睡颜。

果然…闭上了双眼,看起来就是完美无暇了。

梦幻到让人目眩神迷的程度,仅仅是看着就会感觉跟自己不是一个世界的存在。

神赐予她的这份容貌,究竟有什么意义我并不清楚。

因为,她的命运与自己的外貌没有任何关系。

创造出这样的存在,却只能昙花一现的绽放。

所以我得出结论。

神,并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