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次睡着应该是十天前的事情了。

虽然闭目静心的休息也能恢复体力,但终究还是不能持续太久的。

时间久了,精神上的疲劳就会越来越沉重。

我以前也没有这么久,保持不去正常的睡觉。

但是我并不想让她们看到我软弱的一面。

身为唯一的男人,如果连我都不能表现出可靠的样子,那怎么能让她们安心。

即使灰是无所谓的,我也开不了口。

就算是泷,我也没有主动的要求过她。

或者说我并不知道原来这样,就可以避免那寒冷又充满恐惧的感觉。

仿佛在海洋之中遨游,感觉自己也成为了海洋的一部分,在随波逐流着。

并没有感到寒意,存在着的只有安宁跟温暖。

不想起来。

即使已经感觉到了精神和肉体的状态,都恢复的差不多了。

我还是不愿意清醒过来。

也许是因为,这种感觉实在太舒服了。

这是普通人都习以为常的东西,但对我来说却是一种奢侈的享受。

我以前不知道,原来还能是这么舒服的事情。

没有任何冰冷的东西,也没有让我窒息的恐惧。

原来沉睡,也能是一种享受。

温暖似乎突然消失了。

身体似乎作出了反应,再次抱住了温暖。

这是什么呢。

应该是灰吧,反正她对这种事情也不排斥。

我就稍微的任性一下。

就一次。

一次就好了。

她好像在挣扎。

于是我抱的更紧了。

身体除了温暖之外什么都感觉不到。

但对我来说,这就是最好的东西了。

持续了一段时间,温暖的东西妥协了。

醒来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吧。

内心深处涌现出了满足感的安心感。

这是最后一次,以后不会了。

朦胧的意识因为感觉到了安宁,而再次沉入深处。

醒来的时候,正是艳阳高照的正午时分。

睁开了双眼的我看到的是满脸通红的银发少女。

她整个人都贴在了我的身上,就连双腿都是交缠在了一起。

“我…这辈子都不敢跟黑哥睡在一起了……”

完全贴合的状态,没有一丝缝隙。

“咿呀——!黑哥你醒来了还不快、快点放开…!”

穿过了她背部的右手,还顺势的按在了她的右胸上。

应该是顺势吧。

也许是感觉到了我的视线,她即奋力的从我的怀里挣脱了出去。

主要还是因为我也松开了手,不然她应该早就能逃跑了。

“啊啊啊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啊啊……!”

她慌忙的跳下了床,那淡粉色调的睡衣,早已被翻到了脖子的高度。

那两团人类的希望,看起来非常的有料。

可能比灰的要大一点。

下半身的裤子也是掉到了脚边,只剩下一条可爱的内裤还存在着。

…啊,我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我伸出了右手,张合了一下。

稍微有点明白为什么大部分男人,都喜欢那个了。

这可能就是本能上的东西吧。

“所以我说过的,睡着的黑会乱抱东西。”

“我明明、我明明躲的很远了啊,原本明明是抱着你的…!你不起来黑哥就不会跑过来抓我了……”

“只能怪你跑的太慢了,我是无所谓的,反正黑也就只会抱抱而已。”

“抱着你的时候是还好啊!你还能松的开手!为什么一抓到我就死死的不松手了,还、还到处乱摸、啊…啊啊啊…不要让我回想起来!”

抱着自己的头,葵发出了痛苦的声音。

甚至连衣服都忘记去整理了,能看的出来来她确实是很混乱。

从她们的对话中,我多少已经了解了事情的过程。

不过这件事我应该没有什么错吧。

我没有意识的,那是潜意识。

想抓住什么东西,一般人都会有的吧。

就像是溺水的时候,想要抓住什么一样。

这是求生欲。

实际上我除了温暖的触感之外,基本就没有其他的感觉了。

不过醒来的时候,身体基本上都恢复了正常的感觉。

确实是很软啊…无论是什么地方。

“啊…!黑哥不许去回想感觉!我、连男朋友都还没这样抱过我呢…这算不算是出轨啊…我是不是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啊……”

这里多少还是安稳她一下吧。

毕竟我应该还是要负点责任的。

“我觉得应该不算,既然是伙伴,那肉体上的接触也是很普通的事情。虽然我们可能稍微亲密了点,这也许就是友情的表现吧,葵。”

说着我让自己的嘴角微微上扬了起来,试图摆出一个充满善意的微笑。

不过看她那抱着自己的身体,后退了几步的动作。

我应该是没能表达出自己的善意。

“啊啊啊!不要用肉体这种词、我现在全身都是黑哥、那种夹杂着血腥味奇怪奇怪气味、黑哥的身体又很僵硬、抱起来像石头一样…啊啊!我要忘掉这些东西、我去洗澡了…!”

说着她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连自己那已经掉在了地上的睡裤都没有去管。

“黑,感觉怎么样?”

坐到我身边的灰,将一袋面包递到了我的面前。

冰冷的瞳孔之中似乎出现了感兴趣的光芒。

“也就在醒来的时候感觉了一下,好像比你软一点吧。”

“没办法,毕竟她的脂肪量比我高,所以摸起来比我软。”

她摸了摸自己的胸部。

“我说的是身体。”

“我也只是感觉有点痒而已,没有其他意思。”

她平淡的移开了视线,就像是真的没有其他意思一样。

“…我其实以为是你。”

“所以才会故意乱摸?”

虽然很在意我到底做了些什么。

但总觉得会不太好继续话题,所以我的选择是打开面包的包装袋。

这个,好像快要过期了。

“是男人就负起责任吧,她基本也算是被你摸了个遍了。”

没有感觉的我是不是亏了很多东西。

“…她有男朋友的,而且我没有那个想法。”

或者说我并不觉得自己,能有跟人以异性关系交往下去的未来。

不然我也许早就跟泷确定关系了。

“还有其实一开始,她的反抗是很激烈的。“

“然后呢。”

“当时她可是一边哭着,一边张开了嘴就打算要咬你了,最后却因为…反正你就当她是个非常温柔的人吧。”

这点我早就知道了。

所以转折点是什么…?

这跟没说有什么差别?

“对我说这么多,你是想表达什么?”

我明白,她也不是会说废话的那种人。

“只是想让你明白,她是个好女人。“

她朝着我挪了挪身体。

天下的好女人有很多,但应该没有适合我的。

或者说,我本身就不应该去奢望那种东西。

在我没能弄明白自己的一切之前。

“她那男朋友说不定早就没了,就算活着能相遇的几率也很低。之后我们分开,你们两个人的时间就会多起来,把握好机会直接拿下,她就是你的人了。”

清澈的湛蓝色瞳孔直勾勾的看着我的双眼,她的语气非常平淡。

但是我能感觉出来。

她是真的想帮我什么。

因为她觉察到了我有什么东西也坏掉了。

不仅是我有些放不下类似的她。

她同样有有点放不下类似的我。

这就是所谓的同病相怜吗。

可能不太对,她只是想彻底的跟我划清界限。

不想欠我什么而已。

“如果你现在能弄的我全身都是,那我就不会想这么多事情了。”

“那样太累了。”

“那弄一点也行。”

“不会弄的。”

“果然是因为不会对我产生欲望。”

“会。”

“但是你不接受我, 除了身体,我什么都没有。”

她面无表情的看着我,冰冷的眼神之中也没有任何的波动。

我找不到自己能够说出来的词汇。

无论怎么去寻找,都是无法改变结论的话语。

所以我只能选择沉默。

不知道是为什么,我把她搂到了怀里。

她没有反抗,也没有任何反应,就只是注视着我的双眼。

“怎么了,想摸吗?”

她掀开了自己的衣领。

露出了半边的肩膀,冰冷的眼神之中仿佛出现了魅惑的光芒。

“灰,你有害怕过吗。”

明明什么都无法改变。

明明什么都不能做到。

但我终究还是问了这个我一直想问的问题。

她的嘴角,浮现出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有啊…我害怕失去存在的意义。”

这是她真实的微笑,带着阵阵寒意,以及深不见底的黑暗。

“所以无论面对什么,我都必须踏上这条路,这个世界怎么样我并不在乎。但唯有一人我必须拯救,所以我不会害怕其他的事情。”

明知前路即是深渊,但谁又能保证。

她的身后就不是深渊呢。

所以她只能前进。

“我明白了。”

她的脸上依然没有任何动摇的神色,非常坚定。

这是为了重要之人义无反顾的信念。

扭曲又冷漠,宛如人偶般,没有灵魂。

但却非常的耀眼。

耀眼到我的眼睛,都会感觉到刺痛的程度。

“我想看看你哭出来的样子。”

看着这样的她,我隐约的感觉到了,她那沉重到令人窒息的压力。

她还只是个十六岁的少女。

这种压力,换做一般人应该早就崩溃了。

或者说她现在这样,已经是很好了。

但是马上就要出发,我想尽可能的让她是最好的状态。

“这是命令吗。”

“我只是希望你多少可以发泄一下。”

“为什么黑会觉得我想哭?或者说,哭出来能改变什么吗?”

她的语气依然非常的平淡。

“确实是不会改变什么,但是…多少能让人,变得更加坚定吧。这个行为还是有点意义的。”

“我无法理解,以前我经常哭,但除了冰冷之外,什么都没有。”

她的语气很平淡,但却能感觉到,其中似乎包含了些许的自嘲。

“那些人只会说,不要添麻烦,注意自己的形象。名为父母的两个人,也只会说,好好吃饭,多锻炼身体。那些话的语气,比我还有没有温度。”

就跟陌生人一样。

她想表达的,一定是这个意思。

因为我依稀的记得,自己的父母似乎也是这样的。

同样的,我对他们也是没有任何感情。

但是多少还是会有依赖在里面的吧。

“嗯,我多少还是知道点你的过去的。”

“但是…妹妹她一直都能听我说的话,还能跟我到处去玩,冰冷的世界里,只有她是散发着温暖的光芒的。”

“嗯,她一定也是个温柔的人。”

在资料里面,组织只是没有限制她妹妹的任何自由。

所以这是真挚的感情。

“然后突然有一天,被告知了自己要拯救全世界…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生孩子就行了。”

她的语气依然是相当的平静,就像是说着别人的事情一样。

“对我来说,人类什么的根本就无关紧要,但是…我没有选择的权力。”

“我明白的。”

因为我也是一样。

“所以、没关系吗……?”

低下了头的她,声音已经在颤抖了。

“没关系,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什么都是还能够回去的。你的愿望不会改变,我的职责也是。”

“那……”

她小心翼翼的把脸贴在了我的胸口。

“…既然黑这么想看,那我就哭一下吧。”

她伸到了我背后的双手,非常用力的扯住了我的衣服。

并没有任何声音,沉默的房间里,只能听到她粗重的呼吸声。

就像是要喘不上气了一样,大口的,拼命的呼吸。

抱着我的双手,也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的木头一样,充满了疯狂的力量。

她浑身都在剧烈的颤抖着。

真的只是因为我想看吗。

我不明白。

她以前说过,抱着我什么都感觉不到。

所以我不知道,被她温暖的我,能不能够带给她温暖。

但她一定不会去在意的。

不然就不会像这样,拼命的抱着我的身体了。

应该是这样。

能够感觉到,被某种液体浸透了的胸口,那温热的东西。

可能只是汗水吧。

我不知道。

即使知道那是什么,我也不想去知道。

我能做的只有安静的保持沉默。

除此之外,我的双手不能触碰她的任何部位。

因为我不知道那样,会不会让她变得无法回去。

那样一来,我也许也会被影响。

但那是不能发生的。

我必须…

我必须保护的人,是泷。

所以,这只是无关紧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