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相遇的时候,她吸引了我的是那双冰蓝色的双眼。

因为跟镜中的自己很像,这是我的理由。

不过后来我发现了,她跟我是不同的。

即使从一开始就处于深渊,仅感受过一丝渗透进来的微光,但她仍然没有放弃坚持,宛如一个愚者,但却让人无法嘲笑。

因为那是她唯一的信念,若是没有那一丝光芒,她可能早就已经成为了真正的行尸走肉。

所以她的眼神并没有彻底死亡,仅存的那一丝光芒依然能够在黑暗中指引出前进的方向。

于是她跟我不同,仅类似而已。

这是她那如承载了神明所有努力的容貌唯一的瑕疵。

如果这个瑕疵没有了又会怎样?

我不相信这个世界有所谓的仙神,也不曾遇到过可以证明其存在的可能性,但在遇到她之前,我也不相信世界上会如此美丽的女性。

所以我有理由相信,若是没有了这个瑕疵,那她也许会成为连神都嫉妒的人类。

但若是她没有这样的眼神,我也许就会去执行其他任务,然后就算活下去,也会第一时间挽回基地,继续当那个守在泷的身边,当组织忠实的一条狗。

那样的未来,实在是太无聊了。

“mama!”

总是清冷的没有一丝温度,仿佛能让人感受到严冬寒意的声音,此时却如纯真的孩童一般悦耳动听。

但我却无法接受。

也许是因为我已经习惯了她那冷漠的声音。

也许是因为我已经习惯了从她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

“黑哥,小灰在叫你妈妈…?”

这个声音很熟悉,是葵的。

我的脑海突然就开始了各种各样的画面在闪烁,一切都是我所熟悉的记忆,从相遇开始,一路上我做过的事情,她做过的事情,遇到过的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了改变。

我也是一样发生了改变。

没错,即使那回荡着的笑声充满了嘲讽,这也是不可能有错的结论。

“mama?”

她看起来似乎很不安,秀美的细眉微皱,如同蓝宝石一般的双眼似有水光流转。

也许是因为没有得到我的回应,她的双手抱得更紧了。

拥有表情的她,原来是这样的让人目眩神迷。

我甩了甩头,让自己的意识彻底了回到了现实。

她这如墨般深邃的黑发,总是散发着一股迷人的幽香。

我很喜欢她的香味。

“你还认识我吗。”

我揉了揉她的脑袋,试图用柔和的语气询问她。

但却只能发出这种沙哑又难听的声音。

“妈妈?”

似乎没能理解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她歪着头眨着眼睛好奇的看了我一眼,随后蹭了蹭我的下巴。

内心深处一闪而过的紧张,被她那纯真无邪的笑容融化了。

“妈妈!”

她放弃了思考。

似乎很舒服的眯着眼睛,扑在了我的胸口上不停的磨蹭着。

我也放弃了思考。

此时她在索求着温暖,如果我可以做到,那我自然不会吝啬。

就算她忘记了一切也无所谓。

只要我还记得就足够了。

这是个简单的结论,即使陷入了一瞬间的迷茫,但我已经想明白了。

“唔…幼儿化了啊,夫君你先别慌,这个应该是可以恢复的。”

揉着眼睛的红雪,边上站着的是一脸紧张的葵,似乎是她把红雪弄醒的。

“我没有慌。”

虽然变得陌生了,但我却能感受到她纯粹的依赖。

仿佛隐约之间理解了作为母亲是怎么样的一种感觉。

我不讨厌这种感觉,也许是因为这个人是她,也许只是单纯的因为没有体验过而已。

虽然我对父母已经没有了多少印象,而且从记忆片段里面来看,那时的我跟他们关系并不好。

就如同陌生人一般冷漠。

“是是,让我咬她一口,你先松手。”

“咦?要咬吗?”

“我可以通过血液分析一点东西,虽然当初就明白她会受到某种副作用反噬,我也大概的对她体内的能量进行了观察,但那都很片面。这种强行牵引出力量的方法我以前也没做过。虽然我是征得过她的同意,但毕竟是我提出来,不然她不可能会有渠道,你们可以怪我。”

她的表情相当镇静,血色的双眼中虽有一丝愧疚,但更多的还是坚定。

“若不是小灰,我们也许都死了…没人会怪你的。”

葵说的没错。

并不是她做错了什么,而是因为我太弱了,不然灰也不会变成这样。

但是。

“为什么现在才提这个?之前你应该有机会自己去征求她的意见才对。我确实不会怪你,但你这次也应该先跟我说,而不是事后才来挽回,明白吗?”

她的眉头微微的皱了皱,若无其事的走到了我的面前。

灰茫然的看了她一眼,随后有些畏惧的缩在了我的怀里。

“她体内的力量过于强盛,我不敢茂然触碰,不过现在没办法避开了,我知道你不信任我,但你现在也没有其他选择,不是吗?难道你想让她就这样下去?”

血色的双眼散发着妖异的光芒,略显稚嫩的声音里也出现了一丝愠怒。

“你觉得可能?”

“选择权在你手里,不要忘了我只是需要你的血液和力量恢复,也正是所谓的交易关系,你也得到了不少好处,就算不感恩,也没必要这样冷漠吧?”

“我没有冷漠,将来我会把你付出的一切都还给你。”

我跟她只是交易关系,这是从一开始就确定下来的。

只是不清楚,将来的我能否还清这笔债。

她的嘴角扬起了一抹讽刺的笑容。

“就凭你那跟半死之人一样的身体?你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你再努力努力就可以直接去死了,还需要还我什么?”

我抓住了她的衣领,只是一般材质的短袖,即使我控制了力量也还是不小心把它拉破了一部分。

“你的话太多了。”

我知道她对我的身体情况可能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只是没想到她会了解到这种程度。

“我的夫君,不该是你这种只会把怒火发泄给女人的废物。”

“你可以去找别人,我从一开始就没求过你。”

“呵……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我最后悔的就是跟你这种男人缔结了契约,但我当时那种情况没有其他选择,这就是所谓的命运,放心…等恢复实力了之后,我会主动消失的,不会给你添麻烦,我的夫君大人。”

平静的对视。

发愣的葵像是突然反应了过来一样,冲到了我们的边上。

“停停停!你们两个别吵起来呀!黑哥、半死之人是什么情况,你要好好说清楚!还有赶紧放开她…!”

“他不敢拿我怎么样,因为他还需要我。”

“红雪你也少说几句…!”

“没错,我不敢拿你怎么样,但你不过是个为了复仇的亡灵,不要对我指手画脚。”

她的表情依然平静,血色的双眼中闪过的那一抹失落,让我变得冷静了下来。

“黑哥、你这样有点过分了!快点跟她道歉!”

“为什么?”

“…所以说黑哥这种男人真是太麻烦了!人家也只是担心你而已、你就这样在她伤口上撒盐?我认识的黑哥…不是这种人!”

葵的脸上也出现了恼怒的神色。

她可能误会了什么。

“那只是你自认为的我,真正的我你也不是没见过,我一直都是这样的人,不用把什么东西套到我的身上。”

这样确实没有什么意义。

我松开了她的衣领。

“以后做什么事情,都必须先跟我报告。”

“行。”

她点了点头,双眼之中满是冷漠和平静。

“你要血可以,但不能让你直接咬。”

“行。”

这样就可以了。

“…黑哥,道歉呢?”

“我只是陈述一个事实,她所在意的是我能不能好好活下去,既然我们的相逢也都是天意,那在这个过程中我死了,不也同样是天意?老实的接受不就好了。”

我从手环里拿出了一把没有使用过的水果刀。

“还有我不会死,我没那么无私会为你们拼尽一切。”

她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正在抑制着自己的情绪。

“但她不是说…黑哥你已经是半死之人了……”

“我没有其他选择,我也想要活下去,但必须有人站出来,她也只是看到表面而且,我的身体情况我自己才是最明白的。”

“…但是、她——”

“没有什么但是,这个话题结束。”

缩在我怀中的灰对葵倒是有些好奇,还伸手摸了摸她那充满了忧愁的脸庞。

“哼…之前那些本源你可以自己拿走一半,至少可以让你补充一大半回来,不过你要是想死,倒是没人拦的住。”

“…红雪、你别这么说黑哥!”

“他要是继续这样等以后还是会死的,我不是乱说。”

“不用纠结这个,我要死了你们也逃不了,我可不想带着处男的光环去死,你们做好心理准备。”

我揉了揉灰的脑袋,将她柔软小巧的手掌握在了手心。

“要是成功复仇了之后我还活着,我会主动献身于你,在那之前不可能。”

没事,我对你也没什么兴趣,我是对葵说的。”

“…我拒绝!”

“那可由不得你,放心吧…我会努力活下去的,蝼蚁尚且偷生,我又怎么会去寻死?”

没等她们说话,我已经跟灰那纯净的双眼相对了。

“灰,会有点痛,忍一忍。”

“妈妈,灰不痛哦!妈妈不要难受!”

她似乎是在安慰我,双手不停的在我身上抚摸着。

是在安慰我什么?

我不明白。

“你知道自己是谁吗。”

“灰…是妈妈的灰哦!”

“这很奇怪啊…小灰只记得黑哥了?”

“这应该跟潜意识有关吧…拿到血液我就能明白了。”

我在灰那柔嫩的手指上划了一刀,鲜红的血液马上就流了出来。

然后。

她并没有哭泣,只是若无其事的笑着,仿佛真的没有感觉到一丝疼痛。

虽然有些陌生,但她果然还是灰。

身体因为害怕而颤抖,眼睛里有泪光在闪烁,却能依然露出这么迷人的笑容。

这种倔强的地方,倒是一模一样。

我把沾染了灰血液的手指伸了出去。

“拿去分析。”

“行。”

她也懒得废话,直接舔掉了我手指上的血液。

闭上双眼似乎在感受什么,葵则是坐到了我边上。

“小小灰~我才是妈妈喔~!”

这个宠溺的笑脸似乎换来了明显的反感,灰躲到了我的怀里,露出半张脸悄悄的看了回去。

她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疑惑,伸手摸了摸银色的发丝,拿在鼻子前闻了一下。

“…你是灰的妹妹!”

葵的笑容凝固了。

“啊、啊…?”

“是妹妹~摸摸头喔~”

被摸着脑袋的葵,看起来似乎完全陷入了混乱。

“我不是妹妹,是……啊啊,我是妹妹!”

看到灰的眼里又出现了泪光,她轻易的就妥协了。

妹妹吗……

灰的一切都是为了妹妹。

那神秘的妹妹又是怎样的存在?

我还是有点兴趣的,毕竟计划里就有拯救她妹妹的步骤,若没有这个前提,那我是绝对无法将她从深渊中拉出来的。

睁开了双眼的红雪,表情变得有些凝重。

“可以恢复吗。”

她扫了我一眼,轻轻的点了点头。

“还好没直接咬,虽然会浪费点本源去分析,但要是直接吸收,以我现在的状态怕是受不了。”

“不用谢我,说正事。”

“黑哥…你现在是妈妈,要做好表率哦……”

“…我不是你妈妈。”

“反正小小灰都叫我妹妹了,你就当多一个女儿吧,呵呵呵……”

一边被灰当妹妹摸着脑袋,一边还笑呵呵的看着我,看样子她已经堕落了。

毕竟她狠不下心来反驳,那就只能选择接受。

冷哼了一声的红雪似乎也懒得反驳我,淡淡的说道。

“她应该是被过于庞大的能量冲击刺激到了大脑,关于记忆的区域被强行挤压,为了减轻压力大脑自主将记忆封住了,只用最低限度的人格,叫你妈妈可能也是因为…潜意识里她对你的依赖跟对妈妈是一样的吧。”

我记得她的资料里,是没有感受到过亲人的温暖的,只是记录了一个妹妹。

但每个人都有母亲,也许那是她懵懂的记忆里的一道幻影吧。

虽然是被当成了替代品,但我却感觉不到任何不舒服的地方。

就是不知道,她的母亲是否还在人世?

第十五代圣女,也许将来也会有重逢的可能吧。

只要能活下去,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能不能恢复,挑重点说。”

“能恢复…但却需要契机,首先她体内乱窜的能量得安定下来,这个我可以做到,只是可能需要你配合,另一点就是这个过程中不要再刺激她,尽可能让她的情绪安稳,再受到什么刺激可能就会导致她彻底变成废人了,连幼儿化都保不住。”

“…这就是你之前说的,她不会出什么事吗?”

“对不起,这确实超过了我的预想,我没有料到她体内的能量达到了这种程度……”

她老实的低下了头,对于真正的错误,她总是不会废话。

想起了她之前那失落的眼神,我压下了怒意。

这只是无能的恼怒。

她说的没错,我之前的表现,确实像是只会把怒火发泄到女人身上的废物。

“算了…我会尽可能配合你,这次希望你能确保没有错误,如果她真的成为了废人,那我也会让你变成废人。”

即使继续纠结这个问题,也没有半点意义。

她深吸了一口气,认真的看了过来。

“明白,这次我不会再失误了。”

我点了点头。

“你坐我边上休息,雨势虽然变小了,但还是有点凉意,坐的近一点比较暖,虽然不知道你会不会生病,但还是要避免一切可能性,你现在要是出什么问题,那就是真的麻烦了。”

“…我这还是占了光呢。”

“妹妹乖~这里有位置,一起抱着妈妈睡吧~”

“好~我现在就过来~”

我推开了葵的脑袋。

两双水汪汪的眼睛看了过来。

我感觉到了额头传来了阵阵刺痛。

“…这么多人在边上,你稍微注意一点。”

虽然此时另一侧的人们玩着扑克牌正在兴头上,但我也不太莫名其妙的就抱着两个人。

主要是抱着一个灰,不去注意她柔软的身体就已经是极限了,再挤个葵到我大腿上,就会显得比较吃力。

毕竟我现在的体力也没剩多少,要是被她们觉察到手臂连抱人的力量都没有了,感觉又会被说些什么。

解释起来很麻烦。

但不解释感觉更麻烦。

所以我想避开这种情况。

“…嘿~”

她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坏笑,贴到了我耳边的嘴唇不停的吐出温热的气息。

“既然是妈妈,那就不要在意这种事情了…反正我们的关系在他们眼里都已经是那种了,我还会介意什么?又不是要在这里做什么奇怪的事情,还是说…妈妈会忍不住做些什么…?”

“不会。”

为了不让她得意,我用着冷漠的声音回到。

只是她的声音仍然充满了余韵,仿佛已经看透了我一般。

“那就没事…黑哥你也听到了,现在不能刺激小小灰,你肯定得每天都要照顾她,我既然是妹妹…那肯定也要一起才对,是不是这个道理?”

就如同恶魔的低语一般,我找不到任何反驳的理论。

她说的确实没错。

我点了点头。

她笑嘻嘻的移开了身体。

“妹妹在做什么呀~?我也要来~”

不能刺激她。

红雪的声音还在我的脑海中回荡。

所以我只能深吸一口气,尽可能的调整了状态,之前的持久战耗费了我过多的力量,即使体力恢复了一部分,疲劳的精神还是没办法轻易恢复的。

“等等…妈妈很累了,让他休息一下吧,小小灰也不希望妈妈难受对吗?”

我明明都已经做好了准备,没想到葵却突然来了这么一手。

确实,这应该是有效的。

灰那纯真无邪的脸上,出现了明显的动摇。

“灰不希望妈妈难受…灰要怎么做妈妈才能不难受……?”

葵的眼神中出现了一抹得意。

看来还是她比较了解小孩子的心性,我除了顺从之外也想不到其他方法了。

“首先,要让妈妈躺下,我去弄条毛毯过来~”

很快,她从背包里弄了条毛毯,铺在了石质的地面之上。、

“妈妈,快躺下~”

“妈妈~”

我大概从来没有想像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吧。

被两个少女一口一句妈妈,还不能反抗。

红雪则是始终沉默的看着我们,双手抱着贫瘠的胸部,在这一瞬间,我才突然意识到。

她其实一直是被排除在外的。

可能是被我的态度影响,灰和葵对她也是保持了一定距离,虽然她经常说自己才是名正言顺,但我也明白那不过只是赌气的话而已。

她对我并没有什么想法,但她现在只能在我的身边生存,却又被明显的隔离了出去。

那种感觉,应该是孤独的吧。

哪怕她没有半点兴趣,但却不能消除那种孤独。

因为我以前似乎也是这样的。

不过,这种问题我没办法解决,就算说出来她也不会承认,因为她的内心深处还有一丝高傲。

也就是所谓的理由。

用交易关系来排斥他人的,不仅仅是我。

她也是一样的。

我躺到了地上,穿着之前在研究所里获取的类似于制服的黑色紧身衣,葵的一双长腿直接搭到了我的身上。

被我摸了一把之后就老实的缩回去了。

裹着同样为黑色的丝袜,在视觉上我感觉比直接裸露出来的大白腿更有魅力,手感也是相当不错。

另一侧蜷缩在我手臂里面的灰是大白腿加短裤,对比下来应该还是平分秋色,难以作出谁是优胜者的评价。

“葵,你的衣服还有点湿,我可以替你挡住,要不要换?”

“不换…没事的、这身衣服虽然不能排水,但避雨的能力还可以,之前已经用毛巾擦拭过头发和脖子了,不会感冒的,谢谢妈妈的关心~”

“妈妈~要睡觉喔~不要说话了!”

“对呀~妈妈该休息了,反正现在我们没办法移动,就干脆的睡一觉吧,不过边上有其他人…这种感觉确实有的…羞耻……”

最后的几句她说的很小声。

周围的人群似乎在我躺下来的时候就注意到这里了。

确实,莫名其妙的几个人就抱在了一起睡觉,还是当着一群人的面,这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还跟脸皮厚度有关。

灰自然没有半点感觉,我也是一样。

但葵一直都只是嘴巴不饶人,经常自己挖坑埋自己,但现在她也不可能跑开了。

我的手臂已经搭在了她的肩上,不给她悄悄移开的机会。

不过她应该也不会这么做。

毕竟她同样也是要强的,一旦决定了就算是咬着牙也会撑下去,所以我不会劝她放弃。

“…你们在干什么呢……”

不知道该把眼睛放到哪里的凝雪,一脸茫然的看着我们。

她的手里还拿着几张扑克牌,应该是作为代表过来的,毕竟有疑惑的应该不止她一人。

“睡觉。”

“……我知道你是在睡觉,只是…不会羞耻吗?”

当然会。

葵贴在我手臂上的脸都是热乎乎的,耳根也已经红透了。

虽说之前在森林里休息的时候,我也有跟她们挨着靠着大树休息,但那是所有人都休息,跟现在是不一样的。

这是所有人都在看着你休息。

“你们也可以睡。”

一脸无聊的红雪淡淡的说道。

我的嘴唇已经被灰用手堵住了,她鼓着脸颊气呼呼的看着我,似乎是不想让我继续说话。

“…倒是可以用之前帐篷的废料弄个挡风的东西出来,那我现在就去做了,等下我也过来,留个位置。”

“核心位置没有了,你可以喝汤。”

“汤我也不嫌弃。”

“哼,这个男人有那么好吗?你这样真的值得?明明还有一个深爱着自己的男人,却要黏着这个完全不在意你的。”

凝雪的脸上出现了一个平静的笑容。

“我认定的人是他,这辈子都不会改变了,就算只是跟在身后也无所谓…而且他也没有你说的那么不堪,虽然花心了点…但就我观察他并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这不就表示他是个正人君子吗?凭心而论,不用下半身思考问题的男人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

我的情况也许跟正人君子没有什么关系。

以前只是因为嫌麻烦而已,现在则是因为红雪的需求。

更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不想强迫她们,即使是跟我身体接触最多的葵,她也没有接纳我,也许更多的是我的问题吧。

我也不知道,自己对她是什么想法。

“你是在说那个爱着你的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问题的?”

红雪似乎是找到了一个发泄的对象,丝毫没有给对方留情面。

“…我没有这么说,但只是跟他没有缘分罢了。”

“呵…放着公主不当,非要当个佣人。”

“你——”

“你们好吵啊,妈妈要睡觉了,再吵我就让你们永远闭嘴。”

仅有一瞬,失去了笑容的灰,眼神变得跟原先一样没有一丝光芒。

声音充满了杀意,且冷冽刺骨。

注意到了我的目光后,又变成了软绵绵的可爱笑脸。

“啧…这个女人也是麻烦,不说了。”

红雪无聊的咂了咂舌,坐到了葵的边上。

“…什么情况?”

“你过来吧,我小声的跟你解释。”

一脸错愕的凝雪老实的坐到了她的身边。

我没有再去注意她们,此时的灰正在拉扯着我的脸,似乎想摆出理想的表情。

我大概是在笑吧。

“妈妈~快点睡哦~灰会照顾你的……”

哪怕变成了现在这样,她的内心深处仍然还是那个自己。

虽然冰冷又黑暗,但却是我最习惯的那个她。

我闭上了双眼,紧绷的神经开始放松了起来。

我自然没有忘记对脑海深处那位的承诺。

不知为何,这次主动进入她的世界,头部的疼痛简直就像是脑袋要裂开了一样。

而且睁开双眼之后,一切画面都是扭曲的,还在不停的摇晃。

这应该是眩晕感。

“我还以为主人忘记了呢。”

我努力摇了摇头,追寻着声音将双眼对了过去。

依旧是充满了典雅气息的大房间,摆设都充斥着一股古老的气息,且非常的神秘,因为没有一个是我可以叫出来是什么东西的。

几乎都落在了地上的奢华金发,紫红色的长裙将她那凹凸有致的身体展现的淋漓尽致,如果说她的容貌仅比葵强了一分,那论到对男人的诱惑,那她则是强上了不知道多少个等级。

容貌上她跟灰应该算是势均力敌,但气质却也是压倒性的优势。

毫无疑问,她是我见过的女性里最有女人味的存在。

任何赞美的话语在她的面前都会显得苍白无力。

她就坐在类似于沙发的东西上面,手里还拿着个茶杯,边上的水壶还在散发着热气。

我都有点怀疑,这是不是另一个世界了。

“这是我的居所,不算是完全的精神世界,介于现实与虚拟之间,不然我也影响不了现实。”

一旦进入这个世界,她就能洞悉我的所有想法。

基本是连话都不用说了。

我自然坐在了她的边上,柔软的坐垫仿佛能让人直接陷下去一样,太久没坐过这种东西,我还有点不大习惯。

记得上一次过来,好像我还是被绑在床上。

“您变得越来越熟练了,呵呵……”

她发出了悦耳的轻笑声。

才发现我的右手自然而然的搭到了她的肩上,基本算是把她搂在了怀里。

这身衣服的材质手感挺好的。

“此身虽妖娆,但却不及主人的女儿千分之一啊。”

她的声音里充满了笑意。

“……当妈妈的感觉确实挺诡异的。”

虽然她的笑声是因为感觉到了有趣,但还是让我仿佛浑身的骨头都变得酥麻了起来。

这种女人要是真正的存在于世界上,大概会成为战争的导火索吧。

“当你拥有至高的力量,那些男人就只会屈服于脚下…所以并不会出现什么战争喔~因为那些男人连舔你鞋底的资格都没有。”

“可是你现在却要看我的脸色生存,就连补充所谓的精神力,都得需要我的帮助。”

她就像是红雪一样神秘。

特别是最近,她变得越来越让我无法看清了。

“我确实不是主人这个世界的存在,这点不用猜了。”

“咦?你以前都会敷衍了事,这次怎么直截了当的承认了?”

我并没有刻意去想,只是每次看到她,都会自然而然的感叹罢了。

她挽住了我的手臂,将柔软的身体贴了上来。

如同噬骨毒药一般的迷人芬芳,让我的意识都出现了短暂的空白。

不过也只有一瞬而已。

她那清纯与妩媚并存的笑容,变得更加迷人了。

就像是非常满意我的反应一样。

“确实很满意啊…主人的精神力变得越强,我能补充的量就会越多…我会甘心苟延残喘,都是因为有必须要去做的事情,所以一切都是值得的,而我跟主人也不仅仅是交易关系,因为我深爱着您…的灵魂。”

灼热的气息不停的打在我的脸上,魅惑的声音也不停的在刺激着我的神经。

“时间有很多,我们可以慢慢来……”

不过,我的理智依然清晰。

只是双手已经不受控制的摸到了她的身上。

虽然马上就被按住了。

柔软湿滑的触感,也从颈部上传来了,她那血色的双瞳之中,蕴含着一丝不甘。

为了某个必须要去做的事情吗?

每个人都有着自己存在的理由。

我,也应该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