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势变小了。

吃下了恢复体力的药丸,我拿着那个黒九的手环开始了观察。

在内侧有一颗按钮,当初以为小爱是AI的时候,我只要想象物品就能够从手环中存取东西,即使她说已经无法洞察我的想法,但这个功能仍然没有改变。

不过平时我若是想看里面都有些什么东西,就需要通过操作按钮来完成。

是的,手环的外部有一颗内嵌式的按钮,凝聚些许暗物质在指尖触碰,就会投影出内部空间的画面。

没有排斥,确实投影出来了。

像是一个狭窄的仓库,以圆形的方式存在,整个手环都是储存的空间,内部有自带微光照明,视觉强化之后可以清晰的看清内部构造。

杂乱无章。

我的好歹有整理分类,他这个明显就是随便乱丢,想到了什么拿什么。

所以我要怎么从里面拿东西出来?

【弄一滴血在那个按钮上,之后这个手环就只会接收你的意念了。】

脑海中传来了清冷的声音。

“你不是去休息了?还有意念是什么原理?”

【抱歉主人,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我不需要睡觉,现在是在休息。】

“没事,神秘的科学我也没太大兴趣。”

胸前破损的特殊制服还没自动恢复过来,被贯穿的伤口边上还有点血迹,倒是有现成的。

勉强沾了点在手环的按钮上,仅一瞬便消失了。

【现在两个手环都能同步接收指令,如果有重复的则是以主人左手上的优先。】

“明白了。”

我的目光跟随着投影出来的画面,镜头是缓慢移动的,而且可以通过触按钮加速,若是不用视觉强化,估计大部分小物品都没办法看清楚。

用来贯穿那些人四肢的长枪有很多,只是跟我的黑金长枪比不了,没有保存的比要。

还有一小部分区域是些战术装备,看起来五花八门的能认出来的没几个,之后有空再拿出来整理吧。

最多的果然还是食物。

虽然没有塞满整个空间,但起码占了七成,无论是饼干肉干饮料,还是罐头面包和一些薯片零食,比我的手环要富裕了不知道多少。

说起来,我手环里现在最多的就是巧克力棒了。

一枚黑色基调,银色花纹的徽章闯入了我的眼中。

刻着‘九’的字体,这是用来代表身份的东西,影级靠前排名的也会有。

我以前应该也有,不过因为没什么意义不知道丢哪里去了。

本身用来证明身份的就有一张特殊磁卡,不仅能购物还能够用来当作大部分组织设施的通行证,相比之下这个徽章除了挂在衣服上显摆之外,好像就没什么其他用处了。

不对,应该还有一个用途。

我想象着徽章的模样,将其从手环中取了出来。

金属的手感,背面的别针材质非常坚硬,正常是不可能断开的,我拿出了匕首在徽章表面上划了一下。

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不过若是凝聚暗物质到在刃上。

轻轻一划,一道像是挥洒的水滴一般有着溅射形式的痕迹,出现在了徽章上面。

代表了这个徽章的持有者已经被斩杀。

因为其他的组织曾经也有影级携带类似的徽章,组织发给我的黑级手册里就有一条是如何处理徽章,最后上交给组织换取奖励的,影级手册同样也有这条信息。

恢复的记忆之中,曾经的我做过不少次这种事情,但都是些影级的,那些人倒是很自豪的佩戴在身上,都不用刻意去找。

只是没想过,有一天我会拿到其他黑级的徽章。

“挂在这里应该可以。”

长风衣的材质,穿透起来稍微有点费力,不过凝聚了暗物质之后则是非常简单的就穿进去了,就挂在腰上,几乎一眼就能看到。

我想看看自己到底能挂多少个徽章上去。

组织派来的肯定还有其他人,但他们明明要我前往基地用圣女交换泷,现在又让这些人来袭击我,肯定是有什么理由迫使他们这么做。

最大的可能就是他们不相信我,想要掌握主动权。

但…这个黒九完全没有伪装,甚至还把有其他黑级的事情说出来了,这应该不是组织的意思,否则现在跟我完全闹翻肯定也不是他们希望的,毕竟我们双方交换的筹码都在各自的手中,闹翻意味着他们不想要圣女了,这不可能。

所以最有可能的就是他是抢跑想独占功劳,若是三个黑级一起来,我估计是真的有死无生了。

“先处理眼前的事情。”

体力恢复的差不多了,至少行动起来没有什么问题。

我来到了躺在地上嘴里时不时发出痛苦呻吟的人们身边,石质的地面上垫有毛毯倒是不会被湿气侵入体内,放于边缘的几个背包则是染上了一层水渍,站在边上的葵则是拿出了各种吃的,正在按份摆放。

靠在凹凸不平石柱休息的红雪,小跑着来到了我的面前,樱色的双唇微启,露出了尖锐的犬齿。

“怎么了?”

我揉了揉她的脑袋,没有碰到狼耳一般不会引起抵触,而且这已经变成习惯了,每次看到她用这种眼神盯着我,自然而然的就会伸出手。

“夫君,我饿了。”

她最近好像很少叫我主人了。

虽说我也没有强迫她用那个叫法。

“处理好他们就给你。”

“好。”

每个人都是四肢被贯穿,虽不致命但却是被挂在石壁上,伤口的撕裂程度比看着要严重得多。

跪坐在地上替两位少女擦拭血迹的凝雪,平时总是锐利有神的双眼,此时也有着一抹水光在荡漾。

“交给我吧。”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她退到了边上。

要是能够群体治疗就好了。

他们的意识都还算清醒,完成了治疗的表情放松了下来,仍然在等待的则是用着期待的目光看着我。

夹杂着细雨的风迎面吹拂而来,带来了些许的冷意。

“杨三,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左眼有股灼热的刺痛感,我稍稍放慢了暗物质流出的速度。

“啊…我们听到的爆炸声就赶过来了,还好那个人没把我们放在眼里…不然我们应该早就死了吧……”

“他是从我们要去的那个方向来的,看到我们就直接开口询问您在哪里…我回了句不知道就被攻击了,那个屏障根本就打不穿,我们没能挣扎几下就被钉到了墙上,接着杨三他们就来了。”

躺在另一侧的青炎平静的说着,似乎正在回想着当时的情况。

想要我们的坐标很容易,组织之前也有问过我到了哪里。

“嗯…你们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跟老大一样是黑级,其他的我们就不知道了。”

我点了点头,拿起摆放在边上的纱布替他已治疗完毕的伤口进行擦拭。

“今后应该还会有黑级的敌人,现在你们的任何人想离开我都不会阻拦,下一次可能就没这么幸运了。”

我来到了下一个人的身边。

“…容我们考虑一天,老大。”

“我们幸存者小队的都愿意继续追随您。”

“嗯,你们都有选择的权力,我不会强迫任何人,但也不会再容忍任何背叛,这点希望你们都能清楚,以前的事情我就既往不咎了。”

他们也明白,我不可能保护所有人。

肩膀突然被拍了下。

余光扫了下,是拿着矿泉水面带微笑的葵,随风飘动的银色发丝滑到了我的肩上,一股淡淡的芬芳侵入了我的鼻腔之中。

“黑哥,来喝口水。”

我接过了水瓶。

“等下我来找你喝。”

“找我喝什么?”

她歪着头不解的眨了眨眼睛,语气之中充满了疑惑。

我拧上了盖子,将水瓶递回了她的手里。

“口水。”

她楞了一下。

脸上染上了迷人的红霞。

“…莫名其妙!”

明明是她让我喝的。

所有人都完成了治疗之后,各自形成了小团体席地而坐,我也是背靠着一根石柱,听着雨水拍打地面的声音,一只手摸着挂在我身上正在吸血的红雪的头发,另一只手则是在触摸着手机的屏幕。

很久没有上网了。

浏览网页,能看到各种各样的报道,以及民间的各类视频,大多都是跟这场灾难有关的。

不过异形的种类似乎还停留在普通异形的那种,其他更危险的可能是被封锁了信息,根本就没看到有人提起过。

所以没有出现过于恐慌的情况,按照网络上说的,异形丧尸都是可以用热兵器解决的敌人,只是数量太多所以战线一直拉不出去,不过有军队镇守至少能守住领地。

曙光组织已经不再低调,几乎成为了世界各地政府的直接指挥者,但也有一小部分地方并不买账,救赎教会就是首当其冲的势力,其余的几个小势力似乎也是以它为首,两边的人在网上战的不亦乐乎,一条引战贴可以出现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唇枪舌战。

还有个视频是两波人聚众对骂的,时间太长我也只是扫了一眼,两边的人各执己见,根本就不可能达成什么共识。

不过现实并没有爆发冲突。

因为隔着一片丧尸异形,除非直接动用毁灭性武器,否则根本就不可能打起来。

但现在只要谁先动手,那必然会导致人心的流失,何况真实的边境情况只有他们这些势力里的人清楚,现在根本就不是人类内乱的时候。

所以表面上,组织和教会以及它身后的部分小势力都达成了协议,共同保卫家园,守护人类的未来。

还真是和谐。

神迹这个异能力倒是没有压制宣传,只是保持了一定程度的神秘,还表明了是被基因改造的超级战士,几乎已经被塑造成了英雄的形象。

教会用来宣传的视频里,竟然还出现了那个黑级少女,评论全部都是在说好可爱好漂亮是我老婆之类的,倒是跟以前偶像美女视频下方的评论差不多。

没有丝毫紧张感,这是网络上给我的感觉,或者说还有不少身处安全区,拿着把步枪就想要去找刺激的人,不过他们都被限制了自由,不可能跑到外面的世界。

趴在我身上的红雪似乎睡着了,不知不觉我好像看了很久。

我关掉了网页,拨通了泷父亲的号码。

【嗯?是有什么想要报告的吗?你主动来找我可是有点少见。】

我把那枚挂在腰间的徽章取了下来。

“这个你认识吧。”

他那不符合年龄的帅气面容上出现了一抹凝重。

【黒九原来是你杀的。】

他们不可能不知道黒九已经死亡, 毕竟其他的黑级脑内都有感应生命的芯片。

“我现在想知道的是,组织是否想跟我闹翻。”

按照局势来看,圣女的重量是毋庸置疑的,若非我太过在意泷,他们也不可能拿她来威胁我。

只是这一切,都得建立在他们能够信守承诺的前提下,不然我岂不是白白送死。

【不…圣女在你那里,组织怎么可能跟你闹翻,其实黒九只是去你那附近执行任务,组织不会追究你击杀他的责任,你不用担心。】

“追究我的责任?这个黒九可是说你们派他来解决我的,还有其余的两名黑级正在路上,你让我怎么相信你们?我虽然很在意泷,但我也明白我要是死了,她肯定会被你们处理掉,你们是想把我逼上死路吗?”

【这简直是一派胡言!我跟他的直属上司交流一下,你等我几分钟。】

虽然我还不想跟他们闹翻,但并不表示就可以默不作声的任人宰割了。

那样实在是过于被动,一味的退让只会让对方得寸进尺。

所以我现在态度要强硬起来,让他们明白我被逼急了也是会不顾一切的。

镜头对着他那严肃愤怒的脸庞,能听到敲打键盘的声音

我也没有急躁,保持着平静的眼神注视着手机屏幕里的他。

很快,他停下了敲打键盘。

【这应该是他自己的独断行为,其他黑级也是不存在的,不过我们有派三支黑级小队来接应你们,他们已经到达了海军基地。不过在帮忙镇守所以没办法出来跟你碰头,这个黒九的任务是指挥他们作战,结果几天前突然就失去了消息,可能是想替代你的位置吧,你杀了他没有任何过错。】

我自然不可能完全相信他的话。

不过,至少能表明接下来我要去的海军基地离,已经有了其他的能力者。

三支黑级小队这阵容实在是豪华,要知道一支黑级小队的实力都代表了能够抗衡一名以战斗为主的黑级,我要是就这么过去了还能有什么主动权?

“三支黑级小队有点多了,要是我过去之后被袭击了怎么办?现在我可没办法相信你们。”

【组织要是真想动你,我就不会告诉你有三支黑级小队了。】

“但这并不排除你们是想欲擒故纵。”

【你非要这样想我也没办法,圣女在你的手里,你若是不在意泷的安危随时可以抛弃她,这都是你的选择,只是一旦确定你要带着圣女逃跑,那组织就会对你展开全面的追杀。】

“横竖都是死,我从没想着自己还能活多久,所以你没必要威胁我。”

【这不是威胁,只是想告诉你,我们也很担心你会直接跑路或者是杀了圣女,而且最近外面的异形出现了特别强的,没有黑级小队镇守,海军基地那可能会被攻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他说的也有道理。

海军基地肯定驻扎了一支军队,仅靠他们不可能守的下来。

但是从他的态度里,我感觉到了一丝妥协。

“…我改变想法了,原本的我只是想救泷,然后把自己和圣女交给你们,但我发现按照这样的发展,到时候我恐怕什么都无法拯救。”

无论他说的是否属实,被黑级袭击的事情已经发生,那主动权就该落到我的手里。

【那你的意思是?】

“首先,漂洋过海的时候不要派人跟着我,留一个向导就可以,到了分基地我先进去带泷出来,再把圣女交给你们,在此之前她不能进去。”

【你要是带着她跑了怎么办?】

“你可以派几支黑级小队或者黑级人看着她,我一个人不可能做什么,只是我也会给圣女服下毒药,出来的时候给她解药,到时候你们是想翻脸还是什么都可以,跑不掉是我的问题。”

他的眼睛微眯,似在思考着我所提的交换条件有没有什么问题。

问题当然有,因为我不可能真的把灰交出去。

还有他们就算得到了圣女,也不可能放过我。

但现在,起码口头上的协议可以限制他们的行动。

【我去跟其他人交流一下。】

“你随意。”

他再次敲打起了键盘。

短暂的等待之后,他再次看了过来。

【你的要求,我们同意了。】

预料之中的回应。

“还有,我能跟泷说几句话吗?”

镜头里看不到泷的身影,应该是关在了其他房间。

【不行,她现在被关到了隔离区域,安全跟清白可以保证,还有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样,圣女作为女人是很吸引人,但也要注意节制,若是被你弄的无法生育了,那你就是全人类的罪人,到时候死亡都会变成一种奢侈。】

威胁就表示他们在害怕。

确实,在他们眼里我已经跟灰发生过那种关系了,但对他们而言,只要我能把还有生育能力灰送过去就好。

“放心吧,毕竟也是我的女人,我不会那么残忍的。”

这样一来,在交换彼此筹码之前,他们应该不会再对我出手了。

他们大概会以为我是这么觉得的吧。

【嗯,我相信你能作出正确的决定,就这样吧。】

嘟——

他挂掉了通讯。

我将徽章挂回了腰间,拨通了教会那位黑级少女的号码。

滋——

滴——

【嗯?你已经走出森林了吗?】

可以看到柔软奢华的枕头和床沿,她正悠闲的躺在床上,衣服倒还是那件白色的军大衣,胸前开了个口子不过里面依然是一马平川。

【嗯…?要我掀开点吗?】

只是瞄了一眼就被发现了。

“不用,我现在还处于森林里,大概一天的路程就能出来,你现在到哪里了?”

【我在你出了森林之后该行进的路线上,随便清理了个酒店住了下来,我的部下们可都是只穿着内衣在休息哦,要不要看看?】

“要。”

我不假思索的回到。

然而屏幕里的她,只是把自己胸口拉大了点,虽然只有微微隆起,但若隐若现的魅力依然体现了出来。

【不给看,你找我该不会只是想看福利吧?你身边不是就有好几个漂亮可爱,身材又好的,现场看不是更刺激?】

“不是,我想再确认一次,你们教会可以提供给我的帮助是什么。”

【…之前不是说过,目前只能为你提供人力协助,不过圣女救回来必须跟我去教会,你也要一起来。】

“之前你不是只想带走圣女吗?”

【我们教会的圣女大人想要见你一面,而且你若是想要活下去,也只有教会是你最好的归宿,你不可能想永远在外面流浪吧?就算你无所谓,也要替你的几个女人想想。】

这个理由有点牵强,我应该跟那个教会的圣女没有任何交集才对。

不过若是从组织逃离,教会确实是最好的一个安身地点。

“我可以答应,不过提供人力协助就表示,你们会听我的命令对吗?”

【是的,包括我在内总共有十四名战士,虽然都是女的,但不提供特殊服务,这两支黑级小队可是教会珍贵的战士,我要把完好无损的她们带回去。】

两支黑级小队和她,战力肯定是要高于三支黑级小队的,在加上勉强可以算做黑级的我,就算是正面对抗,那三支组织的黑级小队也可以灭掉。

当然,正面对抗是不可能发生的,那会过早的让我和教会的关系被组织知道,这不利于之后的计划。

“那就这样,出了森林之后我跟你共享定位,你们始终跟在我几公里内前进,等到达了海军基地之后,我从内部和你们配合,把那些组织的人全部杀了。”

【为什么?你要现在就跟组织闹翻吗?】

“不,是你们教会跟组织闹翻,你只要弄只晶体巨人在附近,他们连通讯都发不出去,全部杀完我跟组织报告说是教会杀的就行了,我也是刚好没被发现,只要我继续按他们指示行动就可以,就算引起怀疑,我不承认就没事。”

【捕捉晶体巨人…以我们的实力倒是可以做到,那些组织的人是什么实力?】

“明面上说的是三支黑级小队,但很有可能还有两名独立的黑级,实力应该都在你之下。”

她的实力应该至少在黑五之上,毕竟作为教会宣传中的最强战士,不可能比组织弱的太多。

而黒九所说的另外两名黑级,有极大的几率是排名比我低的,否则他们有权力拒绝来执行这种没什么意思的任务。

大部分黑级都是懒惰的,没有什么足够满足胃口的条件,他们一般都不会行动。

【这样算起来,我们这边的实力还要弱了一点啊。】

“我们又不是去肉搏,热兵器人类是抗不住的,简易的激光炮电磁炮应该有吧?到时候我把坐标发给你,第一波怎么都能灭上一片。”

【虽然我们教会跟组织常有摩擦,但一下消灭这么多顶尖战力,怕是会导致两边关系彻底恶化……】

“这只是第一个方案,还有另一种可能性。”

【你说。】

“我出了森林之后让你们跟着就是防止他们先动手,若是在外面遇到,那肯定不会倾巢而出。这个可能性还是有的,毕竟组织已经对我下手了,就算刚才我对他们发出了警告,也不可能排除他们隐藏身份,装作其他势力的人来对我下手的可能性。”

【什么?组织已经对你下手了?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明明手里捏着你最重要的筹码,安逸的等你送上门不就好了?】

“这点我也很疑惑,不过暂时还想不出来头绪,但他们既然送人来杀,那我全部杀了就是,反正我确定他们不可能真的动她,只要我的手里还有圣女。”

【…黑六,你的杀心很重,这不是什么好事。】

她的眼神中闪烁着一抹担忧。

“没事,杀人跟杀异形丧尸没有什么区别,我不会迷失自我的,你的回复是?”

她深吸了一口气,郑重其事的看了过来。

【我答应你。】

“很好。”

我也悄悄的松了一口气,毕竟她这样答应我,肯定是顶着压力的。

“对了,我这里有个奇怪的装置,你看看。”

我把那个银色吊坠从口袋里拿了出来。

【嗯…?这不是我们的新型科研成果吗?超能屏障装置,连导弹爆炸都能抗下来,不过数量很稀缺,我现在都没有,你从哪里搞的?】

“…我从黒九的身上拿的,你确定这是教会的科研成果?”

【你看看吊坠下方是不是有一串英文。】

确实有一串英文。

【那是研究者亡妻的名字,才出来半个月左右就被组织弄到手了…虽然知道教会里肯定有间谍,没想到动作会这么快…不过你放心,这个不可能大批量生产,需要的材质听说极其特殊,就算盗取了制作方法没有材料也是无用的。】

“有没有什么缺陷?”

【你难道是用蛮力破坏的?还有你现在已经可以斩杀黑级了…就表示你肯定变强了吧?】

“算是用蛮力破坏吧,我确实变强了,不过也是取巧。”

她似乎不太相信我的解释,眼睛微眯但只是笑了笑,并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

【这个在雨天的效果会变差,而且比较怕多个方位同时袭来沉重攻击,其他的缺点应该没有了,不过需求的能量体一般没办法补充,你可不要依赖这个。】

“明白了,那就这样吧,出了森林之后我来找你。”

我已经打算触碰挂断按键了。

【等等,让你看点福利——】

镜头突然旋转了起来。

传来了惊慌失措的尖叫声。

手机的屏幕上出现了五颜六色的内衣,纤细又饱满的身体,白花花的大腿和诱人的曲线,简直就是——乐园。

【你们不是要看看他吗、跑什么啊~!】

【啊啊啊!我的内衣是半透明的啊、队长快移开!】

【完了、我嫁不出去了!】

【别躲着啊、都出来亮个相~】

尖叫声此起彼伏,不过也只是粗略的扫了一圈,我根本就没看够。

不过真的全都是少女啊,而且还都是只穿内衣的。

美好的事物,欣赏起来确实会让人放松下来。

【怎么样,我够意思吗?】

她嘴角扬起了一个淡淡微笑。

我认真的点了点头。

“感谢招待。”

【只要你愿意,以后这些都可以是你的。】

“我不是靠下半身思考问题的男人,而且女人也不是越多越好…不过我会好好考虑。”

【啧…我还以为你是要拒绝呢。不过那也得等以后你自己去努力,我只是随便说说。】

“嗯,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你调动这些人需要报告吗?”

【不用,我知道你的顾虑,一旦报告出去就有暴露的可能性,这次我跟着你杀人就行。】

“很好,那回头见。”

【好。】

我结束了通话。

——这只是第一步。

我晃了晃脑袋,把那些赏心悦目的画面甩到了脑后。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还在沉睡中的灰了,现在的她依然还是躺在葵的大腿上安静的睡着。

而葵也是拿着手机在看着什么,之前她的话费还是我交的,虚拟货币现在依然通用。

她注意到了我的视线,不过马上就移回了手机。

其他围坐的人,好像是拿了扑克牌出来消遣,毕竟我的指示是原地休息,而雨没停还是有点凉意的,并不适合睡觉。

“葵,过来。”

“怎么了?小灰还在睡觉呢。”

“给你看个东西。抱着灰坐过来吧。”

“…嗯。”

虽然她现在的力量单手抱灰没有任何压力,但还是收回了手机,小心翼翼的把她抱了过来。

我拿着吊坠在她眼前晃了晃。

“这个吊坠怎么样?”

“不好看,造型太抽象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感觉做出这个的人审美有点问题。”

评价这么低啊。

“…我觉得还是挺好看的。”

“我比较喜欢酷一点的那种。”

她的表情很认真,似乎并不会妥协自己的喜好。

仔细一想,我大概明白她喜欢哪种造型的了。

大概是那种有什么骷髅头的吧,这家伙还真是……

“本来还想送给你…不喜欢那就算了。”

说着我就打算收回手掌。

被拉住了。

“给我的我就喜欢啊!虽然样子差了点、但毕竟是黑哥的一番心意!我会好好收藏的!”

“不用勉强自己。”

“没有勉强啊、喜欢、我喜欢这个!”

她的眼神充满了认真,神色似乎也有点紧张。

“要挂在腰上,可以吗?”

她没有犹豫的点了点头,目光依然死死的盯着吊坠。

我松开了手指。

“靠上的那个按钮是开启,下面那个是关闭。”

“这不是普通的吊坠?”

“这是之前那个男人用过的装置,可以构造那个屏障,你用来保命应该不错。”

“保命啊…小灰用是不是比较好?”

“不行,你比她要危险,毕竟是在最前线跟我们战斗的。”

她的嘴角扬起了一抹温柔的笑容。

“那为什么给我啊~?”

“因为我们是滚过床单的战友啊。”

“嘿~姑且算是合格的回答吧,那我就勉为其难收下了!”

没有因为是黒九用过的东西而纠结,倒是让我省去了劝说。

“仔细看还是挺不错的,这个造型就是所谓的前卫吧?”

她满脸都写着开心,似乎真的挺喜欢这个吊坠。

“咦、黑哥、小灰好像在发抖!”

“什么?”

才把红雪挪开,灰就突然坐了起来。

眼睛还是闭着的,似乎在寻找什么。

然后扑到了我的身上。

“…哼,亏我还照顾她这么久。”

“她还没醒来,应该是梦游吧。”

蹭了几下我的胸口之后,她的眼睛睁开了。

如秋水碧波,似有星辰在闪烁。

不再显得冰冷,也不再黯淡无光。

但却陌生的仿佛另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