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鱼我还是很有经验的,至少有达人的水平。

虽然我也不清楚这个达人的判断基准是什么。

只是,把天外合金形成的武器拿来当鱼叉,总觉得有点不太合适,虽然沾染上的血液都会滑落,但枪刃之上早就有一股无法抹除的血气,人类和异形的都有,仔细的闻一闻就能闻到。

而且武器跟工具,我觉得还是分开来对待比较好。

所以黑金长枪并不适合拿来当鱼叉,我得出了这个结论。

位于左手的手环,究竟储存了多少东西我也不太清楚,简单的翻找了一会儿之后,还是发现了一些有用的东西。

不过只有勉强可以当作鱼线的不知名丝线,以及勉强可以做成简易鱼钩的绣花针,但是没有鱼饵。

不过就算有鱼饵,我也没有那种闲情逸致慢慢的享受钓鱼时光,毕竟钓鱼实在是太慢了。

于是我最后还是只能拿着长枪,随便挑了颗生长良好的大树,粗略的削了根木叉出来。

如果没有覆盖暗物质,枪刃连异形的鳞片都无法破坏,但是削木头的时候却锐利的像是在切豆腐,所以这道工序并没有浪费我太多的时间。

远目眺望,可以看到巍峨的山峰和连绵起伏的树影,河水就是从远处的山上流下来的,至于源头在哪,这不是我需要去考虑的问题。

水流平缓,宽度大概有一个篮球场的长度,算是较为大型的河流了,河水清澈微凉,这种程度的水感觉只要烧开就可以直接喝了,这是很少见的。

在曾经的世界里,所谓的自来水在进行消毒之前都达不到这种程度,因为水质受到了污染,必须进行层层过滤最后还需要烧开,若是不进行过滤就是烧开了都无法饮用。

人类变少了之后,这个世界的自然环境会变得越来越好,这是肯定的。

但这条河可能原本就保护的很好,毕竟世界崩坏到现在,也就只过去了几个月而已。

“衣服还是脱了吧。”

我脱掉了黑色的长风衣,整齐的叠放在岸边的草地上。

虽然这身衣服排水辟火,但跟长枪一样沾染了血腥气息,自然界的存在对于血腥味是异常敏感的,这样下河我肯定连靠近都无法做到。

穿条内裤的我来到了河边,然后钻到了水里翻腾了几个来回,从手环里拿出了沐浴露简单的搓揉了几下,应该可以达到基础要求了。

手里拿着简易木叉的我,进入了潜息状态。

可以感觉到河水撞击在石块上的声音。

可以感觉到鱼儿摆动尾鳍的波动。

但更多的,还是被风吹动的树叶,不知鸟类清脆的叫声,不知名动物咀嚼着什么的声音。

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

鱼类对于水流的波动是很敏感的,曾经捕捉过海水鱼喂食黑发少女的我,明白这个道理。

那个时候我的选择是靠毅力去磨,不断的寻找机会,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贯穿,一次不成功就两次,两次不成功就三次。

那时候在孤岛上也没什么事情做,除了抓鱼之外就是跟灰大眼瞪小眼,所以我想过不少方法贴近鱼群。

只是现在进入了潜息状态,那些方法似乎都已经用不到了。

它们可能把我当成了自然的存在,即使我没有控制踩在水底的步伐,目标的鱼儿仍然是悠闲的在吃着水草,完全没有觉察到厄运已经来到了自己的头上。

所以我很轻易的就贯穿了第一条,扭动着的它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命运,嘴里吐着泡沫拼命的扭动着身体,但它已经失去了逃生的机会。

在下河之前,放了个钢质水桶在岸边,距离不是很远,所以丢到桶里并不是很难。

【哈哈哈哈哈哈哈!】

脑海里传来了让人恼火的笑声。

没控制好力道直接砸在了水桶上面,导致整个水桶都翻了过来。

【主人你刚才充满自信的表情好有魅力喔!】

“万事开头难,一点小意外而已。”

【是是~那肯定不会难倒主人呀~】

我回到岸上摆好了水桶,将鱼放了进去,水桶则是依然是在原先的位置。

回到河里继续感受,水势平稳的情况导致这里有很多鱼,不过大多数都是在游动的,如果我动作太快很容易就脱离潜息状态,所以我只能顺势去靠近。

贯穿了第二条鱼,这次的距离离水桶更远。

我认真的凝视着在阳光下反射着光芒的水桶,不再犹豫的丢了出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脑海中再次传来了欢快的笑声。

“…算了,先就这样吧。”

不想跟脑海中的那位争论,我选择了无视。

放弃了精准命中,接连贯穿了数条鱼都是直接往水桶方向甩,运气很好的一条都没进去,我大概是没有这方面的天赋吧。

不过没有问题,反正之后装进去就可以了。

河水的中心区域有点深,至少不是可以直接踩着走的,我有试着潜水去插鱼,不过在水中这个动作实在是有点吃力,如果太过用力就会暴露出气息,鱼儿直接就会一溜烟的跑掉。

所以我还是选择了在可以踩到河底的地方进行捕鱼作业。

天边的朝阳还是只有淡白色的光芒,下河之前我有确认时间,每人一条的分配,我应该能在七点之前回到驻扎的地方。

这么想着的我,突然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静心凝神状态下的我,竟然让对方来到了十米左右的距离才感觉到。

而且很明显,她是故意让我感觉到她的。

就在我背后的河岸上。

娇小的身体宛如一个可爱的洋娃娃,穿着白色的T恤和黑色长裤,身上充满了青涩稚嫩的气息。

在阳光下同样散发着妖异光芒的双瞳,就如红宝石一般美丽动人,雪色的齐肩发丝随风飘动,额前一缕鲜艳的红发则是更加抢眼。

略显圆润的可爱童颜,有着不符合稚嫩形象的冷静。

“今天早上吃鱼吗?”

雪白色的毛绒双耳灵动的抖了两下,身后的尾巴也在自然的摇晃着。

她看了眼脚边的塑料盆,平静的问到。

“是啊,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论到潜息的水平,我跟她的差距应该还是很大,没能感应到也是正常。

“你是我的夫君,感应到位置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吗?”

她脸色冰冷的说着,脱掉了鞋子伸出柔嫩的脚掌踩了踩水面。

这个回答跟没有一样,不过我也懒的去刨根问底。

我们之间的关系只是交易,没有必要过于深入。

“…你衣服穿起来,我也要下去。”

她目光闪烁的避开了我的视线。

“我有穿内裤。”

“唔…那还行,我来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捕鱼技巧。”

她自豪的拍了拍一马平川的胸口,随手甩掉了衣服来了个酷炫的跳水动作。

——然后轻易的溺水。

这样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透过水光,能看到她灵动的身躯在水中非常自然,简直就像是条美人鱼一样。

虽然我没有见过美人鱼,而且她的形态明显更适合狗刨。

但是这种话我总觉得说出来不太合适,还是烂在肚子里吧。

她游到了我的身边,浮出水面的同时甩了甩闪闪发光的头发,弄了我一脸都是。

我扯了扯她的圆脸以示警告。

“啊啊…我道歉!”

被松开了之后,她捂着脸颊炽热的看了过来。

目光凝视着我的肩膀。

“今天的份。”

“哦。”

“抱我上来。”

她伸出了双手,就像是要求大人抱抱的小孩子一样。

可能她没有这个自觉吧。

“好。”

看起来像是什么都没穿,但是贫瘠的胸口和下半身确实都有银白色的毛绒物遮盖着。

白皙的身体上有着黑色的纹身,手感不是很好,不过小小的抱起来很舒服,就像是抱着枕头一样。

不过那样的行为,以后也许都没有理由了。

这是我作出的选择。

“你在发什么呆啊?”

“没有,上来吧。”

看起来娇小又脆弱的身躯,只靠单手就能够抱起来。

身高勉强到我胸口的她,自然没办法够到我的肩膀,平时我都是坐着让她吸的。

只是我们好像很少有这么亲密的接触过,就算是以前抱着睡,也只是搭着个肩膀,身体的接触并不大。

现在则是完全贴在了一起,可以感受到两团小小的东西贴在自己的胸前。

虽然很小,但该有的柔软还是有的。

双手搭在了我身上的她,可爱的脸蛋上出现了一抹淡淡的红晕。

“你抱这么紧干嘛?”

她的眉头微皱,埋怨的说到。

“因为现在都没理由抱你们了,我要抓住每一次占便宜的机会。”

我认真的回应道。

她咂了咂舌,并没有做出挣扎和抵抗的动作。

我空出来的另一只手还很老实的提着木叉,不过其实是可以夹在腋下的,只是现在还没到时机。

“那你就尽情享受吧。”

说完她吐出舌头在我的肩上舔了舔,尖锐的牙齿轻轻的扎了进去。

每次我都会摸摸她的头发和耳朵,有时候则是会顺便摸摸尾巴,臀部的区域偶尔会碰一下,不过她的反应会很大,所以我一般不会去碰那里。

手感很好,平时没有什么理由,也就只有吸血的时候我可以顺势摸一摸,她对此一开始还会抱怨几句,后面则是懒的说什么了。

只是还没等我把木叉夹起来,她眉心之间的红色狼头图案突然散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她的身体在飞快的成长着,两团沉重柔软的人类希望也顶在了我的身上。

有着诡异纹身的奢华身体,也因为染上了水珠而充满了诱惑,就连原本直到肩膀的雪色发丝,此时也落在了腰部的区域。

从毫无女性魅力的小屁孩,变成了性感的美女大姐姐。

“…你在想什么?”

看起来大概是在二十多岁,有着灰和葵都没有的成熟身体。

她拥有变身能力是早就知道的事情,只是我记得她曾经说过会影响力量的恢复,我实在想不出来她突然变成这样的理由。

不过抱着确实舒服,紧致又不失柔软的身体,明显是久经锻炼的存在。

但我现在反而不敢去乱摸了。

“唔,恢复了接近一成的本源,比我想象的要快。”

用舌头替我止住了流血之后,脸上挂着微笑的她平静的看了过来。

“你是在担心我吗?”

“我是在心疼我的血。”

“真是小气 男人啊~”

她无奈的摊了摊手。

“你体内的暗物质比以前更纯粹了,所以我现在大概恢复了一成,变身已经没有负担咯~”

她刻意的蹭着我的胸膛,似乎很满意自己的这个形态。

“夫君,你是不是…想要牺牲自己?”

血色的双眼直视着我的眼睛,仿佛能够看穿我的灵魂一样。

我松开了她的身体。

“不要说没有,我能感觉到你的变化,你现在…太冷了。”

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提起这个话题。

但我的答案不会改变。

“我不会死。”

这是事实。

她的眼睛眯了起来,似乎在思考着我这句话的含义。

“…算了,让我教你怎么捕鱼吧。”

她摇了摇头,轻易的就放弃了追问。

只要我不会死,就不算是失约。

“你原本生活的地方也有鱼吗?”

“有啊,只是形态不一样,我可是捕鱼达狼,你看清楚了!”

所以她为什么也会有这个概念,是从哪里学的吗?

她转身钻进了河水之中,灵动的扭着身体,没多久浮了出来。

手里还抓着一条活蹦乱跳的大鱼,而且看起来根本就没有滑手的问题。

“哈哈哈!看到了吗?这就是实力~!”

她笑的很开心,雪白色的发丝粘在了胸前,有种别样的魅惑。

我微微的移开了视线。

“既然要吃鱼,那肯定得是新鲜的啊,夫君去给水桶装点水~”

“好。”

用木叉也是追求速度,但若是靠双手抓,我大概也没办法像她这么快吧。

弄好之后回到河水里,她准确无误的将鱼丢进了水桶里。

啊。

这就是所谓的天赋差距吧。

我的内心受到了莫名的冲击。

“夫君你一直在看这里啊,是不是很想摸?”

我的视线确实被发现了。

或者说我根本就没有掩饰,眼神自然的被吸了过去,规模宏大且只勉强遮住了中心部位,上半圆和下半圆都能清楚的看到,而且沾染了河水显得异常娇嫩。

只是看两眼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身上也只穿了条内裤,她也是想看哪里就看哪里。

所以这是公平的。

我来到了她的身边,认真的摸了摸下巴。

“你这个形态是自己幻想出来的,还是成长后的样子?”

“哼哼,这就是我将来的模样!怎么样,性感与美艳并存,堪称天下无敌吧?”

她的脸上浮现出了傻乎乎的笑容。

真要对比,我脑海中的那位应该才是天下无敌,不过没想到她也是会在意这方面的事情。

还以为她的脑子里,除了复仇和吃已经没有其他东西了。

雪白色的头发沾染了水之后,在阳光下显得有些刺眼,银发的光芒倒是会柔和一点,不过差别也是不大。

我伸手在她脑袋上胡乱的揉了两下。

“现在这样摸头都不方便。”

作出了简单的评价。

她秀眉微皱的冷哼了一声,拨开了我的手掌。

“那就不要摸,我去抓鱼了,你也试着用手抓!”

“嗯。”

我们分成了两个区域,只是她的速度确实很快,而且用手抓的难度也比我想象中的要高,很容易就会被跑掉,或是抓不住被滑走,鱼在水中实在是太滑了。

但也不是完全不能抓住,这需要控制好双手的力量。

在我成功捕捉了三条的时候,她已经甩了十几条到水桶里面。

我已经放弃了,老老实实的上岸放进水桶。

感觉差不多了我也就没有继续,在岸上伸展了一会儿四肢,穿好了衣服之后,她也游回了岸边。

浑身都散发着晶莹的光芒,踩着风姿无限的步伐,身体也在随着脚步逐渐的缩水。

“平时不要乱变身。”

“为什么?”

穿着衣服的她,不解的歪了歪头。

“别问太多,答应我就行了。”

我用着冰冷的语气说道。

她表情略微有点不快,但还是随意的点了点头。

“还有你真的不是猫吗?”

这个世界的狼应该也没有捕鱼天赋,虽然我知道她也不能算是真正的狼。

她的眼神中闪过了恼怒的光芒,冷哼了一声移开了目光,看都不看我一眼。

看了眼手机的时间,已经超过七点了。

手环没办法收入有生命的存在,所以我负责端着铁盆,她负责开路。

回去之后,用烤鱼挽回一点尊严吧。

提着大水桶的我,看着摇晃着尾巴的狼耳少女,心中有了一丝竞争的念头。

捕鱼达狼,确实很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