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好多鱼。”

回到驻扎帐篷区域的时候,太阳的光芒已经有点扎人了。

远远的就看到了坐在帐篷外的草地上,看着天空发呆的灰,觉察到我们的她小跑到了我的身边,双眼带有一丝光芒的看着水桶里的鱼。

然后又看了一眼狼耳少女。

“黑出去了两个半小时,去掉捕鱼的一小时,还有一个半小时,然后黑十分钟一次就做了九次,小猫教官偷吃。”

不知道她这个结论是从哪里来的。

“其实我捕鱼只用了十分钟,来回用了二十分钟,其他的时间都是在做,而且只有一次。”

“黑好持久。”

“一般吧,认真起来更久。”

身旁的狼耳少女露出了看待傻子一样的眼神。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干咳了两声缓解尴尬,我避开了她的视线。

总共有四个帐篷,让巡逻的六人均匀的分去了鱼儿之后,我们各自围坐在帐篷前的火堆边上,开始了集体烤鱼。

当然这是吃不饱的。

即使每条鱼的重量都不轻,被强化过身体的他们食量也变得大了起来,就连葵都能够吃下三条鱼的程度。

所以还从背包里拿了点配菜和自制面饼,说是早餐但也能算是正餐,因为之后开始赶路,补充能量只会啃点面包和饼干而已。

经过了一夜的休整,每个人看起来都显得容光焕发,仿佛身体有着取之不尽的力量一般。

除了某个脸色较差的,即使补了一觉也没有达到彻底恢复,不过正常前进应该是没问题。

“黑,我可以咬一口吗?”

手里拿着一条烤好的鱼,已经吃了一半的黑发少女,从我的左肩边上探出了脑袋。

冰冷的目光,停留在我手里还没动口的烤鱼。

我点了点头。

她尽可能大口的咬了下去,扯下之后鼓着嘴面无表情的咀嚼了起来。

我看了一眼被她咬过的部分,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黑哥我也咬——!”

根本没等我回答,从另一侧窜出来的银发少女,紧挨着灰咬过的地方,留下了属于她的印记。

我抓住了她的肩膀,没有让她成功逃离。

“你的也给我咬一口。”

“唔鼓!”

她猛烈的摇着头,鼓着嘴咀嚼了起来。

烤鱼的鱼刺很脆,基本不会存在刺破血肉的问题。

“原来吃别人的东西是这么舒服的!”

“…你再咬一口,我就从你嘴里吸出来。”

我认真的看着凝视着我手里的烤鱼的葵。

她讪讪的摸了摸脑袋,躲到了灰的后面。

按照地图的路线,遭遇异族人的可能性很大。

不过我有感知能力,应该可以提前判断出来区域然后绕开,森林这么大不可能没有路走。

只是…我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问题。

究竟是忽略了什么,也许只有到那一刻我才能想明白吧。

——人类究竟能承受多少痛苦?

如果他的心中抱有希望,那他也许会燃尽一切的去挣扎,然后在即将看到光明的那一刻,被推入深渊。

那种绝望,大概就是真正的黑暗吧。

此时我的面前,就有这么一具遗骸。

他的双目死死的盯着前方,指甲里面都塞满了泥土,头发也满是污垢,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的地方。

肉眼可见的伤口数都数不过来,但致命伤却是腰上的一道贯穿伤,肺部被开了一个口子,所以他没有当场死亡。

从地上可以看到,他是爬了很久才到达这里的,即使血迹干枯,但不少草叶上都还有黑红色的血迹。

双腿被截断的他,究竟是怎么爬到这里的?

我实在是没办法想象。

但是我知道,他肯定有必须活下去的理由,才会这么拼命的想要脱离地狱。

但——他最终还是失败了。

临近正午时分,这片区域的树木并不密集,朝着遗骸前来的方向看去,远远的就能看到非自然形成的木桩,以平排的方式横出了一道围墙。

距离大概有两公里。

死亡时间应该是在今天的凌晨,身上什么都没有,看脸型是比较传统的东方人,年龄大概是在三十岁左右。

身上背着大包小包的人们,也都红着眼圈沉默了。

他们不可能感觉不到,这个人对生的渴望。

但我除了将他埋骨于此之外,什么都做不到。

“黑哥,我们要绕开吗?”

简单的掩埋了之后,穿着一身黑色紧身衣的葵,脸色苍白的蹲在了我的边上。

即使她现在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实力,但对于死亡仍然没有习惯。

或者说,我也不希望她习惯死亡。

“原地待命,我去看情况。”

感受到我环视的目光,其他的人也都认真的点了点头,做好了警戒四周的准备。

他们的身上背着各种各样的武器,若是遭遇突发情况也能够随时进入战斗,对人用的枪械也有配发给几名枪法较好的。

灰和葵以及红雪,她们的手枪则是一种防范。

因为我终究还是没能完全信任其他人,即使是偶尔,我也能感觉到有些人看待她们的目光有着贪婪之色。

这是男性的本能,我不会说什么,但若是触到我的底限。

那大不了就是杀,我不介意送他们一程。

距离并不远,但由于木墙的原因我没办法通过增幅视觉看到里面的情况,进入了潜息状态的我穿过了茂密的丛林。

空气之中不仅弥漫着一股血腥味,还有某种让人反感的气味,至于那到底是什么,我还没办法判断出来。

正面的方向有两只,躲在茂密的大树上应该是负责放哨的,从手环里拿出了常用的狙击步枪,在不暴露出自己气息的情况下,热兵器是最好的选择。

之前用匕首没办法直接贯穿,但是它们的皮肤硬度明显不如异形,狙击弹头应该足够贯穿它们的脑袋。

蹲在粗壮的树干边缘感受着风的流动,两只躲在树荫之下的存在身影非常模糊,只能看到一点轮廓,绿叶也会形成一定程度的反光。

“…不太好办啊。”

气息沉如水,若是带着他们一起前进,可能我都没办法感应到它们的存在。

咻——

试探性的第一发划破了空气,被贯穿的存在从树上掉了下来,但却没有当场死亡,我射击的是它暴露出来的小腿。

另一颗树上的那只跳了下来,看了一眼在地上挣扎着的同伴,眼神中露出了狐疑的光芒,环顾着四周也没有发现其他的存在。

它们的胸前都挂着造型奇特的东西,应该是用来发出警报的。

不过连敌人的影子都没看到,而且同伴只是小腿受了点伤,可以自行恢复伤口的它们对于这种小伤肯定不会在乎。

就算它第一时间发出警报也没问题,因为这个距离我可以轻易的撤离,只是会没办法进行潜入而已,如果我是直接过去暗杀,再暴露可能就没办法轻易脱身了。

咻——

第二发弹头精准的贯穿了张着嘴似乎在说什么,正在帮忙处理伤口的那只的脑袋,躺在地上的那只第一时间将手臂移到了胸前的物品上面。

但也已经晚了。

我收回了狙击枪,继续前进。

炽热的骄阳正悬高空,被蒸发了的湿气大部分都没有升空而是被捂在了这里,就仿佛是蒸笼一样。

控制着每一个步伐,并不算远的距离我走了十几分钟才成功的到达木墙的边缘。

我不清楚这里面有没有实力恐怖的存在,如果把杂鱼当成了平均值那就有些可笑了,对于完全陌生的它们,我有必要用着最严谨的态度来应对。

说是木墙,其实只是粗糙的将树木绑起来形成了一排的墙壁,缝隙间隔虽然不大,但只是观察里面的情况却也足够了。

首先看到的就是皮肤黝黑,体形矮小精壮的类人生物。

数量大概有七八十,但这应该不是全部,因为宽阔的空间内还有类似于房屋的东西,只是外观简陋就像是堆出来的茅草屋一样,虽然是木制的但却没有什么美感,只是追求了实用。

不过在最中心的位置,倒是有一个独树一帜的存在,至少用有点花草点缀一下,看起来是应该是首领级别的存在居住的地方。

左侧被隔离出来的一片区域,那里全都是人类。

就想是猪圈一样,用着低矮的木栏围了起来。

没有被限制自由,可以随意走动,至少四肢都还是存在的。

有男有女,数量大概有二十多,只是有几个女性的身边围着一群异族群体,似乎正在侵犯着对方。

周围的其他人都十分冷漠,就连被侵犯的几名女性也都没有怎么抵抗,似乎早已放弃一切了。

我是第一次看到,异界生物对人类的女性做这种事情。

即使种族不同,却仍然会产生欲望。

但事到如今,这个发现已经不会让我的内心产生什么涟漪了。

毕竟身为人类的我,也对狼耳少女有过那样的念头,虽然只有一瞬但也确实是会有的。

那些人类的脸上充斥冷漠与麻木,仿佛早就习惯了这一切。

位于围栏边上的一片空旷地面,则是摆放了许多形态各异的石头,跟我之前发现的那个石阵很像,但规模却小了很多。

而且不同的是,在其边缘有一个巨大的血色图案,确实是有在散发着诡异的光芒,上面堆放着大量的白骨,应该也是人类的。

为什么是白骨我不知道,但那个图案却仿佛正在呼吸一般,我能感觉到它有着固定的波动规律,宛如活物。

一名人类男子被扯了出来,他那麻木的脸上出现了惊恐万分的神色,拼死的挣扎却被当场砸断了手脚,在地上拖出了一条血路之后,被丢进了图案里面。

血色图案光芒大盛,那个发出凄厉惨叫的男人,身上被划出来的伤痕也仿佛是共鸣一般散发出了炙热的光芒。

同时大量的血液就如同喷泉一般喷涌而出,男人的身体逐渐的瘪了下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一具全新的白骨诞生了。

——也就是在这个瞬间。

一股如坠冰窟的感觉,笼罩了我的全身。

【主人、赶紧跑!】

似乎已经晚了。

急速的侧翻,甚至连体势都没来得及调整就被卷起的气浪炸了出去。

失去了平衡的身体,直接朝着一颗大树砸了上去。

但在那之前,我已经抽出了长枪将阻挡了我的树木劈成了两半,身体保持冲击飞行,最后在草地上滚落了几圈,抬头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存在。

但是感应之中,有无数的脚步声正在朝着这里逼近。

这种被锁定的感觉,我并不陌生。

没有看到攻击,但却感觉到了某种危险的气息。

回过头看向我原先待的地方,就像是被大火烧过一般露出了光秃秃的地面,就连遮盖着我身影的木墙也都消失了。

锁定着我的气息仍然存在,连理由都没有但我似乎没办法独善其身了。

远处的灰她们没有听从我的指示,似乎正在朝着我这里冲过来。

就算想跑应该也是没办法逃跑吧。

“那,就战吧。”

锁定我的那个气息并不强,虽然力量是我完全陌生的领域也没有问题。

第二道攻击出现了。

透过视觉增幅,我看到了源头存在着一个身着艳丽服饰的矮小生物,手里还拿着根可能是法杖的东西。

这次我看到了攻击的形态,是一颗巨大的火球,似乎连空间都被高温扭曲了。

遍布着诡异的纹路,在阳光下散发着炽热的光芒,仿佛能够毁灭一切一般的狂暴。

但是威力比炸弹也强不到哪里去。

我的这个判断应该没有问题。

【确认进入超直感——倒计时开始。】

世界的流速变得缓慢了起来,能感觉到体内充斥着一股灼热的力量,比以前要强烈的多。

但还只是影级的程度。

凝聚在长枪上的银色粒子散发出了耀眼的光芒,我朝着迎面而来的火球冲了过去。

爆碎燃烧的树木发出了剧烈的轰鸣声,我的嘴里也发出了鼓舞气势的咆哮。

如果只有不断的杀戮,才能够拯救蜷缩在黑暗之中的她们。

——我不介意,成为脚踏白骨之路的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