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游乐园。

临近午时的夏日烈阳,让我的衣服早就像是淋了一场大雨般湿透了,加上四周密密麻麻的人潮,只是站在这里我就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但是她说了,想要来这里玩,而且会带些朋友过来。

所以我提前过来排了三个小时的队,虽然她并没有要求,但我不想让她在太阳底下排队,只是这样而已。

能够感觉到异样的目光,就算过去了三个小时,无聊的人群却还是会时不时的朝我投来视线,窃窃私语也是存在的。

这里是这座城市最受欢迎的游乐园,经常能看到广告介绍,排队等待的人大多都撑着遮阳伞,我自然是没有这个习惯。

“傻瓜!你怎么都排到这里了!”

听到了似乎蕴含着一丝恼怒的声音,我放下了揉着太阳穴的右手,朝着身后看了过去。

一身纯白色的连衣裙将她那修长的身姿凸显的淋漓尽致,精致粉嫩的脸上挂着微怒的神情,眼睛里出现了水雾的她,将遮阳伞移到了我的身上。

“我不想让你晒太阳,马上就能进去了。”

被她责骂和让她难受,这并不是什么艰难的选择题。

“嫣然,这就是你的男朋友啊~”

她的身后还有五个人,二女三男,稍微有点奇怪。

在这种全是情侣的团体里,怎么还会特地多了一个男人出来,就算我没有过类似的经验都能明白这个问题。

“可惜就是傻了点,以为这样表现可以让你开心,也不是不能说很可爱啦~”

其中一名有着两个长辫子的女生,略显幼稚的脸上出现了嘲讽的笑容。

“你闭嘴…杨哥,麻烦你带我们进去了。”

她转过了身子,走到了那名染着金发的少年身边。

他对我投来了意味不明的视线,挂着耳环衣服搭配的也很符合潮流,看上去跟嫣然十分的登对。

“嗯,我们走吧。”

他拍了拍嫣然那裸露出来的肩膀,这个动作,让我稍微有点不舒服。

“还楞着干嘛?”

“没有。”

“你生气了?”

她那可爱的脸上,出现了些许慌乱。

“有点。”

她抱住了我的手臂,可以感受到柔软的东西压了上来。

我的身体变得有些僵硬,被她拉进了团体之中。

无视了排队的人潮,我们直接来到了一个冷清的入口,这里应该是用来进货的地方,能看到负责看守大门的大叔,对我们投来了善意的目光。

连门票都不需要检查,走进去之后嫣然马上就松开了我的手臂,对我投来了抱歉的目光。

“今天杨哥生日,我陪他一会儿,你…跟着我们玩就好,没有问题吧?”

她胸前露出的雪白,让我的思考都无法继续了。

我点了点头。

虽然心里有点不舒服,但看起来那个单独走在最前面的男生,是她们团体中地位最高的,我并不会太在意这种事情。

反正她的男朋友是我,而且她对我的爱意,我是明白的。

我拉开了一点距离,跟着她们的身后。

能听到欢快的说笑声,周围的人潮每个人的脸上,也都有着幸福的笑容。

能感觉到时不时投来的视线,一开始我还会看回去警告一下,到后面我也只能选择无视,因为只要继续待在这里,视线就不会停止。

第一个玩的地方是过山车,位置的大小坐一个人刚好,也可以情侣坐在一起。

上去了两对之后,我默默地坐在了一个位置上,用余光看了眼嫣然和那个金发的少年。

“嘿…腿岔开一点,让我有点空间呀。”

闻到了诱人的香味,她坐到了我双腿之间的座位上,漆黑的长发如同瀑布一般的落在了我的身上,柔软的背部贴在了我的胸口。

虽然跟她交往了两个多月,我们也确实在床上接过吻,但最后一步是禁区,她说要结婚之后才行。

“…!你、你反应也太快了吧……!”

她小声的说着,耳朵都变成了红色。

“没办法啊,我看看能不能移开一点。”

我试着挪动了两下。

好像没什么效果。

“好…好啦,你别动了!”

“嗯。”

我抱住了她的腹部,她也像是放弃了反抗一样,干脆的躺在了我的身上。

过山车还是挺有意思的。

“你可以下车吗?”

“已经没问题了。”

抱着她的时候,整个人放松了下来,温暖和安心的感觉让我沉迷其中,本能上的欲望在中途就已经消失了。

她的脸上有着诱人的红晕,点了点头拉着我回到了团体里面。

我们来到了一家餐厅,她对我说了几句,仍然还是坐到了那个金发少年的身边。

这次似乎是觉得我可能会无法接受,她的声音充满了歉意,声音也很没底气。

我不想让她为难,只是简单的回了句没有问题。

不在意是不可能的,但我体谅她的难处,而且嫣然跟我说那人是她的表哥,不会有什么问题。

但我仍然还是品尝不出菜色的味道,即使丰盛到了眼花缭乱的程度,看着那个男人搭在嫣然身上的手臂,我没坐多久就躲到了卫生间里面。

然而这里更加糟糕,我听到了隔壁间传来的女性微弱的呻吟,和男性低沉的喘息,一开始我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直到我解决完了问题,才知道他们是在做什么。

声音有点熟悉,刚才离席的是那对娇小可爱有着两个辫子的女生,和穿了个耳环,有点像是不良少年的男生。

我摇了摇头,离开了卫生间。

下午的流程也排的很紧,除了小部分身体接触特别大的项目,嫣然都是陪在金发少年的身边,脸上同样挂着可爱的笑容,只是每次回来她都会对我投来歉意的目光,让我连生气都无法做到。

内心深处燃起了一团火焰的我,打算回去之后让她跟这些朋友保持一些距离,我想让她无忧无虑的活下去,而不是看人脸色。

虽然现在的我一无所有,但我明白只要努力去学习,自己早晚也能出人头地,我从来没有这么迫切的想要获得成就,给予她幸福。

时间来到了晚上八点。

不夜的游乐园这个时间才是真正的热闹,人潮变得更加拥挤了,我们来到了一家大餐厅,装潢看起来非常的奢华,价格也是我根本就不敢想象的数字。

但我的心思根本就没办法去震撼,在余光中,我看到了金发少年将手楼到了嫣然的腰上。

囤积已久的怒火,让我直接拍开了他的手臂。

“…怎么了。”

他冷冷的看了过来,嘴角扬起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她是我的女朋友,就算你是她的表哥,有些动作应该也明白是不该做的吧?”

我的视线同样是冰冷的,这几年总是受到各种各样的目光,我已经可以熟练的掌控该如何用眼神赶走他人了。

不过他只是跟我对视着,耸了耸肩膀淡淡的说道。

“你问问嫣然,她要是不愿意,会贴到我的身上?”

我看向了嫣然,她的脸上浮现出了纠结的神色,咬了咬牙抱住了我的手臂。

“我们走…!”

我觉察到了她可能有什么难言之隐,后悔的情绪涌上了心头,但她已经拉着我准备朝门外走去。

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了八名身穿黑色西装戴墨镜的男人,直接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饭还没吃完就走,今天是我的生日,你们觉得这样合适吗?”

依然坐在座位上的金发少年戏虐的看了过来,其余的四人脸上也挂着嘲弄的笑容。

其他座位上的客人也注意到了骚乱,几乎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男人看起来应该都有一米九以上,每一个人的身上都像是有着爆炸性的力量,但我不信他们会在公共场合动手。

我觉得法律,还是可以保护普通人的。

但是我错了。

即使看到了踢腿,我笨重的身体也无法按照想象作出反应,腹部受到了重击的我直接倒在了地上。

我死死的护住了头部,就算是这样,我的牙齿还是被踢断了几颗。

“别…别打他,我陪你喝酒!”

我听到了嫣然的声音,愤怒冲昏了头脑的我抓住了一只大腿,用力的咬了上去。

“臭小鬼!”

于是这一次,我的牙齿几乎全部都被他踢断了。

“你们再打我就去死!”

持续不断的重击停了下来,我的嘴里似乎涌出了各种各样的东西,倾斜的视线之中,能看到嫣然的手里拿着一把用来切水果的小刀。

金发少年淡淡的笑了笑,伸手挥了两下,那些男人全部退到了一边。

“坐在我腿上,喂我。”

“不…不要去——”

没能说完话的我,再次被踢了一脚。

感觉肋骨都断了几根,剧烈的疼痛让我差点就失去了意识,但我仍然死死的瞪着那里。

嫣然照做了。

金发少年的双手在她的身上不断的游离着,一边还在吃着她喂的食物,能看到嫣然的双眼里出现了晶莹的泪光,浑身都在颤抖的她还要和颜悦色的取悦少年。

我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无数的视线都在注视着这里,但我已经感觉不到那些东西了,我只是想杀了那个人。

但我连站都站不起来。

“嫣然,你父亲的事情我们家可以帮忙,但……”

少年的嘴角扬起了一丝邪魅的笑容。

嫣然满脸泪光的看了我一眼,颤抖的点了点头。

我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咆哮,拼命的想要站起来,但却无法阻止嫣然跟着她走到了隔间之中。

内心深处,仿佛有什么东西出现了裂痕。

比肉体还要疼痛的痛苦,让我的连折断的手指都感觉不到了。

但我仍然没办法站起来,只要有一丝站起来的动作,我都会受到无情的殴打。

“这么明目张胆的搞?要不要去听听看啊?”

“别闹,那人是市长儿子,权力滔天,我们小市民不要多事。”

“啧啧…那个小胖子都快要被打死了啊……”

周围似乎有无数人的窃窃私语,他们在说什么,我都能清楚的听到。

但我根本就没时间去思考,也没时间去分析。

刮在了地上的指甲全部都翻了过来,连说话的力气都快要失去了。

但我终究还是没能站起来。

她出来了。

衣衫褴褛,魂不守舍的来到了我的面前,脸上还挂着两行晶莹的泪水,跟在她身后的少年则是整理着自己的皮带,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

我看到了,她洁白的连衣裙之上,染上了一抹红色的血迹。

我仿佛听到了什么东西,正在逐渐破碎的声音。

“你父亲的案子,我可以帮忙了。”

金发少年坐到了座位上,悠闲的喝了口红酒。

然而嫣然并没有看她,而是跪在了我的面前。

我不会舍弃她。

就算这样,我也不会舍弃她。

我的心中早已下了决定,只是在那之前,我想要把那个男人杀掉。

“对不起。”

发生了什么?

血液溅到了我的脸上,能闻到那股铁锈般的气味,我艰难伸出去的手并没能抓到她的手臂。

一抹鲜艳的红花,从她的胸口上绽放了出来。

那是心脏的位置。

“我已经脏了,你…好好活下去。”

不……

我不会在意这种事情!

但我除了目光仍然能看着她之外,身体已经没有丝毫的力量了。

就连说话,都只能发出可笑的呜咽。

内心深处的似乎有什么东西,彻底的崩碎了。

我抱住了她的身体,但我现在却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我并没有觉察到自己的双手,为什么会突然的获得力量。

“救…求求你们…救救她…!”

我已经能够发出声音了。

但是周围的目光,仍然充满了冷意。

他们只是看戏的。

这个世界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变化。

自始自终,都是这么冰冷。

“啊?只是这种程度吗?”

怀里突然传来了让我浑身都颤抖起来的声音。

我惊喜的看了过去,发现她正在对我笑,而那动人的瞳孔却失去了往常的温柔,让我充满了陌生的感觉。

“看到了吗?我就说了我的魅力是很强的,这种小胖子不可能不迷的死去活来。”

她的嘴里说着我完全不明白的话语,冷冷的推开了我的身体。

“嫣然姐,这次赌约是你赢了喔!”

她的手里握着那把还滴着血液的水果刀,嘴角扬起了一丝诡异的弧度。

“唉…愿赌服输,这次你们家竞标赢了,不过我输的也挺开心。”

金发少年嘴角挂着一抹笑意,似乎非常满意我的反应。

我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

嫣然从胸口拿出了一个透明的袋子,似乎里面装的是血液。

她笑着把水果刀按在手上,刀身直接缩了进去。

“嗯?你是没有反应过来吗?你的女朋友没死喔!但是…遗憾,我不是你的女朋友~”

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一点点的撕开我的身体。

但我无法阻止,就连思考都无法做到。

“可能你不知道吧,你这两年年还是挺有名的,胖嘟嘟还总是一副深沉的模样,早就有很多人看你不爽啦~然后作为契机,杨哥发起了一个挑战活动~看能不能让你发出死猪一般的惨叫声!”

她坐到了金发少年的身边,深情款款的依偎在他的肩上。

“我跟杨哥初一的时候就在交往了~而且什么都早就做过了,现在已经算是老夫老妻啦~”

我的大脑似乎在拒绝着理解,她所说的话语。

但是那冰冷的声音,却不断的在我的脑海深处回荡。

似乎是想要将我撕成碎片。

“死胖子,你是不是忘记我了?去年让你给我买点东西,还给我摆脸色?”

金发少年的身影,确实跟我记忆之中的某个身影重叠了,只不过那时候他还没有染发。

“我可是特地为你转学的喔~不要恨我呀,这也是为了大家能开心开心,我给你弄张支票,可以去买不少东西了,甚至可以去找小姐发泄一下啊~”

她的脸上挂着嘲弄的笑容,丢了一张支票到我的身上。

我仍然只是看着他们。

“这胖子不会是傻了吧?!”

她厌恶的看了过来,甩了一碟炒菜到我的身上。

“想到就恶心,杨哥你是不知道,这胖子色的很,动不动就硬起来,好几次我都想要不要用手帮他弄弄,不过实在是太恶心了,没办法做到那种程度。”

“哈哈哈…嫣然你确实是辛苦了,不过只是亲几下而已,恶心恶心的要给人家留点面子啊。”

“什么亲几下?他动手动脚的什么地方都摸,要不是杨哥你给的诱惑太大,我都怕自己吐出来!”

“嫣然姐,那小子不会扑过来咬人吧?他眼神有点诡异啊。”

“他两条腿都被打断了用什么爬起来?小蔡你的录像记得保存下来,待会发到网上去肯定能受到关注,不过记得不要暴露出来,杨哥的父亲虽然是市长,但很多事情还是不能做的太过。”

“好的,我明白了…这死胖子半天就是没哭喊,有点不够精彩啊,要不要给他伤口上弄点刺激的东西?”

“随便弄呗,我先来~”

她装了一碗辣椒油,倒在了我的头上。

啊。

原来如此。

我已经明白了他们是什么意思。

到最后,我的世界依然没有任何变化。

即使表现的再真诚,想要隐藏自己内心的人类,我不可能看透。

所以我中招了,所以他们得逞了。

我听到了无数人的嘲笑声,似乎就连那些看戏的路人都发出了欢愉的笑声。

看待他人的惨状,很爽吧。

不过…我还是觉得太无聊了。

我的内心深处,有什么东西彻底的崩碎了。

“咦?嫣然姐你不是说这胖子的腿断了吗?他怎么——”

我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只是本能的朝着说话的男人抓了过去。

简单的就把他的脑袋扯了下来。

没有给予任何人反应的时间,名为脑袋的东西在我的手中成为了碎肉和血沫。

尖叫声传入了我的耳中,那八名西装男人朝着我扑了过来。

我不会打架,但是胡乱的挥拳砸在他们的身上,都会轻易的把他们打碎。

惊慌逃窜的围观者,我没有去管,就算他们可能会出去找到什么人来解决我,都没有问题。

“…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们不敢移动,只是瘫坐在座位上,原本还是嘲弄的神情,已经变成了极度的恐惧。

我闻到了腥臭的气味,他们身下都出现了一滩水迹。

“不、不要杀我,我可以让你舒服、我可以天天让你上!”

有着两个小辫子的女生,颤抖的脱下了自己的衣服,还主动的贴到了我的身上。

然而我只是伸手抓了一下,她的大腿就直接折断了。

我把陷入了昏迷的少女踢到了边上,来到了金发少年的面前。

“我爸是市长,你不能——”

我抓住了他的脑袋,高高的举到了头顶。

“啊——!!!”

只是把双腿扯下来,就发出了凄惨的叫声。

比我也好不到哪里去啊。

我把他甩到了地上,目光看向了剩下的两女一男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我前面跟你开玩笑的,我是你的嫣然啊、我们、我们现在就回去,你想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是、是啊、我们只是开个玩笑——”

“嫣然姐、快、快点去安抚他啊!”

“好、好好!”

她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双腿都在发抖的走到了我的面前。

脸色惨白的扑到了我的身上。

我并没有搭理她,而是挥手将那两人的脑袋砸成了碎片。

就像是西瓜被打爆一样,血肉全部都溅射到了她的身上。

她把衣服脱了下来,跪在了我的面前。

“你要做什么。”

她似乎想要脱下我的裤子,发抖的双手却连拉都拉不住了。

“我、我可以满足你、饶…饶我一命、求求你了…!”

这是我日夜思念的少女。

这是我喜欢到无法自拔的少女。

她说,要结婚之后才能碰她,所以我从来没有怀疑过,她身上偶尔会出现的男人气味。

背叛源自于信任。

所以…只要不信任,就不会再出现背叛。

“给、给我一次机会…我不想死…!”

“哈哈哈!你小子死定了,你的家人全部都要死,我们家在这里就是天!你得罪了天,还能活吗?”

躺在地上的金发少年,并没能再说下去。

因为我刚好移动了一下脚尖,把他的双手也踩碎了。

只顾着惨叫的他,当然不会有余力说话。

“我不会杀你。”

我摸着她的头发,凝视着她那充满了恐惧,满脸泪光的脸庞。

“为什么要发抖?你不是爱我的吗?你不是说喜欢我吗?你不是说…要和我一起…构建家庭。”

我曾经非常渴望家人的温暖,因为我的父母对我从来都是冷漠的,所以我只能寄托在自己身上。

但是现在看来,我应该是没有那个资本。

“你、你不能杀我…其实我们也是被逼的…一般人哪里会这么无聊、只是…我不能告诉你…是谁威胁的我们…我要保护我的家人,我还有弟弟妹妹…所以我不能死,求求你了…现在收手应该还来得及……”

她的衣服已经脱光了,露出了白嫩的身体。

“你想活下去吗。”

“想、我想活下去、对不起!”

我的手指,从她的锁骨滑了下去。

“我答应你。”

她发出了诱人的声音,抓住了我的手掌,按在了她的胸前,诱导着我去感受这股柔软。

“因为我也有错,所以我不怪你。”

没有自觉就是我的错误。

所以我会记得这种感觉,不再去相信任何人。

“谢谢…谢谢你饶我一命。”

我松开了她的身体,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然后一把利刃,从我的胸口穿了出来。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接连不断的在我的背部疯狂的捅进拔出,不过第七下的时候,刀身折断在了我的体内,她瘫坐到了地上,发出了疯狂的笑声。

我把刀片从身体里扯了出来,甩到了金发少年的胯下。

他再次发出了痛苦的叫声,不过这次明显已经虚弱了很多。

“你、你怎么还活着?!”

“为什么。”

她发出了疯狂的笑声,无所畏惧的看了过来。

“杨哥都废了,我还有什么好活的!你不杀我,我一辈子都会追杀你!”

“好。”

我甩了她一巴掌,她的牙齿飞溅了出来,倒在地上的她仍然在狂笑着,仿佛故意刺激我,想让我杀了她。

因为只有死,她才能够获得解脱。

“你在我的心里已经死了,所以我不杀你,还有…恭喜你,我已经死了。”

我离开了餐厅,能听到她最后的哭声,但那已经跟我没有关系了。

下雨了。

街上有不少行人在避雨,虽然很多人都逃了出去,但想象中的警察并没有出现,也没有人出来阻拦我的脚步。

我在雨中漫步,虽然不知道该去哪里,但我不想停下脚步。

我应该也会死吧,杀人偿命是常识。

我对这个世界应该已经没有什么留恋的了,但我想要被制裁,然后我就有理由为了所谓的生存,去胡乱的大闹了。

但是我终究没有获得理由,哪怕我浑身都是血迹,也没有人出来问我,人们只是对我投来惊恐的目光就马上跑开。

果然还是太无聊了。

走到了一个陌生街道的时候,我感觉到了身体似乎变得疲劳了起来,原本源源不断的力量也已经消失了。

我坐到了阴暗潮湿的小巷角落,背靠着墙壁,看着这在雨水中变得梦幻的都市霓虹。

身体似乎在发抖,但我并没有感觉到寒冷,可能是因为身体已经习惯了吧。

然后我看到了,金色的影子。

她似乎是跑过来的。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只能看到她浑身都是泥泞,身上的衣服也显得脏乱不堪,光着的脚上有几道血痕,她看起来像是在哭,又像是在笑。

她对我伸出了手。

“泷。”

我看了她一眼,试着让自己像是以前那样笑了出来。

我应该是在笑,但是笑的感觉也已经没有了。

她抱住了我的身体,浑身颤抖的似乎是在哭泣。

但我已经,什么都感觉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