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如烟,记忆终究只是记忆,若是沉迷于过去,那永远都不可能迈出脚步。

这样的道理,我是早就明白的。

而且也没有人是错的,如果非要说,那应该是我错了吧。

仅仅是被告白了,仅仅是被柔软舒服的感觉包围了,仅仅是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了爱意,我就完全相信了她。

我错在了自以为是的傲慢。

醒来的时候,映入双眼的是闪耀着的璀璨星河。

并不遥远,而是仿佛触手可及,存在于天花板之上,无尽的繁星闪烁却不见月。

这里并不是现实世界。

极具魅惑的身体慵懒的侧卧在我的左侧,一眼能够看到半透明的黑色睡衣内那宛如艺术品一般完美的身体曲线,放在我胸前的手臂细若无骨,又如初雪一般通透耀眼。

美而不妖的血色双眼带着一丝笑意,媚而不艳的嘴角有着一丝温柔,清纯和妩媚同时存在却完美到无可挑剔的精致五官。

单论容貌她可能只是胜了灰一丝,但在气质上却是她的完胜,毕竟灰对于自身容貌并不在意,也不会存在所谓的自信和自傲。

而她的身上却有着一股平淡的傲气,眼神之中也充满了自信,仿佛所有雄性都应匍匐于她的裙下。

“我可没有那么想,主人。”

她拨开了闪耀着光芒的金色发丝,投来了一个淡然的笑容。

并没有抵触,她轻易的被我搂进了怀里。

我拨开了顺滑细腻的睡衣,将手掌贴在了她的身上,摸起来有着正常的体温,手感非常的紧致,不过跟灰和葵比起来也没有占据太大的优势。

她放在我身上的右手也穿进了衣服,更加肆无忌惮的抚摸着我的胸膛。

我也不甘示弱的来到了那蕴含着人类希望的双峰,轻轻的揉捏了一下。

她脸上的笑意不减,似乎没有任何感觉,还伸出舌头在我的脖子上舔了舔。

影响还是有的。

虽然体内的血气翻涌了起来,但却没有以前那么难以忍受了。

我能够冷静的品味她的一切,而不是被欲望冲昏头脑。

“主人,您现在这样叫性冷淡喔。”

她脸上的笑意更盛了,似乎对我现在的反应很开心。

“我要用绝招了~主人小心喔!”

她勾住了我的脖子,鲜红的双唇堵了上来。

可以闻到魅惑迷人的芳香,金色的发丝顺着她的脸庞遮了下来,仿佛将我整个人都吞了进去。

我们的手都在彼此身上肆无忌惮的游走着, 能感觉到非常的舒服,但却不至于无法控制。

柔嫩的舌头撬开了我的嘴唇,似乎有什么东西被她吸走了,她曾经说过这是所谓的精神力,也正是她与我之间形成交易关系的必要条件。

这样的关系,结束的那一天早晚都会到来。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能安心的信任她吧。

“嘿嘿…未来的事情,谁又说的清楚呢~?”

她神秘的笑了笑,眼神中秋波流转,似乎比星辰还要耀眼。

“以主人现在的精神力,以后我能经常过来吃饭了~”

“好好干活,不要把我吸干就行。”

我抚摸着她的头发,试图找到一丝泷的影子。

“那是肯定的,这么坦率的主人,我可舍不得放手~”

趴在了我身上的她,发出了轻柔的笑声。

短暂的休息了三十分钟,我并没有选择回去,而是跟着她来到了房间的外面。

一望无际的皑皑白雪,空气之中仿佛还飘荡着无数闪耀荧光的圆形球体,一触即散,却又马上就恢复原状。

这是座奢华的宫殿,换上了一身黑色长裙的她带着我来到了类似于训练场的地方,一路走来看到了各种各样古怪造型的艺术品和画像,整体的建筑风格透着一股威严神圣的气息,跟我曾经在网络上见过的名胜古迹没有任何的类似。

与其说是宫殿,也许用神殿来比喻更加恰当。

通晓我心的她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并没有对我的这个判断作出评价。

站在有着大块石板构建而成的训练场中心,我认真的感受着自身的变化。

虽然这里是精神世界,但却几乎能够百分百还原我的肉体真实度,而且在某些地方还要更加厉害,最直观的一点就是在这里我的任何状态都没有时间的限制。

体质没有增强,但暗物质变得更加浓郁了,就像是溪水与河流的区别。

仅仅只是控制着它们在我的体表流动,就能看到浓郁的银色粒子如流水寒光流转于我的身上,感觉起来,已经跟之前遇到的那个黑级少女差距不大了。

自然的进入了超直感,能感觉到浑身的血肉都活跃了起来,充实的力量非常畅快。

挥出的拳头产生了破风的劲音,增幅的倍数没有变化但却有了内敛之势,比起原先那种狂放外泄的光芒,这种内敛才是真正的拥有力量。

站在边上的金发少女伸手捏碎了眼前的空间,拉扯出了一面有着金色花纹的奢华圆镜,我的视线移了过去,清楚的看到了自己的全身。

左眼依然是银色,右眼依然是黑色,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头发也变成了银色且偏长飘逸,我记得前段时间被红雪拉着修剪过一次,已经变成了以前那种习惯的短发才对。

“主人长发比较帅气喔,而且很合适。以前只有极限增幅才会变成银发,现在是因为暗物质浓度达到了临界点形成的自然状态,不会有副作用的。”

双手贴于小腹的她脸上挂着清纯妩媚的笑容,血色的瞳孔里也有着光芒在闪烁。

应该还不能算是长发,还差一点达到肩膀,不过对于习惯了细碎短发的我来说,稍微有点别扭的感觉,而且也不觉得哪里帅了。

我的观念里,男人应该就是短发的。

“主人的帅,由内而外!”

这相当于承认我外表普通了啊。

通晓我心的她自然明白,我对于外貌本身就不会在意,她也不过是陪着我闲谈而已。

“主人,每一位黑级至少都拥有两种暗物质运行形态,您现在有感受到第二种神迹的使用方法吗?”

看来对于我没有去思考的问题,她也是无法通晓的。

我摇了摇头,现在的我已经将自身体内的暗物质运行到了一个临界点,就像是走到了道路的尽头,但前方并没有路,这里已是终点。

她的秀眉微皱,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其实…我知道主人现在能够运用的能力是什么,不过那是伪第二神迹,跟真正的有不小的差距,而且…同样是死路,不过比超直感确实要强很多。”

伪神迹?同样是死路的意思就是,真正的第二神迹是正途,拥有成长空间?

她点了点头,认可了我的心中的想法。

她知道的事情果然很多,特别是关于我的一切,也许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我的存在了。

在她的面前,我没有半点秘密。

“但我是属于您的啊,主人。”

我明白,只是我在意什么你也应该明白。

她似乎有些为难,眼神纠结的看了过来。

“…等主人觉醒了真正的第二神迹,我们就可以心意相通了。”

“曾经的我,跟你心意相通过吗?”

她的表情楞了一下,轻咬着嘴唇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然后像是放弃了一样,轻轻的叹了口气。

“没有喔。”

她那轻柔的声音此时听起来似乎有些清冷,表情也显得十分落寞。

就像是非常孤独一样。

我才想到,她无时无刻的都在这个世界里待着,平时没有任何人与之交流,也没有任何的生命,只是独自存在着。

这种孤独感,普通人也许早就疯了吧。

“我大部分时间都能通过主人的眼睛看到外面的世界,所以——”

“但原本的你应该也是一个独立的存在,现在却成为了我的依附,换了我到你的这个位置,肯定是没法接受的。”

虽然我对她根本就是没有半点了解,但设身处地的思考并不难,换句话说我是不能接受自己变成她这样的。

她走到了我的面前,伸手在我的脸上轻轻的抚摸着。

“一开始会害怕,恐惧…但遇到的是主人也许是不幸中的万幸吧,因为在这里我是不可能反抗主人的。”

“曾经的我,也是没有碰过你吗?”

“是的…比现在要冷漠的多,而且完全不看我一眼,让我的自信都受到了打击…所以您再次回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我已经做好了献上自己的觉悟,可是您仍然没有碰我。”

那时候我只是不愿意强迫女性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现在想想,也许是因为被曾经的自己影响了的原因吧。

“所以我想说,即使将来我恢复了本体,我也想要跟在主人的身边。”

她的脸上挂着魅惑的笑容,眼神也变得有些炽热。

我平淡的摇了摇头。

“你只是因为从来没有遇到过对自己不感兴趣的存在,当我彻底的沦落就会对我失去兴趣。”

她似乎没有想到我会这么说,迷人的双眼变得有些暗淡。

从她身上那股傲然的气质,我就可以猜出来即使是在她原本的世界,她也是如同女神一般让雄性趋之若鹜的存在,也许是遭遇了什么变故才会变成现在这样寄人篱下,加上我的反应跟她想象中的不同,好胜心驱使之下她弄错了自己的感情非常正常。

“不…我……”

我伸手挡住了她的嘴唇。

虽然有很多的疑问,也希望她能够自己说出来,但我不希望她是在这种情况下暴露出自己的秘密。

“我们应该探讨的,不应该是第二神迹吗?”

她血色的双眼里闪过了一丝忧愁,平静的点了点头,把我的手放了下来。

“真正的第二神迹…主人吃下第三颗药丸应该就能获得觉醒资格,但是…主人现在的这种心境,绝对不能去碰第三颗药丸。”

她脸上的笑容恢复了先前那样清纯妩媚,只是眼神之中闪过了犹豫的光芒。

“伪第二神迹…我真的不希望主人使用。”

“会死吗?”

“不会…但是很危险,而且主人会变得越来越冷漠,我喜欢现在的主人。”

极限增幅和神禁也是具有危险性的,但现在看来比起那所谓的第二神迹也是差了很多。

“那我现在不学,遇到迫不得已的情况再说吧。”

她像是得到了糖果的孩子一样,眼神中闪过了雀跃和开心的光芒,只是看着就让我觉得自己的决定是没有错的。

“那主人现在要不要想点祷告语?”

准备移开的脸,被她用双手握住了。

“可以获得三成左右的增幅,加上主人现在的第一神迹已经完全解放,就算是面对之前的那个少女,在她不使用第二神迹的情况下,主人还是有一战之力的。”

她的声音里似乎有着一丝恼怒,就像是在生气一样。

“当然生气啊,那个小丫头把主人揍的这么惨,要是换做以前…我肯定会让她生不如死。”

她的脸上挂着可爱的笑容,声音也是相当的轻柔。

只是说的话稍微冰冷了一点。

“主人原本准备进行的自创枪法,御之式有了基础的概念,攻之式还是有点模糊,趁着现在我们一起来完善一下吧?”

被她触摸着,我能感觉到身上的暗物质变得更加活跃了,甚至还有不少飘到了她的身上,看起来还有些亲昵的模样,虽然这些粒子都是没有意识的。

“这些东西曾经在我的世界里是非常受欢迎的存在,因为能够与所有能力亲和,还可以互补互助,但那些存在最终都成为了屠刀下的亡魂,被各大势力掠夺殆尽,变成了用来提升自身力量的补药。”

被她抓住的银色粒子,渐渐的融入了她的体内。

补药?

我的脑海中出现了一种设想。

但她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神秘的笑了笑。

答案究竟是什么,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似乎也不是特别重要,所以我没有作出询问。

“主人,快点想想祷告语呀~”

我想不出来。

现在我还没办法完整的念完那一整段羞耻的台词,很多时候都是她在我的脑海中咏唱。

她的秀眉微微的皱了起来,似乎对我的态度有点不满。

“那先处理枪法的问题吧。”

她打了个响指,四周的空间突然出现了玻璃破碎的声音,如同蛛网一般产生了无数的裂痕朝深处延伸,随后爆碎产生了如雪花一般的银色碎屑。

那些碎屑落在了地上,快速的形成了银白色的人形身影,只是一个轮廓,连容貌都没有,眼睛的位置泛着红光,看起来体形跟我差不多。

数量是三,且手持长枪,身上仿佛燃烧着无尽的战意。

“每一个都拥有主人八成的力量,可以使用超直感和神禁,主人的所有战斗技巧则是百分百还原。”

她随意的说着,像是为我鼓气一样对我眨了眨眼睛。

“请好好的琢磨枪法之中的那一股韵味,找到感觉之后主人就可以算是高手了!”

我的手中出现了一团黑色的光芒,旋转凝聚成了一柄通体黑亮的长枪。

在这个世界超直感没有限制,可以一直开启而且对身体也没有负担,我应该可以全程保持巅峰战力。

我离开了她的身边,走到了银白色身影的面前,将枪尖对准了他们。

“哪个先来?”

像是回应着我的声音,三道身影同时抬起了头,将那泛着血光的双眼看了过来。

三道雷鸣同时响起,就如同一记惊雷炸响,他们的胸口出现了扩散着电纹的黑色神心,被踏碎的空气发出了暴鸣声。

“主人,是群殴喔~”

当我明白挥着手的金发少女,嘴角的那一抹笑容代表了什么,银色的身影已经来到了我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