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手指,终究还是没能按下去。

我不知道她寻找灰究竟是想做什么,若是她要带走灰,我拿什么阻止她?

这个可能不是不存在的,或者说,应该是有着极高的可能性。

力量。

我需要力量。

只能做出这个选择了吗?

泷给我的药丸,现在只吃一颗应该没有问题,但肯定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我有那种预感。

不过…再怎么样,也不可能比现在还要糟糕了。

摆在我面前的是通往深渊的绝路,已经没有理由犹豫了。

被拍了拍肩膀的灰松开了双手,平静的凝视着我的眼睛。

她始终是这么冷静,仿佛永远都不会动摇。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我的身上,也许他们是在等待我的指示吧。

然后在这异常安静的大厅里,我听到了。

——脚步声。

压的很低,踩在草地上几乎没有发出声音,但完全没有声音是不存在的,被压塌的花草,被踩碎的枯枝,这些都能够发出警告。

同时存在着的,还有枪械与金属器具碰撞摩擦的声音。

“黑哥…?”

我伸手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所有人的脸上都出现了明悟之色。

今晚因为庆祝生日,连岗哨都没人站,而且他们也需要训练,所以最近岗哨的要求也变得越来越低了。

寂静无声的情况下,我能感应到的动静目前还没办法确定距离,只能说很远。

这点我是有跟他们说过的,所以他们明白我的反应是什么意思。

——那些人已经越过了储备食物的仓库。

离这里只有一百米左右的距离,还在快速接近。

“热闹点,等下可能会有些远方来的朋友,记得不要反抗,可以象征性的抵抗一下。”

我的这个指示,换来的是错愕和不解的目光。

但他们仅仅只是犹豫了一秒,就各自作出了行动,欢声笑语和叫骂声再次充斥了这个空间,我已经感应不到那些人的动静了。

“你…想要做什么?”

看着取出了狙击步枪的我,凝雪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眼神中充满了忧虑。

我摇了摇头,将目光放到了天花板上,分析着从哪里突破可以到有窗台的房间。

“生死皆由命。”

如果我下令反击,那些人被击退是肯定的,然后遇到威胁投降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最有可能发生的就是,直接投降。

我不想养太多人,而且还是来历不明的存在。

所以让他们成功偷袭,就可以看到他们的真实面貌。

这样,我也就有理由全部解决掉了。

这个理由,我不会跟她解释,即使事后她也许会猜出来,也无所谓。

我只是觉得麻烦罢了。

在凝雪那疑惑的目光下纵身一跃,踢爆了木质的天花板,我顺利的来到了二楼。

除了我,其余男性都是居住在一楼,所以二楼都是女性的房间,看了眼床铺和衣柜,这里应该是凝雪她们住的地方。

因为有凝雪身上的香味。

入侵者从两个方向摸了过来,我来到了窗台边缘,透过视觉强化清楚的看到了,在树林杂草里匍匐前进的黑影。

二十个全副武装的男人,动作干练利落,脚步沉稳有素,呼吸有条不紊。

至少都是进行过两次强化的肉体,神迹特有的气息我也感觉到了。

很明显,这不是一次突发性的袭击,而是早就在计划中的,只是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盯上了这里,而且还非常耐心的等到了一个最合适的时机。

也就是所有岗哨没人,且一楼大堂灯火通明,喧闹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夜空之下,传播个几百米都没有问题的情况下。

——咻!

无声的划破了天际,弹头准确的击碎了对方的头颅。

紧握着狙击步枪,趴卧在牧场外围二层农房阳台的男人,在死亡的前一刻,可能还在想着如何分享这次的胜利果实吧。

跟我想的一样,有狙击手打掩护。

以这些人突袭的方向向外延伸,只要是能够掩护到他们的建筑,我透过视觉的增幅在第一时间就确认了他们的方位。

或者说随便看一眼就看到了,那些人并没有刻意的隐藏自己的身体。

这很正常,因为同是狙击手的情况,他们应该早就瞄在了这栋建筑的几个窗口,只要冒头肯定会第一时间受到他们的射击。

像我这样确认了位置之后,从墙壁上穿个洞来射击的,应该不存在于他们的想象之中。

还剩下五人。

连续六次射击,有一颗刚好被低头的动作躲开了,不过没有问题。

没有给予他们发出惨叫和通知同伴的机会,狙击弹头命中大脑基本算是即死。

这把狙击枪确实非常好用,黑和银色的基调我也很喜欢,枪身略显纤细,比较适合女性使用。

威力在大口径狙击枪里算是比较小的,但精准度非常高,需要校正的点很舒服。

枪托的位置,刻着代表了组织的花纹,我保养过几次,能感觉出来前任主人对它的爱护。

埋葬在孤岛上的她,也许已经成为了白骨。

啪——!

随着玻璃破碎的声音响起,喧闹的人声戛然而止。

然后——

“你们是什么人——!”

带头发出吼声的是探索小队现在的队长,叫做杨三的大叔,顶着亮眼光头和大胡子的他,有一股凶狠的气势。

而且声音很雄厚,平时就有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不过此时的他,脸上带着醉醺醺的表情,慢吞吞的站起来跑去取武器,笨重的被枪托甩飞了。

在受到伤害的时候,让身体顺着惯性可以减缓一点伤害,很明显他对于我的指导确实有记在心里。

反而是做出攻击行为的侵入者楞了一下,随后踏前两步踩住了他的胸口。

第二个进行‘抵抗’的是幸存者小队的队长,我记得是叫李青炎,也许是为了护住凝雪,他也被踹飞了出去。

从破坏窗口大门到突入完成包围,只用了十秒不到。

解决抵抗的手法也很熟练,并且在看到大量女性的时候,没有第一时间扑上去,非常明白行动的节奏。

所以,这些人肯定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

所有女性都被聚集到了一起,用枪口指着他们的人有五名男性,他们的脸上充斥着丝毫没有掩饰的欲望,若不是如同君临一般站在大门处的男人还没有作出指示,他们应该早就把持不住了。

毕竟现在处于夏季,每个女性穿的都非常清凉,灰和葵那种梦幻级的估计他们做梦都没见过,略逊一筹的凝雪也属于顶级美女,其他的女性也都是高水准的存在。

就连平静着指挥其他成员,将男性全部绑起来的那个男人,都时不时的嫖向女性阵营,目露贪欲之色。

全部男性都被他们绑了起来,如果是剧烈的抵抗肯定会出现伤亡,但他们一个个都是醉醺醺的。

也许是解决起来过于轻松,让这些入侵者们都显得异常兴奋,仿佛还刻意的想要让男人们清醒一点,准备观看他们的好戏。

想法几乎都写在了脸上,从他们无视粮仓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们有很大几率是为了女人。

不过没有反抗能力的男人,也是有收服的可能性,所以男性在第一时间被击杀的可能几乎是没有的。

事实证明我没有猜错。

“你们想要物资跟装备可以去拿,都是在这种世界的幸存者,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你们不这么觉得吗?!”

青炎是那种喝多少酒,脸色都正常的一类,所以看起来他像是唯一还保持着清醒的男性。

不过他的话语,换来的是充满了愉悦的嘲笑。

“成为朋友也可以,这些女人送给我们,然后这里我们也接手,你们同意吗?”

“你这样是欺人太甚!她们都是我们的伙伴,怎么可能拿来做交易!?”

青炎的脸上充斥着愤怒,但却像是打在了棉花糖上一样无力。

“你要搞明白,现在你们都是待宰的羔羊,生死都掌握在我的手里,要不是你前面说想交个朋友,我都懒得很你废话!”

指挥全员的男人,有着一身精壮的肌肉,身高大概超过了一米九,眼神锐利凶狠,脸上还有一条大刀疤。

他用力的踢了一脚被绑着的青炎,随后来到了女性阵营的面前。

眼神贪婪的扫着女性身上的各个部位,似乎是在挑选第一个下手的目标。

“就你了。”

被扯了出去的,是灰。

她此时穿着短裤和露腰短袖,虽然很简单但她自身的魅力确实是很高的,而且相比于神情紧张的葵,面无表情的她最容易勾起征服的欲望。

有着狼耳和尾巴的红雪,躲在女性的包围里反而没有被人觉察到异常。

“女人,想不想活?”

被扯着手臂的灰,面无表情的看着那眼神贪婪,在自己身上不断扫视的男人。

“你们想活,就该直接跑。”

面对灰冰冷的反应,刀疤男哈哈一笑,粗糙的大手朝着她的胸部抓了过去。

其余的男人也都发出狂欢的声音,扑向了女性团体。

咚——

随着第一个人倒下,无论是那些入侵者,还是上一秒还发出尖叫的女性们,全部都无力的瘫倒在了地上。

我从这个被他们忽视了的坑洞里跳了下去。

从他们闯入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结局,所以我连这个洞都没有去遮掩。

结局并不会因为事情的变化而发生改变,因为我早就下了决定。

我抱起了灰,把她放到了女性区域。

“黑,这样是没有意义的。”

她无力的抓着我的手臂,艰难的摇了摇头。

“我只是觉得麻烦而已,跟你没关系。”

觉察到了什么的葵和凝雪,也对我投来了想要说什么的目光,但她们终究还是没有开口。

红雪则是一脸平静的看着我,仿佛我不管变成什么样,她都无所谓。

确实,我跟她之间只是这样的关系。

“我、我们投降!”

领头的男人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这是组织研制的特殊药剂,可融于空气之中,无色无味,范围很小但在相对封闭的室内空间,有着很强的效果。

我服下了解药,自然不会受到影响。

所有人都知道我有这个药剂,所以并不会担心发生什么意外。

“投降也可以,带我去你们的基地,然后所有东西交给我,我们甚至还可以成为朋友。”

我来到了男人的面前,他们的衣服五花八门,但里面都穿着类似的黑色紧身衣,从材质上来看,具备了一定程度的防御力,特别是在面对刀刃的情况。

“你这样是欺人太甚!什么都没有了我们要怎么活?!”

瘫在地上的高大男人,恶狠狠的瞪了过来,声音婉如一只咆哮的野兽,宣泄着心中的怒火,企图对我形成震慑。

我抬起了脚,略微用力的踩在了他的手臂之上。

咔嚓——

骨头断裂,以及血肉爆开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中。

紧接着,他的嘴里发出了不成声的惨叫。

“你要搞明白,现在你们都是待宰的羔羊,生死都掌握在我的手里,要不是你前面说投降,我都懒得很你们废话。”

这是他之前对着青炎说过的话。

满头冷汗的他,眼神中闪过了一抹狠厉之色。

“我同意你的条…啊啊!!!”

我踩断了他另一只手,他的脸庞变得扭曲了起来。

惨叫声确实可以给人带来快感,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

不过,这种程度的,我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

“你现在需要想的,是如何提出足以保命的诱惑,我现在已经对你们基地的资源不感兴趣了。”

我踩着他那健壮的胸膛,拍了怕这张有着刀疤的大脸。

他像是受到了极度的屈辱一般,脸色发黑的瞪了过来,然后愤怒的浑身颤抖。

看来他虽然有经历过很多事情的容貌,但并没有一颗足够坚强的内心。

只是这种程度就怒不可歇,可没办法继续进行对话。

我抽出了长枪,没有转头朝着一侧直接甩了出去。

被贯穿了的男人发出了凄厉的惨叫,随后被钉在了木质的墙壁之上。

我能感觉到,注视着我的目光中出现了胆怯与恐惧,不仅仅有入侵者的,还有我所认识的那些人。

“那个遥控器,是什么东西?”

那是个在承受药效之前,选择坐在凳子上的一名入侵者,我的余光早就扫到他的小动作了。

这药剂能使人无力,但是习惯了之后,艰难的拿出什么东西还是可以做到的。

我看了眼落在他原先位置上,类似于遥控器的东西,对着脚下的男人冷冷的问到。

他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疑惑。

“你是不是在想,怎么我还没有被子弹贯穿?”

他的脸色变得惨白,似乎是明白了什么,面如死灰的看了过来。

“我认栽…求求你们放过我的兄弟,要杀要剐都冲我来…!”

“真的吗?”

我抓住了他残缺的右臂,将剩余的部分扯了出来。

血肉飞溅的同时,他再次发出了凄厉的惨叫。

没有闪躲的我,头发染上了腥臭的血液,没有再抑制自己的杀意。

当我的杀意笼罩这片空间的瞬间,他那颤抖着的大腿根部,出现了一滩散发着腥臭气息的液体。

“这就是你说的,冲你来吗?”

他那坚毅的脸庞已经崩溃了,愤怒的颤抖变成了恐惧与屈辱的颤抖。

我似乎在笑。

嘴角不受控制的上扬了,胸口感受到的这股情绪,也许就是名为愉悦的存在吧。

只是不知道现在的我,笑起来是不是仍然那么难看。

不过这并不重要。

想笑,自然就要笑。

这不是需要压抑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