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下去不行。

鼻孔堵着纸巾的我来到了三楼的阳台。

夕阳下的树林就婉如穿上了红色纱衣,虽然面积并不大,但还是可以让心情得以放松。

流鼻血的原因,应该是腹部受到了重击,加上我才从龙血炼体的状态中出来,血气翻涌导致。

只有两米不到的距离,没有任何雾气还被热水打湿,泛着红色光芒的白皙皮肤,视觉上的冲击还是很强烈的,就算我只有右眼具备视力也没有影响。

以前我也是见识过一丝不挂的灰,但那时候她的冷淡表现,也许起到了让我镇静下来的作用。

或者是因为,我对葵的身体非常了解,大部分地方都摸过了,但却从来没有仔细的看过。

从欣赏的角度来看,就是完美无瑕的艺术品,应该只会存在于幻想之中。

我以前对灰的评价好像也差不多,不过两人还是有点差别,葵的体脂应该会高一点,两人各有千秋。

我无法作出更多的评价,因为灰的身体我好像还只是摸过腰腹部,葵我也始终没有跨越禁区。

“所以…这样下去不行啊。”

我不止一次的提醒自己,但确实是无法思考出解决问题的方法,就算我可以在这里磨,泷那里的情况又是怎么样的?

她成功逃出去了吗?还是落入了组织的手中,等待着我的救援。

这两种结果我都想象过,她在组织里有着一层属于自己的人际网,如果是在我提出逃跑的那个时候,她做出了行动,成功逃离出来的几率很大。

毕竟现在的世界,只要脱离了组织的监视,组织就很难追捕她了。

以她的权限,至少可以调动四五名影级护卫自己,所以安全的问题也不会很大,只需要找个地方躲起来等我就行。

她的头脑很好,这些我能想到的,她肯定连想都不用想都知道。

如果失败了。

我可能就要面临无法退却的抉择。

脑袋感觉到了轻微的刺痛,这段时间我大概保持在四天睡一次的程度,虽然红雪肯定是不会在意,而且也相对安全,但我不希望自己变得麻痹大意。

若是沉浸在睡眠的惬意之中,我可能会堕落,现在的我还不能放松。

至于什么时候能放松,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够回答。

“你最近状态很差啊。”

她并没有压下脚步,仅凭着自然的感觉,我听到了她上楼梯时发出的声音。

我抖了抖烟灰,拔掉了鼻孔里的纸巾。

“过来让我抱抱。”

我张开了双臂。

被简单的无视了。

“你现在是支柱,可不能倒下。”

她踮起了脚尖,伸手拨弄着我的头发,也许是在梳理。

我没什么整理头发的概念,特别是最近基本都懒的去弄,所以可能看起来很乱。

头发长了之后是这样,特意去剪又很麻烦。

对于自己的事情,我总是提不起什么兴趣。

“累了就休息,现在没人逼你,我不知道你在急什么,也不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现在不是没有其他路走?好好休息就行了,你这样对士气影响很大。”

“不愧是当了教官的人,把团体放在了首位。”

她那血色的瞳孔之中闪过了一抹不快。

“你现在精神状态很差,该去睡觉了。”

“我没有什么困意。”

她用力的扯了扯我的脸颊。

“你现在满脸都写着想睡觉,你以为你是机器人?应该有七天了吧?快点跟我去睡觉。”

“这种事不能强求,我先做点心理准备。”

我推开了她的手。

她恼怒的瞪了我一眼。

“不开玩笑了,今晚就睡。”

继续下去似乎也没什么意思,我同意了她的要求。

就算睡不着,也能摸一摸抱一抱,至少感觉还是不错的。

没能走几步,我的手臂被抱住了。

“先去吃饭,然后睡觉。”

她看着我的眼神中,确实是有一抹忧虑。

但那肯定,也只是因为我要是出现什么问题,对她会有影响而已。

不会存在任何其他的东西在里面。

进食的地方,位于一楼的农舍大堂。

空间很大,不过只有几张大桌子,远处能看到几名男女正在有条不紊的分工合作。

能闻到大米散发出来的香味,以及在锅里大火翻炒的肉香。

这里的储备食物比较丰富,每天都得拼命的训练,所以我允许他们在吃的方面可以放开一点。

他们倒没有过于放纵,还是控制在了一定的程度,因为剧烈运动后不能吃的太饱,这个常识很多人都是明白的。

不过今天刚好是幸存者小队某位成员的生日,所以他们在征得了我的同意之后搬了几箱啤酒过来,算是小小的庆祝一下。

即使我对生日没有什么概念,但对他们来说,这应该也是一个值得拿来庆祝的理由了。

菜色比平时要丰盛了不少,作为寿星的女性被各种祝福敬酒弄的脸红扑扑的,似乎眼神都有点迷离了,然而她所心仪的那个男人,视线却始终放在凝雪的身上。

最后她还是选择倒在了另一个男人的怀里,也就是始终注视着她的男人。

她们小队的感情虽然复杂,但应该都是明了的情况,谁都知道谁喜欢着谁。

位于我左右两侧的是灰和红雪,葵满脸通红的倒在灰的身上,之前跑过来灌我,提出我三杯,她一杯的要求。

然后她很快就醉倒了,还嘟囔着我作弊耍赖,不过没能争论几句就迷糊的睡着了。

凝雪则是靠着红雪的边上坐着,替我接下了大部分的敬酒,理由是我的脸色看起来很差,不能喝太多。

我接受了她的好意。

因为即使只是喝了十几杯,我都感觉到脑袋有点昏昏沉沉了。

精神疲劳的状态,对酒精的抵抗力会比较低,这点我是明白的。

我悄悄的揉了揉太阳穴,动作比较小应该没有人会注意到。

“黑,要不要在我腿上躺一下?”

看来还是被注意到了。

“不用了,我可能是有点困而已。”

我们这桌其他的位置则是坐着幸存者小队的成员,至于探索小队的成员则是分成了两桌。

过了一开始的敬酒流程,我们这里已经变成了平淡的吃饭,而他们的情绪似乎还是很热烈,时不时能听到划拳和对骂的声音。

本以为会在一片欢声笑语之中结束的宴席,被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打断了。

只是一段钢琴独奏,声音并不算大,但却让上一秒还显得喧闹的空间,瞬间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明白,这铃声代表了什么。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我这里。

是组织的通讯。

接通了之后,手机不受控制的进行了投影,在有灯光照明的室内,投影出来的画面依然非常的清晰,就像是电影院里的画面一样。

【你看起来,有点像纵欲过度啊。】

略显阴森的声音,伴随着没有丝毫掩饰的淫秽笑声,有着一头亮丽的金发,五官棱角分明,眼神充满了邪气,体格健壮高大。

年近四十,散发着成熟韵味的男人。

【怎么?不认识我这个岳父了?】

她是泷的父亲。

我曾经见过几次,只是说过几句话的程度,不过我感觉泷对他似乎很有成见,所以我也跟他保持了距离。

投影的画面被拉到了边上,可以看到有着金色长发的女性,似乎双手都被绑在了床头,也许是她的衣服散落于四周。

身上只剩下内衣裤的她,双目无神的看着虚空,表情木讷僵硬。

在这一瞬间,我的脑海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发生了爆炸。

如同一记惊雷在耳边炸响。

胸口涌出了难以抑制的怒火,我差点就把手机直接捏爆了。

【看到你这个表情我就放心了,放心,她目前还是安全的,只不过这次犯下了重罪。若不是她还有我女儿的这重身份,早就被调教的什么都不知道了,你应该感谢我才对。】

灰握着我颤抖着的另一只手,对我摇了摇头。

我将杀意压制了回去,能看到不少人的额头冒出了冷汗,心有余悸的抚摸着自己的胸口。

“你想要什么。”

这个男人是什么职位我并不清楚,但我知道他在组织里还是有一定程度的话语权。

而且在通讯恢复的第一时间,由他来进行联络那就表示了,组织已经站在了他的后面,我只能选择妥协。

他摇了摇头,一脸沉痛之色。

【不是我想要什么,而是你能做什么?她犯下了必死的重罪,即使你身为尊贵的黑级,都不可能赦免…但,现在的你手里有着人类的希望,所以我们不敢动她。】

“我没有想过反抗,始终遵守着组织的命令,通讯中断你们应该知道不可能是我的原因。”

我不可能承认,自己确实有了想要拯救灰的想法。

特别是灰也不认同我的情况下,如果被她知道了,我们的关系可能会变得糟糕。

因为她是拒绝我的。

影像中的男人,就像是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一般,大声的笑了出来。

【她已经什么都招了,没看到她的表情吗?组织的盘问手段你应该有所了解,包括了她的全部计划…不得不说,我生了一个厉害的女儿。】

“你不配当她的父亲。”

我冷冷的说道。

他的脸上仍然挂着平静的笑容,仿佛丝毫不在意我的反应。

【需要看看她的同伙,现在都变成了什么样吗?看完之后,你会觉得我是个称职的父亲。】

他的声音中充满了蛊惑,还有着一丝愉悦。

【都是些组织的精英啊,可惜了…只是被玩了几天,一个个都选择了屈服,种下了脑内芯片,彻底的沦为了男人们的玩物…要知道,组织原本只对黑级才会使用芯片控制生死。】

我听到了倒抽一口气的声音,似乎是一个人的,也似乎是很多人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清醒过来了的葵,也是一脸震惊的看着我。

“所以你到底想要什么?”

光是压抑着杀意,就让我的身体忍不住的在颤抖。

【不要急,你应该什么都不知道吧?……她的计划是除掉我这个改变了她一生的男人,以及抹消你脑内芯片的控制器。但是她可能都没有想到,你的脑内芯片早就已经坏了,组织也是在维修的时候才发现,而她却傻乎乎的拼着暴露的风险冲进了控制中心。】

他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

【如果第一目标是杀我,那她应该已经成功了,真是可惜啊…不过这也是她的幸运,若是那样,她现在早就已经被玩坏了,而你则是会化身复仇的恶魔,为组织带来无尽的骚扰。】

他再次发出了笑声。

充满了狂放和愉悦,似乎是很享受我现在的表情。

我并不清楚,此时的自己是什么表情。

只能感觉到,有很多手都搭在了我的身上。

影像中的他,只能通过摄像头看到我一个人,所以并不知道周围的情况。

【所以,除了交出圣女之外,你还要将自己彻底奉献给组织,我们研究出了一套系统,可以进行意识的抹消以及肉体操控…也就是说,你需要用你的命,来拯救她。】

这个要求,简直幼稚到可笑。

【你可以选择拒绝,但她就完了,我会把她的每一次高潮都记录下来,然后传到你的手机里…哈哈哈哈,你可以用那些去发泄一下,身体检测的时候我都吓了一跳,她跟了你这么多年竟然还是处女,是不是因为你那方面不行啊?】

他在疯狂的笑着。

充满了得意,以及运筹帷幄的快感。

我能感觉出来,他非常的兴奋。

可以看到,脸色惨白的凝雪,拼命的对我摇头。

可以看到,同样面无血色的葵,不知所措的看着我。

就连红雪的脸上,都出现了明显的愤怒。

始终没有什么反应的灰,仍然是静静的凝视着半空中的那个男人。

我的杀意,已经烟消云散了。

终究还是因为我,才导致了这个结局。

我是明白的。

“我要确保她的安全,才能把圣女和自己交给你们。”

我的语气已经恢复了冷静。

【这点不用担心,我们现在就处于你原本应该去的国家,你只要护送圣女过来,她就可以走了,当然…组织可以向你保证,不会为难她。】

“在那之前,要是你们敢碰她…这个协议——”

【不不不,你似乎没搞清楚问题,就算她被玩崩溃了,你就会舍弃她?我觉得不会,之所以没有碰他,都是因为我的原因,所以…你需要感谢我。】

失去了所有的筹码,一塌糊涂的失败了。

或者说从泷决定不逃离组织的时候,就注定了我们的结局。

企图反抗组织的我,终究还是想太多了吗?

“谢谢。”

我确实需要感谢他,因为至少他保下了泷的尊严。

哪怕我已经没有未来,我也想要拯救他。

但我并不是完全没有筹码,现在…我还是有一张牌的。

“但是你说错了一点,我跟圣女发生过无数次的关系。在我的心里,她们的地位是相同的,所以…你要明白,我已经作出了让步,你们若是动她,就不用再谈什么了。”

影像中的男人,眼神里似乎闪过了一丝不快。

【呵呵…那个圣女确实是个男人就想玩,不过还是有点羡慕啊,你可别玩的太过火了,之后她可是要作为母体的,至于我的女儿,你放心吧…只要你能尽快到达,我们不会碰她。】

“还有,给她穿上衣服。”

我不容置疑的说道。

他的嘴角再次上扬了。

【明白明白,地图的坐标已经发给你了,你可以调整一下明天出发,算一算时间,有几名黑级会在那里接应你。】

“明白了。”

我点了点头。

【那——祝你好运,黑六大人。】

我关闭了手机。

周围还是一片沉寂。

面无表情的灰,摸了摸我的脸庞。

“到时候,我会以死威胁他们放过你的,不用担心。”

她似乎觉得没有什么问题,因为她说的方法,也许真的有效。

原来她并不是毫无波动,而是直接想出了解决问题的方法。

但,谁能拯救她?

“黑…这是我的宿命。”

她抱住了我颤抖着的身体。

眼神之中,并没有出现我所期望的失落。

也没有我想要看到的动摇。

亦如过去,她终究还是那个坚定的走在黑暗中,有着执著信念的少女。

亦如曾经,我还是那个什么都无法改变,试图挣扎却仍然无法摆脱丝线的傀儡。

这样的结局,我已经没法改变了。

不对,我可能还有一条路。

我的手指,落在了手机通讯录,那名黑级少女的号码之上。

也许——

她会给我带来一个解决困局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