泷并不知道我的任务是什么。

通过短暂的交流,我隐瞒了组织这次安排给我的任务,跟她说只是跟其他成员清理一下附近的区域而已。

对于我的这个解释她虽然有点怀疑,但是这种组织直接派给我的任务她是没有渠道知道的,完全就看我怎么说。

我自然不会跟她坦白具体情况。

灰的事情仍然看不到转机,从侧面询问了泷能不能离开现在的地方,她的答案是不被允许。

虽然没有直说,但组织明显做好了防备,有泷在那里我是没办法反抗的,无论是我想要做什么,都得顾虑到这个问题。

还有两个传送门,应该可以暂时休息一下,因为组织确实没有跟我明确这次任务的时间,虽然我知道只要我拖延几天他们肯定就会过来警告我。

沉重的脑袋感觉到了阵阵的刺痛,这几天好像也没能休息,差不多有点疲劳了。

任何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没有意义,我似乎在哪里听到过这样的理论,但是面对绝对的力量之时又应该怎么办?除了思考似乎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这是一个矛盾的问题。

如果我能让她恢复当时的那股力量,那就没有什么问题了,至少在这个世界我觉得没有什么可以阻拦我的存在。

但这也很不现实。

“最终还是只能靠自己啊。”

随手将烟头丢在阳台上的烟灰缸里,我吐出了最后一口烟雾。

最近吸烟的次数变得频繁了,以前的我应该是不依赖这种东西的,现在怎么说都像是开始有点上瘾了,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雨势依然没有停止,时不时的还能够听到雷鸣声。

夏季的雨夜,晚风闻起来有股特别的气味,是可以让人的内心都宁静下来的气味。

那轮血月今天并没有出现,至于是不是被雨水影响,那只能等雨停了之后再来观察了。

小小的插曲结束,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况,我也不会去主动联系泷的。

转过了身体,我看到了有着一头雪白发丝,以及同样雪白兽耳的娇小少女,那血红色的瞳孔里已经出现了不耐烦的情绪。

虽然看起来小巧可爱,但是脾气却很暴躁,不过实际上还是有点小孩子心性,就跟她外表看起来一样。

为了能让我好好睡一觉,她身上那股浓厚的血腥味是必须要洗掉的,这是我计划中的一环,她应该是不知道的。

三层小型别墅的构造,房间有很多,除了卧室之外,其他的房间有什么我基本都是不太清楚的,所以我只能带着她去寻找。

二楼跟三楼所有的房间都走遍了,并没有发现可以当作浴室的地方。

一楼也没有,不过我发现了一片特别的区域,紧靠着后花园的位置,隔着花园外侧的围栏,基本算是可以一眼看到大自然的风光。

不过现在基本都是雨水在猛烈的拍打着,看不到什么风光,只能知道那是一片小树林。

没有浴室,只有一个温泉。

拉开了木质的大门,另一侧还有应该是桑拿房的东西,也许是靠木柴烧石头的那种类型,边上有备用的木柴。

整体看起来并不奢华,但却能给人一种典雅舒适的感觉,是非常适合生活的地方。

踩着木质地板能听到的只有吱呀吱呀的声音,这里的材质似乎跟外面的不太一样,踩起来比较软。

淋浴的区域并不大,但是该有的沐浴露之类都是有的,而且不知道怎么回事,在浴巾的边上还放了一个小盒子。

印刷着性感美女的图片,牌子的下面写着超薄薄荷味。

还有牛奶味,香蕉味,五花八门的口味,遍布在各个摆放卫浴用品的地方。

都是没有开过包装的,应该是这栋别墅的主人特地留下的吧,虽然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留下这些,反正就当他是在跟我开玩笑了。

无视了这些东西,我让几乎跟没穿一样的她直接站到淋浴喷头的下面。

原本我是想让她把身上那些毛绒绒的遮挡物脱掉的,结果她死活都不愿意,也不知道为什么之前变成性感美少女的时候,她能一脸平静的脱下来。

不过她既然有着自己的坚持,我也没有强迫的必要,不然就真的像是我在欺负一个小孩子了。

首先是扭转开关,简单的打湿身体然后从头开始清洗。

是的,从头开始。

淋着热水的她头发全部都贴在了脸上,血色的双眼半睁着看了过来,疑惑的歪了歪脑袋。

看来事情并不简单。

她的头发只有齐肩的长度,清洗起来比较容易。

这么想着的我,倒了点洗发水到自己的手上,简单的搓揉了几下之后马上放到了她的头上。

可能是因为很久没洗,或者是沾染上了血液的缘故,头发摸起来粘粘的,手感很差。

“不是要教我吗?”

她抬起了头,不解的看了过来。

额头上的图案仔细看才发现是有点类似狼头的形状,这个时候并没有发光,而且颜色也很暗淡。

“眼睛闭上,下次自己洗就可以了,记住我是怎么做的。”

对于我的冰冷语气,她只是沉默的点了点头,然后老实的闭上了双眼。

圆润又精致的五官,属于可爱和美丽之间的类型,连眉毛都是白色的,薄薄的嘴唇也有点泛白,不过应该是因为身体比较虚弱的原因吧。

头发部分搓揉的差不多了,在我的手摸到她耳朵的时候,整个人就像是触电了一样颤抖了起来。

然后气势汹汹的睁开了双眼,气势汹汹的抓住了我的双手,那略显惨白的脸蛋也染上了一抹红晕。

看起来就像是要咬我一样。

“耳、耳朵我自己来!”

也许耳朵是敏感部位吧,总觉得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类似的情况,可能是以前在电脑里看过。

不过对于她挣扎的举动,我并没有作出让步,而是强硬的挥开了她的双手。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啊!?”

她气急败坏的说着,那血色的瞳孔之中,也出现了羞耻与愤怒情绪。

“你以为我很想摸你吗?”

刻意的用了冷漠的语气,对她来说这也许才是最好的反应吧。

眼神应该也是冷漠的,因为我确实不是想摸他她。

“…呜……”

她的脸上浮现出了屈辱与不甘神色,但最终还是颤抖的低了下脑袋,没有再次按住我的双手,应该是强行忍了下来。

没有出现泪光,这就表示她的内心其实还是很坚强的。

颤抖的原因也许是羞耻,也可能是愤怒,恐惧的可能性应该没有,因为她并不怕我,即使表情上装出来了害怕的模样,但是眼神中并没有出现这样的情绪。

也就是说她是有底牌的,如果我太过分,只会迎来两败俱伤或者自食恶果的结局。

所以我不会把她逼迫的太紧,因为这会得不偿失。

毛绒绒的双耳洗起来其实是挺简单的,不过我想多摸几下,所以刻意在这里停留了下来。

“唔、啊…呀……”

她的嘴里时不时的会漏出莫名诱惑的声音。

至于那磨牙的声音,可能是死咬着牙关的原因吧。

她的身体一直在抖,而且随着我加重力道,抖动的幅度也会变大。

磨牙的声音也变大了。

移动着手指,来到了耳朵的内侧部分,只是轻轻的按了一下,她就直接双腿发软的倒在了我的身上。

假装的可能性很低,因为没有什么意义,虽然我听着她的声音确实有点受不了。

但是她这副身体还是无法激起我什么欲望的,我只是闲的无聊想看看她的反应而已。

“衣服被你弄的都是泡沫了。”

像是根本就听不到我的调侃,她死死的扯着我的衣服,耳根都红透了。

身体还在一阵阵的颤抖着,呼吸也是急促又粗重。

“呼…哈…呼…哈……”

我不打算浪费时间,扭动了开关,温热的自来水喷洒到了我们的身上。

因为松开她感觉会摔倒,所以我也只能一起淋了。

“…!”

她的身体再次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双手用力的抱住了我的腰部,还好我控制住了气血的流动。

我伸出了右手把沐浴露拿了过来。

“自己涂,还是我来?”

我的手里已经倒上了一定分量的沐浴露,不管她的回应是什么,我都打算自己动手的。

她用力的摇了摇头,飞溅出来的水滴直接甩了我一脸。

“……”

就当是默认了。

如同白玉一般的肌肤上,遍布着诡异的黑色纹身,还有些结痂了的伤痕。

摸起来手感很怪,因为这些纹身也是凸出来的,虽然只有一点,但是影响很大。

原本一路顺滑柔嫩的手感,但却中间被各种减速带一样的东西阻碍了动作,所以就变得不太舒服了。

因为要涂的地方比较多,我按着她的肩膀强硬的把她推开了。

“…!”

她那血色的双瞳也就跟我对视了一瞬间,马上就低下了头。

“头抬起来,脖子涂点。”

她抬起了头,恶狠狠的看了过来。

我没有停下双手的动作,迅速的从她那柔嫩的双手,游走到诱人的锁骨区域。

然后避开了平坦的胸部,来到了纤细的腰部区域,她像是有点怕痒一样的缩了缩脑袋。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在她感觉到的时候,我的双手就已经离开了那个地方。

我蹲了下来,双手摸在了她的大腿上面,稍微流连了一会儿,因为摸起来感觉很好,可以说她身上只有这里还有点女性的魅力了。

臀部应该也是禁区,所以我没有去摸。

她的目光始终停留在我的身上,不过身体似乎并没有什么反应,至少对比起来是相当的平静了。

看来耳朵才是致命的弱点,而且我在她身上涂抹的时候,都是尽可能的快速搓揉的,所以她自然也不会有多余的感觉。

应该是这样吧。

“其他的地方,你自己来吧。”

剩余的就只有胸部和臀部,以及隐私部位了,那些地方我自然是不能去摸的,不管她看起来再年幼,但毕竟还是个女的。

而且因为那个什么契约的影响,我已经要有点控制不住了。

我把沐浴露倒在了她的手掌上,自然的转过了身体。

这跟直接帮她洗澡到底有什么差别?

我不禁陷入了沉思。

最后清洗完成了的她被我丢到了温泉里面,然后好奇的划了划水,被我冷冷的看了一眼之后就安静的待在角落里了。

我也脱掉了衣服进行了一番清洗,安逸的泡了进去。

我没有泡澡的习惯,但是这种感觉确实很舒服,僵硬的身体得到了放松,疲惫的精神仿佛都被舒缓了不少。

意外的是她看到我进来并没有拉开距离,反而是特意的靠了过来。

我可是什么都没有穿的,虽然因为雾气看不清楚,但本质上的问题没有改变,不过这里我要是选择了回避,总觉得会被嘲笑。

所以我选择平静的待在这里。

“下次自己洗可以吗?”

我摸了摸她那手感变得顺滑柔软的雪色发丝,尽可能的表现出了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

“…这么麻烦的事情以后还要做?”

她的语气中含有一丝恼怒和疑惑,用力的拍开了我的右手。

“有啊,因为是要抱着睡的,肯定要干净点。”

我认真的说着,嘴角刻意的上扬了些许。

她那血色的双眼里闪过了一丝慌乱。

“你、你说过不——”

“只是抱着睡而已,我不会做什么的。”

她疑惑的看了过来。

“为什么…?”

“感觉抱起来挺舒服的,其实我睡觉喜欢抱着东西。”

“你喜欢跟我有关系吗?”

她血色的双瞳中充满了冷漠,圆润可爱的面容上出现了不屑的笑容。

总觉得这个语气像是在学我。

“有啊,我现在是你的主人呢。”

“不行,这种事情当时没有说的,除非你可以让我吸点血。”

她恼怒的说着,眼神中出现了决不妥协的意志。

“好。”

似乎没想到我会答应的这么干脆,慌张的朝着边上挪动了身体。

我抓住了她的手臂。

“我都答应你了,不能反悔啊。”

她的眉头都皱了起来,摆出了一副恼羞成怒的模样。

“哼…我为什么要反悔!你也只、呀?!”

我侧过了身体,双手穿到了她的腋下,把她直接抬了起来,即使是泡在水里,她身上的那些毛绒绒的东西也还是存在着的。

所以一丝不挂的只有我。

“来,现在就给你。”

她咽了咽口水,目光死死的盯在了我的肩膀上面。

然后用力的摇了摇头。

“今天不行了,太频繁对你不太好。”

“真的是这样吗?”

“爱信不信!”

说着她就打算挣脱开我的双手,然后觉察到我不怀好意的视线,她那冰冷的脸上出现了慌乱的神色。

“放、放我下来!”

凶狠的语气也是想要掩饰自己的紧张,因为她知道现在的自己并没有抵抗我的力量,然后又被我抓住了双手,整个人就像是坐在我的腹部上面一样。

当然我不可能松开她的,因为那样可能真的会场面失控,我只是在吓她而已。

“我不会言而无信的,放心。”

“那你现在想做什么?你要是敢做那种事情,我会拉着你一起死的。”

她那血色的瞳孔中出现了一抹狠厉的光芒,我的目地自然不是那种事情,再怎么样我也不可能对这个连胸都没有的。

…有也是因为那个什么契约的问题。

“有没有什么强化肉体的方法?”

这才是我的真实目的。

她像是松了口气一样,紧绷着的身体都放松了下来,剑拔弩张的气氛也随之飘散了。

“出去之后给你。”

“好,算一次,我不会白占你便宜。”

她冷冷的哼了一声,并没有再说什么,我把她放了下来,刻意的拉开了一点距离。

但她还是贴了过来,目光扫过了我泡在水里的某个区域,得意的冷哼了一声。

确实还是个小孩子啊。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闭上双眼感受着温泉的热流,消除着身体和精神的负面状态。

她的身体非常强悍,在不注入暗物质的情况下,黑金长枪刺上去就像是刺在了异形身上一样。

而我如果不依靠暗物质覆盖,肉体的强度是远远的比不上她的。

特别是极限增幅的时候,血肉跟骨头都会崩开,对动作的影响太大了,如果可以完美的利用极限增幅,无疑可以让我的底牌变得更加强大。

最近我总觉得有点心神不宁,感觉事情有些太顺利了,剩下的两个传送门区域很有可能会遇到什么危险的东西。

已经有这个狼耳小女孩的先例了,我必须谨慎面对,说不定下次再跑个什么无敌的家伙出来,我就要直接玩完了。

龙之精血。

洗完澡回到了卧室之后,我还没来得及对她身上那些毛绒绒的遮挡物提出疑问,她就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个小瓶子出来。

然后对我说这是龙的血液。

“真的是龙的血液啊!”

似乎对我的反应非常的愤怒,她用力的跺了几下地板。

我没有笑出来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别看只有一瓶,你现在一滴下去都够呛的!”

看着她郑重其事的模样,我稍微收敛了自己的眼神。

可能跟我想象中的龙不是一样的存在吧,不过应该也是很厉害的生物,虽然我不知道那会是什么。

“怎么用?”

我认真的问到。

她得意扬起了头,叉着腰用鼻孔看了过来。

“一滴,二十次!”

开出了一个天价。

虽然不是很了解她的为人,但应该不是那种会说大话的。

而且如果没有效果,她也不可能开出这种价格。

但是这里我必须讨价还价。

“三次。”

“三、你好歹说十次啊!”

“那就十次吧。”

“啊!”

她像是才反应过来一样,恼怒的看了过来。

“没有效果我可是要扣除次数的,就扣个五十次吧。”

“哼…不可能没有效果的。”

说着她打开了小瓶子的盖子,一股凌厉的威压突然就爆发了出来。

——并没有。

她小心翼翼的滴了一滴在手指上面,然后朝着自己的手臂咬了下去,吮吸了起来。

然后把那些血液吐到了自己的手掌上面,再把那滴所谓的龙血融了进去。

她冷冷的看了过来。

“张嘴。”

“…有点恶心啊。”

那口血液里肯定有不少口水,还是在手上,光是看着就有点无法接受了。

这只是逗逗她而已,只要能变强,再恶心的东西都不是问题。

“那我嘴对嘴喂你?”

她的眼神中闪过了恼火的光芒,似乎是有些不耐烦了。

我点了点头。

她发出了磨牙的声音,但还是老老实实的把手里的那团液体含到了嘴里。

“我突然不想要了。”

我认真的说到。

她那血色的双瞳中爆发出了惊天的杀意,整张脸都红润了起来,仿佛随时都会把那口液体喷到我脸上一样。

我选择了妥协,逗的也差不多了,继续下去感觉她真的要暴怒了。

“开玩笑的,来吧。”

我张开了双手,她浑身颤抖着,似乎是在压抑着怒火。

眉心的图案散发出了淡淡的血光,那口被她吐回手里的液体迅速的收缩了起来,变成了纯粹的红色血液,还是漂浮在半空中的。

可以感觉到她整个人的气势都颓废了几分。

“其实我不在意的。”

这家伙的脾气还真是麻烦,以后我还是注意下分寸吧。

“快点…!”

即使气的浑身颤抖,她还是努力的压制了自己的语气。

现在她已经在暴怒边缘了,我就表现的顺从一点吧。

入口的感觉很微妙,感觉不到血腥味。

闭上了双眼感受着体内的一切,她似乎是这么说了。

我当然不可能看到的身体里面的情况,但是骨头确实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音,浑身的血液似乎都沸腾了起来,好像有什么东西顺着毛孔排了出来。

一股凌厉的气势似乎在我的体内四处乱窜,我感觉到了那个存在,但是却无法确定。

头部突然传来了剧烈的疼痛,很短暂,短暂到仿佛是错觉一样。

像是在大海里沉浮着的感觉,身体似乎并不存在了。

听到了雷声的轰鸣,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然后似乎的越来越近了。

就在雷声已经非常清晰的时候,一记惊天的嘶吼将我的意识拉回了现实。

模糊的视线逐渐的恢复了过来。

“感觉怎么样?”

无视了注视着我的血色双瞳,我从手环里拿出了一把匕首,对着自己的手指来了一下。

血流了出来。

——并没有。

连划痕都不存在。

我直接进入了超直感状态,银色的粒子才开始爆发,欢快的准备四处窜动的时候,发出了噼里啪啦的爆燃声。

化为气势的它们绽放出了最为耀眼的光芒,燃烧成了一股雄浑的气势。

发出低鸣的神心凝聚在了我的胸前,不断的朝着我身体的各个部位输送着银色的颗粒。

充满了力量的感觉。

我试着捏了捏自己的骨头,硬度并没有改变太多。

皮肤摸起来跟以前也没什么差别,但是明显可以感觉出来,变得难以破坏了。

“你这个东西,跟自杀差不多。”

她看着我胸前不断收缩又扩散出去的神心,冷冷的说道。

“这不用你管。”

我的嘴角扬起了一丝微笑。

在这个世界,自己拥有力量才是真实的,即使现在还没有办法,但我确实在一步步的变强。

我现在非常渴望力量。

“忘记说了,以后每天你有一个小时,会感觉饥渴难耐。”

她的眼神中闪过了幸灾乐祸的光芒。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也是才想起来的…大不了我报酬减少到五次嘛…”

“那我直接发泄到你身上就好了。”

我冷冷的说着。

她的脸上依然挂着轻松的笑容。

有点不太对劲。

“你现在跟我一样了,破身就会死喔。”

这是她在遇到我之后,彻底安心下来的笑容。

我沉默的来到床头柜的位置,她紧紧的跟了过来。

“呃…?你怎么不生气?”

“这种事情,无所谓的。”

确实有不少钱币,可以去好好吃一顿了。

路上有看到几家散发着食物香味的饭店,感觉都是还不错的,然后还巧合的遇到了那个凝雪的同伴。

毕竟之前有答应会请她吃饭,早点完成这个承诺也好。

所以我让他们带了个话,时间都约好了。

“我、我骗你的其实……”

她发出了有些不安的声音。

“哦。”

“真的、我…!”

我按住了她的嘴唇。

放在柜子上的手机散发出了明亮的光芒,安静的卧室之中,只有手机震动的声音在回荡着。

是葵打来的。

“葵,怎么了?”

我用着平淡的语气问到。

她没有第一时间回复,而是沉默了几秒。

传来了深呼吸的声音。

【黑哥,我们分手吧。】

面对这无情又冷漠,仿佛能让人感受到深渊的声音,我沉默了几秒。

思考出了一个比较合适的回答。

“是那个晚上没能让你舒服吗?”

我认真的询问着,还刻意的用了有点紧张的语气。

她噗的一声笑了出来,然后羞怒的骂了我两句。

【…不开玩笑了,黑哥,其实……】

“想我的话,我门开着,随时可以过来,我就在床上。”

【不、不要再开这种玩笑了啊…我是认真的!】

“我也是认真的。”

我的玩笑可不是这么好开的。

她发出了纠结的声音,轻轻的叹了口气。

【我错了…】

“那么,有什么事?”

既然听到了我想听的,那就可以简单的带过去了。

她安心的吐了一口气。

【其实就是…明天我跟他的约会取消了……】

感觉有点不太对劲,但是我并不打算点破。

即使是谎言,也是她最终作出的选择吧。

我没有理由去阻止她。

“取消是指?”

【取消就是取消了…!黑哥明天就好好的休息吧!】

从她的声音里我听到了某种坚定的信念,也许是她已经决定相信那个男人,然后准备献出自己了。

所以理所当然的不再需要我。

【黑…黑哥?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有股轻微的刺痛,胸口闷闷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但是,我能说的也只有这句话了吧。

“我明白了。”

可能是因为气息没能控制好,我的声音像是挤出来的一样。

她应该是不会想太多的,而且确实也没有什么可以想太多的东西。

短暂的沉默再次降临。

她发出了尴尬的笑声。

【那、那就这样…黑哥,谢谢你……】

她的声音很小,好像就快要听不到了。

也许是真的已经听不到了吧。

“嗯,不客气。”

我快速的挂断了通话。

可能她还想说些什么,但是我已经不想听了。

因为该说的事情,应该都已经说完了,继续扯下去没有任何意义。

“你现在看起来就像是被甩了一样。”

狼耳白发的娇小少女,眼神中闪过了一丝玩味的光芒,脸上也挂着嘲讽般的笑容。

她的听觉很好,应该是听到了什么,然后自顾自的得出了这个无聊的结论。

我没有跟她纠缠这个问题的必要。

“只是朋友,走吧。”

似乎对我风轻云淡的反应有点不舒服,她冷冷的哼了一声,并没有继续追问,而是跟在了我的身后。

她是不能直接出门的,无论是衣服穿的太少,还是兽耳跟尾巴,都会是成为引起骚动的原因。

耳朵跟尾巴都得隐藏起来,这个要求让我淘汰了大量的选择,而且按照灰和葵的尺寸,我的存货里基本就没有她可以穿的。

最终我还是估计好了她的尺寸,然后跑出去跟路人问了哪里有卖衣服,费了不少时间才弄到合适的。

持续了不知道多久的雨水似乎已经停了下来,空气之中飘荡着淡淡的芳香,以及雨后的泥土气息。

明天我还是会去观察,即使她做出了最终的选择,但我还是相信她当时的直觉。

或者就算是真的没问题,我也想看着她找到自己的归宿。

毕竟是相识一场,到时候我也可以去祝福一下他们,送点东西什么的也是可以做到的,这样也算是有始有终了吧。

这个理由很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