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真是麻烦,为什么我要做这种事情?

放着不管她也是会好的吧,就算没好也是可以上路的吧?

不明白。

也许我只是不想看到,她那强撑着说没事的表情吧。

——像是要压下来的阴暗天空。

不停的落下急促又密集的雨水,拍打在身上甚至有种在洗澡的感觉,稍不注意就会被吸到气管里呛到的程度。

破旧的老街弥漫着萧瑟的气息,几乎没有一个完好无损的建筑,不是被砸断的路灯,就是直接缺了一块墙壁的商铺。

随处可见的尸体,有人类的也有丧尸的,我并没有时间去分辨他们的身份。

我在奔跑着。

拼尽全力的奔跑着。

【西——!】

身后传来了尖锐刺耳的声音,这次的已经非常近了。

感知的距离是在二十米,但在这一瞬间我已经停下了脚步,借助身体的惯性顺势踏前一步,然后伸出左脚作为旋转中心,右手灌注力量朝着左后方向,用尽全力的挥出。

【沙沙亚!西——!】

不是贯穿也不是横扫,单纯是砸在了它灌注了全部力量的踢腿之上,反作用力震的我差点就松开了长枪,就像是用木棍砸在钢板上的手感。

问题是我拿的并不是木棍,如果只是钢板我可以像切开木头一样,轻松的把它劈成两半。

我只是挡下了它的攻击,双手撑住,完全不抵抗冲击,然后顺势朝后急速退去。

双脚都离开了地面,身体的重心都不受自己掌控,但我并没有受到实际上的伤害。

落地的瞬间受身翻滚,因为雨水摩擦力变小,导致我的身体没能彻底的摆脱惯性。

起身的同时双脚发力,进行了五米左右的飞跃,跳到货车上的同时再次发力,朝着前方继续跳跃。

再次落地,甩枪至身后继续奔跑。

这里不能战斗。

肉眼可见的,以及感知到的。

到处都是敌人。

【西——!】

从破旧的街道左侧房屋内破窗而出,有着两只粗壮的手臂,双眼散发着诡异光芒的异形,直接抓起了一台轿车对着我丢了过来。

因为处于我急速前进的路线之上,我若是避开则要浪费更多的时间。

我扭转腰身改变了奔跑的姿态,俯下身体的瞬间突进两步,用横扫直接将轿车劈成了两半。

但这并不是结束。

被劈成两半的轿车是怎么样的?

它并不会自动往两边分开,而是继续朝你砸过来,这就跟以前看过的电影完全不一样。

俯身双手持枪,挡住下面的这一半,可以感觉到另外一半从我的头上飞了过去。

朝着枪身灌注力量,扛下了一定的冲击力,再顺势的朝左后方甩出去。

挡住了另一只长腿异形的突进路线,能听到它踩碎了那半截车身的声音,同时还有三只长腿异形,从三个方向朝着我飞扑了过来。

还有从右侧街道冲出来的,数量根本数不清的犬类异形。

因为我停下了脚步,甚至可以感觉到密密麻麻的丧尸,已经让我的感知接近崩溃了。

太多了。

“御之式,守。”

这是我融合了脑内各种枪类招式,自创的一套枪法,目前还没有定型,不过用起来确实顺手。

我并没有进入超直感,但是普通的状态下,也并不是完全就不能利用暗物质。

因为我的左眼已经完成了某种进化,虽然没有了视力,但作为中转已经合格了。

再配上一点台词,可以强化威力。

【语气还需要虔诚一点,要像是祈祷那样。】

我大脑深处的那个AI是这么说的。

所以祷告跟虔诚到底是什么,我不记得自己有信仰什么东西。

感觉到了那与自己亲密无间的粒子,浮现在了我的体表上面,数量少的可怜,但是我能控制它们全部都凝聚到枪身上面。

燃尽一切的横扫。

【沙沙亚——!】

虽然是三个方向,但这三只落在我身上的瞬间几乎是同步的,所以我只需要一击就可以被击飞。

是的,我不可能挡下它们的冲击,就算是超直感的我,也不可能挡的住三只同时的力量。

从接触到的一瞬间,我就已经感觉到枪身出现了裂纹,即使我有力量,这把枪也不可能撑的住。

覆盖上银色的颗粒,不过是让它能多撑一会儿。

为了防止它们的追击,我在被击飞的同时丢下了早已拉开保险的手雷。

响起了沉重的轰鸣声。

它们肯定没有受到伤害,但足够创造出我逃跑的时间了。

肺部的空气被强行的挤了出来,身体也被击飞了出去,但这一切都是在我的计算之内。

只是短暂的接触,黑金长枪就已经断成了三截,双手各拿一截,嘴里还咬住了一截。断掉的瞬间就在自我恢复了,但若是飞出去,我不知道是不是还得跑过去捡。

那只双手粗壮的异形,并没有抓住急速从他头上飞过的我。

真的就跟飞起来了一样。

虽然我也控制不了速度,而且胸口明显感觉骨头都被震裂了,但是还没问题,这种程度不会有影响。

落地的瞬间翻滚了几圈,起身将恢复完毕的枪身再次挥到身后。

凝聚了暗物质的双脚,爆发出了我最大的速度。

燃尽一切的逃命。

——那次的包围之势,是它们最后的机会。

这之后它们再也没能追上我的脚步,而且我还带着它们到处转圈,还利用上了不少可以产生噪音的爆炸物。

就算是这样,我也还是花了一个小时才彻底的摆脱它们。

倾盆大雨始终没有停下,躲在小巷之中的我,现在正在尽可能的恢复体力。

吃的东西我没有带,因为不多了,我都留在了葵和灰待的那里。

因为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次出来要多久才能回去,不可能让她们两个人饿着。

“所以说我才不喜欢穿这种衣服啊……”

白色的汗衫早已经染上了各种颜色,光是想象拿去洗,就觉得还不如直接丢掉。

现在被雨水冲刷着,也看不到污垢有被化掉的迹象。

同样也是白色的长裤,这套是葵要我穿上的,因为她说很适合白头发。

虽然我只有几天就会恢复,但这样看起来很帅。

被可爱的女孩子这么说了,我也找不出拒绝的理由。

“灰不知道有没有好一点。”

组织给予我的答复是,两天。

两天不到达那个小镇,死。

但是灰的状态,明显不是自然恢复两天就能彻底恢复的,所以我只能去找点退烧药。

确定了医院的坐标,一路上都靠着感知尽可能的避开了敌人,直到我从一家破旧的医院里找到了退烧药,这个过程都还算正常。

然后突然就出现了一只连人形都没有的生物。

感觉像是蝎子,体形三米左右,直接从楼上刺了根尾巴下来,贯穿了我的右腿。

没有感应到,所以它要么是原本就在那里没动,就是有什么办法可以避开我的探测。

如果是后者那就非常麻烦了。

我并没有跟它交手,就被那随之而来异形军团包围了。

手臂粗壮的爬行类起码有十只,双腿修长的突进型大概有七只。

根本不可能正面抗衡,所以我只能逃跑。

那只跟蝎子一样的,速度很慢倒是很轻易的就甩掉了,不过即使是现在,我也能感觉自己的肌肉在被腐蚀着。

能感觉到体内的暗物质,还在竭尽全力的在抵抗着毒素,但毕竟我现在还没办法进入超直感。

恢复能力太弱了,虽然强行堵住血管,不会发出血腥味,但这样下去很有可能会坏死。

“…回去让葵帮我吸出来吧。”

如果是小腿,我现在就能自己吸出来了。

大腿内侧被刺穿,两个方向都可以,但这根本就不是柔韧性的问题,是人体的构造上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吸的到。

但是这个位置让异性去处理,我很明白会有多尴尬。

我知道葵肯定是不会拒绝的。

但是…正因为这样,我才不想去让她做这种事情。

她肯定会笑着,然后满脸关心的帮我,但是她的内心深处,肯定还是排斥的吧。

然后这些情绪,都会被她完全的压在心里。

我不想这样。

雨势并没有变小,时不时吹过的冷风,甚至还让我感到了些许的寒意。

我不讨厌下雨。

但那是静下心来欣赏雨景的情况,并不是像现在这样,躲在潮湿的小巷里,被不停的洗刷身体。

我甚至连自己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不过有葵那分裂出去的太刀在,我还是能感知到她们在哪里的。

大概只需要三十分钟的路程,前提是没有遭遇敌人。

提起了黑色的长枪,夜幕下的它散发着淡淡的黑色光芒,黑色应该是不应该会有光芒的,但它确实是存在着。

金色的花纹看起来就像是随性的涂鸦一样,不过仔细观察就能发现,其实还是挺精致的。

踩着沉稳的步伐,我朝着感应到的方向前进着。

失去了左眼之后,很多事情都变了,视野的范围变小,意味着会更加依赖感知的能力。

但是感知能力的弊端也非常明显,刚才被包围的时候,那股精神上的冲击就迫使我不得不关闭了感知。

因为我已经感觉到了,继续下去自己会有失去意识的危险。

虽然在战斗的时候,大多数情况靠的都是本能上的直觉,但其实视野也是非常重要的。

我能明显的感觉出来,左侧的视野不存在了之后,自己的每一个动作都迟缓了。

好处也是有的,至少我可以在普通的状态下随意的使用暗物质。

【其实主要的好处是可以离体,暗物质原本的您就可以使用,只不过需要点口令。】

无视了脑海深处传来的声音,我走出了小巷,来到了陌生的街道。

两侧都很破旧,比起刚上岸的时候,现在看起来更有一种末世的那种萧条感。

感觉像是这个世界只剩自己一个人了。

【咻——】

才刚走出小巷,一发子弹就在我的脚边擦出了明亮的火花,顺着弹道看过去,左侧这家看起来像水果店的地方,里面有一个人坐在角落的地上,身边还有一个旅行包。

依靠着路灯和店铺里那还在工作的一根灯管,可以看的出来是一名女性。

“武器丢掉,然后过来……”

她的左肩被撕开了一道很大的裂口,直至胸口的位置,上半身都被染红了。

我只是沉默的看着她,随后右手发力把枪甩了过去。

“……!”

急速的从她脸上划过,带出了一道划痕,随后直接插在了她身后的墙壁上。

我走了进去。

“我不喜欢被人用枪指着。”

“抱歉……”

她脸色苍白的放下了枪,剧烈的咳了起来,随后颤抖的摸着自己肩膀上的伤口,然后用那锐利的双眼看了过来。

嗯?

这个人…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能不能…帮我…”

她艰难的发出了像是挤出来的声音,我明白那肯定不是因为受伤的原因。

而是她并不习惯求别人,或者说她根本就不想。

“我有什么好处吗?”

她的肩膀抖动了一下,然后艰难的伸出了右手,撕开了自己的衣服。

“你可以现在就拿报酬,或者先帮我治疗。”

可能是因为明确了交易关系,她现在反而是硬气起来了。

及肩的短发,典型的东方面容,端正的瓜子脸。

虽然没有灰和葵的那种惊艳感,但也不失为美人行列了,而且还是属于清秀的那一类。

不过眼神略凶了一点,吊眼角的原因吗。

右手小臂上还有一个明显的枪伤痕迹,小腿的形状很优美,是那种饱经锻炼肉体。

纤细又不失美感的腰身,胸部的稍微小了一点,却非常的具有美感,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被磨练出来的利刃一样。

这个锐利的眼神…没错。

“先帮你治疗。”

我拔出了长枪,插在了地板上。

原本已经把手放在短裤上的她,有些难以置信的看了过来。

“怎么了。”

我刚才盯着她身体各个部位看半天,可能是被误会了吧。

“还是你希望我先?”

我直接把视线放到了她的胸口上,刻意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她急忙的摇了摇头,还从身边的背包里拿出了几瓶药水和绷带。

“可以的话…最好能缝一下……”

她的声音比刚才要清楚了一点,不过还是显得非常冷漠。

我没有搭理她,而是将手放到了她的腰上。

“…?!”

她几乎下意识的就伸出了手,摸在了自己大腿上的短刀上面。

“给你换个位置而已,而且我不是有报酬的?现在摸摸也不用这么激动吧。”

她脸色苍白的点了点头,可以感觉的出来她浑身都在颤抖着。

不知道是恼怒还是因为伤口的疼痛。

我另一只手穿过了她的双腿,用着轻柔的力量将她抱了起来,为了避免扯到伤口,她的右手也抱在了我的身上。

在这里有点危险,血腥味能吸引到丧尸的可能性很大,不如说她能在这个地方安全的待下来,已经有点不可思议了。

店铺的内部,是一个类似于库房的地方,然后边上还有一个很小的房间,里面甚至有个单人床,可能是守店的人用来休息的吧。

室内很封闭,连窗户都没有,空间也很狭窄,基本上除了单人床跟一张小桌子,就只剩一个人可以走动的空间了。

床边还有个小柜子,上面还放着一张纸条。

这个……

【人类完蛋了,怎么回事,外面全是那种疯子一样的人,我在这里还能躲多久?】

【啊…我已经在这里躲了五天,根本就没有救援,吃的东西也要没有了…怎么办。】

【我好想你…莉亚,我要来找你了。】

连日期都没有,应该是个男人的字迹吧。

这种世界,普通人在外面的生存率基本上是零。

“你想的倒是很深远。”

将她放到床上了之后,我才刚打开灯,她就发出了一声冷笑。

“毕竟是伤员,我也得温柔一点,不然怎么去尽兴。”

我试着用了轻松一点的口气,来到了她的身旁。

“明明看起来还是挺帅的,这种世道果然…已经没有一个正常人了吗。”

这家伙不会还是没认出来我吧。

“差不多吧,毕竟现在女人很少。”

虽然我现在头发还是银白色的,而且还比那个时候长了不少。

“哼…一看就是花花公子……”

“其实我也没有什么经验。”

“你都是这么说的吧…?”

不过我可记得那时候,她看我的眼神,可没有现在这样。

虽然还是刻意的摆着冷漠的模样,但是眼神却变得有点暧昧了。

…感觉她根本就不排斥我啊。

“快点啊…很痛的。”

脸颊微红的她,将自己上衣残余的布料全都撕了下来。

我没有在说什么,回去把她的那个包拿了进来。

消毒,清理伤口,这个过程中她基本就一直在盯着我看。

然后我停下来看她一眼。

“…!”

她马上就慌张的避开了。

我不记得自己的魅力有这么大的,难道真的就像葵说的那样……

我现在看起来挺帅的?

“缝的时候会有点痛,咬着。”

我随便从她包里拿了个布料出来,直接塞到了她的嘴里。

她愣了一下,然后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变红了。

啊…这个人好好的怎么把内裤放在包里。

好像没什么不对的地方。

封闭又狭窄的空间,虽然可以给人一种安全的感觉,但随之而来的就是闷热。

虽然我的身上基本都是水,感觉不到什么。

但是她则是浑身上下都冒出了晶莹的汗珠,特别是还有着布料的地方,也明显的湿透了。

刚才她身上还有股风干的臭味,也就是说她在这个地方熬到衣服都干了。

现在则是莫名其妙的因为出了大量的汗水,反而让空气之中弥漫出了一股诱惑的香味。

能出汗就表示身体还算可以,其实是好事。

“哈…哈…其实不会很痛,你这个手法…是专业的吗?”

她现在根本就没有了,之前那种冷漠的气势。

或者说完全就是一副春心荡漾的模样。

我不清楚自己在感情上的观察力,算是敏锐还是迟钝,但她表现出来的,在我看来就是有些过于明显了。

“差不多,以前有研究过。”

缝好了之后,为了不让伤口受到刺激,我还是给她包了点绷带。

“是医生吗?还是模特?”

她的眼睛里有着明显的光芒,表情还有些羞涩。

还有点畏畏缩缩的样子。

这个人是怎么回事。

原本还想看她在绝望之中放弃一切,最后我在淡然的离场。

留下一个孤傲的背影。

现在反而是我有点想直接跑了。

“其实我们以前见过的。”

“啊…?不可能,你、你这样的…我不可能不记得…!”

她的表情有点激动,眼神还非常认真的看了过来。

然后马上慌张的移开了视线。

“那个…没什么事我先……”

“诶、啊、那个…报酬……”

很明显她也不好意思说的太直接,只是有些扭捏的玩着自己的手指,低着头悄悄的偷瞄了我一眼。

其实她人挺好看的,身材也好,只是我没有做好准备。

不过既然都说道这个份上了,完全的回避会让她的自尊心受损的吧。

我抓住了她的右手,并把她轻轻的推了下去,另一只手则是来到了她的腰上。

“啊…请、请温柔一点…我没有什么经验……”

意外啊。

我还以为她这样的,怎么也是交过一群男朋友的那种了。

主要是年龄看起来应该有十八岁左右,然后之前她还是有一群同伴的,有男有女。

在这种末世的情况下,不应该是最容易和异性擦出爱情火花的吗?

摸起来感觉不错,腰部完全没有赘肉,而且还有点硬硬的。

“以前经常锻炼吗?”

“嗯…大学体育系的,天天在锻炼,原本是想参加全国大赛的…结果就变成现在这样了…早知道应该去交点男朋友的…你不会嫌弃我没有经验吧?”

她的脸上满是羞涩的神情,锐利的眼神也散发出了热情的光芒。

“说起来,你一个人在这里是做什么呢?”

她突然愣了一下,然后呆呆的发出了一个可爱的声音。

“啊痛痛痛、现在不是做这种事情的时候,我还要去——”

“别乱动,先回答我的问题。”

“那个…我的同伴里有人发烧了,我们几个人去找药,然后遇到了袭击,我跟她们走散了…”

还真是巧合,退烧药我有多拿一点。

我将左手伸进了裤袋里,实际上是通过手环取了一瓶出来,然后直接放在了床边的小柜子上。

“这个是…?”

“退烧药,我刚好有。”

“啊…真的…非常感谢…!”

她感激的说道,脸上满是安心了的神色。

“药不是问题,你找的到回去的路吗?”

“嗯…我可以打电话。”

有手机确实方便。

我把摸着她腰部的手,移到了她的腹部,然后慢慢的往下滑动着。

避开了神秘地带,摸在了她的大腿上面,然后按照我的按摩技巧,给她来个记穴位刺激。

“……!”

她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嘴里吐出了灼热的气息。

“这个…很不妙啊…感觉大脑要没办法想事情了……”

我只是在给她疏通一下血脉的流动,因为她的身体明显已经很疲劳了。

刺激一下穴位,可以让她的状态恢复一点。

她的右手抱住了我的脖子。

“给…给我啊……”

满脸通红的她,直勾勾的盯着我的眼睛,眼神之中满是青涩的妩媚柔情。

要不是我的大腿已经痛的快要麻木了,我还真的就。

其实并不会。

光是想一想,我的脑海里就是泷那副哭泣的面容,所以我不可能做这种事情。

“我先给你疏通一下穴位,可能会有奇怪的感觉,你稍微克制一下。”

“…?这是为了让我能减缓一点痛苦吗?”

总觉得她好像是误解了什么。

“差不多是吧。”

“嗯…我明白了…你很温柔呢……”

这个充满了柔情的眼神,看的我整个人都有点不自在了。

我从来没有想象过自己也会有被其他女性,用这种眼神看着的一天。

即使是泷,她看的也是曾经的那个我,并不是现在的这个,什么都不是的我。

静下心替她按摩,从大腿到小腿,随后再度移至腰部,腹部。

最后则是翻过了她半边的身体,尽可能的不去刺激到她的伤口。

她的皮肤基本都变成了粉红色。

“哈…哈…啊……我好像不小心…那个…不好意思……”

“…没事,正常的。”

我正在全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气血,以及人类本能上的欲望。

空气之中的香味,就像是毒药一样不停的侵蚀着我的理性,最后的那下她的全身都剧烈的痉挛了起来。

我知道那是什么情况。

那时候给灰按摩腰部肌肉的时候,她差不多也是这样,不过那是因为灰是比较敏感,我当时没有怎么在意。

我这个按摩手法真的是按摩用的,而且我以前就一直给自己用。

难道是男女的差别?

“啊…我一定很丢人吧…这样就……”

她羞耻的用手挡住了自己的脸,眼角还出现了些许泪水。

呼吸急促又粗重,而且还明显的在颤抖着。

我没有说什么,再次把双手移到了她的腰部上面,轻柔的按摩了几下。

与其去安安慰,不如让她舒服点来的实在。

我是明白这点的。

“我现在…整个人都晕乎乎的…感觉像是飘起来了一样…你好厉害啊……”

她的右手始终是死死的勾着我的脖子,根本就不给我脱身的机会。

啊对了,干脆就摆脱她帮我吸一下大腿上的伤口?

“啊…快点…我现在好难受啊…”

她满脸羞红的看着我的脸。

不行。

这种情况感觉会直接玩完。

我悄悄的从左手的手环里拿出了一颗药丸,三级的体力强化,她的身体强度刚好合适。

最重要的是这个有安眠的效果。

“这个…是什么?”

“吃下去,对身体有好处。”

“嗯…我相信你不会害我的……”

她乖巧的张开了嘴唇,没有什么阻碍的,我把药丸丢了进去。

然后手指被咬住了。

“……”

满脸通红的她就这样舔着我的手指,一边发出粗重的喘息声,而且口水都流出来了。

还用那满是羞涩和热情的视线看了过来。

松开了我的手指之后,她立起了上半身,贴到了我的身上,幽怨的发出了充满了魅惑的声音。

“你到底想…吊我多久啊……”

…我才是被一直吊着的。

不如说光是忍耐就已经相当难受了。

“醒来之后,记得吃点东西。”

她似乎不明白我的意思,疑惑的歪了歪头。

我把手放到了她的脸上,她并没有抵触,而是顺着我的力道躺了回去。

急促的呼吸也渐渐的平稳了起来。

还真是危险。

“呼……”

感觉比死里逃生的压力都大,有缘的话也许还会见面吧。

不过按照她这个样子,应该是不会认出我是谁了。

这样还挺好的。

看了眼她的背包,里面还是有点吃的,就是比较寒酸。

所以我出去搜寻了一下,勉强算是找到了点吃的东西,回来放到了她的床边。

然后还花了点时间把这附近她流下的血迹清理掉。

最后则是将附近的丧尸尽可能的解决掉,以免她在休息的时候遇到危险。

做完这些的时候我的大腿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不过还是有救,就是时间真的没多少了。

再次出发的时候,雨势已经变小了很多。

才刚离开没多久,我就从远处看到了,两男一女,靠着强化的视觉我能认出来都是她的同伴。

刚才的那些都是演技啊,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还真是挺厉害的。

“她并没有说过,自己的同伴马上就会赶到。”

也就是说她从一开始就是打算,拖到她的同伴赶到,然后瓮中捉鳖。

虽然看起来是随时都能接受我,不过到关键的时候,应该是想好了应对方法吧。

这样看来她还是一个挺聪明的女孩,那个纯粹又热情的眼神,也是虚假的东西。

“……”

没有什么好意外的,这些都是生存之道,应该是这样的没错,我没什么好在意的地方。

但是……

我果然还是讨厌这种被欺骗的感觉。

毫无意义的踢碎了边上的墙壁,我继续朝着黑暗迈出了脚步,空旷清冷的街道,什么声音都无法传入我的脑海中了。

提着长枪,斩落突然出现的丧尸头颅,落在身上的雨水,也已经感觉不到温度了。

在思考之中,时间慢慢的流逝着。

然后。

雨夜,已经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