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自己动手了。”

我的手里拿着一把消毒完毕的匕首,坐在浴室的小凳子上,身上是只穿着一条内裤的最终姿态。

没来得及清洗身体,所以还能闻到我的身上散发着的血腥味,右腿被贯穿的地方,边缘已经发黑了,可以感觉到大腿正在逐渐的麻木。

把匕首刺进去连疼痛都感觉不到,已经坏死了一部分,继续下去我这条腿就要废了,所以我没有退路。

回来之后我给灰吃下了退烧药,观察了一段时间没有不良反应,在确定她的气息平稳了下来,我才把注意力从她的身上移开。

然后满脸疲惫的葵,说什么都要让我先吃点东西,但我还是用先清洗身体的理由拒绝了。

在我离开了之后,她肯定一直保持着精神高度紧张的状态吧。

因为这个地方也不算特别安全,她也就只是能对付下普通的丧尸而已。

虽然有手机可以联系我,但她也明白远水救不了近火的道理,所以肯定是在焦虑之中度过的这段时间。

所以当看到我的身影,她才会露出含着泪光的笑容吧。

看着那样的她,我不由自主的摸了摸她的脑袋。

她并没有闪躲,而是微微的低下了头,承下了我的安抚。

她颤抖着的身体,是因为安心,还是因为看到了我身上的血迹。

我并不知道。

我只知道,有人迎接自己的感觉还是挺好的,不过这种感觉,就跟腐蚀着我大腿的存在一样。

都是剧毒。

“…根本不痛。”

我没有犹豫,直接把匕首彻底的刺进了大腿。

刚进去的时候确实不痛,但当我沿着那些黑色的部分,开始打算挖的时候。

几乎让人痛到发狂的疼痛,直击了我的神经。

那是深入骨髓,或者说我根本就是从骨头边上刮过去了。

有咬到舌头的危险,我把洗澡用的毛巾咬到了嘴里。

继续移动插在我大腿上的匕首,转了半圈的时候,能感觉到自己的意识都中断了一瞬。

然后因为剧烈的疼痛,又将我的意识强行拉了回来。

我这也算是刮骨了吧。

浑身都在颤抖着,而且早已是大汗淋漓,黑色和红色的血液,全部顺着我的大腿,流到了地上。

待会要好好清理一下啊。

最后一步了。

深吸了一口气,咬紧牙关。

最后的半圈,我在一瞬间就完成了。

然后这次,我还没来得及感觉到疼痛。

世界突然就变成了一片漆黑。

随后,我的意识彻底的陷入了混沌。

——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看到的是最糟糕的画面。

那是趴在我身上大哭的葵。

像个不知所措的孩子一样,慌乱的哭泣着。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还躺在浴室的地上,右腿的位置缺掉了一大块,不过已经在恢复了。

剩下的那点毒素也已经没有了。

并不是我消除的,因为切下来的时候我还是感觉到了,有一部分粘在了那里。

“葵,是你帮……”

“黑哥混蛋!为什么不早点跟我说啊?!呜……”

她的嘴唇也变得有点发黑了,但就算是这样,她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后悔。

有的只是对我的愤怒。

“怎么又哭了。”

“好痛啊…我的嘴唇好痛啊…本来想把黑哥搬出去的,但是你的大腿还在流血,我又不敢乱动…”

“靠过来点。”

我招了招手。

“嗯?”

她擦干了泪水,有些不明所以的靠了过来。

我坐起了身子,直接拉住了她的手,然后一把扯到了我的怀里。

“诶?咦呀!?”

反抗的很剧烈,但因为被我抱住了,她根本就挣脱不了。

控制着体内的暗物质,再从看不到的左眼流出,可以感觉到它们顺利的抵达了,葵的嘴唇部位。

然后再通过我的嘴,把那些毒素全部的吸出来。

这个过程中因为包裹了一层暗物质,所以不会出现葵的那种情况。

“……!”

我松开了她,把毒血吐到了地上。

她满脸通红的擦着自己的嘴巴,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低着头连看都没有看过来。

“谢谢你,葵。”

“我们是朋友…这种事情…不用谢……”

她很紧张的整理着自己有些凌乱了的头发,始终没有对我投来抱怨的目光。

但表情却是充满了愧疚。

满脸通红的,在懊悔内疚着。

“其实还好…嘴唇刚才都麻了…就是太近,一下子就让我把之前…之前那些全部想起来了……”

那个时候的她,按着我亲了十几分钟。

就算是我也根本不可能忘的了,这大概会成为我永远的一个回忆吧。

虽然是误会,但却并不影响它在我心中的位置。

这种事情,葵应该永远都不会知道。

“我这边也差不多,还有点臭臭的,而且僵硬的很。”

“呜、黑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想要补一下。”

我轻松的说着,并站了起来,拍了拍她的脑袋。

“不行…激将法我是不会中招的!再这样下去我就真的嫁不出去了…!”

“没事,我要你。”

“黑、黑哥不要说这种奇怪的话啊!”

“我是认真的喔。”

“黑哥~~~~!”

无视了敲打着我背部的葵,我站在镜子前面,看向了里面的那个人。

那是我。

银色的头发,左眼的瞳孔也变成银色的了。

脸型上我自己感觉是没有变化,不过气质确实跟以前的我不一样。

“一直这样的话…还是挺好的…”

站到了我身边的葵,从镜子里跟我眼神相对了。

然后踮起了脚尖,拨弄了下我的头发。

“这样就属于我喜欢的类型了呢~”

她完全没有那个意思的,对我露出了个阳光又温暖的笑容。

“这样看起来,我们有没有是兄妹的可能性?”

她是银色的长发,这个时候是处于披头散发的状态,后面已经达到了腰部的位置。

前面也有一部分顺着肩膀披了下来,我非常喜欢这样的发型。

不由自主的多看了她几眼。

“黑哥是想当哥哥吗?”

她意味深长的笑着,眼神非常的温柔。

“有点。”

不如说,我只想要她这样的妹妹。

因为她确实给了我一种家人的温暖,因为没有对比,我也不知道那是不是家人的温暖。

但那跟我以前想象的,非常相似。

“但是…我一直就是叫你黑哥的啊…难道要改口直接叫…哥哥?”

我受到了冲击。

“啊、黑哥的眼神动摇了!”

她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双眼发出了亮晶晶的光芒。

“没有,不要乱想。”

“啊在逃跑了,哥哥~”

“不要这样叫。”

“哥哥是要先洗澡呢,还是先吃饭,还是先……呃……”

她的笑容僵硬住了,可能是因为一时的兴奋,变得有些口无遮拦。

在我认真的注视下,有点紧张的后退了两步。

“怎么不说完。”

“没有…我忘记了、哈哈哈…黑哥先洗澡、我出去休——”

我没有给她逃跑的机会,拉住了她的手。

“…!我、我有喜欢的人!”

她紧张的回避着我的视线,但是挣扎的力道却非常微弱。

因为她也明白,我只是在开玩笑而已。

我如果是那样的人,她根本就没有幸免的可能性。

“那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她最近对我也有点,过于放松警惕了。

这不是什么好事。

“诶…?黑、黑哥你要做什么、冷冷冷、冷静下来…!”

我把她推到了冰冷的墙面上,左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另一只手则是防止她逃离,贴在了她侧脸墙面的位置。

“这种情况,孤男寡女还能做什么。”

我认真的看着她的的双眼,她急忙的低下了头。

“不、黑哥不会这么做的、我…我相信黑哥!”

“不对,我也是正常的男人,要我证明一下吗?”

“呜、不…不用、我、我错了、黑哥不要调戏我啦……”

她满脸通红的低着头,根本就不敢看我。

但这并不是因为害羞,更多的还是想要让我觉得,自己多少还有点男性的魅力吧。

因为我能感觉的出来,她那慌乱的眼神背后。

还存在着冰冷的东西。

毫无疑问的,如果我再进一步。

她的面具,就会被我彻底的撕下来。

但那面具之下,是无助的天使,还是疯狂的恶魔。

我不知道。

“黑哥…接吻…可以……”

她发出了细微的声音。

也许是真的以为我想要做点什么了,所以勉强自己对我作出了妥协。

她并不想伤害到我,所以选择了妥协。

我是能感觉出来的。

“可以摸吗。”

“…可以…一点…只能上面……”

她的肩膀都在颤抖着。

眼里早就出现了泪光,但还在勉强着自己,不露出会完全激发男性兽欲的那种柔弱模样。

“不进去的情况,怎么帮我,会吗?”

她颤抖的更加厉害了。

看来还是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手可以………”

“胸呢。”

“不…不会……”

“嘴呢?”

“不…不行…死都不行……”

她是知道的,如果在男人面前表现的太过柔弱,那只会面对更加无情的对待。

所以她在苦苦的支撑着,让自己的意志,可以明确的被我感受到。

我的左手抚摸着她的下巴,轻轻的将她低着的头抬了起来。

那是一张羞红,却又支撑着没有崩溃的笑容。

眼神之中,还有着最后的希望。

并没有放弃一切。

以及对我的信任,都表现在了里面。

她始终相信着,我是不会动她的。

看着这样的她,我真的有种想让她,彻底的抛弃掉这份幼稚的冲动。

我能简单,就让她对我彻底失望。

也能轻松的,让她那份让我感到安心的温柔,也不再存在。

是的,很简单。

但是…我做不到。

“…以后注意点。”

我只能尽可能冷漠的说道。

然后再也没有看她一眼,直接走到了淋浴器下面。

她并没有离开,只是摊坐了下去,不停的拂着自己的胸口,并大口的喘气着。

看起来就像是惊魂未定一样。

“我要脱裤子了。”

“诶啊、啊啊黑哥先别脱!”

她慌乱的爬了起来,踉踉跄跄的跑了出去,

大腿虽然少了一大块肉,但实际上的影响并不大。

而且因为没有了阻碍,没用多久就自行生长回去了。

清洗完身体之后,我只是给下半身绑了条浴巾就走了出来。

畏手畏脚的葵急忙端了一碗,看起来像是热粥的东西递到了我的手里。

然后迅速的躲到了一边,偷偷的看了过来。

这种距离感表示我刚才的行为,还是有点意义的吧。

吃完了葵弄的夜宵,我来到了灰的床边。

她还在沉睡。

不过比起之前那副脸色苍白的虚弱模样,现在看起来要好很多了。

“你身体有没有怎么样?”

似乎没想到我会突然问她,从我走出浴室之后,就乖巧的像个做错事情的孩子,她一直在跟我保持着距离。

没有了之前那种随意的态度。

这样就好的多了。

“我、我没事的!”

她可能根本就没去想我具体问的是什么,只是用最柔和的声音,迅速的回到。

坐在沙发上的她,还顺便往边上挪了挪身体。

“不要这么紧张,我又不会吃了你。”

“我、我不好吃的!”

她看起来更加慌乱了,已经挪到了沙发的另一边,还把靠垫抱到了怀里。

“我是问你,身体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

“啊、那个也没有!我、我健康的很!”

“如果生病了,我就直接让你变成大人。”

我认真的说道。

她漏出了害怕的声音。

“我、我绝对、绝对不会生病!”

“记住你说的话。”

“是、是!我会全力跟病毒抗争!”

她认真的对我来个了别扭的敬礼。

“晚上你睡沙发吧,灰让她一个人待着,我去给她擦下身体。”

“诶诶诶诶、不行不行、这个我来!我有经验!”

她又急忙的挪了回来,而且距离比刚才还要近。

基本是贴到了我的边上。

然后意识到了我的视线,又急速的挪开了。

要是战斗的时候有这个速度,倒是可以让我安心不少。

“总之…不行…黑哥也是正常的男人…不能让黑哥去擦……”

她发出了并不强硬,但却包含着强烈意志的声音。

“那你怎么休息。”

我冰冷的问到。

还是这样,她难道不明白。

自己的温柔,已经扭曲了吗。

“我…我不休息!”

“生病了我就让你变成大人的事情,你忘记了?”

“没有!我也不会生病的!”

完全没有了之前那副害怕的模样。

她的眼神中,满是对她人的善意。

作为支撑着她的动力,她什么都不会畏惧。

“那你自己注意吧。”

我没办法改变她的这个问题。

这样的人,也许也是这个世界需要的存在。

虽然看着会让人感到烦躁。

但那跟我,也没什么什么关系。

“好的、还有我帮小灰擦身体的时候,黑哥不准偷看喔!”

“我需要偷看吗?”

她尴尬的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她确实一夜没睡。

因为我的休息,也只是保持在浅度的闭目养神而已。

所以我能感觉到,她在忙碌着,然后时不时的在边上看我一眼。

偶尔会打瞌睡,但都会用力的拍打自己的脸颊,然后强行提起精神。

直至晨曦的光芒透过窗户照射了进来,刺痛了我的右眼。

她才安心的吐了一口气,然后直接坐到了我的边上,把手放到了我的肩膀上面

“黑哥的肩膀…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僵硬啊。”

她知道我没有睡着,轻柔的低语着。

“因为我有好好的放松自己的肌肉,这是很重要的事情。”

“黑哥总是这样一丝不苟的,真是一点都不可爱……”

“你的身体感觉很疲惫了,要不要我帮你放松一下?”

她突然慌张的站了起来,然后迅速的后退到了窗口的位置。

“不、不要!”

我是有给她按摩过的,除了那次她睡着的情况。

在她清醒的状态下,我有过一次替她疏通血脉。

她的表现没有像灰和昨晚那个女人那样,不过也差的不会太多。

“…我只是想帮你按摩。”

“不、不行!那个已经不能被称为是按摩了!”

怎么感觉,比帮我解决生理需求还要抗拒。

我这个真的是按摩的手法。

“舒服就好了啊,你们女人怎么这么麻烦。”

我有点生气。

这些都是我以前通过视频,还有跟大师求教,综合了全人类精华技巧。

可以说是让我都觉得自豪的按摩手法。

为什么会被她们当成奇怪的东西。

“不好!一点都不好!会…会变得奇怪…!而且黑哥还用那种认真的眼神…更容易让人心里产生罪恶感……!”

“我不在意的。”

“不行、反正不行…!我这辈子都……”

她似乎觉察到了自己的话有点伤人。

急忙的捂住了自己的嘴。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只用三成,你这样睡着不行,灰现在看起来气色已经正常了,我们可能下午就要出发。”

“…好…三成喔…真的是三成喔……!要是有什么奇怪的感觉…!我就跑…!”

你跑的掉吗。

什么三成。

我这次要让你见识到,这人类的瑰宝级按摩手法。

并不是那样的东西。

——然后,她哭了。

满脸通红的哭了出来。

而且还是因为羞耻的原因。

过程中她一直在抵抗,但是一旦被我摸到,她就没有力气了。

所以她根本就跑不掉。

然后我是真的,非常认真的给她来了一套全身按摩。

持续了整整一个小时,累的我都出了点汗。

毫无疑问的,这是我的最认真的一次。

但是她却在我的手里,不仅全程颤抖,嘴里的吐吸也是越来越不稳定。

最后甚至都哭了出来。

“为什么会这样。”

看着自己满是汗水的双手,我陷入了沉思。

“这是…我…我想说的……”

她无力的摊在沙发上,根本就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浑身都被汗水侵透了,皮肤上面甚至还散发着白色的热气。

“这算什么…三成……”

她还在呜咽着,伸出的双手想要擦拭泪水,却因为软绵绵的根本就碰不到自己的脸。

“就这样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我能保证你醒来会很舒服的。”

“这种舒服…我才…不要……”

“我不在意的。”

说着我的目光移到了她的短裤上面。

即使是隔着两层,也能明显感觉出来有一片水迹。

“…不…不要看我…不要啊……”

她哭的更厉害了。

我这个真的…是按摩手法。

肯定是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没有继续刺激她,我去拿了条毯子,给躺在沙发上的她披了上去,防止她感冒。

结果她就这样睡着了。

我明明有一直跟她说话,想尽可能的让她能在恢复了之后,去洗完澡再睡。

但她还是睡着了。

所以我只能,帮她把衣服换掉。

全身的上下,无论是该看的,还是不该看的地方,我都看到了。

虽然我已经尽可能的,去避免自己看到,但这不是说努力就可以努力的地方。

放任不管,感冒基本上是肯定的。

因为她身上的衣裤,就跟淋了场倾盆大雨一样。

不过我并没有帮她擦身体。

这个我自己也明白,我不可能能再控制的住。

所以我只是在给她擦了下比较不敏感的地方,其他重点部位完全不看。

有了空余的时间,我稍微锻炼了下自己的身体。

不用器材的体能训练,其实也是能练到很多东西的。

而且我的基础能力越强,使用神迹的时候,被强化的幅度也就会越高。

它的倍率是不变的,不会被我这边的基数影响。

所以有点空闲,我都会锻炼自己的身体。

哪怕是一点,日积月累的,也会成为不小的力量。

中途葵曾经醒来过一次。

然后迷茫的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我说了句下面也是银色的。

她就说了一句是梦啊,一脸呆滞的再次睡着了。

感觉还是不要刺激她比较好。

这种应该已经超过她能接受的范围了。

下次醒来,没有问的话我就不说。

有问我也不承认。

这样应该可以。

头发的颜色,变回去了。

时间已经来到了下午一点,我随便吃了点面包,她们两个还在沉睡着。

即使没有照镜子,我也能感觉出来,头发已经变回去了。

因为之前一直是超过了眼睛的长度,时不时的就会看到。

现在已经看不到了。

【比预计的要快了,是我的失职。】

这表示你们AI也不是万能的。

【主要是您通过按摩异性,自己的身体和精神状态也得到了放松,这些都有利用您的恢复。】

这样也行吗?

确实,按摩怎么说也是用手的。

感觉起来确实很…虽然我是认真的在按摩。

但毕竟我还是男人。

而且看着她们在我的手里越来越舒服的样子。

还是会有成就感的。

“…有机会想办法改造一下。”

现在的我,不可能再去找按摩大师询问心得。

通过视频可以看的,都是些入门级的东西。

但是我的初心是不会改变的。

这是按摩,就该有它正常的样子。

我不想让其他人觉得,这是奇怪的东西。

感觉到她们差不多快醒来了,我把房间角落背包里,还有的一些材料拿了出来。

没有花太多功夫,因为材料很少,所以我只给她们做了一锅鸡蛋粥。

然后在四点的时候,灰先起来了。

“黑,好饿。”

揉着惺忪的睡眼,衣衫不整的她,似乎早就闻到了房间里弥漫着的香味。

黑色的长发顺着裸露在外的腰身,散落在床单上面。

有种莫名的诱惑力。

“注意烫,不要吃太多。”

我没有让她离开床,而是装了一碗,来到了床边的位置。

“躺下去。”

没有直接递给伸出双手的她,我把粥放到了床头柜上,随手搬来了一张凳子。

她没有说话,默默的躺了回去。

她应该是明白了我的意思,有意的往我这边靠了过来。

我勺了一勺出来,还冒着热气的鸡蛋粥,香味还是很诱人的。

“黑没有吹一下。”

她冰冷的看了过来,不过目光基本都是集中在我的手上。

“…吹一下不会感觉恶心吗?”

“为什么会恶心?”

“可能会有一点口水。”

“那种事情无所谓的,黑…快点,我好饿。”

在她那略带渴求的目光下,我吹了吹手里的粥,然后放到了她的嘴里。

“快点,好饿。”

“不要急。”

“可是我很饿啊。”

就这样一边被她催促着,我顺利的喂完了一碗。

感觉很奇妙。

明明是她在吃,但自己的心里,多少也会有点满足感。

我从来没有过这种体验。

“再来一碗。”

她意犹未尽的看着已经见底的碗,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刚恢复,少吃点。”

“黑说过,生病的人,其实才要多吃点。”

我好像没说过这样的话。

虽然是正理没错。

“那就再来一碗。”

然后我又给她装了一碗。

因为我有刻意的打开一点锅盖,所以已经不是很烫了。

于是这次我并没有吹。

“没有刚才的味道了。”

吃了半碗的她,突然有点疑惑的对我说道。

“因为冷了点吧。”

我也没有在意,继续给她喂了一口。

她细细的在嘴里感受了一会儿,然后认真的看了过来。

“黑没有施法。”

突然就冒出了奇怪的话。

“我明白原因了,黑,吹一下。”

“…什么奇怪的原因,再废话你自己吃。”

她安静了下来,然后默默的按照我的节奏,吃着剩下的半碗。

原本我还觉得,自己最近已经有点能看明白,她偶尔有些莫名其妙的行为了。

但是果然我还是有些天真了。

这家伙根本就不是正常人可以理解的。

“黑,再来一碗。”

她再次意犹未尽的看着已经见底的碗。

然后再用一样的眼神看了过来。

“不是不好吃了吗?”

“再来一碗。”

“不行。”

“我好饿。”

“不行。”

“肚子都咕咕叫了。”

“你先咕咕叫在说。”

“咕咕。”

“我去洗碗了。”

“黑、我还想要。”

她急忙的拉住了我的手,总是冰冷的精致面容上,出现了紧张的神色。

“我不想给。”

“黑好坏。”

她的声音里出现了一丝不快的情绪。

然后松开了拉着我的手,默不作声的躺了回去。

“随便你怎么想。”

这个是铁碗,因为携带起来比较方便,所以我有保留几个。

葵应该已经醒来了,只是找不到起身的时机。

因为我早就看到,她那从毯子的缝隙里,露出来偷看我们的眼睛了。

“起来了就吃点。”

重新装了一碗的我,已经来到了沙发的边上。

她有些慌张的掀开了毯子,然后意识到自己是刚刚醒来,马上刻意的揉了揉眼睛,一脸笑容的看了过来。

“黑、黑哥早啊!”

“不早了,要我喂你吗?”

“呃、不、不不不、不用!”

她急忙的接了过去,勺子都没拿直接用嘴喝了一口。

“啊好烫!”

这家伙是傻子吧。

“啊、黑哥为什么不给我勺子!”

她一脸幽怨的看了过来。

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她了。

稍微理解了一点,为什么灰跟她的关系是那样的微妙。

“…拿去。”

回到厨房,锅里大概还有一碗的份量,这些就是我的食物了。

味道还可以,虽然有点冷了。

给了她们自由的休息时间,清理完厨房之后,我来到了阳台的位置。

点燃了一根香烟。

“最后的安宁。”

她们都明白,这是最后一天。

明天到达了小镇,我们就要分道扬镳了。

所以多少的,都会有点紧张。

我也不例外。

想跟她们说更多的东西,因为她们让人很不放心。

想让她们明白,我是个冷漠的人。

但是我自己也知道,根本就是矛盾了。

到底怎么样才能,让她们对我彻底失望。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现在她们对我太信任了。

信任到我几乎都要被压力,压的喘不上气的程度。

越是这样,到分别的时候。

我…肯定。

“…果然,还是早点分开比较好。”

继续这样下去。

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保持冷漠。

我必须跟她们保持距离,因为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她们不该看到我这里的东西。

而且灰的命运,我也无法插手。

无论我的决定是什么。

她们一定也不会在意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