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在正式招新时靠一己之力招够五十个人?!不然就不让她正式入社?!”

孟朵朵在空旷的路边大吼。一只路过的野猫都被吓到炸毛,喵喵叫了两声跑走了。

“你这么激动干什么。”姜忱放下堵着耳朵的手,“你又不参加社团,而且你和姜疏的关系也没多好吧。”

“可这摆明了是刁难!是欺负!是滥用职权!是校园……”

姜忱赶紧摆摆手,防止她说出什么更加严重的词:“好了好了好了,其实这事儿姜疏也得付一半责任好,她那脾气又臭又硬的,倒不如说会出这种事简直太在情理之中了。”

“可是这没道理!姜疏做的事情没有错!人应该讲道理!”

“哈哈哈,你吵架的水平一定是小学生级的。”

“什么时候了你还笑!”孟朵朵皱起眉,“不行,得想办法帮帮她。”

在孟朵朵低下头思考对策的同时,姜忱脸上的笑容就淡了下去。他有些意外地看着身旁认真思考的女孩,她的思考回路似乎并不是一般人那种“现在是送人情的好机会”,而是单纯地,想要从一件“没道理”的事情中帮助一个和自己关系甚至算不上好的室友。

有点……

“想不到办法!”孟朵朵突然暴躁地跺了跺脚,直接揪着姜忱的外套就朝学校跑,“总之我们两个先报名凑个人数!”

这姑娘是真的有点笨笨的。

姜忱无奈地想着。

然后他拉住了孟朵朵:“要去你自己去,别把我也拉进火坑。我和你不一样,很忙,没时间参加这种过家家似的社团。”

“可是……”

“就算我们两个,哦,再加上你们另外两个室友,都去凑人数,也还剩下四十五个人。”

“剩下的只要继续拉人——”

“拉谁?”姜忱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孟朵朵,“你在这所学校里还能拉进来的人,有谁?”

孟朵朵不说话了。

过去的四年,她不参加班级活动,不加入学校社团,没试过校外实践,和同班同学都交情淡淡,更别说是学弟学妹们了。

现在的她在学校里认识的人,老师的数量都要比学生多出几倍。

拉谁呢?

她谁也拉不来。

而且姜忱说得对,她没理由要求别人和自己用同样的想法思考,她觉得这是帮助姜疏的办法可以去做,但对别人来说这种行为可能就会造成困扰。这和姜疏社团中的学长做的一样,是没道理的事。

“那该怎么办啊……”

“总之先扫码吧。”

姜忱说了一句和现状毫无关系的话。

孟朵朵总觉得自己弄不懂这个人的思维方式:“扫码?”

“微信二维码,总之先留个联络方式,我就不指望你能想出什么好办法了,我想到了通知你。”

“哦,哦……”

孟朵朵反应了一会才掏出手机加了姜忱的好友。

“哈,孟朵朵?你竟然用真名做微信昵称?”

“不,那是……”孟朵朵想要解释,却好像突然想到什么不太开心的事情,移开了目光,“没什么啊,懒得想名字了嘛。”

“哦~”姜忱挑了挑眉,但也没说什么别的,刚好此时也已经到了学校,孟朵朵就慌慌张张地和他告别了。

其实不光只是微信,在所有的社交平台上,孟朵朵使用的账号都是简简单单的这三个字。

理由是……

孟朵朵正伸向宿舍大门的手顿了一下。

她尚且记得自己将孟朵朵这三个字大摇大摆推上台面的理由,但最初这么做时的心情,却怎么也回忆不起来了。

不知不觉间,她是不是忘掉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还知道回来啊。”

她一直没打开的大门自己开了,宿管阿姨满面怒容地对她伸出了手掌。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还没给我?”

孟朵朵含糊地说了声很快就好,然后拔腿就跑。

阿姨在她身后大声提醒:“后天必须交了啊!”

“知道——”

孟朵朵砰地闯进宿舍,像是在恐怖游戏里终于结束了一场追逐战似的,靠着门滑坐到了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朵朵,你没事吧,我给你倒杯可乐喝。”

沈淼起身去翻她的零食箱,段筱琬也投来担忧的目光,孟朵朵摆摆手,干笑着敷衍了过去。

“没事儿,而且比起我……”

暂时忘掉自己也同样面临的困扰,孟朵朵将姜忱社团的事情跟两名室友简单地说了一下。

虽然她也知道姜忱说的对,自己不太可能帮姜疏拉满五十个人,而那些人如果都是自己拉去的也没有意义,但她还是想从最小的地方开始,慢慢努力一下。

努力……啊……

感觉还真是个久违的词。

“完了完了,五十个人,上哪找那么多,要不咱们仨先去报个名?”沈淼提出了同样的想法,但段筱琬摇了摇头。

“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诚然,我们可以拜托周围的同学去报个名充人数,但这些纯粹是帮忙的人不可能在此之后还在社团中活跃,必然会成为没有意义的幽灵社员,如果姜疏还打算继续在社团里工作,那这种事长远来看对她并没什么好处,更别说她为了这个,已经和社长副社长产生了矛盾……”

沈淼已经伸手去零食箱里拿爆米花了。段筱琬又气又无奈地瞪了她一眼,用简单的句子总结了一下自己的观点。

“我们所能做的就只是宣传了。”

“你这说了不跟没说一样嘛。”沈淼扔下了爆米花,继续和大家一起进行没什么用的思考。

姜疏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三个人将椅子摆弄成一圈,一脸认真……啊不,三脸认真地想着什么问题。她挑了挑眉,但还是没说话也没提问,将手中的一摞传单放在桌上,自己去卫生间洗漱。

孟朵朵抬头时,刚好见到姜疏挑眉的样子,那种表情让她有种奇妙的熟悉感。而还没等她想起自己是在哪里见过类似的表情,目光就落在了姜疏刚刚放下的传单上。

——古典文学研究社,《山海经》主打期,尝遍全国各地的风味妖怪菜谱!

好像在哪里听过。

[……中华各地的妖怪任你吃个遍!]

而且那家伙好像也说过。

[只是在义务帮别人宣传。]

[不是朋友,是我姐姐。]

还有刚刚那似曾相识的挑眉。

“姜疏,姜忱。”

孟朵朵小声念了一遍这两个名字,突然有点想笑。她觉得自己真是挺笨的,这么明显的事情居然现在才反应过来。

不过姜忱竟然觉得姜疏“有点笨”、“一根筋”……他对聪明的标准到底有多高……

啊,但其实这么一说,姜疏也确实有点一根筋的意思,一般来说大一新生会有胆子和学长,而且还是社团的社长叫板吗?

姜疏不愧是姜疏。

……姐弟啊,怪不得他会这么了解姜疏的事情。

等等,姐弟?

孟朵朵突然感到背后一凉。

姜忱和姜疏是,姐弟。而且看上去关系还不错的样子,那么……

军训的时候,知道自己是大五延毕生的,只有姜忱。

是他吗?是他吧。不然没办法解释为什么三名室友突然知道了真相,她最近一直为同意书的事情烦心,所以没深究这件事,现在这么一想……

姜忱发现了自己和他姐姐是室友的事,然后将真相告诉了姜疏。

是他啊……

有些意外的,孟朵朵并没有很生气,她只是呆坐在原地,有些怅然若失。

这样啊。

也是,理所当然的嘛。

“朵朵?怎么了?”段筱琬先察觉到了孟朵朵的不对劲,开口问道。

“嗯?出什么事了?”沈淼下意识地伸手去拿糖果,“吃点甜的就什么事都没了。”

“不用了……”孟朵朵苦笑着推辞,“对了,有个问题想问你们。我是大五生这件事,你们是怎么发现的啊?”

沈淼没想太多,直接就回答:“这个啊,是姜疏——”

段筱琬突然变了脸色,而与此同时……

“我怎么了?”

平静无波,甚至有些冷冰冰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吓得沈淼立刻将一根棒棒糖塞进了嘴里,发出一连串含糊不清的呜呜声。

孟朵朵干笑着转头:“没,没什么,我们就是在说你的……”

姜疏没听,径自走了。

“社团的事情……”

孟朵朵有点尴尬,但现在不说可能就没机会说了,于是她无视了姜疏明显的拒绝,继续说了下去,“我们知道你在为招人的事情烦心,但是你看,大一的新生管那么多做什么?学长学姐存在的意义不就是帮忙做完这些事情,给你们提供个范例吗,所以你也可以先轻松一阵子,趁现在麻烦一下学长学姐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一件事情如果要做,当然要做到最好。”

孟朵朵还没来得及因为姜疏终于跟她说话了高兴,就被姜疏一个冰冷的眼神扫过,冻成了冰棍。

“我和你这种人不一样。”

说了一句完全称不上友好的话,她轻巧地爬上了自己的床。看看时间,确实已经到了姜疏日常休息的时候了。

床上的帘子一拉,就和寝室分成了两个世界。剩下的三人面面相觑,都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些许无奈。

【距离社团正式招新开始/住宿同意书上交最后期限,还有一天两夜。】

熄灯之后,孟朵朵悄悄地缩在被窝里打开了微信。刚刚添加的新好友头像就在列表的最上方,她的手指几次要点进去却都作罢,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就这样关掉屏幕准备睡觉。

几分钟之后,孟朵朵突然又从被窝里探出头来。这次没有任何犹豫,解锁屏幕,打开微信,选中姜忱,拉黑名单,一气呵成。

然后她才钻回被子。这次真的睡了。

几分钟后……

[对方开启了朋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的好友。]

在和孟朵朵她们隔了两栋教学楼的男生寝室里,姜忱对着这条提示哭笑不得。

“姜忱啊,你不陪我们一起抄作业就算了,你还不睡觉在那儿看着手机傻乐,我们会以为你有了女朋友而嫉妒死你的。”

坐在下面,尚在挑灯夜战的室友非常认真的说道。

“我也抄作业的话你们抄谁的去。”他轻飘飘地顶了一句话回去,大家轰然一笑,也就没人再追究手机和傻乐的事情了。

但姜忱还是发出了一句没人听懂的感慨。

“笨蛋的心思,要比很多聪明人难猜得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