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朵朵打了个嗝。

姜忱嫌弃地从袋子里抽出最后一张纸巾,看也不看地朝旁边递了过去。

夜色更深了,星光却愈发明亮,许愿池里的水哗哗作响,坐在水池边,中间还隔着一人宽距离的两个人在水中的影子微微晃动。

“哭够了?”姜忱仰头看着天空问道。

“谁哭了。”旁边传来闷闷的声音。

姜忱:……

女孩子的心思真难猜。

但就算是他,也不会在这种时候和对方在这种问题上抬杠。而是将装纸巾的袋子揉成一团,随手丢进了不远的垃圾桶里。

“抱歉……”旁边的孟朵朵突然没头没脑地道了个歉,天知道是为了刚才被用完的那包纸巾,还是已经变得一塌糊涂的无辜衣服。

自己的外套好像跟这女孩合不来。姜忱漫无边际地想着。但他自认为在这种时候还算有绅士风度,于是没有刨根问底地追究孟朵朵是在为什么道歉。而是挥了挥手,说了声没事儿。

“对了。”姜忱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要说道歉的话,我说不定也还得对你说。”

在军训结束,给教官开送别会的时候,他稍微听说了一点。好像李教官因为他们两人的假条一模一样而追查了一下,发现了是伪造的之后,为了惩罚孟朵朵才点名让她去参加不擅长的合唱的。虽然怎么想都是这个笨蛋的行为太蠢,但起因是自己,所以姑且说声抱歉也不亏。

但这件事孟朵朵并不知道内情,所以他本以为对方也会惊讶,会困惑自己为什么要道歉,然后像自己一样心胸宽广地不问,直接原谅。

却没想到孟朵朵斜着眼看向他,然后用一种奇怪的语气回答:“你要对我说抱歉的事情还少吗?”

“啊?”

姜忱愣住了。

“啊?!”孟朵朵意识到姜忱这表情背后的含义,也愣住了,下一秒就是怒火中烧,“你想说你完全不觉得至今为止对我做的那些事是需要道歉的吗!”

“啊?”姜忱眨了眨眼睛。

“你这个人——”

孟朵朵举起拳头就朝着姜忱的胸口砸去,后者苦笑着,却没躲没闪,打算正面接下这一拳。然而孟朵朵的拳头在离他的胸口只有几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姜忱挑了挑眉:“怎么?不打了?”

“哼,算了,我才没那么小气,为连当事人都记不清的事情不依不饶的。”孟朵朵收回手,扭过头,“而且你刚才也拉了我一把,算扯平了吧。”

“唉。”姜忱十分遗憾地叹了口气。

“怎么?你还想要被打啊。”

“不,我只是很遗憾你的拳头没打上来。”姜忱嘴角一挑,又露出了孟朵朵最熟悉的那种坏笑,而每当他这样笑的时候,总是没什么好事发生。

果然,在孟朵朵还没做好万全的准备时,姜忱就开口了。

“不然你就能感受一下自己蹭在我衣服上的眼泪和鼻涕了。”

“你给我去死吧!”

这次孟朵朵没有手下留情,但姜忱也没有留在原地挨打的兴趣,双腿一蹬,就离开了原地,孟朵朵跟在他身后穷追不舍。

——十分钟后

“这就不行啦。”

姜忱俯身看着趴在水池边喘粗气的孟朵朵,一半认真的惊讶一半则是在调侃对方。

“漫画家体力太差也不行吧。”

“要……要……你管。”

“好好好我不管这个。”姜忱脸不红气不喘,悠闲地像刚才那一阵运动只能说是闲庭信步,他轻巧地旁边找了个地方坐下,摘下耳机关掉了手机里的音乐,兴致勃勃地看着孟朵朵,“那么现在你也哭够了——”

“谁……谁哭了……”

“……行你没哭,那跑了这么久总消气了吧,现在可以说了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伤心事,说出来大家开心一下。”

“你……给我……等着……”

嘴上这么说着,但孟朵朵还是将最近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姜忱。和面对师兄的时候不同,这些话在姜忱面前说起来非常自然,大概也是因为姜忱知道的东西更多,那些词句简直就像是自己从喉咙里蹦出来的一样。

啊对了,因为已经到了寝室熄灯的时间,两人干脆又去了上次的那家店,此刻正在争抢着碗里的水煮鱼肉,开始了二轮战。

姜忱身边的位置上放着一个刚从服务生那里要来的纸袋,里面装着被孟朵朵弄脏的外套。

“就这样?”姜忱将一大块鱼肉夹进了碗里,满意地眯起眼睛,“直白地跟她们道个歉不就行了?”

“哪有那么简单,别的不说,只论姜疏,她就不可能给我道歉的机会。”

趁着姜忱暂时退出战局,孟朵朵也捞起了一大块鱼,顺便将辣椒在对面堆成了山。而因为她忙着做这件事,没注意姜忱的表情稍微有了变化。

“说起来,你是住在109宿舍来着?”

“对啊,怎么了?”

“没什么,不过……就你说的这情况来看,是挺麻烦的。”

“我一直在这么说了。”孟朵朵放下筷子,盯着桌上的鱼骨头,“所以才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而且,这原本的确是我的错。”

“那就搬出去住呗。”

姜忱干脆地说道。

“你说什么?!”

“所以说你们女孩子就是这么麻烦。”姜忱不耐烦地放下筷子,“说来说去不就是你惹她们生气了,她们不理你了吗?而且你还不知道怎么解决这个问题,那就干脆搬出去啊,干嘛非要留在这里自己生气,弄得她们也不自在?”

“可是……”

“不然你还想怎么样?就这样一言不发地过完最后一学年?你不怕自己的心理出点什么问题?而且你和那三个室友才认识多久?就这么难舍难分?而且看看她们对你的态度,一般会这么冷暴力自己的朋友吗?我看她们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所以才……”

“够了!”

孟朵朵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用力瞪着姜忱,清透的眼中升起了两团怒火。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

说完就转身而去。

姜忱摇摇头,压下嘴角的笑容,淡定地重新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不过下一秒,孟朵朵又冲了回来,扯走了姜忱身边的袋子,又瞪了他一眼,再次转身离开。

“洗了再还你!”

姜忱惊讶地看着她消失在店外,放下筷子,笑出了声。

然后他付了账,也跟在孟朵朵的后面朝学校走去——深更半夜的,总不能让女孩子一个人走路回去吧。他还算是有绅士风度的人。

就是……

“阿嚏!”

姜忱揉了揉自己的鼻子,没了外套,确实还有点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