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实施自己的目的,伊瑟开始延长每天买花的时间。

时间已到黄昏,伊瑟站在街角卖花,不抱希望的他试图再等到一个买家,盘算着夜晚的计划,街上连行人都很少,他手中剩余待售的花朵也有些蔫吧。

这时,一个长袍青年怒气冲冲的从酒馆里被老板赶出来,看的出他喝得晕头转向,随后老板将他落在酒馆的一本书也扔了出来。

“肮脏的婊子!骗子!全都是自私的猪猡!”青年怒骂着,伊瑟注视着,却看不到他骂的对象。

随后青年并没有捡起扔出的书,反而一脚将它远远踢开。引来为数不多的路人纷纷侧顾。随后青年又从怀中掏出一个怀表,狠狠砸在地上。

那怀表在地上翻滚一圈,停在了伊瑟脚下,伊瑟看到它被没有摔坏。

望着那怀表上精细的花纹,复杂的纹饰,伊瑟的心弦不知为什么一下绷紧了起来,似乎也有个怀表开始计时。

他装作不经意却表现地很明显的看向那个迷醉的青年,忽然发现对方也在看着自己。

对方歪扭着立起的身体显得有些滑稽,静静地对视了片刻后,这名青年碎了口吐沫,转身摇摇晃晃的离开。

就在这一刻,伊瑟的心弦一下松下来,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怀表收起。

“这不算偷,伊瑟,这一定是个好东西,可以卖个好价钱。”伊瑟心中暗暗对自己念到。见那人走远,伊瑟又飞快捡起了那本书,只是粗略的翻了一下,书中画着各种奇怪的图案,和一些奇怪的文字。

在白捡到这两样东西后,伊瑟便马不停蹄地跑向典当铺方向。

飞奔的路上,伊瑟的内心欣喜若狂,心中有着难以形容的喜悦,他这一刻觉得,一定是神肯定了他的决心。

走进典当铺,里面只有待在坚固铁房子中的老板一人。

伊瑟先把书交了上去。

“我们这可不是书店,小鬼。”老板头也不抬的分拣着金渣子。

伊瑟把书拿了下来,又把怀表放了上去。

这时老板才抬起头来,看了看怀表,又看了看伊瑟。

“小鬼,算你走运,这东西是哪偷来的?”

“你不要污蔑人!这是我捡的!”伊瑟对被当成小偷感到愤怒。

“好吧,反正也不重要。5枚银币。”

“不对!我问了别人的!这值10枚银币!”这一刻的伊瑟心怦怦直跳。

老板又扫了他一眼,拿出10枚银币,收起了怀表,拉上了铁门。

当伊瑟拿起钱,他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手中抓着的是自己卖50天花才能赚来的钱,也许自己刚才把价钱说低了,但这些钱也足够了。

离开典当铺前,伊瑟向外打望着,生怕在这危险的环境中,有人注意到自己,把钱抢了去。

随后他不间断的来到商店街,虽然天色已晚,但还是有不少的店铺亮着灯火。伊瑟伫立在一间木匠工坊门口,视线的不远处是一家服装店。

伊瑟有些犹豫,他在考虑要买手摇风琴还是鞋子送给薇薇安。

“下次有钱了,就把鞋子买上。”伊瑟考虑再三,这样说服自己。

正要迈进工坊,忽然一个身影拦住他,高大的男子双手环胸,很不友善的看着他。

伊瑟知道这个人便是老板“最近生意怎么样,老板?”

“滚开小乞丐,我这里可不是你们随便能进的。”

“我有钱。”伊瑟见状立马掏出了10枚银币。

“嗯?见此,老板沉默片刻,”“小鬼,你想买什么?”

“一个手摇风琴!”

“20枚银币。”

“不可能!怎么这么贵!”伊瑟想要故技重施。

“想找便宜的,那你还是去别家买吧,如果你能找到的话。”

伊瑟显得有些犹豫,并不是小伎俩被点破感到羞愧,只是把刚到手的钱就全部花出去让他有些不舍。如果自己把钱藏起来自己慢慢用,也没人知道,再也不用吃那些有着沙子的黑面包,这种来之不易的机会可不多,至于薇薇安,就先委屈一下她好了。

伊瑟心中又开始了激烈地挣扎。

“你买不买啊小鬼?”店主不耐烦地督促道。

“先不要了!但老板你一定要帮我留好!”

还是不够钱,伊瑟失落的走在回去的路上,“还差一半的钱,要靠卖花很要好久,要是像今天这样的机会每天都有的话,留下了这本书,也卖不出去。”

伊瑟看向那本书,心生疑惑,皱着眉头缓缓翻开。

“这都是什么东西?”一边翻动着,伊瑟的神情一边从疑惑到不敢相信,再到惊讶,越翻越快。

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到了恶人窝。

“伊瑟,怎么回来这么晚?我以为你出了什么意外。”

“啊?薇薇安?我回来了。”

“你怎么感觉像生病了?这是什么东西?”

“一本魔法书。”

“不是偷来的吧?”薇薇安侧着头,皎洁的目光打量着伊瑟。

“怎么可能。”伊瑟不置可否的说。

“好吧,我相信你。”

“听我说,你敢相信吗?这上面说有种植物可以让人不用呼吸,有一种法术,可以治疗任何疾病。甚至还有教你怎么制作永远不会脏,不会旧的衣服。”伊瑟兴奋地说着。然而,薇薇安似乎并没有什么兴趣。

“那真的是上面写的吗?要是童话的话,我小时候也听过很多。”薇薇安看着夜空,简单地回答他。

“这是无聊的人,这么有意思的东西,你竟然说是童话!”

“那么有没有能变出各样食物的羊角,就像我在童话里听的。”

“嗯……”伊瑟一时间没了声音。

看着伊瑟说不出话来,薇薇安扭头睡了过去。

当天晚上,伊瑟接着月光,用手指一字一字的阅读着,就像着了魔一样,不知疲倦的翻阅着。

三天转眼过去。

薇薇安拿过伊瑟那和白天出发时一样的花篮,唯一的区别就是里面的蓝风信子已经枯萎,她将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倒了出来,转身问道:“伊瑟,你最近总是心不在焉啊,有什么事吗?”

“是吗,因为实在有些难卖……”伊瑟继续目不转的地看着那本书。

“今晚又没东西吃吗?”

“我想是吧,薇薇安,你再分我半个嘛,我会还你的。”伊瑟还是丝毫没从书上离开视线。

“是可以,不过,只要你不再一直看这个东西……”薇薇安飞快地从伊瑟手中夺过魔法书。

“不要动它!”伊瑟突然大吼。薇薇安显然被吓了一跳,拿着书的手悬在空中,被伊瑟一把抢了回去。

“……呃,它已经很脆弱了,非常脆弱,很容易坏……”伊瑟也为突然的发火有些抱歉,牵强地解释着。

薇薇安愣在原地,尴尬地搓了搓手,半晌又靠近伊瑟。

“你要这么想看懂的话,你可以去找集市的代笔人,他们肯定能看懂。”

“不用,我看得懂。”伊瑟不去看她。

“又来啦,还在生气?”薇薇安习以为常的笑着。

对于薇薇安的不相信,伊瑟背过身去继续看书,没有回答。

“这个是什么?看起来好恶心。”薇薇安挤了过来,趴在伊瑟肩上,指着图画上一个肠子般的半球体。

伊瑟一下合上了书,将书放在身下翻身睡觉。

往后三天,伊瑟仍然时刻都放不下那本书,只是他变成薇薇安不在的时候看,兴致勃勃,不知疲倦地阅读着恐怕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然而三天之后,夜晚归来的伊瑟发现书不见了。

“东西呢?”伊瑟发疯似地寻找,“薇薇安!你见到了吗?那本魔法书,他应该就在我头边上放着才对。”

“不知道,也许被别的孩子都走了?”

听到这里,伊瑟怀疑地扫过还在恶人窝的每个人,忽然他冷静下来,“不会的,他们才不会要那一本破书。”

“会不会被老鼠叼走吃了?”薇薇安低头整理着今天要卖掉的花篮。

伊瑟看着薇薇安的侧脸,察觉到什么。

“我今天有看到你在鱼摊那儿,你怎么会有钱卖鱼。”

“谁会买鱼?明明连面包都不够吃。”薇薇安侧开脸。

注意到这个小动作,伊瑟一下扑倒薇薇安,双手摁住她,大吼道:“是你拿走的,薇薇安!对吗?”

不一会儿,薇薇安一边笑着一边哭出来:“是的,确实是我拿走的,我不光拿走了它,而且已经卖了它!因为它会害死我们!你像是着了魔,连糊口的活都不干了!在这样下去我们会饿死的!你不应该再留着它,它不属于你!读书是富人才能干的事,穷人要做的话,它就会毁了你。你不会忘了你的身份吗?我们是卖花的孤儿。”

伊瑟又急又气,他举起手,似乎想要打她。这时的薇薇安闭住眼睛,侧开脸。

这一刻,在意识到现实的绝望后,伊瑟放下微垂的手,也松开了薇薇安。

伊瑟低声说道:“对不起……”

薇薇安站起身,拾起散落在地的鲜花,带着背后沾满的泥印走了。

“快要到节日了,街上会有很多人。我先出发了。”她头也不回的这样说道。

失去了魔法书的伊瑟回归了和往常一样的生活,这次的争吵似乎拉大了两人的距离,却也加深了伊瑟想送给薇薇安礼物的决心,作为掩盖内心的强烈自责,也是为了向薇薇安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