迄今为止,自己会主动上前去做出动作的次数可说是屈指可数,然而这一次的事件对于她来说却是十分地罕见,更多的是惊讶:

“唔哦哦!这下真的成了大事情啦!”

 “真好呢,转校生~”

“没想到竟然能看见那个「魔女」亲自出手,看来今年真的非同凡响呀!”

总是喜欢看热闹的同学们都在一旁吵闹着,但这并不影响到了她的决定。

一切的一切,都将从此刻再次展开。

只有做好觉悟的那一方才得以存活,这就是游戏规则。

――来自人家的礼物,还是否满意呢?

将决心付诸于动作,这就是她所想要的。

◆◇◆◇◆◇◆◇

――两天前

 “我说呢,妳知不知道最近学院闹得沸沸扬扬的那件事情呀?”

“咦?有这么一回事来着吗?我怎么不知道呀?”

“哼哼,就让本姑娘宽宏大量地告诉无知的妳吧~!呀哈哈!”

“好好,就让无知的我洗耳恭听好了。”

因为早已放学,现在的教室内大约只剩下不到五名的学生,而这样子空荡荡的环境正适合用来说一些类似的话题。

毕竟让太多人知晓这件事情的话那么就会有些麻烦,因此这么做是最省事的。

“就是上一次的入学试呀,妳难道没听说吗?”

“嗯~好像没有耶?印象中就只是很顺利地进行完毕啦~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吗?”

面对着突如其来的疑问,被问到的那位只能翻找起自己的记忆,随后给出了这么一句的回答。

尽管自己有尽力去回想事情,但始终未果就直接放弃那个想法了。

“可多着了呢!听说呀,有个学生可是获得了跟作弊没两样的成绩哟!”

“咦!那个梦幻的全S成绩!?”

听到眼前的人那么说道后,另一名则是瞬间联想到了一个自己再熟悉不过了的事物而发出了惊呼。

稍微整理情绪后,两人再次进行话题。

虽然整理心情的同时两人都不断地才重复“好厉害!”之类的称赞,但这点就当成是没说过一样不提好了。

“厉害的不止有这些,根据本姑娘可靠的情报网,那一位「转校生」还是一个大大大帅哥呀!简直跟当红的偶像有的比哟!”

说完,少女夸张地把双臂展开来描述话语中的程度,不过有些太过夸大其词就是了。

“我说小雪呀?那个情报网该不会是那个摄影部吧?”

“――耶?”

“我就知道!每一次的事情都跟他们有关,这一次也是,小月那一次也是。”

小雪看见眼前的人感到如此恼火后便急忙出声安慰道:

“好啦好啦,灵儿妳就不要那么生气了好吗?毕竟人家可是学院方指派去做采访或是摄影之类的工作的哟?就别那么在意就行了。”

尽管自己不晓得对方是在为什么而感到恼怒,但直觉告诉她不安慰对方的话会闹出很严重的事情,因此就这么做了。

“来,跟着我这么做。深呼吸~吸气~吐气~吸气~吐气――”

就这么重复了数分钟,灵儿的心情总算有所恢复。

“哈……这次就算了吧,要是有下一次――应该是不会想要有下一次了。”

或许是知晓什么内幕一样的,灵儿叹起了气来。

“耶嘿嘿~灵儿心情变好了,那么事不宜迟就让我们友好地把话说完去吧?”

“如妳所愿。”

于是乎,在小雪有些夸张以及生动的描述下,两人重新地把前阵子的事情给重温了一遍,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不过间中似乎插入了一位的不速之客让两人感到十分意外。

“哎呀?两位是在说些什么呢?能否也让我参与其中?”

“那倒是无妨啦,不过小月妳真的有兴趣吗?”

对方先是很有礼貌地询问了意愿,随后得到了许可后以一个笑容来回答了眼前的两人:

“说悄悄话是我们的专权吧?那么就没有所谓感不感兴趣的问题啦~”

话就是这样子的。

“嗯嗯,小月说得很有道理呢!灵儿灵儿,就那么办吧!”

“无妨便是。”

在不速之客小月的插入底下,话题的有趣度一并来到了最高点。

学院校门口――

“承蒙两位的好意,我才能够听到那么多有趣的事情呢。”

“嗯嗯,不客气哟!那么就明天见啦~”

“嗯,拜拜~”

彼此寒暄完毕,三名少女就在校门口前各自挥手道别,并往各自的归途路上迈开了脚步。

“还真是个天下无奇不有之说呢。虽然我有那个意愿要亲自与对方会面,但似乎没那个空闲呢~啊啊,美好的机会就这么错过了的我还真是不顺遂呢。”

在从自己的闺蜜小雪口中得知了「转校生」的各式情报后,小月略感意外,但却因为无法与对方会面这点感到懊恼万分,于是她甩了甩头,将思绪一并整理后便慢慢地走了起来。

“哼哼哼~今天的收获还真是不少呢~那么接下来――银发蓝瞳?”

就在小月想要这么结束掉所有思考时,一个让自己感到非常困扰的词汇浮现在了她的脑海当中。

“反正离家也不远了,就在这边让我想一想这个东西好了。”

她这么决定后就往着附近的公园走去。

“嘿咻~稍微休息一阵吧。”

体力可说是自己最不擅长的一方了,再加上自己一时快步行走一时又换成是慢步的,导致小月的呼吸杂乱,因此她选择了在归家途中稍作休息。

坐在板凳上的小月开始了自己的思考。

“还真是漂亮的景色呢,要是能和某一位重要人物一起欣赏最再好不过了。”

她抬头看向了无穷的天空,只见天空的颜色被落日给熏陶得橘红橘红的,而轻飘飘的云朵则是漫无目的地在天空飘舞着,像是旅人一样。

来回摆动的双脚,欣赏着美丽日落的愉悦心情以及不慌不忙地翻索着记忆的从容都充分地表达着小月此刻非常地悠闲。

当然的,她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让自己能够更好地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才会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不是因为一时兴起才这么做的。

“哼哼~这一位银发蓝瞳的人呀~好像在哪看过的样子,记忆当中也有类似的景象哟?”

小月对着自己自言自语道。

“呃!这家伙!”

下一秒态度大转变的小月发出了呻吟。

看来似乎是想起了不开心的回忆呢。

“虽然不想承认但就这两点来说异常地相似,该不会就那么巧吧?”

就在小月这么想的同时,在她不远处似乎传来了一道声音,听似柔和却十分紧张的声音。

“不、不要哭了好吗?我就在这边哟?所以说没有人会讨厌你啦!”

根据判断,小月一度认为这是女孩子特有的声音。

而实际上正是如此。

不远处有着一对处于学龄前的男女正对望着,男方处在既哭又闹的情况下,而女方则是有些苦恼于安慰对方。

“呜呜呜……”

“你要是再这么哭泣下去的话……人、人家也会讨厌起你来的啦!”

或许是对眼泪之类的感到棘手,只见有些慌了的幼女这么说道。

“可是…..呜呜呜……”

“挺有趣的样子?”

略感兴趣的小月就这样悄悄地缩短了彼此间的距离,但不至于到被对方轻易发现的地步。

小男孩在看见对方有些生气的样子后,强忍着所有泪水,试图挤出语句表达自己的心情。

“可是,他们……他们只管我叫恶魔……呜呜呜……好过分……!”

“呃!这个年龄层就有霸凌现象了?这社会还真是腐烂呀。”

听见对方那么说后,小月的脸上浮出了厌恶的神情。

“那是因为他们没有像你一样的待遇,所以才这么说你的。所以不要放在心上啦!”

“但是!”

“没有但是!你只要知道人家一直会帮你就好了!”

“嗯、嗯嗯!我相信妳!”

就这样,小孩子之间的闹剧就无声无息地画上了句点。

“还真是可怜的孩子呢,这么小就得看脸色行事,不过那一位小女孩也有够义气的,简直跟我没两样呢!”

说着说着,小月不禁替那位小男孩感到怜悯,却对小女孩油然升起了一股自豪感。

“恶魔吗……还真是过分呢。不过就我所认识的人当中…..也有!?咦咦咦!等会等会!”

似乎是听到了相关字词,小月的思绪再一次被推到了最高处,而这一推不禁让她慌了脚步。

“喂喂喂!这玩笑也太不认真了吧!”

就连一向以来都维持的形象在那一瞬间彻底崩溃解散了。

“哈……还真是让人感到厌恶的回忆呢。”

不自觉地,小月的脸色变得不再像以前那么友好。

或许这就是命运所指定的,所以无可逃避。

小月就这样子接受了所有的事实,继续了回家的路。

“真是的,到底要被玩弄到什么地步才能善罢甘休呀,这个混蛋命运!”

似乎还不小心爆粗了,这点就让自己去反省好了。

带着自己略感不悦的心情,小月成功地回到了家中,并且接受了惊喜般的治愈。

大概,这也是命运的安排了。

曾经一度造成自己伤害的人,如今却若无其事地出现在了自己的生活当中,难免让小月对此感到排斥和厌恶。但无可厚非这就是所谓的命运,因此她只能往着那一条被安排好的路行走着。

出现转机的那一刻究竟会在什么时候。明天?后天?下星期?还是下一个月?又或是来年?

不断不断涌出的疑惑将小月的思考给占据,随后慢慢地被淡忘掉了。

“唉唉唉,我这身的体质还真是容易被摆弄呢~你说对吧,「小夜」?”

在叹气之后,就是接受了。

――因为也只能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