霎时,走廊上就这样被一股莫名的气氛给支配了。

带来的感觉既不能说是恐惧也不能说是和善,总而言之就是一股令人感到敬畏三分的气息就是了。

 “哦哦,终于等到这个时候啦!”

“哇哇哇!这样子真的没事吗!”

“学院中另一位的传说级人物!”

似乎是在迎接什么东西的伟大降临一样,几乎在场的全员都屏息以待,有的还甚至做出了夸张的宣言来营造出更令人感到不妙的气氛。

“嗯?对了,忘了告诉阁下呢。这所学院呢,可是存在着另一位与阁下相媲美的人物,而她呢就是――”

似乎是想起什么忘掉的东西一样,倩尤不以为是地转了过来说道。

纵使我很想说这样的气氛实在是令我避而远之,但可惜的是现场的情况似乎不允许我那么排斥它。

“啊啊,这还真是麻烦了。”

随后,我轻叹一口气,等待着接下来的发展。

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廊上迎来了一位不怎么起眼的少女,尽管说是不起眼,但带给人的感觉却十分深刻,到底是为什么呢?有点想不明白呢。

――孤高的冰雪魔女,天月紫夜。

在倩尤把话说完后,走廊上的谜之少女也似乎有所动静了。

不过话说回来呀,倩尤的口气还真是冷静呢,想必这种大场面她早就应对了很多次吧?

但说得轻松,我这边倒是有些麻烦了。听起来就非常不妙的称呼在我耳边以及脑中不断萦绕着,仿佛要将我的思绪占去一样的。

在察觉到自己身上的不对劲时已是不久之后的事情了。

只见我此刻人虽在,可是思绪早已飞远,一阵令我感到陌生的触感在全身流动着,直到完全被接纳之后我才得以知晓这份触感的来源以及真实身份。

我以前有睡过地板的经验来着,所以这份触感绝对不会错的。

只见少女似乎是一把把我给抱了过去,虽然动作不怎么大但我的头部似乎被有些强硬地按在了某个特殊地点上,而这个地点则不为他方,不偏不倚地就是那位少女身上最具特色的部位――胸膛了。

之所以不说成是胸部是有原因的,而这个原因在我看来似乎会伤害到对方所以我就默默地藏在心中不说好了。

“来自人家的礼物,还是否满意呢?”

事件主谋这么说道。

一度有想过会遭到天谴,但最后我还是下此决心来告诉自己这并不是胸部的触感,而是地板。因此我在心中感到懊悔不已,因为这实在是很对不起对方的发言。

 “阁下!阁下!赶紧回过神来,阁下!”

为了将我的意识夺回,倩尤在一旁使劲地呼唤着,担忧的样子不禁表现了出来。

看来我真的让她担心了,待会再给她道歉好了。

至于那位做出奇袭的少女则是将我给释开,随后用着有些意味的眼神打探起了我。

同时间,走廊上的气氛又变得更加亢奋激烈了。

话说这真的不会演变成暴动的吗?

 “唔哦哦!这下真的成了大事情啦!”

 “真好呢,转校生~”

 “没想到竟然能看见那个「魔女」亲自出手,看来今年真的非同凡响呀!”

走廊的气氛似乎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可怕,不过多少还是有些吵杂以及骚动的。

各式各样的发言都朝着我这方向给涌了过来,不得不说这还真是让我备受「关注」。

而且,为什么里面还会夹着感激的发言呀?想不通。

 “你就是,羽濑晓夜吗?”

 “没错,本人正是。”

从少女询问的口气当中,我能够确切地感受到了浓浓的压迫感以及感兴趣的样子。不过作为被询问的那一方的我自当是没被这股气势给牵着走,而是从容不迫地回答了问题。

 “虽然我知道这样子会造成困扰,但在进行交流之前能否请这位小姐告知于自己的名字呢?自报家门虽说是常规礼仪,但要是能在不造成困扰的情况下那就更好了。”

我尝试以轻松的口吻对着眼前的少女发起了疑问,当然我也有被好好地解答,看起来对方并不是那种蛮横无理的人呢。

 “……嘿~不造成困扰的情况下吗?虽然这句话似乎有些不对但姑且就当做是那样吧。也好,毕竟在你不知道我的名字下说些什么也没用,这一次就当成是附送的礼物好了。”

――啊哈哈,那还真是感激不尽。

我在心中苦笑的同时,也竖起了耳朵聆听着对方的介绍。

“真是的,这场闹剧究竟要持续多久才会结束呢……”

有些不耐烦的倩尤在一旁这么说道。

稍微忍多一会,就快结束了。

“本小姐的姓氏为天月,而名为紫夜。这下总可以了吧?”

简单明了,精准到位。

“谢了,那样子就行了。”

我在这么道谢的同时,也为刚才的事情做出了一些的理清。

“那么就期待下一次的相遇了,还有就是呢,刚才的举动就当成是见面礼好了。嗯……这个嘛,我并没有虐待人的嗜好,但还是得说请期待下一次的礼物吧~这种话呢。那么,回头见。”

少女用了与刚才不同的语气说完后,就径直地离开了现场。虽然说这很任性但似乎事情就是这样了。

话说回来,她似乎对自己的短处十分地明白呢。不过让我期待下一次的礼物什么的果然还是敬谢不敏就是了。

“就这么走了呢。”

 “是呀……”

看着逐渐消失的身影,双方都道出了各自的感想。

不过就连倩尤也会为之感到无奈,看来那一位对于我俩来说有些难应付,这么说或许会更明确。

“那么还请继续加快脚步了,阁下。”

“嗯。”

简单的做出回应后,我便跟上了倩尤的脚步。

看来这样子的相遇方式可以称得上是初体验了吧,至少在我迄今为止的人生中能这么说。

“呵呵,还真是目睹了有趣的场景呢。”

“那样子的事情我可不想有多第二次啊。”

路上,我依旧是那个弱势方,被强势方的倩尤持续挖苦着。

难道说她就那么喜欢挖苦人吗?而且对象似乎特定于我?

多想无益,还是着重当下较为适合。

◆◇◆◇◆◇◆◇

话说,这路还真长呀。

历经了刚才的事情以及在校门口与倩尤的相遇,都花了那么多时间了,到现在却还没到达我们的目的地?

这不管怎么想也太过于戏剧化了吧?

“唉。”

“阁下,怎么了吗?”

察觉到我的叹气声后,倩尤停下了脚步,随即问道。

“没什么,只是有些累了。”

“物理方面上?”

“心理层面。”

“那么请多适应,我也只能这么说了。”

普通的话喊累大多数都会得到“不要紧吧?”或是“要休息一会儿吗?”这样子的回答,而在倩尤面前这么说的我却得到了一句跟休息没半点关系的回答,这还真是让我感到匪夷所思。

经历了刚才的事情会那么说也不是不无道理,在我领悟到这点后就不做吐槽好了。

得到了倩尤话语方面的安慰后,停下的脚步又再次被迈开。而这次当然也有好好地结束掉了这场看似无穷无尽的寻班旅途了。

这还真是花费了不少时间的结果呢。

不过总的来说还是完成了,入学第一天就这样的话……那么按照这种步调持续走下去的话哪天我疯了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想到这边,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阁下这是怎么了?一脸感慨万分却又十分害怕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的样子?看来阁下今天真的辛苦了。”

倩尤在带着一抹笑容的同时,也不忘出声道出了自己对于我的看法。

看着那样子的倩尤,我也不好意思去说些什么来打坏她的好心情。

这样子的气氛还真是和谐呢。

“总感觉经过今天以后我的寿命似乎减少了许多呀……”

“那么,需要续命吗?我可是知道一些的好方法哟?”

咦?倩尤吗?

“请不要思考一些失礼的事情,我可不像那些一板一眼的女孩子哟!至少纯情还是有的!”

注意到我那有些怀疑的眼光后,倩尤立刻发出抗议来为自己的形象做出挽救。

说实在的,这个模样十分地可爱呢。

但,就真的那么明显吗?我可没那么自认过耶?

“作为阁下让我欣赏了一齣不赖的戏剧,那么请容许我报以一个动作来作为回礼。”

“锵锵~☆”

这个动作,熟悉不过了。

眼前的倩尤摆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会为之着迷的可爱动作,不禁让我感到一丝的怀疑她究竟是从哪得知这些东西的。没记错的话动作似乎常出现在动画或者漫画当中。

尽管我没有身为御宅族的骄傲,但多多少少还是接触了这一类的东西所以不可能不晓得相关资讯。

摆出心形的倩尤别有一番的可爱呢。最后只差个“闪亮(Kira)!”的音效罢了。

“还真是别有一番风格呢,倩尤同学?”

“啊哈哈~没有被阁下所厌恶那最好不过了~”

面对着我的称赞,倩尤也回以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

“那么,到达了呢,2年A班。”

“嗯嗯,这一路上辛苦妳了呐,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送上感谢的。”

“没什么,举手之劳罢了呢。”

在到达班级的门前后,我这么感谢倩尤。

就在我打算踏入教室内的时候,倩尤的举动让我感到十分疑惑。

“作为最后的一道服务,请容许我为阁下敞开这道埋入新生活的门吧。”

“咦?”

“由衷欢迎你来到私立海月学院的2年A班,羽濑晓夜同学。”

倩尤突如其来的话语让我有些失神了。

“对了对了,虽然现在才说会有些抱歉,但还是得告知给阁下才是――”

又有什么忘了吗,没想到倩尤还真是个健忘的人呢。

――我也是这个班级的一员哟?

嗯,果然是个会让我为之感到惊讶的事实。

虽然我曾那么想过,但最后还是选择将这个想法抛弃。

不过嘛,最后的最后这个想法还是扇了我耳光就是了。

“欸欸欸!”

――身为A班班长的我,以及这个A班,就请晓夜你多多指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