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子路,记住只能你一个人来。”

晚上六点整,神秘人准时打来电话。石子路接过电话,就传来了对面命令的声音。

“我不想和你见面了。”

石子路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昨天露西亚的事情,让他想了很多。最直接的一个结果就是,他开始怀疑起这个一直在暗地里帮助自己的神秘人的真实目的。他这样做,是不是也和露西亚·伯纳德一样,想杀了自己?

“不想和我见面了?”听到石子路的话,对面抬高了声音,“当初是你自己提出要和我见面的。现在我满足了你的要求,你又不想见面了?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没有办法确定你是不是也是想用这个方法来达到你杀死我的目的。”

对面发出了冷哼:“好呀。你终于也学乖了,石子路。这样就对了,继续保持下去,我就能省心,不用再为你的愚蠢而提心吊胆了。”

“我想你差不多也不用再演戏了。”

“演戏?”对面冷笑道,“哼哼,无所谓了。你不想见面,就不见面了。反正,我也不是很想和你见面。不过,我劝告你,以后最好学聪明点,小心看人。不要再被奇怪的人接近了。不然,到时候,你自己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对方的态度让石子路顿时感到疑惑,他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想多了。

“不过,既然你不想见面,那么那些本来说了应该在和你在见面之后谈的事情,我就现在就在这电话里给你说个清楚吧。”

“不用了,我不会再相信你了。”

对面发出了大笑:“摊上你这个任务,算我倒霉。不过也好,你有这个觉悟,以后我倒是轻松多了。既然如此,我不和你废话了。再见。”

说罢,对面断开了通信。

这样做真的对吗?

对方挂了电话以后,石子路不禁这样想。

“我觉得主人您太过于谨慎了。”佐伊插话道。

“怎么说?”

“现在您所拥有的力量,一般人都是无法伤害到您的。而如果您下定决心继续和那个神秘人接触的话,也没有什么大碍。甚至,您还可以反客为主,将他抓住。”

佐伊的话让石子路有些动摇了。

然而露西亚·伯纳德的事情实在是让他过于冲击了。

不过,他因此对不明身份人物产生的不信任感,不是他拒绝与神秘人见面的唯一理由。而另一个理由,是他觉得对方想要对自己说的事情,他已经从其他渠道得知了。

露西亚·伯纳德神秘死亡后,一天过去了,关于她的资料也如雨后春笋般多了起来。而这些资料都是来自楚槿所掌握的拾荒会的情报中心的。

看着露西亚的尸体被相关人带走处理后,石子路在自己的房间一夜无眠。但是等白天楚槿来到他房间叫他,并说有新的资料要告诉他的时候,他竟然发觉自己没有了这一夜的其他记忆。而佐伊告诉他,其实他在不知不觉间还是合上了双眼,不过很快就再次醒来。这就让他难以分清梦与现实,以至于给他没有自己一夜无眠的错觉。

不过楚槿的到来让他精神了一些。

“石子路,情报中心又有了最新的情报。”楚槿一来,就兴奋地对石子路说。

石子路点了点头:“谢谢你了,班长。”

“没什么,能帮到你就可以。”楚槿坐到了石子路的对面,“而且,关于露西亚·伯纳德的事情你可以不用放在心上了,因为那不是你的错。”

石子路沉默了。

这一夜他一直在思考自己应该怎么面对露西亚·伯纳德的事情。期间他有过很多的想法,但都很快被他自己一一否定了。而直到楚槿的到来,给他带来了精神,他才最终能给这感觉下了定论。

他很愤怒。这是他最终确定的情感。

虽然露西亚·伯纳德那时候带着眼泪向他表达虚假的心意时,他没有喜欢她,但他确实动心了。因为这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女生这样向他直接表达爱慕的情感。他动摇了,甚至有点想接受了。但是,果然在那时候楚槿的样子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让他坚定了自己的内心,没有回应她。

而如今,他知道自己的那份动摇只不过是被人玩弄了,而玩弄他情感的理由还是为了杀他。这让他难以接受。愤怒,也就由此生出。

“班长,没关系了。我根本已经不放在心上了。”

他将自己的感觉向楚槿倾诉,而这样一来,他的内心也确实舒畅了不少。

“这样就好了。”楚槿露出了喜悦的笑容。

“对了,班长,你来是有新的情报要说的吧?”

石子路明白,露西亚·伯纳德是针对他的刺杀行动的其中一人而已。她和放炸弹要炸死他的人没有太大的区别,只不过她想要使用的是感情的战术。

“对,对。”楚槿连连点头,“关于露西亚·伯纳德幕后的势力已经查清楚了。”

“幕后的势力?”

“对。其实‘死神沙漏’不是一个单独的组织,而只不过是一个拾荒者赏金组织的成员团队罢了。”

“拾荒者赏金组织?”

他没想到这里可以听到这个词。

“没错,她就是其中一个叫‘赫尔墨斯’的组织的成员。”

这个名字石子路大有印象。因为之前,他就被这个赏金组织的人抓住过,逼问关于库哈斯的东西。不过,那一次,在他们即将要给他施加更大的酷刑时,左玥来救了他。而查出抓他的人就是“赫尔墨斯”他还为此花了一大笔钱,虽然这钱本来就是开发者给他的。

“没想到又是他们……”

“你已经知道了这个组织了吗?”

石子路将自己知道的情况告诉了楚槿。

楚槿点了点头:“确实是这样。”

“而且,好像还有另一个组织叫‘时迁’。”

“没错,这就是所有拾荒者赏金组织中最大的两个。他们也是最不守规矩的两个。”

“也就说,有人在赫尔墨斯发布了悬赏我性命的任务,所以就引来了露西亚·伯纳德他们。”

然而楚槿摇了摇头。

据说石子路所知,所谓的赏金组织应该就是这样运作的,难道拾荒者世界的不一样。他也不懂,只能等待着楚槿的进一步解释。

“情况有些不同。”她顿了顿,“前些日子,他们还是一般赏金组织的行事风格。但是据情报所说,到了某天之后,他们就彻底改变了。完全成为了针对你的组织。”

“完全针对我?”

“原本赫尔墨斯还有其他一些关于抢夺所属人明确的货的任务,但是现在他们全组织上下只剩下一个任务。就是杀了你。”

石子路皱起了眉头。

“但是他们的做法又不像绿色地球一样,整体一致,而还是保留着赏金组织的风格。谁接任务谁去做,只是因为只剩下一个任务,他们不再有同一任务同时只能由一人或一个小团队接手的限制。”

“而那个唯一悬赏你性命的任务,完成后居然有一亿星币的奖励。为了这庞大的奖励,赫尔墨斯的人想尽办法要来杀你。甚至还有了赏金猎人间为了排除对手而自相残杀的传闻。而这以前在他们的组织里是完全禁止的行为。但是现在赫尔墨斯似乎已经完全不在意了。”

石子路想起了之前那个用炸弹威胁自己的人。他应该就是被同一组织的赏金猎人杀死的吧。而且,那时他所说的那些话,应该指的就是藏在他身边的露西亚·伯纳德。

这样一想,石子路对于露西亚·伯纳德的印象越发厌恶了。

“对了,班长。你说,某一天之后,赫尔墨斯的方针就转变了。那么,那一天到底是?”

“就是在那晚冬末市绿色地球大楼被袭击之后。”

原来是那一天晚上。

“那另一个赏金组织,时迁呢?他们又如何?”

石子路感觉如果赫尔墨斯转变了策略,时迁应该也会有所转变。他要警惕所有潜在的敌人。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但是有一点可以确认。就是他们也不再接受其他人的任务了。”

石子路沉默了。楚槿也没有再说话。

“对了,石子路,还有一件事。”两人沉默了半晌,楚槿再次出声打破了这片沉寂的空气。

“嗯,班长,你说。”石子路看着楚槿的双眼。

“就是昨天吃完饭没有说完的事情。”

“就是,后天什么的吧?后天有什么事情吗?”

楚槿点了点头:“其实已经是明天了……不过重点不在这里。昨天,我是想邀请你和我去参加一个会议。”

“参加会议?”

“没错,参加我们拾荒会的会议。”

结束了神秘人的通信有一段时间后,石子路躺在了自己床上。

拾荒会的会议……

石子路不清楚,在这个会议上会遇到什么,但只要是楚槿邀请的,他就一定会去。

而他也觉得高兴。因为这说明,自己确实能帮得到楚槿。

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谁?”

“是我,石子路。”

是楚槿的声音。

石子路顿时精神起来,从床上弹起,跑到房门,打开了房门。

门外站着穿西装的楚槿。

“班,班长,有什么事?”

“石子路,有一个最新的消息。”

石子路看到她的表情有些迷茫。

“什么消息?”

他觉得似乎有些不妙。

“是关于赫尔墨斯的。”

“又是赫尔墨斯?”

楚槿点了点头:“没错。而且这实在太奇怪了。就在不久前,赫尔墨斯居然解散了。”

“解,解散了?”石子路一阵惊愕,“这么突然?”

“没错,太突然了。我想……”楚槿沉吟着。

“班长,你有什么想法?”

“我想,可能露西亚·伯纳德的突然死亡,是一个讯号。”

“讯号?”

“嗯。就是赫尔墨斯现在解散的讯号。”

“但是班长,这似乎有些牵强吧……”

楚槿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但我总感觉,露西亚·伯纳德的死太奇怪了。”

石子路没有继续说什么。

“对了,班长。”

“嗯。”楚槿抬起低下思考的脑袋。

“时迁呢?”

“时迁?”

“那个赏金组织也还在吗?”

“没有消息说它也消失了。”楚槿摇了摇头。

石子路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了。

“主人,有神秘人的通信。”

就在两人沉默的时候,佐伊说道。

怎么还打电话来?

石子路想了想,最终接了电话。

“石子路,你听说了吗?”

已接通就是对面奇怪的话。

“什么?”

“赫尔墨斯没了。”

“这有什么问题吗?”

“你自己的组织没了,有那么高兴吗?”

“我自己的组织?”对面发出了冷哼,“石子路我们见一次面吧。”

“我不是说了吗?”

“这次是我要见你,而不是你要见我。总之你拒绝也没用,我一定会来找你的。”

“你敢来我就敢对付你。”

对面发出了冷笑,随后挂了电话。

莫名其妙!

看着结束通信的消息框,石子路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