睁开眼的自己,看到的是熟悉却又陌生的天花板。

对了,这里是八神大宅中自己的卧室。

头有点痛,似乎作了一个,很漫长很漫长的梦。

梦里的自己,是个拿着把被绷带包裹的剑,很嚣张也很令人讨厌的家伙。

对于梦的印象也仅此而已了,梦里之后的事情随着意识逐渐清晰也变得模糊不清。可是总觉得,在梦里的自己,应该是和浩一还有绫以及不认识的人一起行动的才对。

嘛,管他呢,去思考昨晚作了什么梦是毫无意义的事情,梦与现实始终是完全分开不会有任何交集的。

会作这种无聊的梦,除了说明我的中二时期还没完全过去之外,什么都说明不了。

比起梦,还有更应该思考的事情......

比如,昨晚发生了什么。

“这可真是...丢脸丢到家的回忆啊。”一想起昨晚的事情,还躺在床上的我就有种想掩面而哭的冲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想放声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发现了!

在玩R18游戏的时候被女生发现了!

还要是两个女生啊!

我的青春,就这样蒙羞了!被染上无法磨灭的污点了!

等等...我这种人际交往失败者貌似根本没有青春这种东西吧?就算有,也肯定是跟陀烂泥一样没什么存在意义。

而且,如果记忆没出错的话,跟我一起玩R18游戏被绫和奈绪发现的人,还有浩一吧?

想到这里我的心理就平衡多了,有个垫背的能拖下水始终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情。毕竟自私的心理人人都有,谁也不想自己成为唯一的受害者,不是么?

只不过,即使有浩一跟我一同被害,我也暗暗下了假装遗忘掉这件事的决定,不然...我该怎么去面对绫和奈绪。

实在太丢人太羞耻了!

看了下床头柜上的闹钟,现在是早上七点,还是起床吧。

换好衣服,稍稍整理一下因睡觉而凌乱过头的头发,刚好这时候肚子也响起来了,卡雷尔应该已经做好早餐了吧?

一边想着早餐会吃什么一边打开房门的我,看到的是昨晚与我一同参与那神圣探索却徒劳无功的共犯——

——浩一。

“哟,修。”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我。

“哟,浩一。”我也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接下来的半分钟时间里,我们两个就这么站在走廊,四目相对却保持沉默。

好像,有点尴尬。

在经历了昨晚那场能称之为“人生最大之丢脸浩劫”和“我的青春色欲物语肯定有问题”的惨剧后,作为被害者的我们,该说些什么呢?

交流在我晕倒后浩一如何受到非人般的待遇吗?

可是在此之前我已经受到电击器和杀人便当的双重照顾,怎么想都不觉得浩一还会遭受这之上的惨痛经历。

不...起码,有一件事,还是应该说出来的。

虽说我个人对于浩一能不能明白自己的意思抱有怀疑,毕竟这家伙的脑袋除了性欲和中二正义理论以及吃饭之外就无法用来思考别的东西,不过还是不抱希望地尝试一下吧,“昨晚,什么都没发生过,对吧?”

出乎我预料的是,这位以愚笨和KY而著称的中二同居人居然非常难得地,瞬间把握住了要点,“对,什么都没发生过。“

“........"

"........"

我们,再次沉默起来。

其实有很多话想说,比如交流一下晕倒后作了什么梦之类的,只是这种话题还是免了吧,只不过是互揭伤疤而已。

现在的浩一看起来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想了半天他却只说了一句:“昨晚做作业辛苦了,修。”

“嗯,你也是,浩一。”

啊......

没错......

我们昨晚,只不过是埋头与作业苦斗而已,并没有玩过什么R18游戏,也绝对没有发生正要满足自身的荷尔蒙时,却被女生们闯入并对我们施以制裁的不幸事件。

绝对...没有。

此时此刻,我们两个很默契地开始了对自己进行精神上自我洗脑。

嗯,感觉好多了。

“好了,我们还是去吃早餐吧,卡雷尔应该已经做好早餐等着我们了。”

“嗯,走吧。”

说罢,我和浩一迈开脚步往饭厅走去。

进入饭厅时绫和奈绪已经在等着了,而卡雷尔还在厨房忙活。

“早上好,八神君,早赖同学。“看到我们进入饭厅的奈绪,摆出自己招牌的笑盈盈表情向我们打招呼。

“早上好,奈绪。“

“早上好,伊藤。“

已经下定决心把昨晚的不幸事件自我洗脑成做作业的我和浩一,尽量用和平时没两样的态度回应奈绪,同时也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怎么感觉奈绪的心情好像很好的样子?

虽然以前就很喜欢笑,可现在看起来心情似乎比昨晚吃饭时还要好?

反倒是绫的臭脾气似乎往进一步恶化的方向发展了,看到我的时候她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接着“哼“了一声就把头扭到一边去。

“绫,你哼什么?“

面对我的问题,她只是又恶狠狠地瞪了我一下,然后就像当我不存在似的彻底无视了。

看来是完全拒绝与我接触啊?

昨晚的事情对她来说有这么恶劣吗?

话又说回来,之前和绫独处时她明明就试过“色诱“我当她的宠物了吧?连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的女变态,很难想象会因为我玩R18游戏而生气到现在。

算了,不管她,既然这个毒舌女打定主意要跟我冷战到底,那么我也奉陪下去好了。反正还有对我笑容相待的小天使,不是么?

只是...

看到奈绪的脸,我又想起了某个问题——

——在昨晚的游戏中,我选择了与奈绪相似的班长,这是否代表我对奈绪有那方面的......

还有一个问题,虽然昨晚并没有想到这一点,可当时浩一是和我一起玩那个R18游戏的,而如果,嗯,我说的是如果,游戏中的班长,真的跟奈绪这么相像的话......

我下意识地对坐在身边的笨蛋同居人投以危险的目光。

“怎,怎么了?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好吗?很吓人啊!“察觉到什么的浩一不但畏缩起来,还拉远了和我的距离。

这个中二有时候确实挺敏锐的嘛。

“没什么。“嘴上是这样说的。

心里是这样想的:唧,算你走运,浩一,幸好昨晚的游戏里你没看到那种画面,不然我肯定把你活活打到死为止。

绝对不会让除我之外的人看到奈绪的身体的,就算只是游戏里相似的人物也不...

等等...不对啊...我想这种事干嘛?

算了,这件事永远尘封在心底里就好,没有回想起来的必要。

除了面对奈绪时会很尴尬之外,也有着更深层的原因:奈绪对我而言只不过是同类,不可能有其他关系存在。

同类,永远只是同类。

仅此而已。

一旦想清楚这件事后就感觉心安理得多了。

与此同时,我听到绫在小声嘟囔着什么,“我才没有输...哼!“

虽然声音很小,不过还是听到了。

这家伙到底在纠结什么?

完全搞不懂。

就为了昨晚的事情吗?

不知为何......我也开始觉得不爽了。

---

吃完早餐的我们,一同踏上前往学园的路上。

当然的,和绫的冷战还没有结束,倒不如说一路上她都摆着臭脸,散发一种生人勿近的气息。

作为冷战对象的我就不用说了,这种时候连一向不懂何为气氛的浩一都不敢主动与绫搭话,害怕一旦说错什么就会招来恶性报复,就连爱慕着绫的卡雷尔也同样。

现在,我们一行人中能与绫说上话的,就只有小天使奈绪。不过也仅仅是奈绪单方面地想找到绫感兴趣的话题而已,因为就连和她说话时,绫的态度也一样冷淡。

有时候挺佩服奈绪的,面对一个一直摆着一张臭脸给自己看,态度语气也冷淡无比的家伙,她居然也一样能以微笑相待。

有种,怀念的感觉。

这不禁让我想到了两年前——

——那时候的我,也是这样对待奈绪的吧。

时至今日,也依然记得。

在那个学园门外的樱树灿烂盛开的春天,刚升入穗绫学园的我遇到了名为伊藤奈绪的少女。

“你好,是八神君吧?我是伊藤奈绪,请多多指教,我觉得我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的。”当时的少女是这样说的,面对没有朋友,也不愿意与他人接触的少年,她首先伸出了代表善意的双手。

“不需要,滚。”然而,当时对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嗤之以鼻,认为自己不需要朋友想要成为孤僻者的少年,却只作出了如此粗暴的回应。

这便是,两人最初的对话。

原以为少女会被自己的粗暴对待吓得知难而退,可之后的事情却出乎了少年的预料。少女没有放弃,而是日复一日地主动找少年搭话,即使旁人认为再不值得,少女也从未因少年的冷漠与拒绝而讨厌少年。

在那段日子里,几乎每一个上学日的早晨,以冷漠示人的少年都会在那条商店街里看到那位等待自己,一直以微笑迎接自己的少女。

或许是意识到少女不会轻易放弃,又或许是被纠缠得厌烦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少年变得不那么抗拒了。虽然直到现在,少年依然认为少女对自己的感情与所谓的喜欢无关,也不会存在超越同学关系之上的好感,但少年......

不,应该说,我已经变得不再拒绝奈绪的善意了吧。

在既是同学也是同类的现在,对我而言,这个女生到底有何意义?可能只是习惯了她存在于自己身边也说不定。

现在的我,已经不会去思考当初奈绪接近自己的目的是什么,但无论如何,我都认为奈绪是我重要的同类。

...嘛,令人难为情的,对于过去的回忆就到此为止吧。

长长的斜坡已经走完,学园大门就在前方了。

恰好这时。

或者应该说,在我们准备踏入学园的那一刻,就像被计算好的一样,学园广播突然响起:啊,咳咳,请2-B班的八神同学,伊藤同学,2-D班的藤月同学,2-F班的早赖同学,以及2-B班副班主任卡雷尔老师马上到学生会办公室。“

听到广播的我下意识皱了皱眉头。

学生会是本校最神秘的组织,几乎从不集体在公众场合露面,他们做出的决策都只会出现在学园公告栏或者学园BBS上面。

现任学生会长甲斐刹那更是神秘到连这个人是否存在都是个问题,他的样子甚至连学园理事会都没见过。最莫名其妙的是这个人之前从没出现过,却在一夜之间成为了学生会长,还把学生会完全改组。说得确切点,就是一年前的某天,一觉睡醒的我回到学园,突然发现学生会成员集体换人了。

诡异的是,除了我之外,居然没有人觉得不妥,简直就像全校师生都被洗脑了一样。这让我觉得现任学生会十分有问题。

“修,你怎么看?“身边的浩一询问我的意思。

其他人也都看向我这边,包括还在与我冷战中的绫,虽然那家伙只看了一眼又“哼”地把头扭到一边就是。

老实说,我真没兴趣跟那种像KGB一样见不得光的学生会成员见面。

“管他呢,直接回教室就是,当作没听...“

我话还没说完,广播又来了:“啊,咳咳,重申一次,请2-B班喜欢戴绿色帽子的”BLACK“变态中二少年八神修,杀人便当制作商伊藤奈绪,2-D班的跳楼自杀狂藤月绫,2-F班的中二史莱姆早濑浩一,以及2-B班副班主任肌肉狂徒卡雷尔,马上到学生会办公室。“

听到广播的我们都沉默了.......

嗯,沉默,我们还能说什么呢?

可是啊,不也有这么一句话吗?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

所以,不想死的我们,只能集体爆发了。

“哪个找死的家伙!敢这样来揭本少爷的伤疤!?信不信我派一堆黑人扁你再挂你上篮球架!?想成为下一个山本伸一是吧!还有,为什么形容我的东西最多!?“

“只...只是跳楼失败了几次而已!本小姐怎么可能是自杀狂!“

“好没礼貌!又不是我想做出杀人便当的!明明我也是想做出没有任何危险性吃了不会陷入濒死状态的好吃便当的啊!”

“罪恶的学生会!作为真正的正义使者,我早濑浩一一定要将你们这些邪门歪道痛扁,哦不,施以制裁!"

“这...这是对吾最大的侮辱!锻炼肌肉是全人类都喜欢做的事情,怎么能将吾称作肌肉狂徒呢!“

先不论我们这番槽点多得都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吐槽的话,连奈绪和卡雷尔这样平时以温文有礼而著称的人都被激怒了,可想而知这广播让我们有多火大。

事已至此,已经没什么好犹豫的了,集体青筋爆现地杀上学生会吧!

我要宰了学生会那群敢这样形容我的混蛋们!还有那个搞广播的!等着吧,全部人都要上篮球架COS西方宗教油画!

怒气冲冲的我们想都不想就直接冲上教学楼五楼,那里是学生会办公室所在地。话说学生会办公室我也是头一次去,那个地方到底是怎样的我也不知道,唯一清楚的是,学生会办公室占据了教学楼五楼整整一层。

于是,当我们上到五楼时,那个看起来就不像是普通学生会办公室该有的,金光闪闪的大门就呈现在我们眼前。

虽说穗绫学园在三浦市算是小有名气,可是学园到底是有钱到怎么样的地步,才会允许学生会不但占据了整个五楼还搞出这么一个俗气拜金的大门?

这坚定了我心里学生会存在不可告人黑幕的想法。

“浩一!开门!”

“收到!”

随着我一声令下,浩一很听话地把学生会大门一脚踹开。

接下来我们直接冲进学生会办公室里。

“绫,给他们尝尝电击器的快感!奈绪,使出杀人炸虾毒死他们!卡雷尔,浩一,不用废话,咬他们!“

作为低智商的典型,浩一想都不想就真的冲上去了,而卡雷尔,虽然一开始有点犹豫,只是看到我肯定的眼神后,也加入到浩一的“疯狗“行列中。

只有智商在平均水准以上的两位女生停了下来,不过她们的反应也各不相同。

绫是别扭地瞪了我一眼,那眼神里满是认为我脑子有问题的味道,接着又是惯例地“哼”一声就把头别过去不看我。

这家伙还真是...

奈绪则是过来敲了一下我的头,还用她那都不知道该说是按摩还是撒娇的力气来锤我,“真是的,八神君,我的便当可不是用来做这种用途的!“

“好啦好啦,知道啦。“很舒服,请继续。

到现在我才看清学生会办公室是怎样的,大得不像话的面积,极尽奢华的装潢,餐室,办公厅,展览室,甚至还有个电玩休息室和健身房,而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应该是接待厅没错吧?...这真的是高中的学生会吗?

光这个办公室就贪污了多少学园的资金啊喂?

在我开始思考这个问题的同时,浩一和卡雷尔已经冲到了学生会成员的面前,张开血盘大口就是一顿飞咬。

如果按照我对他们两人的一贯认知,应该会以学生会成员重伤当场作为结局吧。然而,这一次我却失算了。

办公室的尽头,那几个学生会成员中突然有两个人影冲出,一男一女,男的一脚踢中浩一的额头,把他整个人踢飞,女的则是一掌命中卡雷尔的胸口,将他稳稳地停下来。这还不算结束,男的在击退浩一后还以闪电般的速度冲动卡雷尔前方,和女的来了次连携攻击把卡雷尔也击飞掉。

我就看着我的笨蛋同居人和管家,一前一后以两道华丽的抛物线落到我前面的地板上。

当然的,这两个家伙可不是什么能随便料理掉的垃圾货色,落地的瞬间就已经重整姿态重新站起来了。

站起来的浩一和卡雷尔,他们脸上浮现出认为必须认真对待才能解决对手的严肃神情。

“学生会里居然有这么强的家伙?有趣!”估计是难得碰到能匹敌自己的对手,浩一显得跃跃欲试。

而作为同样被击退的人,卡雷尔除了警惕之外更多的是佩服,“厉害!虽然单人战斗力不如吾,可是双人配合却能发挥出超越1+1=2的实力!”

虽说我本人的身体能力号称废柴到连小学生都能放倒我,可过去跟剑志这个古武术传人混在一起时多少也学到点东西,刚才那一男一女无论出手时机和速度都堪称一流,还有那简直能说是天衣无缝的默契配合......

学生会中居然存在匹敌浩一和卡雷尔的人?这更让我觉得不正常了。

已经被激起警戒心的我开始默默打量起在场的学生会成员们,然而...我却看到了一个不本该出现在这里的家伙。

那个家伙...看着我笑了。

完了...已经注意到我了...不对,从一开始目标就是我吗!?她应该一直在英国读书才对的吧?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算了,不是想这些问题的时候,我还是赶紧跑路吧!

连回答的打算都没有,我直接转身以身体所能达到的最大速度往门口飞奔过去。

问题是,在我还没能跑出多远的时候,我的脖子就已经被人从后面像拎小猫一样地抓住了,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干的。

抓住我的人有一头灿烂的金发,结合了西方人和东方人优点的美貌,纤细的身躯,修长的四肢,浑身上下还散发着优雅高贵的感觉。

这是我的亲戚,名为安娜.卡特菲尔格的英日混血儿少女,同时也是...女变态!

“好啦好啦,难得我们重聚了呢,你就别这么一副等死的样子好吗?“嗯,女变态开口了,她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好听。

问题是我可不管她的声音怎么样啦!按照我的记忆,每次落在她手里都肯定没有好下场的!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已经在这所学园就读一年了哦,”安娜遗憾地叹了叹气,“只是你完全不关心我的存在啦,所以你一直都不知道我就在这里。”

“以这个学生会平时神神秘秘的行事作风,我知道你在这里才是怪事好吗!”

虽然名义上,安娜是我的表姐,但是由于八神家的血统和崇尚女权的家风问题,导致我没法违抗她,所以几乎每一次跟安娜在一起我都会被当作扯线人偶一样被任意玩弄。

恐怕这次找我来也是为了“再续前缘”吧。

啊,该死,我的头开始痛了。

“好吧,我亲爱的表姐,让我先理清一下头绪,你现在是这个与KGB无异的学生会的成员,这次你找我来,是想继续像以前那样把我是玩具来玩,对吧?”

我非常确定,这一定是安娜让我过来的目的。

“怎么能这样说呢?我可是非常疼爱你的,修,明明表姐我是如此爱你,为什么你就不明白呢?”女变态一本正经地开始了演技狂飙,这看起来像是对心爱的弟弟不理解自己时的那种痛心模样,差点连我都信了。

“是啊,你爱我爱得把我扔在垃圾桶里像栽树一样地要我待上一个月,这份爱真是沉重啊,沉重到我不想再被爱了。”

听到我自爆黑历史,其他人都自觉地转过头去,连卡雷尔和奈绪也...笑吧笑吧,你们这些混蛋!

不过,也存在着特例,绫没有笑,她看了我和安娜一眼后,又继续“哼”起来了。

随便她怎样吧。

“哎呀,那都是为了想你快高长大然后迎娶我为妻嘛。”安娜变得羞涩了,不用说了,肯定也是演技的一环。

话说我认识的女生怎么都这么热衷于演戏?绫如此,安娜如此,甚至有时候连奈绪也是这样。

这也是所谓的少女心吗??

无论如何,对于安娜的说法,我是拒绝的,“你这女变态,我们可是有血缘关系的,何况你也肯定没有嫁给我的意思,你只不过是觉得这样做很好玩而已,就算有,我也敬谢不敏,我不想自己下半辈子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真是调皮呢,好吧,给你点补偿好了。“

作为女变态的这个人,安娜,我的表姐,她带着充满暧昧的眼神亲了我右脸颊一口。在旁人看来或许这是在表明我们之间有多么亲昵,然而在我的个人感官世界里却像是被什么危险至极的恶龙舔了一口一样。

“哼!”

看到这一幕的绫不知为什么像是在压抑自己的怒火一样又“哼”起来了,她今天是不是语言机能退化到只会说这个词了啊?

至于其他人,卡雷尔在微笑着,那表情颇有一种在祝福我和安娜的味道。

奈绪则是脸稍稍红了起来,微妙的是她好像有点生气?搞什么?

而浩一...这混蛋居然吹起口哨来,我发誓,有机会的话一定要狠狠教训他!

说真的,被这么一个美少女亲吻我不觉得高兴,我深知这只是安娜愚弄我的一种表现而已,就算她真的喜欢我,也只是那种对自己心爱玩具的喜欢。

刚开始对于这种事情我多少还会反抗一下,后来随着次数增多,我知道反抗是没有用的,反正她到最后肯定也会强吻,所以干脆乖乖就范吧。

“没有反抗呢,真是个乖孩子,等你成为我的丈夫之后再给你我的初吻吧~”似乎是感到很满意,我的变态表姐终于松开了那只抓住我的手。

这时候,语言机能退化的绫也重拾她那份毒舌本能,“你是谁?居然敢对这个猥琐下流的死变态这么亲昵?还想和它结婚?”

我好像听到...它?喂喂,这家伙已经不把我当人看待了吗?

“安娜.卡特菲尔格,八神家的近亲,修的表姐。你又是谁呢?好像对于我有诸多不满的样子呢。”安娜也针锋相对地回击了。

感觉...险恶的气氛在蔓延。

“藤月绫,藤月家独女。”

“噢~你就是伯父说的,那个搬进修的家里和他一起同居的女生?是想先拔头筹吗?”

“别误会,我对这个,”绫满怀杀意地瞪着我,“无耻,下流,花心,变态,简直就是全人类排泄物集合体的废柴男,一,点,兴,趣,都,没,有!”

这...有必要说到这种地步吗?

喂喂,虽说平时对自己的无耻和下流还有间歇性的被迫变态行为我也算有点自觉,可是有必要说到这种地步吗!?

我很受伤啊喂!

“呵呵,真的吗?可是为什么我从你身上闻到了某种情况下才会有的,少女的嫉妒味道呢,”很奇怪的,安娜在这时候看向了奈绪,“包括这一位也一样呢。”

“...哼!”少有的,被驳斥的绫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回击,这让我很意外。

“......”而被安娜看着的奈绪,却一言不发地看向别的地方,仿佛不敢迎接安娜的视线似的。

这三个家伙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感觉她们越来越奇怪了啊。

“别死啊,吾友。”浩一这个刚才还在吹口哨的混蛋居然还好意思拍我的肩膀。

“请你现在就去死。”

这家伙没有回答,只是耸耸肩然后说道:“好久不见,”他说话的对象,并不是我,“安娜。”

“贵安,浩一君,好久不见。”我的表姐,充分将她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散发出来,双腿略微曲膝同时两手稍提制服裙摆两侧,还对我的笨蛋同居人点头致意。

这是只有欧洲贵族少女才会用到的礼仪。

好吧,原来浩一认识安娜。原本还以为这家伙除了我们和加藤有栖之外就没别的人会跟他来往了,没想到居然会认识安娜,而且从称呼来看,他们的关系应该很好?

笨蛋同居人居然认识自己的表姐,关系还很不错,不知为什么这让我有点不高兴。

然而,更令我在意的是,不妙的预感在心中蠢蠢欲动。

根据过去的经验来看,事情,似乎开始变得麻烦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