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是这个世界上最公平之物。

因为时间从来不会等人。

这份公平是如此均衡地分给任何人,包括我们这群混吃等死的LOSER,咳咳,败犬们也不例外。

距离“马桶危机”和内衣小偷事件已经过去半个月,一切都似乎回到了昔日的平静。是啊,昔日的平静,如此地美好,如此地......

让我想吐。

平静过头了实在是!

也许是因为之前一直对各种突发事件疲于奔命的缘故,真的闲下来了反而让我不习惯。

算了,能安安稳稳地混吃等死总好过一天到晚面临生命危险。

至少,能从内衣小偷事件中成功幸存下来,就是一件好事。

而今天,在八神大宅中的我们,也一如既往地开始了每个周一都要做的事情——

——吃早餐然后滚去学校。

说起来,八神大宅的饭厅要比八枝高级公寓的大不少,虽说大宅本身是和式风格,却很莫名其妙地有好几处被改成了西式装潢,比如饭厅就是。于是,在和式大宅里偌大的西式饭厅进餐,就成了我们五个最近感到颇为微妙却又不得不习惯的事情。

“八神君,麻烦把酱油递给我一下。”

今天的早餐是和式风味,对于奈绪这个较为注重传统的日本人来说酱油是必不可少的。

“喏,给你。”

“谢谢,八神君。”

笑眯眯地接过我递过去的酱油后,奈绪又继续笑眯眯地把酱油淋上煎秋刀鱼上面。

是我错觉吗?

总觉得,自从上次的月下谈话之后,奈绪的笑脸变得比以往更加频繁了?

“伊藤,你最近的笑容是不是有点太多了?”

看来不是我的错觉,因为连浩一都是这么觉得。

“哎?有吗?我只不过像平常那样而已哦?”

这种说法毫无说服力,因为就连辩解的时候,奈绪也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不过话又说回来,一想到之前的月下谈话,我句想起奈绪那温热柔软的大腿......

可以的话,真的好想再多享受享受那种待遇。

“你是真的没有自觉啊?伊藤?“一边说着,浩一用筷子夹起半条秋刀鱼直接送入嘴里,“而且我总觉得好奇怪,每次你看向修或者和修说话的时候,笑容就变得更加灿烂了。”

奇怪,为什么话题会引到我身上来?

更奇怪的是,为什么这次浩一明明吃着东西来说话,可听起来却这么清晰?

而最奇怪的,莫过于不知为何,坐在对面的绫突然对我和奈绪投以只能用警觉来形容的视线,几秒后,这股视线稳稳地停在了我身上。

我貌似什么都没做吧?

她这样看着我是什么意思?

这样一来,搞得我突然有种对浩一进行“眼神辱骂”的欲望——

——作为一个大多数时候忠于自身欲望的人,我当然照做了。

此时此刻,站在我身后的管家兼保镖,也就是卡雷尔,依然一如既往地对绫投向了充满爱意的眼神。

浩一看着奈绪,绫盯着我,我用眼神辱骂浩一,卡雷尔又注视着绫,奇怪的眼神链接就此形成。

这样大眼瞪小眼地有什么意义吗?

我认为没有。

反而引起这种奇怪眼神链接的那两个家伙,对此没有半点自觉,他们二人之间的对话仍在进行中。

“有吗?“奈绪歪着头思考起来,就连这种时候她脸上的笑容也依然不减,”嗯...也许,是觉得八神君最近变乖了吧,自从上次的事件之后就没再闯祸了呢。”

是不是真的因为这种理由所以才这么开心我是不知道。

我只知道绫听到奈绪的话后在桌子下悄悄踢了我一脚,虽然不怎么痛可她的眼神变得危险了,这已经不是警觉而是警告了吧?

这家伙到底什么意思?

“你干嘛?”

“不干嘛。”说话的同时,绫那危险的眼神仍然存在,倒不如说变得更加锐利了吧。

有种,自己在走钢丝,而下面是熔岩的感觉。

该不会又是那莫名其妙的少女心在作怪吧?

基于不想一大早就遭受什么非人待遇的缘故,我想开个玩笑缓和下气氛,“咳咳...绫,你现在是,每个月都总要来的那几天吗?“

“砰”

好痛!

这次已经超越“悄悄”的程度,而是光明正大地狠狠一脚踢过来了。

“喂,我做错什么了吗?就算笑话不好笑,也不用这样吧?”

绫冷冷地对我说道:“你最大的问题,就在于跟早赖这只史莱姆混在一起的时间太长,导致退化成类人猿了,阿变。”

说罢,她放下碗筷,用餐巾擦了擦嘴后便离开了饭厅。

莫名其妙,她无端端地生什么气啊?

完全搞不懂她什么意思。

有这种想法的人不止我一个,明显遭到迁怒继而被骂的浩一也是满脸问号的样子。

“喂,修,为什么我会被骂?好像不关我事吧?”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卡雷尔你知道吗?”

疑惑的声音从我身边传来,“呃,这个嘛,老实说吾也不太明白藤月小姐生气的原因是什么。”

“是我的错,我不该问你的。”

这不废话吗,问谁不好,去问卡雷尔这个显然连大脑都是由肌肉组成的家伙?

最终,解答了我们三个男性的,是作为在场唯一女性的奈绪,“你们啊...”她无奈地摇摇头,“早赖同学和卡雷尔管家就算了,连八神君你都...算了,反正早就明白八神君是个不懂少女心的笨蛋了。”

用餐巾擦擦嘴,放下碗筷后双手合十做了个感谢动作的奈绪说了句“我吃饱了。”,之后也跟随绫的脚步离开了饭厅。

值得一提的是直到现在她还是笑容依旧的样子。

这下子,饭厅里觉得莫名其妙的人又多了一个。

“呃...少爷,伊藤小姐所说的...少女心?那是什么?”

“别问我,浩一你知道吗?”

“同样的问题你在以前就问过我了,修,我的答复和那时候是一样的。”

此刻,漫天的问号飞舞在我们三个男性的头上。

少女心?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完全搞不懂啊喂?

为了避免以后再遭遇这种突如其来的暴力行为,我认为是时候要搞清楚所谓的少女心是什么了。

“提问,少女心是什么?”

面对这个重复提出的问题,浩一和卡雷尔面面相觑。

“吾...吾不知道啊,少爷。”

“我怎么知道少女心是什么,你要问我正义之心是什么我倒知道,我就是正义,正义就...”

为免浩一又开始喋喋不休地大谈他那套“找小混混麻烦就是正义”的理论,我直接打断他的话,“既然名为少女心,那肯定是与少女相关的啦,所以,我们要做的,是去了解少女,明白吗?“

“那该怎么了解呢?少爷?“卡雷尔茫然地问道。

说到重点了。

没错,该怎么了解少女?

这是个问题。

......我要是知道的话我也不会问了啊这白痴!

让我惊讶的是,作为整间房子里智商最低的那一位,这次居然浩一一反常态地表现活跃,“我知道。”

哦?有趣。

浩一知道?

这倒是勾起我的兴趣了。

“说说看。”

浩一扶了扶不存在的眼镜,摆了个某位著名的“小学生死神侦探“破案时才会做的动作,“很简单,就隐藏在我们日常学习的科目里面。”

我有...将要失望的感觉。

姑且还是听下去吧。

“什么科目?”

“《生理保健体育》。”这毫无玩笑味道的语气表明他是非常认真的。

我就知道。

“现在是要你去了解少女的心,不是要你去了解少女的肉体啊!你这白痴!”我毫不留情地就把浩一难得的耍帅时间粉碎掉,一拳头敲在他头上。

“啊,痛!了解少女的肉体和了解少女的心有什么区别,不也一样是了解吗!”

“那好,我们现在来猜拳,你输了的话就去跟绫和奈绪还有你的前女友加藤有栖说“请让我了解一下你们的肉体吧”?你敢吗?”

“这...”浩一退缩了,微微颤颤地回应我,“难度太高,真的不敢,这是什么惩罚游戏吗?”

电击器和杀人便当以及飞踢的恐怖之处,估计早就被深深刻画在他的心里了吧。

这时候,一直不说话,应该是在思考“如何了解少女”这个问题的卡雷尔加入了我们的对话,“少爷,吾有个建议,不知是否可行。”

“你说吧。”本着就算是烂建议也是建议的想法,我让卡雷尔直说了。

“是这样的,吾来日本之前,因为想要更好地了解日本的年轻人,所以调查过日本的一些情况。“虽然卡雷尔是很认真地阐述自己的建议,不过我还是有不好的感觉。

我可忘不了那个被他信以为真,来源于著名垃圾论坛的“美少女不需要上厕所“的”常识情报“。

只是出于好奇,我还是让他继续说下去了,“日本的年轻人中不是盛行恋爱游戏吗?吾等是否能以这方面来作为切入点去了解少女呢?“

原以为又是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反人类常识,结果原来也就玩恋爱游戏?不得不说我有点失望。

只不过嘛...恋爱游戏?

这家伙在说GALGAME是吧?

似乎,值得考虑。

老实说我个人向来是忠实的RPG和ACT玩家,没玩过多少GALGAME,所以卡雷尔提出的建议我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可行。

而且总有一种“如果认真玩GALGAME”的话可能会变成死宅的微妙感觉,再说,要透过GALGAME来了解女生这个真的是......

好像自己作为一个LOSER的事实被无限放大了啊......

虽说如此,可似乎也存在可行性。

毕竟从实事求是的角度来说,既然GALGAME多数是以恋爱作为故事主轴,或许真的可以从中了解到少女心这种东西也说不定。

是要为了了解女生而不惜化身死宅去玩GALGAME,还是保留自己仅存的丁点尊严,继续惶恐度日忍受家里两位女生物理和口头上的残暴支配?

我陷入了两难的抉择中。

只不过,在我还犹豫不决的时候,浩一这家伙已经擅自帮我做决定了,“这不是很好吗?修?就这么办吧,寓教于乐嘛。”说到这里时,他突然变得猥琐至极,样子看起来就像是...不对,不是像,而是根本就是一个变态。

瞬间,我的脑海中,浩一和那个变态神棍胖子麦库罗斯的形象重叠起来了,现在的浩一在我心里就如同是一个减了肥又长高了的麦库罗斯。

“而且啊,”他鬼鬼祟祟地看了看饭厅门口之后才继续说下去,“之前有栖说我根本不懂得怎么恋爱,要我去多了解一下何为恋爱,于是我透过某个渠道入手了某样东西。本来还想借你的电脑来玩的...嘛,你还是先看了再说吧。”

没等我和卡雷尔弄明白他什么意思,这家伙就跑出饭厅,几分钟后又匆匆忙忙地跑回来——

——然后,我明白他突然变态的原因何在了。

问题就出在他回来时手里拿着的那盒东西,那是某款PC游戏的包装盒,粉红色外包装的封面上印着《人工高校2》这个游戏名,旁边还注明游戏类型为“校园恋爱模拟”。

如果单纯是这样的话,那还不至于让浩一突然变态化,真正的重点是,包装盒后面印着的那些必须被打上马赛克才能示人的游戏画面...以及...左上角那个大大的R18字眼。

我......

很好,就是这个!

就是这个了!

没错,就是这个!

“做得好!吾友浩一!”我忍耐着体内的蠢蠢欲动,同时兴奋地拥抱我旁边这位聪明的同居人。

“我们,就以此来弄清楚少女心(肉体)的正体吧!吾友修!”当然,浩一也激动地拥抱着我。

我想,这应该是我们认识以来,拥抱得最为真诚兴奋与开心的一次了吧。

完美地达成共识。

“呃...少爷,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早赖阁下的这款游戏是...“唯独正直善良过头的卡雷尔还没加入到这份共识之中。

“好啦,卡雷尔,这是为了了解少女心(肉体)啊,你就不必担心了,我们是抱着学术研究的态度才玩的,看看我们这清澈透亮(充满肉欲)的眼神吧。“我拍着卡雷尔的右肩。

“安啦,卡雷尔,我们两个完全是抱着弄明白何为少女心(肉体)这个问题才玩这款游戏的,难道你还信不过我们吗?看看我们这纯洁无暇(正宗变态)的眼神如何?“浩一拍着卡雷尔的左肩。

我忠实的管家兼保镖纠结地看了我一眼,又看了下浩一,最终,这位正直善良过头的黑人也只能让步了,“吾...吾明白了。不过吾认为,这件事绝对不能让藤月小姐和伊藤小姐知道,不然后果可能...“

之后的卡雷尔说了什么我和浩一根本没听进去。

现在我们的脑海里,只剩下晚上回来后迈向新大陆(R18游戏),探索那神圣之地(色欲),了解何为少女心(肉体)的兴奋。

---

晚上吃完饭后,浩一很刻意地用手拉了拉自己额头前的刘海,这个小动作一般来说就算有人注意到,大概也只会将其当作无意识的举动来对待吧。不过,我却立刻捕捉到这个“无意识”动作之下的深意——

——这是我们中午约定好的暗号,意思是:时机成熟了。

没错,时机成熟了。

什么时机?

当然是...

开始迈向新大陆(R18游戏),探索那神圣之地(色欲),了解何为少女心(肉体)的时机了!

“我吃饱了,先去完成功课了。”留意到我的眼神暗号后,浩一装模作样地离开了饭厅。

没多久,我也放下碗筷,“饱了,等下还要看书,不要来打扰我。”

于是,我们一前一后地离开了饭厅。

只不过,并非真的就此离开,当我走出饭厅来到靠近花园的走廊时,浩一已经等候多时了。

“哟,吾友,等很久了吧。”

“为了神圣而伟大的探索,这么一点点时间的等待是值得的。”

“东西呢?”

“早就拿好了。”浩一稍稍掀开了自己的衣服,让我看到塞在他裤头上的那美妙得过分的粉红色包装盒。

无需多言,我们默契地点点头,出发!

鼓起勇气,抬头挺胸地前进吧!这是人生之中最为激动人心的一刻!这是为了我们伟大而神圣的探索!这是我们成为勇者的第一步!这是......

......好吧,就算说得这么冠冕堂皇激动人心,实际上也就是来到我的卧室,然后开启电脑,把游戏的安装光碟塞进光驱里慢慢等待安装完毕而已。

说白了,也就是两个处于青春期的小鬼,想要满足一下因荷尔蒙过剩而对女生身体产生的肉欲罢了。

证据就是坐在卧室电脑桌前的我们,脸上根本不存在所谓的能与“勇者”这个词拉上关系的东西,有的只是无尽的猥琐和下流的淫笑而已。

我知道这样很不好,但又如何?

在家里有两个同龄美少女的情况下,总不见得让我们真的去当什么偷内衣来玩的变态吧?

正是为了防止成为真正的变态,所以我和浩一才要在这里成为伪变态啊!

至少我在心里是这么想的,也是这样说服自己的。

等待的时间往往是最漫长的,或许实际时间只是过了十分钟左右,可在我眼里屏幕上的那个小小的进度条却仿佛足足用了一个世纪才终于接近尽头。

直至最后,“叮咚“的提示音从电脑音箱中响起,屏幕上的进度条也从LOADING的字眼转变为COMPLETE......

“YES!”

“YES!“

我们同一时间低声欢呼起来。

接下来的当然是,双击桌面上出现的那个小小的粉红色的图标,然后进入游戏啦!

哦差点忘了,要把声音调小一点才行,虽然有点遗憾,可毕竟绫和奈绪也在家,要是被她们发现我和浩一在干嘛的话......

后果不堪设想。

这绝对是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总而言之,准备功夫都做好之后...不对,好像还忘了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没做的?

算了,管他呢。

既然会忘掉那想必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吧。

“快点,修,你还在等什么啊。”身边的浩一已经在小声催促我了。

真是个心急的家伙,嘛,也罢,反正我的心情也差不多,“行了行了。“

带着某种下半身蠢蠢欲动的强烈亢奋,我用鼠标双击了桌面上那个新出现的游戏图标。

两秒后,游戏的设置界面弹出,随便设置成最高之后,我和浩一久等的时刻终于到来。

没错,正式进入游戏,前往那未知的神圣大陆探索的时间到了!

游戏厂商LOGO,跳过。

游戏OP动画,跳过。

直接来到游戏的开头画面,出现在我们两个眼前的一个看起来非常可爱的穿着校服的女生。

“喔喔!“

浩一已经兴奋得吼叫了。

虽然我也是差不多的心理,只是还是要提醒一下他,“小声点,笨蛋!你想被她们听到吗!“

“哦哦,对啊。“

在浩一的注视下,我点击游戏开始的按钮,这时候弹出来一个输入框,我看了下屏幕上的说明,这款R18游戏为了增强代入感,需要玩家自行设定所使用的人物,而现在这个输入框就是要输入人物名字。

“喂,浩一,取个怎么样的名字好?“

“这种事情随便啦。“

看来已经被荷尔蒙和性欲冲昏头脑的浩一,已经进入了什么都能随便的状态中。现在的他肯定什么都听不进去了吧,没错,一定是这样,所以,既然随便的话...

那我就...

“这样好了。“

我随手打了个名字上去,紧接着意料之中的声音在我旁边响起,“等等,这个“加利福尼亚痴汉狂魔浩一”是什么意思?“

往旁边一看,迎接我的是笨蛋同居人那不爽的眼神。

真是个难伺候的家伙。

“你不是说随便的吗?“

“可也没叫你取个这样的名字啊?“痴汉狂魔浩一”是在愚弄我,这个我能理解,可是前面那个加利福尼亚又是什么意思?有什么深意吗?“

“没有,加利福尼亚是随便闹着玩的。不过痴汉狂魔浩一这个称呼对你来说不是挺合适的么?”我老实回答了。

这个冲动的中二立刻挥舞起拳头企图威胁我,“快把关于我的部分删掉啦!修!”

可惜,迟了点。

早在他拳头举起的时候,我就已经按下那个代表确定的ENTER按钮了。

“啊,真不好意思,不小心就按下去了呢。”当然是故意的啦。

当然,以浩一对我的了解,他也不可能真的以为我是不小心的就是了,“混蛋!你肯定是故意的!”

“我是又如何?话说你这么大声,不怕被绫她们听到吗?”

“唧!”被我这么一提醒,浩一也只能把拳头放下来了。

看着笨蛋同居人那恼怒却又无奈的神情,我的心里居然慢慢有种想要更进一步欺负下去的感觉。

啊,欺凌弱小真的是太棒了!

不过,我也没有忘记正事,“好啦好啦,别生气了,赶紧继续伟大而神圣的探索吧。”

“说得也是,“只能以猥琐来形容的笑脸浮现在浩一脸上,”嘿嘿嘿嘿嘿。”

呵,还真是个容易应付的下流家伙。

只是我也没什么资格说他就是了,因为...现在的我也是差不多的猥琐和下流。

只能说,在这种时候,男生的心理都是一样的吧。

好了,欺负笨蛋同居人的扭曲嗜好暂且放下,是时候继续那神圣而伟大的探索了。

设定好使用人物的数据后,“加利福尼亚痴汉狂魔浩一”正式进入游戏中。虽然对这个人物名字还是颇有微词,不过看在之后会出现各种意义上的刺激场面的份上,浩一也没多说什么。

而此刻,“加利福尼亚痴汉狂魔浩一”站在了一所学校的大门前面,说实话按我个人感觉来说,我觉得这所学校的大门看起来有点像穗绫学园正门。

该不会就是用穗绫学园来取材的吧?

这种无聊的事情还是先别多想了,总之,在我的操控下,“加利福尼亚痴汉狂魔浩一”遇到了三位女主角。

第一个,是有着灰色披肩发一看就知道是傲娇毒舌类型的长腿同级生少女。

第二个,是黑长直发型戴了一副眼镜充满知性美而且显得很温柔可人的班长。

第三个,是同样戴着眼镜但扎了一条长马尾性格暴力的青梅竹马。

......是我错觉吗?

总觉得...这三位女主角好像在哪里见过?

“喂,修,你觉不觉得,这些女主角好像...”

看来不是我的错觉。

“在哪里见过是吧?”

“对,没错,就是这样。”

虽然一开始对这种共同的既视感有着理所当然的共同困惑,可是我们两个却在之后产生了分歧——

——该选择,哪个女主角呢?

“不用想了,当然是毒舌傲娇的长腿少女同级生,还有充满知性美的温柔班长啦!“

三个选项里面既然我占了两个,那么剩下的一个自然是浩一选的了,“那个同级生看起来可爱但脸上那种别扭表情一看就知道不好惹,至于那个班长就更离谱了,这种笑眯眯的类型肯定内心腹黑到极点!所以选第三个,马尾辫的青梅竹马才是正道啊!修!“

诚然,浩一有着他的道理,只不过我也有我的坚持,“可爱和温柔就是正义啊!明白吗!谁要管是不是不好惹或者腹黑啊!“

“正义才不是这种歪门邪道!身为正义的我,要告诉你,你的选择是错误的,修!“

平心而论,这种问题很无聊,只是我和浩一还是互不相让地争吵起来,至于声音会不会太大的问题,已经顾不上了。

“呸!你算什么正义?找街边的小混混麻烦,用各种理由揍他们一顿就是正义吗?浩一?“

“那也总比你好啊,像你这样用谣言扩散恐怖,用恐惧来支配整个学园的学生们,难道就有可能是正义了?我看你是魔王才差不多吧!“

这个家伙...!

好死不死居然提那些不实的谣言!

好,是浩一你逼我的,我要出杀手锏了!

“没错,我就是魔王,不爽吗?“我故意变得嚣张起来,”但是我这个魔王可以赐予你那神圣而伟大的探索,怎么样?乖乖坠入魔道如何?正义使者?“一边说着,我一边把鼠标移向结束游戏的按钮。

“可恶的魔王!真是太卑鄙了!居然耍这种手段!“浩一先是一副深感痛心疾首的样子,可瞬间又变成了目无表情的扑克脸,”可以,成交,我就暂时坠入魔道好了,不过下次一定要选马尾辫的青梅竹马。”

看吧,正义使者立刻就溃败了。

事实证明,在青春期的荷尔蒙和人类所具有的原始性欲面前,所谓的正义根本不堪一击。

正义?见鬼去吧,力量和强权才是一切啊!

“好了,不玩奇奇怪怪的COSPLAY游戏了,我们还是赶快继续那神圣而伟大的探索吧。”

“同意,还是快点继续吧,嘿嘿嘿嘿嘿。”

于是,刚才的争执就像从未发生过一般,猥琐而下流的笑容又重新出现在我们脸上。

好了,该选哪一个女主角好呢?

毒舌傲娇同级生看起来很可爱嘛,可是温柔可人的知性美班长好像也不错?

嗯......

选班长吧,同级生就留着当压轴好了。

紧接着,我和浩一开始慢慢对游戏中的班长进行好感攻略。

嘛,虽说我们两个没玩过多少GALGAME,不过这款《人工高校2》是采取日常对话形式来积累人物好感度的,所以我和浩一都很简单粗暴地直指核心:一路堆恋爱类对话的好感。

作为一款R18游戏,我有理由怀疑这款《人工高校2》的着重点更多地是放在那些R18的玩法上面,而不是恋爱模拟——

——因为游戏的进程快得惊人,在经历了几个以天数来计算的回合后,游戏中的班长已经对“加利福尼亚痴汉狂魔浩一”有相当程度的好感了。

“是你啊,加利福尼亚痴汉狂魔浩一,今天又来陪我一起吃午饭吗?”教学楼天台上的班长温柔地说道。

为了增加代入感,玩家本身操控的角色是不会直接说话的,只会通过女主角的反应来让玩家明白到底在说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在意我呢?加利福尼亚痴汉狂魔浩一?其实我根本不如你所想的那样...“班长似乎对于男主角的感情存在怀疑。

“接受这样的我,真的好吗?加利福尼亚痴汉狂魔浩一,也许我一直都在骗你也说不定哦?“

“其实...我也喜欢你!加利福尼亚痴汉狂魔浩一!可是,对我来说,加利福尼亚痴汉狂魔浩一实在是太耀眼了!我觉得自己配不上加利福尼亚痴汉狂魔浩一你!“

游戏剧情继续中。

糟糕...这真的是...

“喜欢上我的话,就代表要与我白头偕老走完这一生哦?加利福尼亚痴汉狂魔浩一。你真的愿意吗?加利福尼亚痴汉狂魔浩一?我不想你委屈自己,可是我也确实是...非常喜欢加利福尼亚痴汉狂魔浩一的!“

不行...忍不住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忍不住了,实在忍不住了!“

场面很感人,BGM也很温馨,可是对话框里出现的“加利福尼亚痴汉狂魔浩一”实在太出戏了!

这算什么?

恋爱模拟?

我看是什么整人节目吧?

“你笑个鬼啦!这个名字可是你取的啊!“

此“浩一”不同彼浩一,我身边的笨蛋同居人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可作为受害者,他可笑不出来,”不要再笑了!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别这样嘛,加利福尼亚痴汉狂魔浩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闭嘴!修!”不好,这家伙可能因为受到的刺激过大,又扬起拳头了,只是之后他又立刻严肃起来,“...等等!看屏幕啦!别笑了!“

在浩一的提醒下我也立刻看回屏幕,映入我眼帘的是已经拥抱上来献出初吻的班长,以及...最重要的一个提示框:是否完整播放H环节?

没错!

就是这个!

等了这么久,就是这个了!

这个游戏真是太简单粗暴了!简单粗暴到一击即中我们这些青春期男生内心最渴望的东西!

没错!

那就是!

拉丁字母里排名第八的那个字母!

H!

至于原本的目的,了解何为少女心?

那种东西就见鬼去吧!

H才是正道!H才是一切啊!谁要去了解什么少女心啊!

“修!“

“我知道!“

都用不着浩一提醒了,我连忙用鼠标点击屏幕上的确定按钮,画面突然一黑,估计是在载入即将播放的高分辨率动画吧,之后音乐也变得色气暧昧起来。

现在要做的......

就只有耐心等待了!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真是不错啊,一开始就是天台的野外PLAY吗?“下半身已经蠢蠢欲动的我情不自禁地发出猥琐的笑声。

同样猥琐的人当然也包括吾友浩一了,“可惜啊真是可惜,如果能进入游戏的世界里面就好了,毕竟里面那家伙也叫浩一嘛,不过...“这家伙无疑比我更猥琐,他都已经开始流口水了,”嘿嘿嘿嘿嘿。“

总之,现在只要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就够了。

然而......

就和以前一样,墨菲法则似乎是我们永远都逃不掉的定理。

就在动画载入完毕,我和浩一将要看到那梦寐以求的瞬间时,屏幕忽然整个没反应了,变成真正的一片黑色,音乐也同时消失,电脑机箱内部的风扇噪音也无影无踪。

伴随上述事情发生的,还有那熟悉的人所拥有的熟悉的声音,“很抱歉打扰你们在这里“嘿嘿嘿嘿嘿嘿”呢,死变态痴汉。“

“八神君,早赖同学,你们两个...真的是...不要脸!“

是绫和奈绪,她们正站电脑桌子旁边,奈绪手里还拿着电脑的电源插头。

少女们的身上,被显而易见的愤怒所缠绕。

“......”

“......”

与她们相对的,我和浩一对视了一眼,却什么都没说。

我们,还能说些什么呢?

对于这种关键时刻突然出现并且破坏我们好事的状况,我们早就麻木了啊。

万念俱灰倒算不上吧,只是觉得很丢人,毕竟在房间玩R18游戏被女生发现了这可真是......

非同一般的微妙。

嘛,既来之,则安之吧。

反正也什么都改变不了了,不是么?

求饶是没用的,辩解是无效的,在怒火冲天的女生面前永远不要尝试讲道理,这是我们在这两个月的杂居生活中学到的一个真理。

所以,乖乖做好至少濒死的心理准备才是现在应该做的。

只是,虽然已经破罐子破摔了,可有些问题我们还是想搞清楚。

“是卡雷尔告诉你们的吗?”浩一面无表情地询问起来。

“不是哦,早赖同学。要怪只能怪你的演技太差吧,平时一直都是能懒则懒的早赖同学居然会这么主动地写作业?呵,呵。再说,你们玩得这么入迷,连我们已经在这里足足观察了六七分钟都没察觉到呢。”面容冷峻的奈绪用鄙夷的眼神看着我。

这不对啊,她是在回答浩一的问题吧?为什么要看向我?话说她除了鄙夷和愤怒之外,又好像有点...开心?我怎么觉得奈绪的嘴角在微微上扬像是在忍着笑出来的冲动一样?

什么鬼?

算了,不纠结这个,“那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回答我问题的人是绫,“你们有锁门吗?而且那种龌龊下流的笑声可是大声到在走廊都能听到呢。“绫的眼里,满是对我的鄙夷,可是这次还有某种我不明白的...像是在埋怨我又像是觉得自己输了一样的感觉?说得确切点,就像是...不甘心?

这两个家伙,到底是搞什么鬼?

这也是所谓的少女心吗?

完全,不,明白啊喂!

无论如何,这次看来是自作自受了,我也算是想起原来自己忘了锁门的事实。

“真是,令我太失望了。”不像往常准备实施惩戒时有习惯性把玩电击器的动作,这一次的绫,不知为何显得异常认真,认真到让我隐约感到有些许歇斯底里的味道。

当然,既然是惩戒,那么肯定少不了成双成对一起出现的奈绪牌便当咯,“八神君,早赖同学,在梦里要好好忏悔,学懂何为廉耻,不能变成真正的变态,知道吗?”

其实都不必多说了,我和浩一早做好心理准备了。

看这次的架势应该是由我开始吧?

“先你一步了,吾友。”我颇为感慨地拥抱起浩一。

拍着我后背的他也感慨地说道:“珍重,吾友,在梦里继续我们伟大而神圣的探索吧。”

就如同过去所发生的类似事件一样,电击器加上杀人炸虾让我的意识迅速陷入模糊之中,这时候的我心里只想到了一件事。

浩一说得没错,如果,能进入游戏的世界里,成为那个“加利福尼亚痴汉狂魔浩一”的话,该有多好。

与此同时另一件事也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游戏中的班长,与奈绪,很相似......所以,其实我在游戏中选择了班长,是不是代表我对奈绪存在那种方面的......

好了,思考时间结束,这一次,人生的走马灯,也是绝赞的双重闪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