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实现理想,能否弄脏自己的双手?

曾几何时在哪里听到过这句话。

要解释的话,理想,是对未来事物的美好想象和希望,也比喻事物达至最完善境界的观念。

正因如此,要实现理想,必须付出过人的努力,其中还可能伴随相当程度的牺牲——

——甚至乎,需要以伤害他人为手段来实现这份名为理想的目的。

于是,为了实现理想,能否弄脏自己的双手,这就成了一个永恒且矛盾的课题。

能够为理想牺牲什么?

能够为理想伤害什么?

能够为理想。。。。。。

然而,说了这么一堆东西的我,却并不想谈论所谓的理想。那种东西随便怎样都可以,理想这个词语早就被我扔到内心深处的垃圾堆了,反正我就是个毫无理想与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的愚者。

我真正要说的是,生存。

没错,生存。

为了生存,是否能弄脏自己的双手?

而这,也是我要问浩一的问题。

“我知道现实是很残酷的,要生存下去就必须什么手段都用上,某些时候还要抛却掉人性,可是啊,修。。。“

客厅里,浩一指着茶几上的一堆衣服歇斯底里地怒吼:“我觉得没必要做到这种份上吧!这已经不是抛却人性,而是连人格和尊严都彻底舍弃了啊!“

“说实话,我不觉得你在这个家里有人格和尊严这两样东西可言。“或许这么说是很伤人的一件事,只不过我还是选择忠于自身的想法把实话说出口了。

“我知道啊!但问题是也不能这样吧?“浩一继续指着茶几上的衣服咆哮:”让我被屎粘身,我忍了,让我头撞马桶,我也忍了,可是。。。可是!“

已经彻底陷入歇斯底里状态的他,随手抓起茶几上的一件短裙,没错,短裙,然后扔到我脸上,“你要我当女装少年这个我可不能忍!“

我闻了闻盖在脸上的短裙,嗯,有奈绪的味道,别问我为什么能闻出来,反正就是可以。

呃,这样说感觉自己好像变态啊?

算了,不管了,总之我把脸上的短裙拿下来,放回茶几上,“要澄清一下,不是我想让你当女装少年,而是某位姓藤月的女生要求的。“

“是的喔,早赖,是我要求你穿女装的,你对我有什么意见吗?“一直在旁边观察我和浩一的绫也适时地说道,还顺手扬了扬手上的电击器。

“哦?是藤月要求的吗?好吧。“当我以为浩一要准备屈服于绫的淫威时,他却突然醒悟过来,”谁管这么多哦!被你们当成笨蛋就算了,现在还要我连人格和尊严都舍弃掉吗!“

“再重申一次,在这个家里你本来就没有人格和尊严这些东西。“包括我自己偶尔也没有,虽然很丢脸,但我还是不禁在心里对自己这样说道。

“好啦好啦,早赖同学,委屈一下啦,也就。。。那么一次而已,”企图说服浩一的奈绪之后又小小声地补充一句,“男生穿我的衣服我真的感觉很恶心。“

“后面那句补充是什么意思!?不要说得好像我很乐意穿的样子好吗!伊藤!“

我发现,每当这种时候,浩一愚笨的脑子就会开始全力运转,变得能言善辩起来,或许这家伙真的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笨?

刚好这时,厨房的方向传来卡雷尔响亮的声音:“少爷,等下可以吃饭了。“

没办法,还是由我亲自出马吧,不然按照现在的进度,等卡雷尔做好饭了事情都没法决定下来。

我尽量以一种具有说服力的语气说道:“浩一,为了抓住内衣小偷,牺牲是必须的。时间只有一个星期,如果再抓不到的话,那我们就不是沐浴在女生们的杀气之中了,而是在断头台和绞刑架上面享受死后青春了啊。“

是的,为了抓住内衣小偷,所以浩一要成为女装少年,这就是绫想出来的计划。

按照绫的想法,女装少年们,没错,是们,复数的,因为就连我也要。。。嘛,这个暂且不谈,总之就是要在周日的下午假扮女生,在学园的女生更衣室里引诱那个内衣小偷出来,然后一把将他抓住。

平心而论这个计划实在很鬼扯,但某种层面上却也行之有效。

为了生存,这是必要的牺牲。。。。。。我极力以用这句话来说服自己,或者直白点说,是自我催眠吧。

然而,自我催眠之所以是自我催眠,正因只有我自己是这么想的,“不干!就算被送上断头台和绞刑架我也不干!我就算被藤月的电击器伺候,被有栖猛踹小浩一,或者再吃伊藤的杀人便当,我也绝对不干!”

被浩一“猛击”杀人便当这个人生最大污点的奈绪小小声地抗议,“真是的,我也是想要做出好吃的便当的!早赖同学你这么说太过分了!“

遗憾的是,没有人把奈绪的抗议当一回事,身为被抗议的当事人,也就是浩一就更不用说了,“我早濑浩一可是堂堂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怎么可以穿女装!就算死,我也绝对不要做这种有辱人格和尊严的事情!”

虽说已经有点厌烦了,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一下他,“浩一,我不想再说第四次了,你在这个家里本来就没有人格和尊严可言。”

“早赖,给你一分钟时间考虑,要不到时候我用电击器把你电晕再让死变态痴汉和卡雷尔帮你换衣服,要不你自己乖乖答应。“已经不耐烦的绫开始动用武力威胁。

出乎我预料的是,平时怕绫怕得要死的浩一,这次居然异常强硬,“不用一分钟考虑了,藤月我现在就答复你,不干!“

这就是所谓的宁死不屈吗?

想不到我的笨蛋中二同居人是这么有骨气的类型啊?

可是,他再怎么有骨气也好,该牺牲的东西,始终是要牺牲的,“好啦好啦何必挑剔你就将就一点~生活中本来就会有存在的缺点~衣服我有好几柜穿来穿去还不那几件~宝贝最后女装还不照样回到你身边你说贱不贱~“

“你这贱人~“呃,浩一居然下意识地就把歌词接下去了,”如果你不幸女装那也没有关系~反正你有。。。哦呸!“只是马上他又回想起问题所在,”不对,为什么我会跟着唱起来!?话说这是哪门子见鬼的缺点啊!你以为唱RAP就可以说服我吗!“

“不,我只是单纯想玩玩RAP而已。“这是实话。

“要说服别人也起码有点应有的诚意吧!不过我有个问题,“浩一狐疑地看着我,”同样身为男生,为什么修你会赞成这种烂鬼计划?“

我很诚实地回答了,“因为我想活下去,我不像你一样有胆量抗衡电击器和杀人便当的淫威,更不想在绞刑架和断头台上面悔恨自己的人生。“

“那为什么不找卡雷尔,而是找我呢?”

“你觉得卡雷尔那副尊容和公牛一样的壮硕体型,那个内衣小偷会上当吗?就算让他去泰国变性也不可能有人当他是女人吧?”

“说得也是。”

“嗯,就是这样了,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浩一面无表情地看着我,“还有一个问题,你在这次计划里扮演了怎么样的角色?“

我也面无表情地看向他,“我在这次计划里扮演了跟你一样的角色。“

“哦,这样的吗。好吧,我答应了。”

“嗯。”

我们的语气,很平静,内心也一样平静——

——因为我们都认命了。

我明白的,浩一之所以会答应,是确定我会跟他一起倒霉的缘故。这是与其自己一个人遭殃,还不如拖个垫背的心理。

我没法指责浩一,毕竟我也是一样的,如果绫不是说浩一也会跟我一起成为女装少年的话,大概我也会宁死不屈的吧。

总而言之,目前需要我负责的部分已经解决,计划其他的细节是由绫和奈绪一起负责。

我和浩一。。。只需做好心理准备献出自己的第一次即可——

——第一次成为女装少年。

嗯,我的心情很平静。。。个鬼哦!

我不想当女装少年啊!

谁会想成为那种变态哦!

时间这种东西,总是会匆匆流逝的。

比如现在。

在忍受了差不多一个星期学园女生们对我和浩一投来的强烈杀意,以及躲开了几次不那么成功的“人为意外”后,终于,到了周日下午。

也就是,我和浩一要献出自己人生中第一次女装的时刻。

在男生更衣室换好衣服出来后。。。感觉。。。下身凉飕飕的。

有点不习惯。

现在的我,是一个头戴金色长假发,身上穿着学园女生制服还有黑色长筒袜,以及身怀DCUP气球巨乳的JK。

嗯,JK。。。好羞耻!

幸好现在是周日下午,除了一些比较拼命的运动社团还会有额外的训练时间以外,就没别的人了。

不然我一定会羞愧到像绫那样到天台跳楼自杀的!

可是。。。。。。

除了羞耻以外。。。。。。

还有。。。。。。。

某种,怎么说呢,某种能称之为。。。快感的感觉?好像,挺爽的耶?

要详细描述的话,应该是有违伦理道德的羞耻感,加上下身凉飕飕所带来的解放感,还有妄想女生穿短裙时的色情感,三种不同感觉进行三位一体的混合时产生的快感吧?

啊,不好,我该不会觉醒了什么奇怪的性癖了吧?嘛,管他呢,反正没预期中的糟糕就行——

——我突然深刻意识到原来自己的下限比想象中还要低不少的事实。有可能其实自己是个天生的变态也说不定?

如果变态就是这样的话,那我可以理解为何这么多人选择成为变态了。因为这种抛开思想道德层面上的拘束,拥抱饱含最原始欲望自我的事情,是多么地令人。。。。。。

“不可以哦,八神君,继续沉浸于变态快感之中的话就没法回头了。”站在男生更衣室门前走廊的奈绪,看穿了我的想法后,两手交叉做了一个表示“NO“的手势,严肃地警醒我。

被她这么一说我也惊觉自己的想法到底有何问题,好险,差点就陷入不可自拔的变态漩涡里了。

“不是挺好的吗?这个猥琐龌龊的男人本来就是一个变态,现在只是觉醒了新的性癖而已。“反倒是一如既往不安好心的绫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我,”嗯。。。很可爱呢,死变态痴汉,可爱得快要让我嫉妒起来了呢。将来当不成家里蹲废柴男的话你可以选择去做牛郎哦?一定有喜欢你这种类型的男性顾客的。“

绫是不是真的有嫉妒的感觉我不得而知,我只知道这家伙肯定在盘算什么对她来说很好玩的事情,因为她除了眼里出现某种我难以理解的狂热之外,还露出了那代表我要倒大霉的危险微笑——

——虽然现在我已经是在倒大霉了。

以防万一之后还是小心点吧。

“好像。。。确实挺可爱的呢,八神君,我真的要嫉妒了。“怎么连奈绪也。。。

好吧,我确定奈绪说得是真的,因为她的脸变得红彤彤的,两眼放光的她现在一副少女看到可爱玩偶时的表情。

难道,女装的我,真的这么可爱吗!

这附近有没有镜子可以让我看看?我想知道自己可爱到怎。。。

呸呸呸!不好,差点又陷进那个变态漩涡里了!

顺带一提,我身上的衣服是绫的,穿起来有点不合身,应该是男女体格差异的问题。这让我意识到了一件事,或许,绫衣服下的身体比外表看起来的还要纤细,但是她的胸围我记得是BCUP吧,总觉得,很合我的口味。。。。。。

啊,视线开始不期然地在绫的身上游走了,尤其是胸部和那双长腿。

“唧,又开始你那种变态的妄想了吗?死变态痴汉。”察觉到我在想什么的绫,双手护胸鄙夷地瞪着我。

“八神君,变态要适可而止,要学会保持理智,不能从人化身为禽兽!”说是这么说,但我分明感受到奈绪看待我的眼神已经从人类的等级慢慢下降到禽兽的级别。

少女们鄙夷的目光习惯性地贯穿我的灵魂。

“咳咳,抱歉抱歉。”我还是收敛一点吧,毕竟人格低下也总该有个限度的。

“早赖呢?还没好吗?“拿出手机的绫看了下时间。

刚好这时,男生更衣室的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位。。。美少女。。。

我呆住了。

这个有着一头柔顺的黑色长直发,脸带悲伤还有点点泪光,身上穿着学园女生制服和白色长袜的巨乳美少女是。。。。。。

有那么一瞬间,我的大脑宕机了。我相信绫和奈绪也是一样的,因为她们也呆住了,而且时间比我更长。

“你,你是哪位?介意告诉我你的邮件地址和手机号码吗?还有连三围也告诉我可以吗?“

原来穗绫学园有这么可爱的美少女的吗!?为什么我以前不知道!?不好,身心都蠢蠢欲动起来了!

然而当我听到这位美少女的声音后,我就为自己刚才的蠢蠢欲动感到一阵无与伦比的恶心——

——“哪位!?是我啊!修你这个白痴!邮件地址和手机号码你早就存着了!三围是100,100,100,满意了吗!“

“唧,居然是浩一吗!“

“你这么失望是做什么!难道男生更衣室里真的会出来一个美少女吗!用用脑子!“

我居然被浩一这么说了?居然被这个以愚笨著称的史莱姆中二吐槽要用脑子!?简直平生最大耻辱!

“呸!你这个女装佬有什么资格说我!明明是你先勾引我的!“

“勾引你个头!修你的脑袋螺丝松了吧!话说明明是一副美少女的外表可听到的却是男人的声音,真是有够恶心的!“以美少女的姿态对我破口大骂的浩一,此刻看起来也依然是一个美少女。

不过他说得也没错,明明是美少女的外表,声音却是一个男的,的确很恶心。

不行,一想到这一点,再加上刚才自己居然对女装的浩一有感觉,这种恶心就更加强烈了,好想吐!

“我还是先去厕所吐一下再说吧。“

“我也是。。。“从捂着嘴还脸色铁青的情况来看,浩一的感受估计跟我差不多。等等,这样说的话,岂不是。。。他刚才也对我蠢蠢欲动了!?

总觉得有点无法直视自己和浩一了。

我暗暗在心里下了要忘掉这件事的决定。

总之,现在变成了我们两位“美少女”一起冲去最近的男厕疯狂呕吐的局面。

几分钟后,终于把该吐的全吐出来以后,当我和浩一两个人回到男生更衣室门前的走廊时。。。

拿着手机一脸狂热的两位少女,正在等待着我们。

“喂,浩一。。。”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有不好的预感对吧?”

我们不约而同地有了转身逃跑的打算。

然而,真正的美少女们似乎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我们两位“美少女“。

“没想到呢,真是没想到呢。。。”在我想转身时,表情与真正的变态无异的绫,早就死死抓住了我的肩膀,“居然会这么可爱!阿变,或许你和早赖都是那种天生就适合女装的类型也说不定!摆好POSE,闪光灯要来咯!”

“变态也要适可而止啊!绫!要理智,不要从人化身为禽兽啊!“即使我用奈绪刚才的话来回敬她,绫也无动于衷,倒不如说显得更加狂热了。

“乖乖地,让我玩吧!阿痴!怎么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在我满意之前不会放你走的!“

完了,绫什么都听不进去了,甚至乎开始要求我摆出各种撩人的姿势了!

而浩一那边。。。。。。

“不要,不要这样看我,伊藤我求你了!不要这样看我,好羞耻!“被喘着粗气的奈绪抓住的浩一,悲痛欲绝地跪地求饶中。

可是被打开了什么奇怪开关的奈绪似乎是不可能放过他了,只见奈绪兴奋到连身体都颤抖起来,还直接用手机给浩一来了个特写,“明明是我自己的衣服为什么我就穿不出这么可爱的效果呢?难道身为男生的早赖同学比我更适合当女生吗?不管了,真的好可爱呢!“

看来,浩一的情况可不比我好多少呢。

绫就算了,反正她本来就是个神经病人,可奈绪呢?说好的善良的小天使呢!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难道说这就是奈绪不为人知的真实一面吗!

这不也是个神经病人吗!

“等等,这个姿势太什么了!哪有男生主动露内裤的喂!绫,你冷静点!“

“不要!伊藤!住手!放过我吧!我身为男子汉的灵魂在哭泣啊!“

之后的时间里,被误解成变态的“美少女“们的求饶声和哭泣声此起彼伏地回荡在走廊之中,而真正化身成变态的美少女们却对此充耳不闻。

直到在女生更衣室布置陷阱的卡雷尔回来之前,我和浩一的人格与尊严,都被彻底地埋进了垃圾堆的深处。

---

“修,你觉得真的有可能成功吗?”女生更衣室里,“美少女”浩一还是对计划的成功率抱有疑问。

“大概,可以吧。最好祈祷能成功吧,不然我们的牺牲可就白费了,而且还要被送上断头台和绞刑架,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老实说我也不怎么认为这种计划能成功,毕竟,陷阱的味道太明显了。虽然绫信誓旦旦地说既然内衣小偷是个巨乳控那肯定会忍受不了两个巨乳JK的诱惑,直接光明正大地出现犯案。

然而,我不敢苟同。

周日的下午,穗绫学园高二级的女生更衣室突然出现两个巨乳美少女JK?这种事情只要用用脑子都能明白是陷阱吧。

而实际上,绫也确实让卡雷尔在女生更衣室周围布下了为数众多的陷阱。至于那些陷阱是什么,我没有多问——

——要女装成“美少女”已经让我心力交瘁了,根本没精神去理会别的。

“好了,你们就别谈这些有的没的,专心执行任务。”被假发遮住的耳朵里所戴的便携式通讯耳机传来了绫的声音。现在的绫他们,应该是通过卡雷尔刚才安装的隐藏式摄像头,监视着女生更衣室里的一举一动吧。

“知道了知道了。”在经历了刚才身心饱受摧残的“拍照”后,了无精神的我随口回应绫。

说是这样说,但问题是,我们除了在这里干等内衣小偷出现之外就没别的事情可做了啊。

浩一甚至都开始躺在地上发呆了。

嘛,也不是真的毫无事情可做,至少,也可以打开女生更衣室里的那些衣柜看看不是么?

我作为一个青春期少年的内心,对女生更衣室的衣柜还是保持一定限度内的好奇心的。

只不过真的这样做的话,势必会被绫和奈绪当成真正的变态来对待了吧。

算了吧,没必要因为这种无聊的好奇心而让自己的处境变得更加水深火热。

“八神君,早赖同学,目标出现了,就在门外,你们准备好。”刚好这时,奈绪的声音在耳机中响起。

期待已久的时刻终于到来,内衣小偷出现了。

说实话,感觉有点意外,这么明显的陷阱,居然真的上当?如此看来那个内衣小偷作为变态也实在是敬业啊。

嘛,管他呢,反正要做的事情是不会变的。

从地上迅速起来的浩一整理了一下假发,对我使了个眼色,我点点头,和他一起埋伏在衣柜后面。

门把手转动的声音适时而起。

内衣小偷似乎根本没有掩饰自己企图的打算,门立刻就被打开了。

随之出现在耳膜里的,是那听起来有点熟悉却又不知所谓的声音,“哎哟哟,大波波JK呀~大波波JK呀~在哪里~在哪里~要不是大波波我才不会冒险直接现身呢~“

这家伙在唱歌吗?

先不论那粗俗到极点的歌词,这走调的声音真够难听的。

“这一次~不满足于内衣啦~我~我~我~要好揉一揉呀~“

什么鬼?

这个混蛋能不能有点自知之明?

“两位,准备好。。。“这时,绫在耳机里提醒我们,”3,2,1!“

随着她一声令下,我和浩一立刻扑了出去。

然而,事情没这么简单,这个无耻的胖子不但身形异常敏捷还警觉性奇高,光是听到我们的脚步声就已经立刻转身后跳,导致我们扑了个空。

“哇,果然是巨乳!我超喜欢的!“一看到我们,内衣小偷就毫无掩饰之意地用色迷迷的眼神打量起我们。

被一个男的用这种眼神看待,真是要多恶心有恶心,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还不算什么,更恶心的是,这个无耻的胖子居然反过来扑向我们!

喂喂,这已经不是内衣小偷的程度了,完全就是痴汉了吧!

算了,他自己过来反而更好,省了抓他的功夫了。

我就这么站在原地等他自己扑过来,事实上这个变态也没让我失望,这肥胖却敏捷得不合常理的身躯,直直地撞到我怀里,立刻开始对我上下其手。

呃,好想吐。

“呀~呀~黑色长筒袜~大波波呀~“

虽然因为脸被黑布蒙着只露出眼睛所以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从他的语气和眼神看来,应该摸得挺开心的吧。

没过多久,陶醉于自己抚摸巨乳这种变态行为之中的他,终于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了,“这大波波呀~怎么~摸起来不对劲!?“

狐疑的内衣小偷隔着衣服打量起我的气球巨乳,戳了戳,又用力捏了捏,然后。。。

“卟“的一声轻响。。。。。。。

“哇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大,大波波爆炸了!大波波居然会爆炸!”塞在我衣服里的气球被内衣小偷捏爆了。。。。。。受到这种不同寻常惊吓的内衣小偷死死抓住我的脖子哭喊起来,“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想摸一摸,没想到会这样的!“

呃,居然还道歉了?

平心而论我是觉得很尴尬啦,只不过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喂,可以松手了吗?“

“咦?这声音是。。。怎么是个男的?“

“废话!我本来就是男的!“我直接掀开自己的假发,让这家伙看清我的真面目,”没想到吧!变态!“

与此同时浩一也一把将自己头上的假发丢到一边,“终于抓到你这个变态了!“

“唧!居然是你们!“察觉到自己中了陷阱的内衣小偷立刻松开抓住我脖子的手,跳到地上的同时还不忘拉远距离。

“还想跑吗?不好意思,这次你个变态逃不掉的,我们早就布下天罗地网了!”

“今天就要让你这个陷害我们的变态彻底落网!”

没想到的是,到了现在,这个胖子居然还有脸反过来诬陷我们,“呸!你们两个女装佬怎么看都比我变态吧!戴假发穿女装就算了,居然还玩气球大波波来欺骗我纯真的感情!你们这两个变态骗子!”

好像。。。说得也没错?按照实事求是的角度,确实是我和浩一欺骗了他纯真的感情?这么一来倒是让我有点罪恶感了。

不过。。。谁管这些啊!

“浩一!上!”

“收到!”

今天非要抓住这个胖子好好打一顿不可!

“太天真了!看我的麦库牌烟雾弹!”

跟上次一样,内衣小偷从衣服里掏出两样球状物体接着就往地上一扔,带有刺激性味道的气体立刻把整间女生更衣室熏了个烟雾弥漫。

“再见啦!两位天真的女装变态!“烟雾中,传来内衣小偷无耻至极的笑声。

打算故技重施?没这么简单!

“不好意思,此路不通哦?这位变态先生,卡雷尔,抓住他。“

“明白,藤月小姐!“

“终于抓到你了呢,变态!“

同居人们听起来有点模糊的声音从烟雾中传来。

之后是内衣小偷的声音,“你,你们做什么!放手!救命啊!“

烟雾散去后,出现在我和浩一眼里的,是戴着防毒面具跟夜视仪的绫和奈绪还有卡雷尔。

当然,少不了被绑得严严实实,还在地上苦苦挣扎的内衣小偷。

“放开我!放开我!我对于内衣伟大而神圣的探索岂能在这里停下!“

都到这种地步了,依然不肯放弃吗?我都有点佩服这家伙了啊。

虽然我和浩一是很想现在就把这胖子打一顿以泄心头之恨啦,不过看绫和奈绪的杀气腾腾的样子她们比我们还要迫不及待呢。

只不过,在让我们四个泄愤之前,还有件事是必须做的,“好了,让我来看看,是否真的如我所想的那样。。。“

“你,你个女装佬想做什么!先说好,我可不像你一样!我对男人可没有兴趣!“

这家伙是不是误解了什么?

“谁要对你有兴趣啦!我要做的是。。。“无视这个胖子的抗议,我直接把他的面罩掀开,”果然是你啊,之前就很在意为什么声音和体型会这么熟悉了。。。“

在这面罩底下的,是那个奇奇怪怪还贪财得要命的街头占卜师!

“好了,该称呼你作街头占卜师迈克还是内衣小偷迈克呢?“我阴险地笑了。

内衣小偷兼街头占卜师迈克对我翻了个白眼,“呸,迈克只是假名,我的真名是麦库罗斯,不要搞错了!要学会尊重人,懂吗!“

看样子这家伙根本没意识到自己是什么处境啊喂?作为一个已经落网被抓的变态,还这么嚣张?

“不用跟他废话了,修,让我先揍这胖子一顿再说,别担心,顶多也就全身骨头碎掉而已!“

“我的电击器已经在蠢蠢欲动了呢,死变态痴汉。“

“八神君,虽然我一向反对暴力,可是这次不出手是不行的!“

除了卡雷尔以外,其他人都已经处于爆发边缘了,这可不行,该问的事情还没问出来呢。

“冷静一下,你们,等我先把该问的问完,“无视我那些激烈抗议的同居人们,我把注意力重新放回迈克,哦不,麦库罗斯身上,”先问你一件事,之前你说的有办法解决我家的“马桶危机”,是真的吗?“

“当然,我的占卜技术可是真真确确的,绝无虚假成分,“被绑着躺在地上的麦库罗斯,骄傲地想要挺起自己那被脂肪堆积着的胸膛,不过因为绳子绑得太紧所以没多久又宣告放弃,”我知道的,你最近在祖传大宅的仓库里找到你老爸的私房钱,对吧?“

“。。。。。。。。“我沉默了。

找到老爸私房钱的事情我从来没有透露过给任何人知道,嗯。。。看来,不得不承认了啊,虽然这个胖子是个专偷内衣的变态,可是他作为占卜师确实是真材实料的。

思考了几秒,我蹲下来看着麦库罗斯,慢慢开口说道:“来做个交易如何?就别去想那不切实际的一亿日元了,告诉我如何解决”马桶危机“,我就不把你送去警察局或交给学园的女生们处置。虽然当痴汉行为最多也就拘留个几天,但是内衣偷盗始终也是偷盗哦?而且。。。“

我故意停顿了一下,之后才继续说下去,“想想吧,连日来你偷了多少次内衣,学园的女生们都已经处于暴动边缘了,把你交给警察或许还能轻松点,可要是落入那些女生手里。。。“

我越说,麦库罗斯的脸色就越是变得苍白。我知道,他自己心里也很清楚要是被学园的女生们抓住的话,会是何等凄惨的下场。

好了,是时候作最后一击了,“呵呵,那就不是死亡能解决的问题了。”

不是死亡能解决的问题。

这句话直击变态胖子的内心,打碎了他心理最后的障壁,证据是,那已经变成酱紫色的脸和能表现何为恐惧的眼神。

“。。。今晚。。。“麦库罗斯不甘心地说,”在今晚,十点整,让这个黑鬼,“他看了一眼卡雷尔,”在学园的操场上,赤身裸体沐浴在一大桶活鳗鱼里,祈求“比格雪特”之神的宽恕。。。这样就能解除你家的问题。“虽然声音有点小,不过我还是听清楚了。

“什么?居然是要吾做这种事情吗?难道“马桶危机”真的与吾有关?”

不理会惊讶的卡雷尔,我拍拍手站起来,“OK,问题解决,皆大欢喜。看嘛,也不是那么难?对吧?在自己的小命和金钱之间,选择前者不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垂头丧气的麦库罗斯并没有回应我,而是小小声地碎碎念起来,“我的钱,就这样没了,我的钱。。。”

不管他,还是先去准备一下这家伙说的一大桶活鳗鱼吧。

“问题解决?真的如此吗?死变态痴汉,好像我们这边的问题还没解决呢,这可不算上皆大欢喜哦?”绫阴森森的声音突然响起。

在她旁边的还有摩拳擦掌的浩一和一看就怒气爆棚的奈绪。

呃,确实,还有些问题没有解决呢。

“这个胖子就交给你们处置了,我也是时候换掉这身女装,也要准备一下那些鳗鱼。卡雷尔,我们走。”

“明白,少爷。”虽然显得有点惆怅,不过卡雷尔还是立刻回应了我。

只是,麦库罗斯看起来还没搞清状况,“等一下!不是说好的告诉你办法就放了我的吗!”

“你搞错了吧?我可没有说放了你啊,只是说不把你交给警察或者学园的那些女生们而已喔?”

“你这是在玩文字游戏!”

“请称之为语言的艺术,谢谢。“

平心而论,我没觉得自己不守信用,只不过是没把绫和奈绪算在学园女生的范畴里而已,至于浩一那个“美少女“。。。嘛,既然是”美少女“那当然也不算学园女生了吧。

接下来的时间里,麦库罗斯要同时面对浩一,绫,还有奈绪三人的怒火,嗯,挺好玩的不是么?

“你会遭天谴的!你这个恶魔!“无耻的内衣小偷企图爬过来我这边,要是能动的话估计就要一拳打过来了吧。

可惜的是,被绳子绑得严严实实的他,无法挪动多少距离。

“祝你有个愉快的周末,麦库罗斯先生。“与卡雷尔一同慢慢走出女生更衣室,爽朗笑着的我留下这句话后便把门关上。

“救命啊啊啊啊!“

身后的门里,传来麦库罗斯的哀嚎。

这就是,身为内衣小偷的变态,应有的下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