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呢?他们一回来你就把剑志和克乎放了?”

“不然还能怎样,难道跟藤月和伊藤唱对台戏吗?我们家是女权至上你又不是不知道。”

周一中午,吃完饭的我和浩一走在教学楼的走廊里,谈论着昨天的事情。昨天下午回家后发现绫他们也已经回来了,而剑志和克乎也已经被放走了。

哦不,说放走或许不太合适,应该说,是被卡雷尔抬着送回去的。因为他们当时都已经昏迷了。

听浩一说,剑志和克乎当时是坐在洗手台上所以才幸免被黄金炒饭粘身的下场,只不过由于卫生间里恶臭实在过于浓烈以致他们早就被熏晕了。

可能再待多半小时的话,名为鬼之宫剑志和羽川克乎子的二人就要从世界上消失了吧——

——对当事人来说,被臭死可不是什么能让人笑得出来的事情。

出乎我预料的是,本以为善良的小天使奈绪会把做出将两个活人关进“马桶危机“爆发的卫生间里这样不人道事情的我狠狠批评一顿,然而昨晚的奈绪却什么也没说,除了表现出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外就没别的了。

我是挺想知道奈绪魂不守舍的原因是什么,不过估计也只是女生每个月肯定会有的那几天的缘故吧,何况我们只是同类,没必要过度深入彼此的想法与内心世界。

简单来说,就是奈绪怎么样,与我何关?

说回现在,或许是昨天久违地饱尝了精神上的满足和愉悦,今天的浩一显得精神非常饱满,整个人看起来比平时要正常不少,“你那边呢?藤月说的那个占卜师真的什么有用的建议都没有给出吗?“

“除了浪费了我的时间以外,什么作用都没有。“想起昨天下午的那个占卜师,心里就有一股无名之火,”早知道这样的话,我就不去找那种神棍骗子了,待在家里听听剑志和克乎的惨叫还比较好玩。“

浩一停下了脚步,“修,有时候我很怀疑,你是不是真的有作为人的底线存在?“

我能清楚感受到这家伙眼里对我的鄙夷之意强烈到怎么样的地步。

当然,这种鄙夷是相互的,“说得好像你没有把他们踹进去似的,这么快就想撇清关系吗?如果说我是主谋,那么你就是共犯了。何况终于有人落得与你相同的下场,遭遇到和你一样的不幸,你不是也很开心吗?浩一?”

被我说出心里真实丑恶的浩一开始了自我怀疑,“。。。原来我这么不堪的吗?”只不过这种自我怀疑并没能存在多久,马上他又耸耸肩无所谓地说:“管他呢。我能开心起来就行。”

这,就是人性了。

然而我不讨厌这样的浩一,倒不如说挺喜欢这家伙的,起码他是能直面自身丑恶之处的人,不是那种做了坏事还想方设法掩饰恶行的伪君子。

也许是想到了什么,浩一又补充一句:“就算再怎么不堪,也改变不了我是正义使者的事实。我就是正义,正义就是我。”

何等的厚颜无耻,这家伙跟绫果然是同一类人。

“嘛,先不说这个了,修。。。你有没有觉得气氛好像怪怪的?”

“什么意思?”

“就是,周围的人看我们的眼神啦。”

经浩一这么一说,我看了下。

我们二人沐浴在了女生们充满杀意的视线之中。如果眼神是具有物理攻击性的话,估计我和浩一早就化为原子尘了吧。

我觉得很正常。

“被杀气包围,用想当场宰了我们的杀意凶神恶煞地瞪着我们的女生,很正常不是么?有什么奇怪的?”

我的这份轻描淡写换来的是浩一近乎抓狂般的高呼,“你自己都说了那些女生想当场宰了我们,难道这还不算奇怪吗!“

“你终于发现到这个事实了啊。“

我是真心认为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只能说,浩一这家伙太迟钝了。

从上个礼拜被人栽赃陷害成内衣小偷后,我们就一直被学园的女生们用这种眼神注视了好吗!

现在才来发现这一点是不是太迟了?

我都开始对这种环绕身边的杀意感到麻木了啊。

绫和奈绪有没有向那些女生们解释真相我是不得而知,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是没有的。或许直到现在她们对于我和浩一是否真的不是内衣小偷依然抱有怀疑吧。

女人这种生物,有时候真的是多疑到麻烦的地步。

在我思考的同时,浩一也在瑟瑟发抖中,“我感觉分分钟都会被她们拖进什么没有人知道的小巷里杀掉的!不对,或许直接就是学园的焚化炉套餐伺候也说不定?“

同时被如此之多的杀意所包围,对这个中二来说有点过于刺激了吗?不过一般来说像他这种以拳头解决问题的类型不应该已经面对过很多次这种场面的嘛?是因为男性和女性的杀意性质不一样的缘故?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其中的差异是。。。。。。

等等,想太远了。

最近的思考好像变得很容易就发散出去啊。

嘛,不管怎样,还是先安抚安抚浩一吧,继续让他大呼小叫下去肯定会引来不少侧目的,虽然现在已经被很多人侧目就是了。

我一边拍着他的肩膀一边说:“好了好了,冷静点,浩一。我们只不过是在经历生活中必定存在的波折与苦难而已,不会有事的。”

刚好这时,有个女生从我们旁边经过。

“滚开!”

擦身而过的时候她用看到什么垃圾或恶心物体时才有的眼神来瞪着我们。。。。。。

“连蟑螂都不如的渣滓!”

还朝我的鞋子吐了口口水才走人。。。。。。

我。。。。。。。

好吧,这根本不是经过,而是专门来辱骂我们的是吧?

“这就是你说的生活中必定存在的波折与困难吗?如果是的话那这种生活也太波折太困难了,修。“

“嘛。。。至少也只是这样而已,不是吗?口水擦一擦就好,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我不得不拿出纸巾蹲在地上把鞋子的口水擦干净。

就在这时,某样闪着寒光的物体从我面前一闪而过,之后直直地插进了旁边的墙壁里。。。。。。

战战兢兢地把头转过去一看,我发现那东西是水果刀。要是刚才的角度偏离个一点点的话,那我就。。。。。。

老实说,我现在已经冷汗直冒了。

“不好意思,家政课的水果刀没拿稳,不小心飞出去了。“水果刀的主人是个长发女生,她一边面无表情地把牢牢插在墙壁里的水果刀拔出,一边用缺乏抑扬顿挫的语气对我道歉。

学园上午是没有家政课的,而且家政课用的厨房刀具也严禁带出教室,再说这个“没拿稳“的力气可真够可怕的啊,都“不小心”到直接把刀插在墙上了。。。。。。

如果只是这样,姑且还能自我催眠是一场意外吧。

问题是,长发女生转身走人的时候我分明听到她恶狠狠地这样说了:“可恶,居然没干掉!”

这。。。有点可怕。

好歹不要说得这么光明正大啊喂!连一点掩饰的意思都没有,她是真的想把我杀了!?

“这也是。。。你说的生活中必定存在的困难与波折吗?修?这种困难与波折也太凶残了吧。”

“嗯,大概吧,一个搞不好就会死于非命的困难与波折。”

午休时间还有十来分钟就要结束,不想之后急急忙忙跑回教室,干脆就和浩一一起靠在走廊的窗前闲聊算了。至于旁边那些女生们的杀人视线,我没什么所谓,浩一也慢慢开始习惯下来。

靠在窗前的浩一,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的校园,“话说啊,亏你能这么镇定。”

“镇定?”

“对,刚才刀子可是从你面前飞过去了哦,换了一般人的话早吓得大叫起来了吧。”

似乎,被浩一察觉到某些事情了呢。

“说得好像我很不正常似的。嘛,大部分时候确实是挺冷静的吧。”

这句话,带着半真半假的性质。

真的部分是,单纯从我平时的态度和口吻来看,多数时候确实挺冷静的。假的部分是,虽然看起来冷静,可我却一直在心里吐槽着周遭的人和事。而且。。。有些时候,我可能会表现得很激动,可实际上内心却是毫无波澜。

说得直白点,我是那种心口不一的虚伪家伙。

这一点我自己还是很清楚的。

关于这方面,过去只有剑志和枝月察觉到,现在浩一居然也能发现吗?这个笨蛋中二看来也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笨的啊。

应该说这是他逐渐了解我为人的表现吧。

我不想深入这个话题,没必要让他人过多了解自己,哪怕对方是同类也一样。

在我想着该怎么把话题结束掉时,某个人帮了我一把,“啊,找到了找到了。八神同学,早赖同学!”

循着声音的方向看去,这个人是。。。浩一的同班同学水无月?

远在走廊尽头就兴致勃勃地冲我们大声喊话的水无月,理所当然地受到了走廊里其他人的注视。

然而她对此并不在意,全然无视掉投注于自身或嫌弃或好奇的目光,小跑到我和浩一面前。

“果然在一起呢,你们的感情真的好好哦!”不知为什么,水无月的脸颊红彤彤的,我认为并非跑步带来的影响——

——更像是思春期少女想起某些十八禁少儿不宜场面时才会有的亢奋,也就是陷入了兴奋状态。

呃。。。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你是?哦,对了,你是水无月同学是吧?”对自己的同班同学浩一似乎印象不深。

“会主动找你们当然是有要紧事情啦,早赖同学。”水无月两眼放光地说:“现在的你们可是大红人哦,变态二人组八神同学和早赖同学。”

这个家伙。。。。。。

“你是特意来挑衅我们的吗?”

“先说好,水无月同学,我们可不是内衣小偷,我们是清白的!”

“哎哟,谁管你们是不是内衣小偷啦,反正整个学园的学生早就认为你们是变态啦。”

我们两个男生默默对视了一眼,都在压抑心里想把这个矮小的雀斑女揍一顿的冲动。

没想到的是,看到我们对视的表现,水无月变得更加亢奋了,“果然啊,果然啊~”她双手捧住自己的脸,眼神变得迷离,显然已经陷入了某种自我陶醉的状态中,“感情真的是,很好呢~八神同学和早赖同学~”

有点搞不明白她来这里是想做什么了。

与此同时直觉也在告诉我:这个雀斑女可能对我和浩一产生了什么不得了的误会了。

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不过还是先让她从自我陶醉里清醒过来,赶紧搞清楚她的来意再说吧。

我用不会伤到水无月的力气敲了一下她的头,“喂,你找我们到底是做什么?”

拜此所赐她算是回过神来了,“哎?哦对对!“接着水无月收起之前的亢奋,严肃地说道:”八神同学,早赖同学,你们要面临大危机了呢!“

“大危机?“

“什么?“

这话说得莫名其妙的是要闹哪样?我们搞不懂啊。

“是这样的,因为之前你们当内衣小。。。“看到我们威胁性地举起拳头,她连忙更正,“不不,我知道你们不是内衣小偷,虽然八神同学很古怪也很变态早赖同学很中二也一样很变态,但是我知道你们不是内衣小偷。”

“这个解释。。。”

“听起来很欠揍啊喂。”

“啊~连说话都是一前一后地接着说,你们的感情真的。。。”

这家伙又开始自我陶醉了。

没办法,只能一直当坏人了,否则估计上课了她都没法把话说清楚,“说重点,不然等下就真的变态给你看。”

“知道啦,不要这么着急嘛。你们也察觉到了吧?现在学园的女生们对你们的态度。“

终于,能说到算是重点的事情了。

环顾一下四周,嗯,依旧是充满恶意的杀气在缠绕我们二人。

水无月继续说道:“虽然你们都很变态,可是我不认为你们是内衣小偷啦。只是呢,我一个人这么认为,不代表全部女生都这么认为的啊。。。”她停顿了一下,可能是在考虑什么吧。

谨慎地看了看四周,水无月凑过来小小声地说:“我收到消息,激进派的女生们打算对八神同学和早赖同学你们实行私下处刑哦。“

这。。。可真是个不得了的消息呢。

私下处刑?

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就是说,要把我和浩一,从物理层面上彻底抹杀吗?

我和浩一不由得再次对视。

“喂喂,浩一,你知道我在想什么的吧?”

“当然知道,现在的我们算是绑在同一条船上的患难共同体了。”

如果仅仅是绑在同一条船上那还好说,问题是这条船。。。恕我直言,根本就是条漏水的独木舟了吧?

“我要说的就是这些了,先走啦,被人发现提醒你们了的话我可是也会遭罪呢!”说着,水无月转身打算离开。

不过我还有个问题是想她解答的,“等一下,之前你不是因为那些谣言而非常害怕我吗?为什么现在会来给我们通风报信?”

此刻,姓氏为水无月的女生,陷入了自我陶醉,哦不,应该说是自我妄想会比较正确的状态中,两眼放光,露出了我见过的最为病态的笑容。

“自从上次八神同学告诉我男生之间的友谊是怎样的之后,我就确信了,八神同学和早赖同学你们不是坏人呐~你们之间的感情已经超越了友谊,而是爱了~两个有着禁忌之恋的男生,怎么可能是坏人呢~啊,这种互相采摘青涩果实的禁断爱情实在太美好了~~”

“。。。。。。。。”

“。。。。。。。。”

我和浩一呆住了。

不行。。。信息量太大,脑袋有点处理不过来。

总觉得,听到了什么非常不得了同时对大脑有着极其强烈刺激作用的话。

“啊~连沉默都是一致的呢~八神同学和早赖同学这对禁忌恋人真的是~~~太令我感动了~”

这个对我和浩一之间关系出现了某种极为可怕误解的女生就这么走了,剩下我们二人呆呆地留在原地。

良久,我的同居人才终于用颤抖的手拍拍我肩膀,“喂,修。。。这也是。。。你说的生活中必定存在的困难与波折吗?“

“不,我认为这种蔷薇色的困难和波折是不应存在的。“

“我。。。我们是不是忘了这件事比较好?不然感觉以后都没法正常说话了啊。。。“少有地,浩一把握住了气氛,说出了正确的话。

"同意。。。“

我还能说什么呢?只能同意了啊!

我不歧视同性恋,但也不想被人误会是基佬啊!

---

放学后的女生更衣室,我和浩一埋伏在这里。

来这里做什么?当然是为了来偷。。。呸呸呸!是来抓那个让我们背黑锅的内衣小偷才对。

此刻的我们,就躲在用来存放清洁用具的柜子里,只有这里才有足够空间容纳两个男生。总不能让我们躲在放女生内衣的那些储物柜里吧?

“喂喂,修,你确定真的要这么做?“

对于这种做法,浩一还有所犹豫,也难怪,毕竟一旦被抓住的话,就真的等于被宣告死刑了。

然而,我可没有这种顾忌,倒不如说哪怕有顾忌也早抛诸脑后了,“不然呢?你也想早点解决问题吧?“

内衣小偷会不会在这种时候出现是个未知数,而且埋伏在这里的风险也非常高,可没尝试过又怎么知道呢?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是这么认为的。

“说是这么说,但是。。。不觉得这里太热了吗?你看我都满头大汗了。“

听到他这么说我下意识打开手机的屏幕,用屏幕的灯光照亮漆黑一片的柜子空间,然后转过头来看他的样子,然而我却发现自己看到了达斯.维达。。。。。。

不禁愣了下。

哦对了,我都忘了,浩一为了以防万一找了两个头盔用来掩饰我们的身份,免得内衣小偷没抓到反而被那些女生来个“人赃俱获“。

“看你个头啦,你都戴着头盔怎么看啊。”

一般来说这种事情只要遮住脸就可以了,问题是我们一个灰发一个红发,算是比较显眼的特征,就算看不到脸也很容易联想出真实身份,所以只能直接戴头盔。

至于为什么是达斯.维达,这个出自浩一的喜好。本来还有其他选择的,可另外的头盔一个是米老鼠,一个是唐老鸭。。。。。。

埋伏在女生更衣室已经很像变态了,再戴上米老鼠和唐老鸭头盔的话不就显得更变态了吗?

虽说躲在女生更衣室柜子里的两个达斯.维达似乎也正常不到哪里去。。。。。。

这种事情如果被乔治.卢卡斯知道了的话,应该有很大几率会起诉我们的吧。

总而言之,达斯.维达风评被害的事实确立了。

话说浩一到底从哪里弄来这么多头盔?他有在玩什么奇奇怪怪的COSPLAY吗?

基于打发时间的目的,我问了浩一,“你是从哪里弄来这些头盔的?”

“这些啊,以前做兼职的时候拿到的,那家研究电影道具的公司因为经营不善倒闭了,没钱付工资,所以就拿这些做抵押。“

有点后悔打开手机的屏幕了,黑暗中被小小的灯光所照亮的“达斯.维达“在说话时总给人一种惊栗感,就像在看恐怖电影似的。

“有人告诉过你,你现在戴着的头盔,在手机屏幕的灯光中显得很诡异吗?”

“在我眼里,修你又何尝不是呢?别忘了我们戴的头盔是一样的。”

说得,好像挺有道理的?

“。。。我还是把手机屏幕关了吧。。。那你当初在那家研究电影道具的公司做兼职的时候,工作内容是什么?“

“被人当作电影道具来研究。“黑暗中,响起了浩一一本正经的声音。

“。。。。。。。“

有点,不怎么想知道具体工作内容的感觉,我竭力不去想象浩一到底是如何工作的。

这个话题就此放下吧。

恰好这时,柜子外面传来门被打开的声音。

我和浩一立刻屏住呼吸,尽量不发出一丝声响。

等待已久的时刻终于到来,会是那个内衣小偷吗?还是说只是体育系社团活动结束过来换衣服的女生?

不论如何,我还是悄悄推开一点柜门,透过头盔玻璃眼罩的部分往柜门的缝隙看出去——

——蹑手蹑脚地走进更衣室,全身上下都被忍者服装所包裹只有眼睛露出来的矮胖猥琐身影映入我的视网膜里。

就是这个!

再怎么看那家伙也绝对不可能是女生吧!

所以,百分百是他!

那个让我们背黑锅的内衣小偷!

“浩一,机会来了!“

“这么就到了吗!“

话刚说完我们就已经冲了出去。

“抓到你了!内衣小偷!乖乖束手就范吧!“

“居然让我们替你背黑锅!?你这邪恶的坏蛋!“

让我们没想到的是,内衣小偷反而尖叫起来,“咦!?哇啊啊啊啊啊啊啊,达斯.维达变态啊!有两个达斯.维达变态在这里!“

达斯.维达风评被害的事实再次确立。

等等,不对啊,明明他才是变态,居然好意思反咬我们一口!?

“说什么呢你这个变态!你才是变态吧!专门偷女生内衣的变态居然好意思说我们是变态!?“

浩一也义正词严地开骂,“你知道因为你我们吃了多少苦头吗你这个变态!虽然平时已经被认为是变态了但我们好歹不是真正的变态啊!今天就要让你这个变态还我们两个伪变态一个清白!”

从言语谴责的角度上来看,我认为话说到这份上,意思已经很清楚了。

然而这个胖子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无耻,他居然反过来指责我们,“在女子更衣室COS达斯.维达的你们不是变态是什么!话说变态来变态去的你们说够了吗?说这么多次变态就不觉得绕口吗,你们这两个变态!”

“。。。。。。。”

“。。。。。。。”

我和浩一沉默了。

好像,这个内衣小偷说得也没错?变态这个词说太多了吧?

还有,为什么总觉得内衣小偷的声音我好像在哪里听过?

不对,现在不是思考这种无聊问题的时候!

不管了!

抓住这个变态再说!

“谁管你那么多啊!你这该死的内衣小偷!浩一我们上!抓住他先打个粉碎性骨折再说!“

“非常同意,我等这一刻很久了!”

我们同一时间扑上去。

“就凭你们两个蠢小鬼也想抓住我!?痴心妄想!”

不愧是连续多次从女生包围网中逃脱的达人级内衣小偷,在我和浩一动手前他就已经疾风般地闪到一边,直接让我们两个扑了个空。

这根本不是一个胖子应有的速度和机动性啊喂!

我都怀疑这个胖子的身体里是不是真的存在脂肪这种东西了。

“挺有一手的嘛,你这个变态,不过别以为能轻易逃脱啊!浩一,你左我右!”

“收到!我就不信这个死胖子今天能逃出这间更衣室!”

说罢,我和浩一马上拉近和内衣小偷之间的距离。

然而对方也在迅速后退中,“哼,所以说你们太天真了!”

“天真的人是你吧!”

“我们可是掌握着人数优势啊!”

“不对,是你们都太天真了,三个变态居然起内讧了吗?”

这句话我可不能当没听到,这不就等于是在说我和浩一跟这个内衣小偷是一伙的吗?

“呸!什么叫内讧啊?我们跟这个家伙又。。。等等,谁在说话?”

一时间,我和浩一还有内衣小偷,三个人面面相觑。

“刚才的话是你说的吗?浩一?”

浩一摇摇头,“那声音明显是个女的啦,怎么可能是我。“

那难道是内衣小偷?

可是他也摇头否定,“怎么可能是我,我可是男的!”

“好吧,既然不是我们说的。。。”

我有,不好的预感。

“是我在说话,“更衣室的门被人粗暴地打开,“终于抓到了呢,这一次,算是人赃俱获吧?三位?”

说话的人。。。是手里拿着电击器的绫。她旁边的是奈绪和浩一的前女友加藤有栖,而在她们身后的。。。。。。

是把更衣室门口围了个水泄不通,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肉眼可见杀气的女生们。说好的平时遭受校园欺凌没有人喜欢的呢?为什么到了这种时候绫却好像成为了这些女生的领导者一样?

吃书也吃得太严重了吧!

话说这就是所谓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吗?

不,或许用黑吃黑来描述会更恰当一些?

一瞬间,我有大限将至的感觉。

我相信浩一也是一样的,因为他整个人都颤抖了。

“我想不用提醒了吧,真正掌握人数优势的,是我们这边哦?“绫冷冷地说道。

按道理说,我还戴着头盔,她们是看不到我的样子的,但我有理由相信绫和奈绪已经认出我了,因为她们的眼睛一直盯着我这边。

同理,加藤有栖也在盯着浩一。

“现在的变态作案时都喜欢戴达斯.维达的头盔来掩饰身份的吗?”奈绪盯着我的同时语气也变得越来越危险,“某个变态的笑话真是好笑呢。“

好吧,既然能说出这种一般只会用在我身上的口头禅,那么就证明奈绪已经确定头盔下的人是我了。

在劫难逃。

无路可走。

被逼上绝路。

前方是悬崖,后方是刀山。

绝望了。

诸如此类的想法陆续浮现在我脑海里,这一次真的没办法了?

真的只能背黑锅然后就此屈辱地死在女生们设立的名为“变态最后下场”的断头台之下?

“唧,都怪你们两个变态,搞得我的行动失败了!算了,反正还有下一次机会!“在我和浩一都觉得走投无路的时刻,真正的变态却异常淡定。

或许,这份从容与镇定,就是经验老道的专业变态所拥有的职业素养吧。

“还想有下一次机会?做梦!“被内衣小偷的话激怒的绫扬起电击器想要突入对方怀里,然而却被敏捷地闪开。

“做梦的人是你啊,拥有高级文胸和幼稚内裤的BCUP小姐!“

绫的胸围原来是BCUP吗!?哦哦!真是知道了一样非常重要的信息呢!脑内SSD启动,要马上记。。。

哦呸呸呸,不对,重要的不是这个!

真正重要的是接下来内衣小偷说的话,“接招,麦库牌催泪弹加麦库牌臭弹!”

“什么!?又打算用之前的。。。”洞悉内衣小偷企图的绫想要阻止,可惜迟了一步。

只见那个猥琐的忍者胖子从衣服里掏出两样圆鼓鼓的褐色物体,往地上一扔,顿时,应该带有强烈刺激性味道的白色气体从两个球体中喷涌而出,把整个更衣室染成白茫茫一片,吸入了气体的女生们开始边掉眼泪边疯狂咳嗽起来。

我和浩一则因为本身就戴着覆盖整个头部的达斯.维达头盔,因而幸免于难。

居然被这个变态帮了一把,算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无需多说什么,靠着默契,我们两个闪开满屋子被催泪弹和臭弹熏得只能弯腰苦苦挣扎的女生们,从更衣室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