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过昨晚的马桶堵塞事件后,早上的我们完全没有食欲。纵使卡雷尔做的早餐味道一如既往地好,可一想起昨晚看到的马桶里的“哔”以后,我们基本上心情全无。

受伤害最严重的人,是浩一。不但被马桶里的“哔”直击,搞得浑身都是,还因为看着卡雷尔如何疏通马桶而遭受精神上的二次重创。

现在的浩一变成了看着餐桌上丰盛的早餐也无动于衷,嘴里只会重重复复呢喃“我被玷污了”这几个字的智力障碍人士,可想而知昨晚的经历对他的人生和精神产生了何等可怕的影响,估计都产生心理阴影了吧。

嘛,虽说令浩一变成现在这副德性的元凶是我,不但手贱按下了马桶的冲水开关导致浩一被“哔”溅了一身,还把他关在厕所里足足两个小时让他一直观摩卡雷尔如何疏通马桶。只是我也很无奈啊,前者是意外,后者的话,难道让他在浑身都是“哔”的情况下满屋子到处走么?再说,本身浩一的智商就不高,这是我们公认的,变成现在这样只是提早让他从类人猿退化成猴子而已,有差别吗?

我发誓绝对不是因为害怕他那作为恶性报复手段充满感情的热烈拥抱的缘故。

绝对不是。。。呃,大概吧。

“阿变,难道你就没有一点悔过之心吗?让本身已经智商堪忧的早赖变成真正的笨蛋,你可是难辞其咎喔。”餐桌上,因为无聊而找话题打发时间的绫开口问道。

话说她是在喊我吗?阿变?

“关于浩一的问题我只能说是个不幸的意外。另外这个称呼是什么意思?”

“因为死变态痴汉说起来太长太绕口了,所以缩略一下,如果你喜欢,也可以叫你阿痴。”她就这么面无表情地回答着。

“你到底是要懒到怎么样的地步?老老实实喊我八神或者修不就可以了?”

“这可不行呢,“绫突然娇羞起来,不用问了绝对是装的,”死变态痴汉可是我对你的,“说到这里她又回复到目无表情的样子,“爱称哦,阿痴。“

这家伙已经懒到连演戏都不屑于演全套了?都不想吐槽这一点了,反而站在我身边的卡雷尔却看得整个人呆住。

爱情的魔力真是见鬼的伟大。

“阿变还是阿痴,你倒是选定一个啊。。。不对,我干嘛要允许你一直这样对我搞人身攻击?”虽说醒觉得有点太迟了,不过还是说出来吧。

连思考的时间都不需要,绫很直接地把话说白了,“无论你允不允许,我都一直在对你搞人身攻击,请记住这一点。被我嘲笑奚落辱骂,就是你的存在价值,这一点也烦请记住,阿变。“

我顿时觉得自己的人生真的没什么意义可言。算了,反正认识她以来一直都是被这样对待的,早习惯了。虽然这么说有点像我觉醒了什么抖M性癖一样,可如果某一天绫真的对我彬彬有礼以名字相称的话。。。那我反而会不自在。

“照你这么说我的人生真是廉价呢。“

“我不否认哦,阿痴。“

“到底有完没完!赶紧决定好要用哪个简称啊!“

“这个嘛,我想想。。。“绫歪着头,用手托住下巴,很认真地思考起来,看起来就像电视剧里的侦探在脑海中串联得到的线索似的。这是有必要这么严肃认真的事情吗?

“想到用哪个就用哪个好了,死变态痴汉,阿变,还有阿痴三个称呼都要,嗯,就这样吧“

这就是认真思考出来的结果吗?和之前有何区别?

“如果可以的话请务必把八神和修这两个称呼也加上去,谢谢。“

“可以啊,在梦里可能会听到我喊你的名字吧,至于这种可能性有多少嘛,就跟明天你最喜欢的游戏《FF7RE》发售的可能性一样好了,死变态痴汉。“

说白了不就是不可能吗!

“我可以理解为作梦都不会有这种机会吧?“

“喔,忽然变得聪明了呢,阿痴。“绫给了我一个赞赏有加的笑容,然后用叉子很不客气地直接把我没动过的香肠叉起来放进自己碟子里,”就当作是给你的奖励好了,反正你也不想吃,不是么?“

头一次见识到这种反向性质的奖励啊,不过这家伙之前不是没有食欲的么?奚落嘲笑我之后变得开胃起来了?

“如此“慷慨”的奖励,您真是个“大方“的人呢,藤月小姐。“

“咳咳!“就在我和绫的对话越来越往胡闹方向发展时,奈绪终于忍不住挺身而出阻止我们,“两位,不要一大早就上演夫妻相声好吗?八神君,赶紧把早餐吃了,之前说好要一起到物业管理处询问昨晚的问题的。”

哦对了,起床的时候跟奈绪说好了要去物业管理处询问昨晚的马桶堵塞问题来着。还是赶紧把早餐吃了吧,不然加上去物业管理处的时间恐怕上学要迟到了。本来打算下午放学后才去,只是考虑到夜长梦多的问题才提前到早上,谁知道那个马桶会不会又发生昨晚的状况?

“嗯,知道了。“

用手机看了下时间,应该来得及。

没多久,匆匆吃完早餐的我和奈绪比其他人先行一步出门。

---

原本像马桶堵塞这种问题应该是受影响的所有住客一同到物业管理处反映才比较有说服力,可是鉴于除奈绪以外的同居人不是难以沟通就是智商不高或者太过善良正直,更存在缺乏常识这样的共通性问题,所以这次我只找上了奈绪。

我所住的这栋公寓全称“八枝高级公寓“,占地面积宽广,而且有完善的配套服务,因此在三浦市里算是数一数二的高档公寓来着。

当然,高档与昂贵是相等的,所以这栋公寓无论买还是租都不是一般工薪阶层能够负担得起。不过这个问题与我无关,反正是老爸出的钱。至于物业管理处,就在公寓旁边,我和奈绪乘坐电梯到大堂后就直奔过去了。

说实话,在这栋公寓住了两年,我还是第一次踏入物业管理处的办公室,之前都只是在外面经过的时候顺便看两眼而已,毕竟没什么事的话也不会想到这里来吧?

走进办公室,我们直接往前台接待员小姐的方向走去。

“你好,我们是十三层的住户,昨晚发生了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想你们帮忙处理一下。”由于我说话时经常口不择言或者暗带讽刺,因此事先说好由奈绪和物业管理处的工作人员进行交涉。

接待员小姐看起来应该二十多岁左右吧,似乎还没睡醒的样子,只见她揉了揉眼睛之后才慢悠悠地说:“十三层?哦,是姓八神的住户是吗?稍等,我核对一下。”

她操作起前台的电脑,又看了看我和奈绪,应该是在核对住户照片和资料吧,之后才说:“啊,找到了。不过我们的资料显示十三层的八神家只有这位少年居住喔?”还是那种慢悠悠像是在做白日梦一样的语气,我有点不耐烦了。

“是这样的,我是最近才搬进去的,我姓伊藤。”

“是吗。。。”接待员小姐闭上眼睛晃了晃脑袋,这种举动不免让人怀疑她是不是真的还没睡醒,可是没多久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突然把眼睛睁开,“哦!我懂了!是他的女朋友对吧?”

怎么会。。。得出这种结论?好吧,也不是第一次被人误解我们的关系了,不过奈绪听了后露出那副招牌的笑盈盈表情是要怎样?

“我们还没亲密到那种地步啦。”

奈绪你倒是解释一下啊喂?还有我们的关系根本就没到达能用亲密来形容的地步吧!

“不不不,这家伙不是我的女朋友,你误会了,我跟她只不过是出于某种原因同住而已。”

“啊哈哈哈哈,不用害羞的,这年头高中生同居很正常啦。少年,你有个很不错的女朋友哦,要好好珍惜才行呢。“一边说着,这位接待员小姐还一边站起来拍我的肩膀。

看了下她胸前的工作名牌,上面写着山下,很好,我要找个时间投诉她。

已经被绫彻底污染的奈绪,装模作样地开始了演技狂飙,“听到了吗?八神君,要好好珍惜我才行哦?”还故意拉近距离靠在我身上。

“别闹了,赶紧把事情解决了还要回学校呢,还有,别靠这么近,天知道会不会有传染病或者寄生虫之类的。”我悄声地对奈绪说道。

“和藤月同学就可以一直吐槽个没完,和我在一起时却害怕传染病寄生虫吗?八神君,过度的差别对待可是会酿成惨剧的,比如,我的某位你也认识的已经逝去的亲戚就是个好例子。“

是我错觉吗?总觉得奈绪说这话的时候压迫感莫名地强。。。?话说她后半句是在暗示什么?为什么要把那个渣男拉出来当例子?

下意识地用手摸摸自己的脖子和肚子后,我才回答道:“开玩笑的,哈哈哈,奈绪你怎么可能有传染病或者寄生虫之类的东西,请务必多多靠近我,谢谢。“

“呵呵,八神君真是喜欢开玩笑呢,不纯异性交往可是禁止事项啊。”

“两位的感情真好啊,都到了可以旁若无人地说悄悄话的地步了,好羡慕!”在接待员山下的眼里,我和奈绪应该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吧,然而现实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

在我看来,总觉得自己应该是被奈绪劫持才对。

算了,先不管这个,赶快把事情搞定然后上学吧。

“呃,这位,山下小姐?还是先来说正事吧,是这样的,昨晚我们家发生了马桶堵塞的问题。”

接待员山下茫然地反问我们:“马桶堵塞?造成了什么影响吗?”

。。。。。。这个家伙,是在拿我们来消遣吗?造成了什么影响?这种问题居然问得出来?

“那些“哔”都回流到马桶了,你说造成了什么影响?“

““哔”是什么?“出于看起来真实过头的疑惑样子,我无法确定这位接待员小姐是不是在开玩笑。

不论如何我已经不耐烦了,“那些东西啊。”

旁边的奈绪也一起解释起来,“山下小姐,就是厕所里会有的那些东西啦。“

“那些,东西?”然而,接待员山下还是那副搞不明白状况的样子。

我不得不无奈地叹气,啊,耐心耗尽,发现自己真的不擅长应付这种愚蠢迟钝的家伙,都说得这么直白了还不明白吗!没时间了,再不搞定这件事的话上学就要迟到了!

没办法,本来还想保持言语上的优雅,问题是碰到这种迟钝到极点只能用愚笨来形容的家伙的话,确实只有最简单粗暴的方式才行得通。

“八神君,忍耐,不要生气。。。“

不顾察觉到我想法的奈绪在旁边劝阻,我深呼吸了一口,然后,对接待员山下咆哮起来。

“屎啊,就是屎啊!你每天去厕所都要拉的屎啊!山下小姐,昨天晚上我们家的马桶堵塞了,然后那些屎都回流到马桶里了,这样说你听明白了吗!“

经过近乎歇斯底里般地怒吼,整个办公室的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我这边后,接待员山下总算明白过来什么问题了。

“啊。。。啊!明白了!不好意思,真的很抱歉,昨晚睡眠不足让我早上脑袋没运转起来,真是非常抱歉!“

很好,这家伙总算弄清楚状况了啊。

“可是不应该这样啊,我们公寓在建造的时候是采用最新的分离式排污管道结构和技术的,公寓内部所有单位都有独立的排污管道,自建成以来从没发生过堵塞的问题,你们是第一例呢。而且我们每个星期都有派人维护和检查的,不信您看。“

接待员山下把前台电脑的屏幕转过来我们这边,上面是一份列表,详细列出了每个礼拜对于排污管道的检查和维修结果。在标记着十三层的那一项里,我清楚看到写着八神的一栏里显示的结果是没有任何问题,而最上一次检查的日期是上个周日,也就是前天。

让我和奈绪详细看过列表后,接待员山下诚恳地说:“应该只是偶然事件吧?检查的时候确实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老实说,看过列表上的资料后,我也认为是偶然事件。要造成堵塞问题可不是随随便便把垃圾冲到马桶里就可以的,必须累积一段时间,短短两三天是做不到的。

更何况虽然我的同居人们都有心理问题还缺乏常识,可至少不存在习惯把垃圾冲到马桶里的缺乏教养的家伙。

“奈绪你怎么看?“

“应该,只是偶然吧?好啦,八神君,再不走真的要迟到了。“

既然奈绪都这么说了,也只能当作偶然事件来对待吧,而且再不走的话确实要迟到了。

接待员山下也适时地说道:“这样吧,今天我们会派人着重检查十三层的排污管道的,下午给您一个答复吧。“

我明白这是现阶段所能要求的最好结果了,不管是不是真的只是偶然发生的问题,也只能下午放学回来后等待物业管理处的答复了,“可以,那我们先走了。“

“好的,请慢走。“

就这样,我和奈绪匆忙离开了这里。

---

回到学校时,已经是还差十来秒就迟到的状况。

今天早上的例会由作为副班主任的卡雷尔负责。原本班主任堂本艾里希就一直嫌例会麻烦,现在是如她所愿有人代劳了。

经过一上午在打瞌睡和清醒过来之间的挣扎,终于熬到了中午。

中午在天台吃完饭后,绫就以太热为由先回教室,紧接着奈绪也因为班主任交代的事情而离开,剩下我和浩一两个男生在天台。

卡雷尔搬进来并开始负责我们的每日三餐后,浩一也加入到每天的天台聚餐活动中,虽然卡雷尔也已经成为了学校的老师,可是班主任堂本艾里希似乎把所有麻烦事情都推给了卡雷尔,使得他就算中午也要抽出时间处理事务,所以卡雷尔是与我们的天台聚餐无缘了。

“修,干脆到校园里走走吧,总觉得这里好热。“靠在围栏上眺望楼下操场的浩一这样提议着。

我看了下天空,万里无云阳光明媚,是个好天气,只是这温度也实在太高了点,心里寻思下次是不是找个没人也比较凉快的地方吃饭比较好,同时嘴里也应和着浩一,“啊,确实,走吧。”

浩一是在第二节课下课时恢复过来的,据他说恢复的契机是被前女友也就是那个叫做加藤有栖的女生扇了两巴掌的缘故。嘛,从那种智力障碍状态里恢复过来总归是好事,虽说如此还是没什么食欲,毕竟遭遇到那种事。。。哪怕是我这个罪魁祸首也只能说声抱歉了。

“偶然事件?”

我们两个人漫无目的在广阔的学园中闲逛时,聊起了早上的事情。

“对,除了偶然事件也没法解释了。”

把不知哪个缺德学生乱扔的易拉罐踢到旁边的垃圾桶里,浩一忧心忡忡地说:“可是总觉得好奇怪啊,按照你告诉我的那个接待员的说法,公寓的排污技术和设施都是最新式的,不应该这么快出问题,而且说实话搬进去之前我稍微查过一下”八枝高级公寓“,建成时间也不过两年而已吧?”

这让我有点意外,浩一居然调查过我的住处吗?看来这家伙也具备一定的情报搜集能力?

算了,先不想这个,重要的是,他说的建成时间不过两年,我知道他话里所指的意思为何,“我算是最早搬进去的住户之一吧,按现在日本的建筑使用年限平均一百年来看,两年时间就造成排污设施老化这种事情是不可能的。而像“八枝高级公寓”这种花了重本的公寓建筑,是以两百年时限为基准的。“

“按道理来说,就算会出问题,也应该是十年后的事情了吧?“

“没错。“

“建筑时工人贪污偷工减料的可能性呢?”说到这里浩一喝了口之前买的罐装绿茶。

“几乎不可能。”八枝高级公寓“的建筑承包商是朽木财团旗下的三浦第一建筑。”

三浦第一建筑,以建筑质量百分百之二百及格率而出名的公司,经那家公司手里建造的建筑,不论大楼还是公寓都号称能住上三百年。当然宣传归宣传,可丝毫不会有人怀疑这句口号的正确性,毕竟这家公司是连首相官邸都承包了的老牌建筑公司了,如果真的发生偷工减料的问题的话,那等于是让这个品牌还有朽木财团蒙羞,在日本国内可算得上惊天丑闻了。

“啊,朽木财团。。。对他们没什么好印象来着,不过你说得也对,很难想象三浦第一建筑会出现这种问题,而且就算偷工减料的话。。。“

“两年时间也始终太短了。“

终究,我们也只能得出和接待员山下同样的结论:偶然事件。

聊到现在我们两个已经闲逛到教学楼入口了,看了下手机的时间,距离午休结束还有三十分钟,是否要现在就回教室呢?

刚好这时候,浩一看到了什么,出声提示了我。

“喂,修,你看那边。。。“

顺着他示意的方向看过去,透过教学楼走廊的玻璃窗户,发现了两个熟悉的家伙——

——当然熟悉了,那可是我的两位同居人,绫和奈绪。

除了她们以外还有两个看起来很轻浮的高三级男生,之所以能判断他们是高三级全因领带颜色的缘故,穗绫学园是以制服领带颜色来区分学级的,高一绿色,高二红色,高三黑色,而那两个男生的领带就是黑色的。

如果是普通情况的话我是懒得理会,虽然是同居人可也有各自的交友自由不是么?问题是绫看起来一脸厌烦的样子,而奈绪则显得很为难。

可以得出结论了。

“强行搭讪。”

“强行搭讪。”

总有些该死的苍蝇是围着鲜花打转的。

我和浩一两个相视一眼,不用多说也知道该怎么做了。

走过去的时候听到其中一个男生这样说:“你们是高二的藤月和伊藤吧?怎么样?要不要陪陪我们?”

另一个也轻浮地笑起来,“不如我们翘课去唱卡拉OK怎样?或者去游戏厅?肯定很好玩的,保证你们满意哦?先说好,不陪我们的话可不会放你们走的。”说话的同时还把手伸向绫那边。

“放手,我没兴趣和你们这些不知所谓的狒狒来往。“直接把那只手拍开后,绫这样回敬他。

“这里是学校,两位学长请自重好吗?“奈绪也如此劝告他们。

只是,对方看来并不当一回事,“哈哈,果然和传闻中一样毒舌啊,藤月,不过我知道的,你的那些传言,我可是很想领教一下你这个专门勾引别人男朋友的Bitch有多棒啊,别看我这样,我也是有女朋友的。“

“伊藤你长得这么可爱,不觉得把时间浪费在学校很可惜吗?小天使班长,来抚慰一下我寂寞的心灵如何?“

惨了,平时的话还好说,但是经历过情人旅馆事件之后我就知道了,绫对那些清楚她谣言的家伙可没什么反抗能力,心理阴影太重了。

在绫已经彻底沉默的现在,能作出反击的只有奈绪了,“非常抱歉,两位学长,我们的学业很繁重的,没有那么多时间应酬你们。再说,我也不认为两位的长相还有性格合乎我跟藤月同学对男性朋友的要求,最后,我非常讨厌利用女生心理弱点的人,就这样吧,再见!“说罢,奈绪拉起绫的手打算离开这里。

问题是那两位学长还是纠缠不休地挡住她们的去路。

确实是我们两个男生应该出面的时候了吧。

“别拒绝了,跟我们走吧,我刚好知道附近有很不错的旅馆哦?“

“就是啊,你们肯定会很舒服的,我也刚好知道附近有很不错的旅馆啊。“

唧,层次太低的人做起来就是特别肮脏,一分钟前还只是说去卡拉OK和游戏厅,现在就变成旅馆了?

这两个禽兽学长甚至乎都开始动粗了,把手搭在绫和奈绪身上打算强行带她们走。原形毕露得太快了吧?

然而,我和浩一也已经站在他们身后。

一人负责一个,我们把手搭在学长们的肩膀上。

“学长,既然有女朋友了,不是应该好好去陪她吗?在这里强行搭讪不应该搭讪的女生真的没问题?“我尽可能用一种阴阳怪气的语调放慢着来说,”还是说。。。你比较喜欢我找一堆穿黑衣服的家伙陪你?或者要我亲自上阵跟你肉搏?我知道附近有很不错的旅馆哦?“

另一边的浩一也如法炮制,“哎呀,我是学不到修那么斯文啦,不过我的拳头也是很硬的呢?学长要不要试试?让我们来一场贯穿灵魂的肉体狂欢派对如何?保证你从天堂爽到地狱再重回天堂,当然你的屁股会变成怎样我就不敢保证了。我也刚好知道附近有很不错的旅馆啊。”

平心而论,我们说的东西。。。很恶心,却很有效。

证据是学长们看到我们的时候脸色都变了。

“咿!?你,你你你是2-B的八神?那个喜欢强暴男人的变态八神!?”

“啊!?是2-F的铁中二早赖!?听说你跟八神混在一起组成变态二人组原来是真的!?”

好吧,虽然是我主动装成性取向不明人士,可被人这样说总感觉心里有什么东西彻底碎掉了。还有那个变态二人组是什么鬼!?

算了,演戏还是要演全套的,看着吧,我可不像绫那么懒惰。

“再接近她们的话。”我故意用手指了指绫和奈绪。

浩一也很配合地接上了话,“小心把你们变成“保加利亚妖皇”的胯下奴仆啊。“

“对,对不起!下次不敢了!我还是回去陪女朋友吧!”

“救,救命啊!不要靠近我!不要拖我去旅馆!”

两位学长就这么脸色发青地跑了。

从达成目的的角度来看,我们是十分成功的,然而,从人格方面的角度来看,我们,似乎越来越往人格低下的方向发展了。

我和浩一都觉得自己的青春被蒙上了污点。话说我们有过青春这种东西吗?

接下来,是非常正常的互相指责时间。

“呸!浩一你那句”变成“保加利亚妖皇”的胯下奴仆“是什么鬼!有必要装得这么像沉溺于蔷薇色泥潭中的同志吗!”

“还好说?本来我只是想用暴力胁迫的,可是你一开始就把话说到那种地步我只能配合你了啊!修!”

“真是恶心死了!”

“不要抢我台词!”

总而言之,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应该是我们二人共同的想法吧。

“来得太晚了,阿痴。“

绫这家伙,我帮了她一把居然还指责我?

“喂喂,我可是帮了你啊,如果不是我赶到的话你能反抗那种知道你谣言的家伙吗?“

“哼。。。“绫把头扭到一边不正眼看我,”还是太晚了,居然让那些家伙碰到我。“

她发什么脾气啊?好心没好报。

本来还打算跟绫理论下去,这时候班长却跳出来充当调停者,“好啦好啦,藤月同学不要生气了,虽然迟了点不过八神君还是来了嘛?还有早赖同学也是,多谢你们的帮助了。”

是很少被人这样感谢的缘故吗?浩一很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怎么说我们也是住在一起,互相帮助是必然的啊。而且我可是正义使者,当然不能对你们两个有需要帮助的女生视若无睹啊,放心吧,所有的坏蛋都由我来惩治!”

这番话,前半段很正常,后半段完全变味了,浩一作为中二的思想和价值观完全表露无遗。

“啊。。。啊,”作为浩一口中所说的有需要帮助的人,奈绪默默地与他拉开了点距离,“不论如何,还是多谢了。”

我有理由相信浩一刚刚在奈绪心里提高了一点的好感度,立马又掉到谷底。

哦对,差点忘了,绫和奈绪她们两个会在学校非中午时间同时出现在一起很少见啊,是发生了什么吗?

帮了忙却反咬我一口的绫就算了,还是问奈绪吧。

“你们两个既不同班交情貌似也没好到一起闲聊闲逛的地步吧?怎么会一起出现在这里?”

面对我的询问,奈绪看起来有点纠结,是什么不该说的事情吗?

“是这样的,八神君,我之前收到消息,高二级的女子更衣室出问题了,我是在检查更衣室的时候遇到藤月同学然后一起回来的。“

女子更衣室?听到这个的时候我的好奇心被勾上来了。

浩一肯定也是跟我一样的吧,不然他不会凑上来追问下去,“很严重的问题?”

“非常严重。。。”

把奈绪的话接着说下去的,是还在闹别扭的绫,“女子更衣室失窃了。”

我懂了,原来是出现内衣小偷了吗?难怪奈绪不怎么想说的样子,这种问题要女生直接跟男生说的话是有点敏感的。

“犯人呢?抓到了吗?”

“已经站在我面前了,还在对我说话呢。”说完,绫又把头扭过去不正眼看我了。

照她的反应来看犯人是没抓到咯?不过这家伙少损我一次会死?

“唧,谁要偷你那些小熊。。。”

“你敢说下去吗?”即使在闹别扭,绫还是举起了她的手,我知道她想做什么。

一旦下一个字说出口,曾经体会过的巴掌连击就会再次降临到我脸上了吧,说不定连踢裆飞腿也会一并呈上呢,到时候就是当初校门口暴力事件的重演了。

“不敢。”

“很好。”

还是乖乖闭嘴好了,不然真的惹怒了绫可没什么好结果。

“总觉得,无法介入他们的话题啊?”

“是的呢,早赖同学。。。”

奈绪和浩一的反应很正常,毕竟他们不知道我跟绫是怎么相遇的。

不过,女子更衣室失窃?内衣小偷?似乎挺有趣的。我有预感,那个犯人还会再来的。

为什么?

因为。。。我也是变态啊。

呸!怎么可能!只不过是出于直觉罢了。

总之,还是继续持观望态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