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桌边坐着这次谈判的四人主角,周围还有侍立一群身着黑色劲衣的大汉。大汉们衣服收身束腰,身姿笔挺,一眼扫过去足有十二个,整整一打。

目前的情况是,黑衣大汉们拥挤在这个到处摆满陶瓷古玩的场所四周,填补了所有视线的死角。若是哪位忍不住大喘气一声,可能真的会不小心把木架上的那些展览品和收藏品吹下来,哗啦一下砸的稀碎。

我安坐在桌边,脑中无不充满恶意地模拟假设了一番,实在是提不起兴趣去看苍也和那位一直喜欢笑着双目像月牙般弯起,到了谈判桌上性格却异常凶猛,堪比护住地盘的老虎似的女子两人谈判。只因在拿出实际的货物样品前,分别来自两个家族的两人还要在许多细节上扣扣缝缝,口水仗打了很久也不见拿出实物,聊的琐屑事情实在太多。

看着屋内人们的服饰,说起来有点类似在旧时代也算古老的某些时期的地域风格。旧时代的存在是早已深刻印在人们脑海之中的,属于无可辩驳的事实。然而如今在整个由AI统治的社会媒体宣传的有意淡化下,细枝末节方面,一些过去的事物不免连是否真正曾经存在都成为了疑团。

相比较而言,如果能找到些保存完好的纸质书籍等物,自然就能更方便进行信息上的比对和确认。纸质的事物在某些特定情况下还是比电子网络更耐得住保存些。

也是因此,我这个过去特地调查过大量与旧时代有关线索的人,自认为比现在其他多数人对旧时代了解的更多,才能猜测出这些人的衣着风格来源。不过时过境迁之下,即使是“东方式古风”的风格也发生了大量变化,变得更为符合现代审美。

前期的谈判进入尾声,蒙面女子终于拍了拍手,让近前的黑衣大汉将绯一直默默观察的两米多高的箱子推过来。

“箱子不错。”苍也饮口茶水,放下茶杯,不咸不淡地评价了句。

只见那名右眼处有一条竖直向下、穿过眼眶的狰狞刀疤的大汉用手按在箱子的侧面上,顷刻间传来机关运行的声音,大汉生满绒毛、骨节宽大的手掌如同按到了层叠套嵌的按钮,就这么一节一节地陷了进去。箱体表面与手掌接触的部分随着凹陷越来越深,内部产生层层类似于机械模块相互滑动重组的管道模样。

又过了一会,大汉抽出手时,手中已然握住一个黑漆漆的枪托。随着抽出的动作加大,枪托的前半部分本来尚未成形,一个个零件也跟着从凹陷处有规律地漂移组装出来,最后形成一把毫无棱角,充满科技质感的流线型步枪。

绕是我见识过压缩弹箱之类的空间储存科技,亲眼目睹别人使用来装载更为精密的物品,不免也要心中暗赞一声。别的不论,只是单纯看这个箱子恐怕都算得上价值连城。

刀疤脸的黑衣大汉向我们展示了他手上那把步枪的外形,接着卸下弹匣,放在了桌面上。

坐在我们对面的蒙面女子开口介绍,“改进型号的冲击步枪,这是样品,搭配通用的高爆弹、穿甲弹等多种混合弹药,进一步增强威力,本来它们是处决者才有资格使用的常规武器,能够拿到的数量不多,存货只有二十把。价格么,就照刚才说的那样好了。”

刀疤脸依旧手上不停,再次从箱子内取出两把枪管格外短粗的手枪,大到足可以塞进拳头的枪口,握把呈弧形向前弯曲,几乎可以包住使用者的整只手掌。很快,手枪的电池也被扣掉。

“磁暴手枪,依旧是样品,只需要充电或更换电池即可使用。”

当啷,一块其貌不扬的圆筒状物体扔在桌上。

“便携式屠夫导弹,威力相当于常规核弹头,不过没有辐射污染。”

一件件武器变魔术般从箱子里取出,陈列摆放到桌上,最后几近将桌面摆满。

最后,刀疤脸从箱子里取出的是个小号的冷冻箱。

“仿造义体胚胎,能力就不用多说了,这个有些缺陷,无法成长到幼生体,算是我们实验室偶然间才培养出的产物。”蒙面女子话锋一转,向正打量着冷冻箱、小脸上写满“我很感兴趣”的绯问道,“这位小妹妹既然也是林家的小辈,那么姐姐我来考考你,可知道仿造义体的战略意义吗?”

我心底咯噔一声,暗觉不妙。绯被错认为是林家的人,本来是配合苍也演戏的一部分。可是如果要在对方有心考较之下问些关于大家族之间的隐秘问题,小公主回答不出来的话岂不是露出了破绽?

而且蛾摩拉与黑街一样,都有覆盖整个区域的大功率信号屏蔽器在运作,这个时候即使想要场外向精通生物科技的千惠求援都做不到。

“好了好了,赶紧把东西都拿出来,不要拖延时间。”好在苍也即使打岔,让蒙面女子的注意力从满脸茫然的绯身上转了回来。

刀疤脸得到蒙面女子首肯,取出了这次交易最后一件物品。也就是所谓的“圣血”。

仍然是冷冻箱,打开后,一支密封的试管静静地躺在填充泡沫塑料里。

试管里盛放的是不到体积三分之一的暗红色血液。这些原本安静的血液见到光亮,立刻就像水滴进了油锅一样剧烈沸腾,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好在试管有支架固定,本身的管壁也足够坚固,弹出的血液全都打在透明的管壁上,不甘地随重力重新滑落回液面。

只给我们看了一眼,刀疤脸便合上了这第二个冷冻箱。蒙面女子幽幽地解释道,“你们林家的大本营既然就在这座城市,那么应该不会不清楚,距离这个城市最近的那个市区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距离最近的市区,自然指的就是第三市区了。只听得蒙面女子继续说道:“有个组织在那里投放了大量药物,导致无数人身体产生异变。虽然不知道他们这么早就将底牌暴露出来是想干什么,不过我们还是找人抓了几个变异体,研究出来那药物的原材料竟然和这圣血有关。”

“抱歉,这东西我不能要。”苍也脸色变了变,断然拒绝。

蒙面女子一怔,没有第一时间让人收起东西,反而饶有兴趣地继续问苍也:“真的好吗?这可是你父亲特地指定要的东西,别的货物说到底只是用来掩人耳目罢了。不过他居然会派你这个小娃娃来交接,想必是存了要锻炼你的意思哦,这圣血拿不回去的话,你可就没法交差了。”

苍也顿时张口结舌,气势一下子落到谷底,“……怎么会……父亲大人……”

我在“圣血”拿出来的那一刻,不知为何,心中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接下来听到蒙面女子的介绍,更是确定心中的猜测。

能搞到“圣餐”的原材料,眼前的王家应该和反AI组织有关才对。不过听起来似乎两者还不算是一路,而且看现在的样子,林家同样对“圣血”产生了兴趣,开始插手其中。

就在此时,由于我谨慎而一直开启的超距感知突然产生强烈反馈,绯也同时猛地站起,和我几乎同步地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下看向窗外。

窗户紧闭,可是我的身上依然传来遍布全身的微微刺痛感,那是危机来临前的感应!

窗外理应是螺旋建筑内部的环境,可是此时却从远处层层漾来剧烈的呼啸风声,尖锐无比。

一颗拖着尾焰的火箭头迅速在我脑海中勾勒成型,轰然从外界撞向窗口。

“RPG!!!”关键时刻,我哪里还有心思闭口不言,拉着苍也和绯趴到地面。至于其他人,他们的死活就只能听天由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