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早餐,正准备走出马车,却被怜月给阻止了。

“停!我说你该不会是想叫人牵一匹马过来,然后无视现在这马车飞驰的状态飞身上马吧?”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白痴。”

她一捂额头,摆出极其头疼的样子,教训我道:“饭后激烈运动对身体不好,身为女佣的尊严不允许有人在我面前做出这种自损身体的事,给我坐下!”

她不由分说一把扯住我的耳朵,小小的个子却俨然有一副女仆长的架势。

疼疼疼,你是我家老妈子吗?!话说你这小笨蛋最近还真是越来越不客气了啊!真当我脾气很好吗?

我狠狠地瞪向她,怒目相视,谁小丫头居然毫不退让,她双手一叉腰间回敬了我一个“你最好识相点”的眼神,然后一个出其不意,手指猛然一弹我的脑门。

好疼!

摄于眼前女仆小暴君的淫威,我只好无奈地坐回原地,随即怜月递了一杯尚有暖意的麦茶过来。

“喝完这杯茶,然后默数到六百。”

喂!你还真当我是小孩子啊?也不想想刚才是谁把你从老铁的魔掌中骗回来的!

对视了一会最终还是拗不过眼前的小女仆,于是,就这样和怜月并排坐在马车的一边,手上捧着茶杯漫无目的地向车篷外的天空看去,身边的怜月则重新翻开书本再次阅读了起来。

放眼望去,天空中净是漂泊流动的白云,微冷的空气吹动草原如同潮涌一般,在远处是白露峡谷那隐隐散发冷气的氛氲山形。

大梁白云起,氛氲殊未歇。

锦文触石来,盖影凌天发。

嗯!真是好风景,但是好无聊!

百无聊赖下,正准备调戏一下身边的小萝莉,但却发现她正聚精会神地研读着手中的书本,尚显稚嫩的脸上流露不属于这个年纪的认真。

伸出的手指停在了半空,犹豫了片刻,收回想要戳一下她脸颊的想法,还是不要打搅她了。

渐渐向后倒去的晴空白云印入眼帘,四周是商队在石路上粼粼行路的车轮声,脑子里仿佛响起了欧洲风格的民谣。

仔细想想这不就是我追求的退隐生活吗?虽然身边多了一个多管闲事的小笨蛋,但这样的感觉确实不坏,总感觉身心被治愈了。

从我们的驻地到王都大概只要花三四个小时的路程,虽然多少要顾及到伤员的伤情而减慢速度,但实际上这也并不需要多花费多少时间。

商队是从昨天地龙的出没后的一小时出发的,算上收拾货物、搬运伤员的准备时间,这会也差不多要到王都了吧?

嗯…...到了安利夏牧,我又该怎么办呢?虽说顺水推舟接下了送两个小丫头到王都的任务,但其实这真的不过是顺手而已,从一开始我心就里压根没想过要收她们的酬金。

我原本的计划是打算去东方诸国的,但是途中却遇上了意外而不得不改道,就现在的情况来看那群双足翼龙似乎也已经消停了,那我是不是应该在到达安利夏牧后,继续向东出发呢?

若要选择退隐后的生活地点,我果然还是比较喜欢有着与故乡相同气息的九炎,毕竟那里与地球的华夏文明十分相似。

但现在又突然感觉到眼前的这种气氛似乎也不坏,要不要就在安利夏牧生活下去呢?反正露德兰王国也和教国八竿子打不到一道,不用担心我剑圣的身份曝光。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间就有些走神,一个不小心,手上的茶杯就这么脱手掉到了马车的木板上。

砰的一声轻响,麦茶顺着木板的缝隙漏了下去,所幸因为杯子是木制的,所以只是在木板上轱辘地翻滚了一周就停了下来。

糟了!又要被怜月这小丫头说教了。

赶紧捡起茶杯,有些心虚地看向身边的萝莉小暴君。

却发现她完全没有察觉的迹象,闷着头专心致志地默读着手上的书本。

呼——太好了,还好没发觉…...

话说这小丫头在看什么书?居然这么入神?

低下身子向封面看去,只见那褐色的扉页上写着《公主与魔族少年的禁断私生活(成人向)》。

…...

算了,就当没看过这个标题吧…...

将茶杯放回餐盘,重新看向车篷外的蓝天白云。

过了些时候,狄斯缇也慢慢清醒了过来,他虚弱而惨白的脸上残留着对昨晚的恐怖回忆。

怜月本想着帮他弄点早餐,但当狄斯缇听到早餐这两个字的时候,立刻捂着嘴巴拒绝了,看来起码要再过几个小时,他才能恢复食欲。

刚醒来的狄斯缇同样也因为全身酸疼而奇怪,在我和怜月的解释下,他脸上露出沉思的表情,看来他也同样奇怪于地龙为何会出现在这个时节。

但随即他便担心起同伴的安危来。

“科尔泰的情况怎么样?他的伤势严重,这会急匆匆的赶路不会出什么意外吧?”

科尔泰就是昨天那名被盗贼首领砍下手臂的冒险士,他因为伤势严重而与另一名胸口受重伤的冒险士被安置在弗兰卡商会的马车上。

“没问题的,他的伤势已经由劳尔医生处理稳定了,而且昨晚在你们晕过去后,从王都紧急赶来的军医也到了,他们和吕贝克先生、劳尔医生一起治疗伤者到半夜,现在伤员的各位情况都很稳定,你不用担心。”

怜月一边向他解释,一边贴心地为他递上一杯白开水。

喂!你对狄斯缇的态度和我吃饭时完全不能比啊!你这小丫头难道也是颜值委员会的成员吗?!

狄斯缇接过水,浅饮了一口,然后向怜月微微点头以示谢意,同时他向我致歉道:“源兄,昨晚的事真是有些不好意思。”

“你还知道不好意思啊?下次有佳人相约可千万别叫上我。”

见我一脸调侃的开起玩笑,狄斯缇知道我并没将此事放在心上,他再度向我露出歉意的笑容,接着他向我问到:“铁兄呢?”

老铁?

我脸上一抽,皮笑肉不笑地点了点马车外,然后这位金发美少年就这么愣住了。

“怎样?小丫头,这样兜风可还爽快?”

“唔!再快点!”

“哎!好嘞!”

在商道外视野开阔的草原上,一大一小两个野生儿此时正纵马驰骋。弥蕾尤骑在老铁的肩膀上,两只小手紧紧抓住老铁那杂草般的短发,她的眼睛里发出金光闪闪的好奇光芒,一脸的新奇和高兴,而老铁则任由她骑在自己头上,完全没有保护小萝莉的念头,他带着弥蕾尤策马狂奔。

两人的情绪都相当高涨,弥蕾尤完全不害怕这种摇晃激烈的颠簸,老铁更是看不出和我们一样是昨晚吃了魔王级黑暗料理的牺牲者。

都市联合的冒险士都是怪物吗?!

见此情景,只闻狄斯缇怅然若失地叹息道:“铁兄真乃壮士也,下次爱丽姐邀约我还叫上他吧…...”

下回?你还想有下回?!正说间,外面传来随从们的声音:“各位马上就要到王都的南门了,还请准备一下,到了南门需要下车进行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