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仆们整整齐齐的站成一排,她们每一个人都拿着露德兰特有的长柄武器,看样子并不像是花架子,而是人人身上都有一些武术心得,如此训练有素的女仆队,其战力几乎可以媲美王都的警备团了。

这就是图那德家特有的家风,这些姑娘们虽说只是女仆,可却是实实在在得了老图那德卿的精心调教,论武艺那真是没说的。

看到老图那德卿杀气腾腾的走下楼梯,女仆长便走到他的身边,这位带着眼镜的刻板女性悄声问道:“大老爷,关于这阵怪雾该怎么应对?”

老图那德卿看也不看她,只顾一个劲的往前走,他不在意的哼哼道:“怎么办?那还用问?你组织好宅子里的丫头们,让她们守住这里,至于其他的嘛……哼哼,敢犯到老夫的头上,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胆子?”

此时的老图那德卿那真是挥斥方遒,一身的杀气足以让夜哭的小孩子噤声,那些平日里敢于对老头子锅碗瓢盆伺候的女仆们这时也都正起了脸孔,全都神色郑重。

老图那德卿挥了挥手,那些女仆便在女仆长的带领下退了下去,她们井然有序的分成了数个小组,然后分散开来把守在了宅邸大厅的各个入口,反而是那些看上去孔武有力的花匠、厨子这时被保护在了大厅中央。

缓缓踏出大厅,看着眼前那一堆的骷髅兵和幽灵,老图那德卿只是视而不见,他就像是一个巡视战场的将军那样,慢悠悠地向前走去,可随着他的步伐,那些骷髅兵和幽灵们不但不敢上前,反而纷纷向后退去。

没奈何,因为老头子这时发出的斗气乃是最纯正的渡难宗佛气,是天下间鬼怪冤魂的克星,再加上他那一身从死人堆里走出来的杀气,那真是神憎鬼厌,到了妖魔辟易的地步。

“一群虾兵蟹将,人这么多居然还不敢杀上来?可见生前统统都是一些软蛋!”

从鼻子哼出一个不屑的声音,压根就不管对方听不听得懂人话,他老人家可不管什么死者为大的道理,但凡是站在自己面前的、敢于威胁王都安全的存在,那咱们这位老亲王一向是不留情面的,这时没直接问候对方的十八代祖宗就是好的了。

“给老夫滚开!”

步子不停,怒喝一声,老图那德卿直接就是这么一拳轰出。

也不知是不是成了精,当先的那一排骷髅兵居然齐齐被吓得后退了几步,要不是没了脸皮,估计这时候它们早就要表现出一个屁滚尿流的表情了。

老图那德卿轰出的拳罡自带纯然佛气,专门针对鬼怪,气劲所经之处,那些具有实体的骷髅兵还好说,但那些幽灵可就真惨了,要知道身为灵体,它们可是最害怕这种超度技能了,都还来不及向老图那德卿骂出一句心中呼啸而过的草泥马,那些幽灵们就直接被蒸发成了一阵阵白烟。

眼看这一拳就要直接将亡者的大军给轰出一个窟窿,那道拳罡却被突然给分了开来,仿佛是洪水激流撞上了一个块巨大的岩石,老图那德卿的拳罡就这么被一道无形之壁一分为二,罡气朝着亡灵大军的左右两边斜射而去。

突发变故,可老图那德卿却是脸色不变,他只是眉头一抖。

这时候一个掌声响了起来,带着有些揶揄又有些感慨的语调,有个声音笑着说:“时隔多年,没想到居然还能见到怒海行空那老和尚的拳法,果然王都此地与余因缘颇深啊。只是汝这一拳刚烈有余、慈悲不足,论修为看似在那老和尚之上,实则还不到精气蕴神、点到为止的境界,可惜可惜。”

红莲的女王自月光之中降下,看着那个缓缓出现在面前的身影,老图那德卿一时间就有些恍惚。

不是因为那个身影实在是太过梦幻美丽,而是因为那人散发出的上位魔素让人如临深渊,如此恐怖的魔素,毋庸置疑,眼前之人当真就是传说中的第五位阶大魔法师。

老图那德卿很吃惊,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这倒并不是因为老头子的见识少,相反正是因为这位老人见多识广,所以才会如此惊讶。

要知道第五位阶的大魔法师可不是靠着修炼就能练成的,与三系统的武者境界不同,要提升魔法师的位阶不但有学习技术的成分,还要取决于天生的魔核,想要晋升为上位魔法师可不是靠着努力和运气就行的,身上的魔核质量不过关,那就注定了再怎么修炼魔法也无法成功,可以说有什么样等级的魔核,就注定了日后能成为哪一级的魔法师。

第五位阶的魔法师乃是极少见的人物,即便是苍耀之塔也只有一位这样的大魔法师。

安利夏牧是北方平原的中心没错,但你要说这里会有一名大魔法师出现,那也是不大可能。

可是,现在,就在眼前,却真的出现了一名第五位阶的大魔法师,而且根据她身上散发的危险气息,还不是那种刚刚过了第五位阶法师的“垫底货”。

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出现过的危机感浮上了心头,说实话除了前几天在水晶矿坑外遇上的那个金发小子,老图那德卿已经很久没有这种走在深潭边的感觉了。

一方面是因为他是这个王国硕果仅存的二代王嗣,圆桌议会的人说什么也不敢让他老人家遇上危险,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自称读书人的老混蛋确实是武境高超,一般人想惹他也惹不起。

第四武境顶峰的境界很高?

没错,是真的很高,如果你认为这是在说笑,那不好意思,可这就是现实,若是以王琉缘的人生际遇来判定这个大陆的武者平均战力,实在是有失公允。

毕竟剑圣大人可是尘世中排名前三强的人,用他的话来说,那就是“人是天下第三人,剑是天下第一剑”。

聚集在王都的强者是有很多,甚至在这里,不要说是第三武境的寻常高手,就是第四武境的大宗师也不在少数,有名的武人光是老百姓动动嘴巴就能报出四五个来,更不用提诸如塞利安那样深藏功与名的隐居者了。

但就算是这样,王都也从来没有出现过一名第五武境的高人,至少在老图那德卿的记忆中没有,不要以为这是因为露德兰地区平均武力水准低的缘故,而是因为在这个大陆上第五武境武者本就是比凤毛麟角还凤毛麟角的存在。

大名鼎鼎的仙宗七真、四大骑士团长、双壁将军不过也是大宗师境界的武人,更遑论其他了。

当今的北方平原中,除了那位常年蹲在山中的黑龙公外,这里就真的没有一名第五武境的高人了,不管是图那德卿的老朋友塞利安、蒙塔诺家的老管家,亦或是年轻一代的苏安、炎之纺,都没有这个修为,即便是尽数古往今来的人物,除去那位炎神之剑的持有者实力不明外,就是老人的师父怒海行空、被誉为神仙人物的神无真人,也一样被卡死在第四武境的玄关下无法再进一步。

当然,泽芬不能算在其中,这位冒险公会的支部长从来都是行事低调、深藏不露,加上她本人已经活得太久了,久到让人觉得她本身就是一个传说,让人觉得既存在又不真实,所以泽芬的实力不为人知或者说被人忽视了也在情理之中。而且,当年她教育老图那德卿的时候也不可能实打实的使出全力啊。

细数神魔时代终结以来第五武境武者之间的交锋,那就只有那场魔王战争了,除此之外便再也没有类似境界之间的争斗了。

老图那德卿是见识过大世面的人,但即使是这样他也有些意外,还真有啊?

眼前的这个女娃就是等同于天剑级高手的第五位阶大魔法师,是和那个传说中的大贤者同等级的魔法师!

抓了抓颔下的胡子,在隐隐勃发的危机感中,老图那德卿突然觉得今天这事有点意思了。

若说之前他就是想揍一顿敢在他门前放烟雾弹的混蛋,那这会儿老人是真的想要好好会一会眼前之人了。

要知道他老人家这辈子还没和第五武境的高手交过手呢!

想当初要不是圆桌议会那帮孙子哭着喊着不让这位老国宝带兵去南方战场打魔族,那老图那德卿老早就袖子一卷跑去玄冥之丘找魔族打架了。

传闻中的那个什么黑骑士、魔族七大罪,他可是很想见识一下啊,还有教国那边的勇者、剑圣,帝国那不世出的天才圣骑士,能较量较量、切磋切磋是最好的了。

说不定一个不好,自己就破境了呢?

可以预见如果这位露德兰的太上皇真要是提前见到了我们的剑圣大人,那可就真的要天崩地裂了。

就这俩不靠谱的家伙凑在一起,还不得把联军的军营给弄个底朝天?

须知那时候的王琉缘低调是低调,但身上可没有背着什么不存在的教国通缉令,就他当时的那个状态还真是不用怂任何人。

君不见那位帝国的王太子也在他那里吃了闭门羹吗?

“孺子,汝便是老和尚的关门弟子吗?”

坐于半空的无形王座,红莲的女王翘起双腿,居高临下的看着老图那德卿。

被一声“孺子”唤回了飘远看了的思绪,老图那德卿不由一愣,这是在叫自己吗?

他脸上一黑,旋即大怒。

“什么玩意儿?你叫老夫什么?孺子?还有大小没有!老夫这般年纪都可以做你爷爷了!给我下来!喝!”

从来就没有被人占过如此便宜,这叫老图那德卿如何不怒?

一拳罡风直接就是正面轰出,但是——

“呵…... 汝说得不错,为人便该有尊卑大小,论年纪余确实可以做汝的先祖了,便是神策王在余眼里也如同孩提一般,余经历之岁月非”

轻笑一声,毫不在意眼前的拳罡,红莲似的女王只是轻轻挥手一扫,斗气拳劲便被打散,在她的手上出现了一个小型的结界,就是这个结界隔绝了老图那德卿的斗气。

仿佛是在看一个因为恼羞成怒而耍泼的孩子,浮空的女王眼中露出一丝笑意。

这眼神自然更让老图那德卿愤怒了,他大吼道:“胡说八道什么!精灵尚有衰老之时,你以为自己是血族还是神邸,长生不老的吗?”

“如果余说是呢?三御家的老骑士。”

“嗯?”

血族?神邸?

老图那德卿又是一愣。

确实,眼前的女性倾国倾城,这份容颜说是神人也不为过,至于血族嘛,嗯……能统帅夜之眷顾的,除了魔族那边的上位贵族,也就是血族的真祖了。

但有哪里不对,以老图那德卿常年的战斗直觉来说,眼前之人给人一种镜中花、水中月的奇妙感觉,仿佛存在在那里,又似不在此间一样。

这难道也是第五武境的神通之一?

搞不明白啊。

还是吃了没见过第五武境的亏啊!

老图那德卿咋了咋舌头,歪着头就向她问道:“那你这位看着就虚浮的大魔法师今晚来这里有何贵干?”

“哦?孺子,汝说余虚浮?”

“怎么?老夫说错了吗?老夫确实不是魔法师,但不要忘了我们图那德家本就是司职诅咒与附加魔法的家族,就算本身不会魔法,但老夫对魔法的认知也是远超常人!”

“哦?听汝此言难道是将先王妃留下的那本‘魔导书’读透了?”

魔导书——简简单单、再普通不过的三个字却让老图那德卿脸色大变。

“你到底是什么人!?”

“虽为真祖,然余与其他几位真祖不同并无【王号】,汝可以称呼余为流浪的女王。”

“故弄玄虚!”

怒喝一声,斗气全面爆发,老图那德卿周围的地面瞬间就因为这股爆发的斗气而碎裂飞散。

一跃而起,身如炮弹,气势更是万夫莫敌,老人就这么向着漂浮在空中的女王陛下冲去,可那名不知名的女王却依旧沉稳优雅。

“不敬,在余面前,孺子,汝太失仪了!”

仅仅只是举起了一只手臂,便有无数幽灵前仆后继在女王的身前形成了一道半透明的长河,老图那德卿带着斗气一头冲进了这道长河,他的势头就这么一缓,跟着还来不及突破这道由灵体组成的护城河,女王就对着他竖起一根指头。

“爆裂吧,深渊的火焰,将一切尽数染黑。”

第四位阶黑暗魔法的简略吟唱?!

“怎么可能!”

大吃一惊,本能的就如此说道,老图那德卿还不及反应过来,黑色的魔素已经在自己身边汇聚爆炸,那冷冰的温度不是火焰的温度却有着火焰的破坏力,这正是黑暗属性的强力侵蚀魔法。

黑暗的爆炸炸散幽灵组成的河流,同时爆炸产生的余波让老图那德卿一个跟头向后摔去,他一个趔趄落地,几乎就要站立不稳。

这绝不是普通第四位阶黑暗魔法该有的威力!

这就是第五位阶大魔法师的实力!

不惧反喜,老图那德卿抬起头望着那个依旧漂浮的身影,脸上竟然扬起嗜战的笑容。

居然在有生之年真能遇上第五境界的高手!

王都虽然是北方平原的中心,可和三大国的首都还有香榭丽相比还是有着一定的距离的。在这里要见到天剑级的高手并不容易。

老图那德卿是一国重镇,自然不能轻易离开王国,他甚至一度认为在自己有生之年是不能和第五境界的人交手了。

可没想到今晚竟然很有人自己送上门来!

老图那德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出发了张狂的大笑,那样子就像是回到了当年还轻狂的岁月。

“走眼了!真是走眼了!没想到在老夫的眼皮下居然还有你这样的一尾大鱼!哈哈哈哈哈!真是——他娘的丢了老夫的老脸!”

面对他这样的粗言俗语,那名女王竟然丝毫不介意,她仰起头也轻笑道:“神策王之子啊,无需自责,以余之魔法造诣,只要想要躲藏,那世上就不可能有人能察觉到余的踪迹。呵,没错,就连神邸也不能,只要是在这凡尘的存在就无有凌驾于余之上的幻觉法师。况且汝的面子在余看来也毫无价值。”

“好大的口气!”

“汝指哪一方面?是余对自己魔法的矜持,还是对于汝面子的认知?”

“哼!那你这位血族的真祖,今晚来此不知有何贵干?”

“也无他事,不过不允许汝踏出王都而已。”

“老夫要是说不呢?”

“那也没有关系,因为结果没有区别,汝到底是走不出这片迷雾的。”

“区区分身竟敢如此大言不惭!”

“呵呵,错矣错矣,应该是区区分身足以有此能耐。”

就算是被一语道破自身的魔法,那名女王也丝毫不介意,她从容自信,就像是眼前的武学大宗师如同纸糊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