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清早,天才蒙蒙亮,预设好的闹钟铃声就将华鑫吵醒。

老实说,他这一晚睡得并不好,因为七八个小时后将要经历的一切绝对称得上是史无前例,所以上床后,他辗转反侧了很久,直到凌晨三点左右,华鑫才迷迷糊糊地睡过去。

在镜前试了好几套衣服后,少年才最终选定了出门的行头。

——一件蓝白相间的夹克衫、一条黑色的牛仔裤,这就是今天的决胜负装备了。

临行前,华鑫再次检查了一遍背包,以确保万无一失。

然后,带着兴奋与忐忑,他踏着今天的第一缕晨曦出门乘车。

稍带凉意的秋风让人下意识地缩脖子。

不过,好在天空作美,并没有下雨。

虽然金陵城因为被雾霾困扰而不太可能出现晴空万里,但好歹今天会如天气预报的一样,是个适合出行的大晴天。

周末的这个时间点并不会像往常一样遇上拥挤的人潮,地铁上亦是如此。

大概是因为上班族们都脱离了苦海,此时此刻都沉醉于酣梦。

在只有寥寥数人的车厢内,华鑫突然感到有些不适。

自己斜对面紧靠而坐的就是一对情侣,不过,在众目睽睽之下竟有些旁若无人。

他们卿卿我我地说着情话也就完了,偏偏还做着容易让人误会的暧昧举动。

——完全不考虑他人的感受,更无视华鑫蹙眉盯视的不悦眼神。

这样的我行我素叫人尴尬,更令人感到煎熬。

华鑫只能假装在睡觉,闭上眼,低下头,干脆什么都不去看,这样就不会胡思乱想了。

“新街口站到了——”

为时不久,此起彼伏的广播报站语音响起,瞬间,车厢内迎来的到目前为止最大的一次上客高峰。

“喂!安宵,你看!那不是鑫子么?”

无意间在纷乱嘈杂的各种声响中捕捉到这样的一声惊叫,接着,少年本处在混沌中的意识突然惊醒。

随即,肩膀就被人重重地拍了一记。

“呦!早上好啊,华鑫,好巧!”

——根本就一点儿都不好!好吗?

抬头睁眼,华鑫嘴角抽搐地咧出有些难看的微笑,然后点了点头,

“啊……安宵,是你啊……早。”

“还有我还有我,鑫子!早上好!”

司空仁也瞬间凑了上来,跃跃欲试地问候着。

华鑫立刻就明白了他们出现在此处的缘由。

“这是——要去水上乐园?”

“对啊!你要去吗?”

“不……不用了,我还要上课。”

“没想到会顺路,华鑫,你下一站就要下车了吧?”

虽然没立刻明白安宵为什么会这么问,但在看到他别有用意般的眼神后,华鑫立刻回过神来。

“对,马上就到了。”

“喂——你真不去啊!”

“都说了我要上课吧!”

面对司空仁直到最后都还在纠缠不休的好意,华鑫竟感到一丝心烦意乱和内疚。

——今天可是很重要的三人约会,你又怎么会明白有多重要呢?

“鑫子,今天那个水上乐园可是刚刚才开业的,你知道在哪儿么?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弄到手的——”

“大行宫站到了——”

“我去上课了,小仁,安宵,再见!”

完全不给大块头死党继续示好解释的机会,少年猛然站起身,赶在两位好友反应过来之前与他们擦身而过,穿越拥挤的人群,然后在广播的报站声中迅速逃离地铁车厢,跑到站台上。

“好了,这下总算把他们送走了,差点就说不清了……”

望着旋即便呼啸而去的红色长龙,华鑫胃痛地挠了挠头。

那么,接下来——

看了一眼手表,时间显示此时已是七点四十二分。

活动了一下被包带勒疼的双肩,少年重新整理了一遍心情,然后小声安慰自己:

“幸好出门早,就算等下一班车也应该不会迟到的……”

再次坐上地铁已是十多分钟后的事了。

祈祷着这一趟车再不要出现什么差错的华鑫果真再没有遇到新情况,而是很顺利地抵达了和叶曦约定的地点——经天路地铁站。

出站的那一刻,华鑫本还有点忐忑,但在环顾一周并没有发现任何形似大块头死党一样的身影后,他到底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不过想来也是,那个司空仁和安宵的目的地可是水上乐园吧。

如果没记错,应该在明孝陵附近就下地铁了,这跟他现在所处的坐标差了十万八千里,自然不可能遇到。

我可真傻……

居然还有闲工夫担心这种事……

但是……

“这种天去水上乐园玩,真的没问题吗?”

扑面而来的冷风令华鑫猛然哆嗦了一下,下意识地立起夹克衫的领子,想到早上洗脸时手沾到第一滴凉水时的感受,他不禁摇了摇头,

“还真是群想得开的家伙啊……”

这样想着,少年抬腕看了看手表。

此时时间已近八点半,不过,却还没有看到叶曦和Shirley的影子。

虽说叶曦曾包票说过——会直接去Shirley家接她出门,但华鑫还是有些担心今天的这场三人约会到底能不能成行。

话说……那个叶曦居然知道李雪莉家在哪儿的吗……

她俩要是一同出现的话,我该怎么打招呼呢……

是先叶曦……还是……先李雪莉呢……

少年正在胡思乱想,低头沉吟,不想右肩被人轻拍了一下。

他旋即转头,却没看到任何像是熟识的脸孔,难免自嘲地苦笑了一下。

睡眠不足产生幻觉了么……

这样想着,他理所当然地回过头去,然而,却在下一秒被楚楚动人的脸庞吓了一跳。

“华鑫!”

“哇——”

被凭空出现在眼前的少女贴近盯视,少年很自然地反应过度,惊叫起来。

但很快,他就意识到这位有点眼生的美少女竟然是经过打扮过后的叶曦,于是赶紧闭上漏出丢人声音的嘴巴。

“嘻嘻嘻……上当了吧?”

“没、没有。”

自觉丢了男子汉的气概,华鑫没好意思承认。

“等我多久了?”

“啊?啊……刚到一会儿。”

眼前的叶曦实在和平时有些不太一样。

如果说穿着校服时的她显得青春动人、充满活力的话,那现在的叶曦就是一个温婉可人、靓丽成熟的气质女神了。

——身着V领红镶边的米色线衫,搭配着浅蓝色的铅笔牛仔裤,脚下蹬着一双黑色的平底皮鞋。

微撅的双唇今天也特意涂上了一层晶莹剔透的淡粉色唇彩。

足以瞬间迷倒几乎在场所有男人的装扮不禁使人眼前一亮。

华鑫自然也没能例外。

“喂——又在发呆啦?”

“不不,没有啦……”

这次是真的没有在胡思乱想,也没有走神。

——只是因为眼前的校花少女亮相得太过惊艳而看呆了而已。

“好看吗?”

“嗯……”

察觉到华鑫好像在吞咽口水,叶曦轻咬下唇,得意地向上勾起嘴角。

“哼!便宜你了!这可是我第一次和男生约会,所以才会这么打扮的,你可不要多想啊!”

“第、第第第第第第第一次?!”

被叶曦的一席话惊到下巴都快掉下来,华鑫结巴地重复着“第”字。

他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望向微昂起下巴的长发少女,不免再次以为自己是身处梦境之中。

原以为——像叶曦这样漂亮的校花或许早就已经和其他男生谈过恋爱、约过会什么的。

毕竟有那么多的追求者围绕在她身边吧……

可现在竟突然听到她本人亲口说这是第一次约会,并且自己就是那个被第一次砸中的幸运儿,难免震惊到凌乱、错乱。

喂喂喂……开玩笑的吧……

怎么可能……

“真的?”

视线瞬间与叶曦的娇嗔目光重叠,然后,立刻感受到那毫无恶意的纯澈目光中竟暗含着“敢质疑就分手”威胁意味。

“当然,我肯定知道是真的……”

顿时秒怂地咽下肚中的所有想法,少年自问自答着。

对于这样的回答很是满意,叶曦微笑着点了点头,旋即转身,

“上车!”

她这样吩咐身后的少年。

“啊?”

“又发呆了吧?”

“不是……”

嘴上虽然不承认,但直到这时候,华鑫才发现自己身边就停靠着一辆出租车的事实。

“你坐前面。”

简短地分配了座位后,叶曦径直坐到后排,然后关上车门。

“那个……”

虽然想问点什么,但华鑫知道,好坏是没有商量的,就算想要问Shirley现在在哪儿,恐怕也只能上车后再说了。

这样想着,他只好顺从地坐到前排。

但下一秒,侧后方却传来令人惊讶的问候声。

“早上好,华鑫。”

“李、李雪莉!?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句话显然是多余的。

“当然在的吧!我可是说过会去Shirley家接她的啊,笨蛋!”

叶曦没好气地白了一眼目瞪口呆的华鑫,显然为男友刚才那句明知故问的说辞感到不满。

“瞧!Shirley,我就说的吧——”

搂着华裔少女的肩膀,叶曦再次展现出小恶魔的一面。

只见她快速地伸出手指,在僵住嘴角的少年额头上狠狠地弹了一下。

“痛——”

瞬间,华鑫呆滞的表情变得丰富起来。

“对吧?华鑫他总是这样呆头呆脑的,想要不产生误会都难呢!”

“嗯!”

“……”

面对浮现轻薄坏笑的叶曦,以及眼神动摇却不住点头的Shirley,华鑫只能扶额苦笑。

——居然被自己的名义女友在搭档的妹妹面前一通捉弄,这绝对是衰到家了!

“好了,人都到齐了,师傅,我们出发!”

然而,不给人消化发生这一切的时间,叶曦转瞬便抖擞着精神冲前排发了话。

“好嘞!”

方才还仿佛哑巴一般的司机得到信号后,应允点头,立刻就挂挡、踩油门。

瞬间,静止的小车如同脱缰野马般绝尘而去。

就这样,三个人的约会正式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