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啦沙啦。」

瞬息间,碎小的草叶随风奏乐,延绵不绝的风势亦将众人的衣袖吹得摇曳不止。

艾香看准时机,将足以承载人的荷叶风筝向外抛出,并指挥他们同时跳在它上面,结果由植物制成的飞行器就此乘风而起!

「大家!要小心抓紧哦!」

「不要往下看呀,你这个笨蛋!」

他们分成了两人一组各自出发,小剑乘坐的荷叶率先升空,就在他回头大喊之际,旁边的诺儿为了避免他失去重心而掉下去,便一手将小剑的脸栽进叶面之中。

至于蓝月和艾香组亦顺利追上他们,四人在一瞬间上升了约三百米的距离,也看见了自己的目的地。

举目上方是一大群垂挂的青滕,它们连接至一条阔八米的白色树梢,这个对比世界树其馀枝干相形见绌的树枝正是众人的目标。

然而,自然的风力却不太可靠,他们乘坐的荷叶风筝尚未升至最高点已经开始疯狂摇摆,它不停大幅度地随风而动,彷佛誓要将乘坐自己的人撇除方能罢休!

「我认为!这果然是个坏主意!」

已经无暇顾及四周丶只能埋首绿叶之中的小剑死命抓紧隆起的叶脉,在因空中飘移所的强大离心力停顿之间大声呼道。

倏地,在小剑身后传来了足以掩盖他声线的尖叫,那是来自蓝月和艾香二人的呼救,原因是他们乘坐的荷叶正失风下坠。

在混杂的叫喊声中,最后传出了来自艾香的一句抱歉,看来她终于了解到,原来利用抛上荷叶来接住坠落的人,与直接用荷叶当直升机是两种层次的东西。

「这是我第一这认同你的说话,不过我会将它变成一个好主意的,抱住我的腰!」

小剑被突如其来的大喝一声,只好慌慌乱乱地挪动身体,伸出右手揪住诺儿腰间的衣服。

接着,诺儿放开扶紧叶脉的双手,合十成祈祷姿势,她随即浑身散发出魔力的光茫。

首先是失速下跌的蓝月组突然被怪异的风势拉起,然后是方圆百米内的风向都被改成从外至内的稳定上升。

一切都在诺儿的双手中掌控。

「呜唔!不要擅自飞走呀!」

至于跟诺儿同坐一片叶的小剑,则落得狼狈地拉着诺儿衣袖的下场,皆因大风不断刮起呈跪姿的诺儿,在途中更发生过几次她完全失去了跟叶面接触的情况!

一会儿后,情况终于受控,连接荷叶与地面的绳索已经拉紧,四人也能安稳地站立在叶子上。

 但是,绳索的长度却比预期中的短,他们既身在青藤之中,却仍在那片树梢的遥遥下方。

「没办法了,只能从这里爬上去啦。」

艾香一脸抱歉地笑说,随即从荷叶上飞身跃出,在空中抓住青藤并开始往上爬!

小剑心中一阵晴天霹雳,原以为经已渡过危机,没想到马上又要赌上性命冒险。

虽然青藤就在咫尺前方,但万一失足滑脚或者抓不住藤索而掉下去,便会万劫不复,而且谁也不能保证这些青藤能够承托一个人的重量。

小剑一脸徬徨无助地回望诺儿,只见渐发微光的她正表情痛苦地喘息个不停。

「你先,我跟在你后面。」

「不不,我们还是从这里折返吧,这个也太危险了!」

「小剑!不要令诺儿的努力白费掉呀,一起硬着头皮上吧!」

另一边厢,已经开始了爬升的蓝月对小剑如此说道。

在一边等待的诺儿为了维持荷叶的高度已无馀力发声劝告,只能用眼神传递迫切的心情。

「唔,我知道啦,我跳就是了!」

拼尽九牛二虎之力的一跳,令小剑成功抓紧了两条青藤。

最后,诺儿也使劲一跳,然后整个人脱力地靠在青藤上休息。

这个瞬间,荷叶马上失去承托而飘落,而周遭的气流亦同时回复正常。

接下來是一场体力的挑战,他们必须爬上近百米的距离,不然就会落得被大海淹没或者坠地身亡的下场。

幸好率先到达终点的艾香和蓝月担起了负责拉起藤索的角色,让令筋疲力尽的诺儿也能成功上岸,其次还有那个在半途发抖得不能动的小剑。

「哈,我希望以后不会再有这种苦差。」

「哦?你不是说要跳海的吗?怎么连这种程度也挺不住了?」

此时的小剑正跪在地上喘息,然而蓝月依然摆出一副游刃有馀的模样。

此时,天空的色彩逐渐转蓝,小剑一行人只好抓紧时间,朝着深邃的中央巨木进发。

这条宽八米的路径并没另长草木,因此尚算平稳易行,加上从起点眺望与目的地之间也有数百米距离,四人无法压抑不安和焦急的心情纷纷跑了起来。

「慢着!从现在开始放慢脚步。」

突然,带头的艾香停下脚步,对身后的三人低喃道。

「在下面的六百米右前方,精灵正注视着这边。」

艾香如此一说,小剑立即被吓得停止呼吸,然后用其颤抖的吐息问道。

「那麽,现在要怎么做?」

「总之表现得自然一点,慢慢的移动吧。」

于是,他们一边告诉自己不要寻找那名精灵的身影,一边装作若无其事地向着世界树的核心迈步。

话虽如此,在馀下的这一段路上,蓝月却不知为何一直低头按着由花朵编成的假发,诺儿则紧张的冷汗直流,而小剑更彷佛模仿起机器人的步姿来了。

那道在下方丛林间穿梭的身影偶然察觉了远方的动静,看着行迹可疑的四人竟然排起队列移动,让他不由得心生疑问。

正当他打算向小剑一行人靠近看个清楚时,却被背后的同伴叫住了,那是另一个手持长弓的男性精灵。

「森文,过来集合吧,团长好像发现了入侵者的样子!」

「此话当真!?这是久违百年来的一次呢,走吧!」

眼见精灵的身影已经悄然远离,小剑那悸动不已的心脏也随着大口喘息而稍有平复。

「好像没事了。」

艾香抹去冷汗,松了口气。

「我己经看见前面的洞口了。」

蓝月扬起嘴角说道。

就在他们开始作最后的冲刺之际,一道陌生的身影从天而降!

她身穿鲜绿的紧身衣与斗蓬,急速下降的动作令她的马尾在空中划出一道金色的轨道。

在艾香的六米前方,手执长弓的精灵从单膝着地的姿势下缓缓仰头,露出一张少女的容貌,向前方投以直率的目光。

「你们是什么人?准备去哪儿?」

面对突如其来的质问,小剑一行人纷纷畏首畏尾地掩藏自己的头发和耳朵,在惊慌中而无法反应一语。

长弓精灵站起来,缓步走向神色可疑的四人。

「啊,竟然是人类!」

眼见伪装即将被识破,艾香立即上前徒手将她压制在地!

「可恶,原来你们就是入侵者吗!」

「不是的,妮娜,他们都是从异世界来的使者!」

听到入侵者呼唤自己的名字,妮娜大吃一惊地回看。

因刚才剧烈的动态所致,用以伪装的花儿散落一地,艾香作为黑发精灵的特征终于表露无遗。

「艾香!妳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必须要帮助他们,他们对外面的人来说十分重要!」

「即使如此也与我们无关!别忘了世界树对外界的一切都是保持中立的,还是说妳。」

「没错,我也要离开这里,通过那道传送门!」

「什么,不可以!那道传送门是很危险的,而且終有一天,其他人一定也会认同妳的!」

「終有一天?那是要多久?我连一天都等不了!总之听妳的说法,即是传送门的事情是真的吧。」

「艾香,我明白了,我不会再阻止妳的,妳放开我吧。」

妮娜放弃挣扎,用理解的语调向艾香说道。

「我不认为那是个好主意。」

在一旁的蓝月搭话说道。

不过,此时小剑却走去向蓝月打了一个眼色,示意现在不是该由局外人发声的时候。

然而,小剑也不肯定自己是否应该呆伫在原地观看,所以他又向诺儿询问。

「诺儿,妳认为我们现在要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世界树本来就是禁止侵犯的领域,如今强行突破已是下策。」

艾香的脸上露出不亚于诺儿的迷茫,她还在犹豫不决,但若她不放开妮娜,自己也无法脱身。

就在此时,吵闹的人声开始从四方传来,遥处如豆子般大小的人影纷纷向着四人附近集中!

「啊,这是!」

赶在小剑发出错愕的惊叫前,诺儿率先掩住他的嘴并将他拉在地上躲藏身影。

马上察觉到形势的蓝月不发一言,也赶紧伏身在地。

刚才骤眼一看,包围至此的精灵最少有一百人,难道行踪已经暴露?艾香如此想着,背后随即冒起一股恶寒,按着妮娜的双手也不禁颤抖。

「放开我吧,我会帮助妳的,相信我吧,我一直把妳当作朋友看待!」

朋友一词,令艾香表情骤然一变,身体下意识地后仰,松开了对妮娜的压制。

她马上挣脱束缚,跳起来对跌坐地上的艾香架起弓来!

「妳知道这或許会结束我们的友情。」

妮娜怒目盯住艾香说。

「很对不起,但我不可以放弃这次机会。」

「你根本不了解这些家伙是什么人。」

「我已经决定了相信他们。」

即使被弦上之矢指着,艾香还是坚决地说道,并站了起来拔出双刀!

以武器相对的二人僵持不下,还有远方的精灵正逐渐迫近……

突然,妮娜收回弓箭,将它指向地面,令艾香一阵错愕。

「如果连我都不支持妳的话,恐怕妳对世界树也再无眷恋了吧,真是的,光是这份信任的勇气,在精灵之中已经是异类了。」

妮娜低下头隐藏盈溢的泪光,以极其微弱的声线说道。

艾香在仍在愕然中无法反应,她呆然地张开嘴,其视线则追随着那道与自己擦身而过的身影。

妮娜利用斗蓬将自己美丽夺目的金发和尖耳包覆起来,并从腰包的箭套中抽出四支木箭架在弓上。

「快跑!」

妮娜大声向四人发司号令,紧接着背向中心巨木奔驰起来!

她奔跃至半空中大喝一声,将四支箭并驾齐发!

金属的箭矢在划破长空的过程中凝聚起魔法的绿光,其目标的前方正是那张熟悉的面孔——第三阶层绿芽弓兵团团长法那纳斯·波奈森!

「大家,后退!」站在部队前头的波奈森大喝一声,并在被弓箭击中前的一刻大步往后跳。

形成了四股冲击波的弓箭直击下层的树干,引发了足以使人弹飞的爆炸,也令原本雪白的树表薰染上一层乌黑!

不过,在波奈森及时的指令下,所有精灵都安然远离爆炸的波及,只有距离最近的波奈森需要举起左手挡住因冲击而扑面的沙尘。

「来人!给我拿下入侵者!」

波奈森一声令下,超过百人的精灵马上从四方而来,以妮娜为目标奔腾,有的甚至就在原地拉弓,施放出毫不逊色于妮娜的一击,誓要把她捉拿!

如此这般,妮娜为了掩护艾香的行动而成为了诱饵,以逃向下层为目标开始逃亡。

「我们也快点走吧!」

艾香收回双刀,向背后的三人说道。

就这样,他们一边躲避精灵的视线,一边俯冲到树洞之中。

最后滑身进来的小剑双腿立即踢上一棵巨大蔓藤和木头的混合物,随即发现这里并没有如想像的宽广。

中央巨木的空间内就像一道狭隘的环形廊道,核心的蔓藤不时蠕动着,产生出如巨兽般低沉的咆哮,不过满布这片空间的绒球却闪烁出点点金光,令这道走廊充满光茫。

进来了中央空间的四人先是因预想之外的美景而愣在原地,又因寻不着传说中的传送门而奔走起来!

可是,即使他们将近绕道跑了半圈,始终看不见突破死路的方法。

「怎么会,难道真的是没有出路吗?」

已经停下脚步的诺儿如是说道。

听她这么一说,小剑眉头一皱,带着喘息停在诺儿身后,剩馀的人也不禁遏制步伐,一度静下来思考究竟。

小剑向蓝月双双摆出一副困惑的表情,他们很想帮忙出一分力,但是对异世界一窍不通的二人只能无奈地对望。

「不!这不可能,我听闻这边是属于长老的居住之地,不可能只有一道狭窄的环道,难道。」

艾香原是失魂落魄的嘀咕道,突然,像是灵机一触地仰起头来,接着伸手朝向彷佛有着心跳般的蔓藤缓步靠近……

「怎么了?有什么发现吗?」

小剑好奇的问道。

「我在想,说不定答案就在这里面。」

当艾香的掌心与植物的表面重叠起来之际,粗壮的蔓藤由接触之处裂开,一条纤细的荆棘缓缓地从中蠕动而出。

「呀!好疼。」

「咦!怎么会这样?」

「艾香!妳没事吗?」

小小的荆棘突然化身为迅捷的鞭子,飞快地从艾香伸出的手指上留下一道血红的轨迹,之后便回到蔓藤之中,裂口随之复原,彷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不过,就在众人陷入一片惊愕之时,奇妙的景像就此显现!

眼前的蔓藤毫无预警地产生激烈的摆动,一条蔓藤分裂成两条,两条蔓藤分裂成八条,转眼间便形成了一个足以容纳四人的小空间!

「看来这就是高阶精灵们用来穿梭不同阶层的方法呢。」

艾香轻轻揉着手指上的伤痕,一脸感慨地笑叹道。

与此同时,在她本人毫不察觉之下,受伤之处正高速治愈合着。

「真是不可思议,这是真的吗。」蓝月不禁发出惊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