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呀呀呀——!」

前手拉着蓝月,後腿带上诺儿,如此這般向下穿越了数层有着树枝形态的大地。

他们亦由此得知,原来刚才那片几乎找不着边际的白色大地只不过是其中一条枝干,其实体是一棵高约十公里丶各个部位形态万千的宏伟巨树。

接下来,小剑他们即将撞上下一树层,诺儿迫不得已,决定腾出左手,以掌心朝地,勉强自已再度使出魔法。

「来吧!叶子们,是你们上场的时候了!」

在诺儿念出咒术之前,一道充满活力的女声从遥遥的下方扬声而来。

那是一名有着铜色肌肤和黑色发丝的少女精灵,她身穿粗糙质感的皮革装,乘风驾驭一片有着标准蓝球场一半大小的荷叶而来。

精灵少女的双手还分别拉着另外两片荷叶用来承接从天而降的三人,跌坐在绿叶上的小剑他们抓紧隆起的叶纹,如同乘坐降落伞一般在荷叶的承托下悠然飘扬。

在空中飞舞着三片叶子的径部以粗绳连接在地上的蔓藤,通过精灵少女对绳子的操作以风筝的原理升空。

「嘿呀!」

精灵少女大喝一声,开始收紧绳索,将所有人拉向地面,雖然正确来说只是世界树的其中一节树枝上。

「哈呀,还以为这次肯定没命了。」

「嗯,我也是,各种画面也是十分冲击呢,真是拜你所赐。」

「真是的!你们两个一前一後的跳崖才是,这样子再多几条命也不够用呀。」

这回真的被吓得手脚发软的三人已经无力继续逃走,乾脆决定躺在软绵绵的叶床上休息。

救下他们的精灵少女瞪起醒目的蓝眼睛,对於小剑他们竟是人类一事感到万分意外。

「哗哦,我还想着是哪个笨蛋掉下来了,原来都是人类呀!你们是怎麽来到这里的?」

精灵少女有一头长度及耳的短发,而右侧的浏海长及下巴,其立体的五官构成一张稚气的脸庞。

她的左腰间有两把配剑,但身为剑士的少女却缺乏应有的警戒,任凭好奇心引领自已来到诺儿的身旁。

「好可爱的孩子,耳朵也是圆圆的,妳叫什麽名字?」

「咦?」

回过神来,才发现救了自已的是一名年幼的精灵,诺儿不禁陷入一阵愕然。

但她马上爬起身来对精灵少女对坐。

「那个,我是来自人类王国的魔法师诺儿,至於他们两个则是我根据预言从异世界带回来的人。」

「我是小剑。」

「妳好,我叫蓝月。」

「咳嗯,但我们因为魔法失误才会误降在世界树,还因此遭到追杀,请问您能帮助我们离开这里吗?」

诺儿见精灵少女对他们没有抗拒,索性将一切和盘托出,试图获得她的协助。

「原来如此,好像很有趣的樣子,當然好呀,我来帮助妳,不过妳要先将所有事情好好解释给我听哦,而且妳们身上有股难闻的血腥味,先来清洗一下吧!」

「我知道了,谢谢妳。」

「嗯嗯,我叫艾香。」

开始转身领路之後,她补充说。

艾香避开偶然路过的精灵,将他们三人带到一个充满巨型荷叶群和莲花的湿土地带,那里密集的荷叶形成了多个隐蔽的空间。

「来吧,这里就是我的秘密空间啦,放心在这里洗澡吧,其他精灵都不会来的!」

艾香兴高采烈地介绍这个地方,还拍了拍旁边的荷叶,示意他们用当中盛着的露水梳洗。

「太神奇了,没想到在一棵树里头竟然还有一个湖。」

「那是当然的,世界树又称生命之源,它全长超过十公里,并以每九百米分为一阶层,在这里发现任何生物也不意外,当然也包括负责守卫的精灵族了。」

诺儿一边拨弄叶中的水,一边向小剑解释。

「但是,如此巨大的树难道不会把地上的养分吸乾殆尽吗?」

「怎麽可能,世界树位於海洋的中心,它供给整个世界的养分和魔力反而是现存生物不可或缺的,甚至说,下一次的物种灭绝是由於世界树的死亡引起的也不过份。」

「真厉害,难怪精灵都对我们如此警戒。」

接着,小剑急急忙忙地将蓝月拉过来,再露出僵硬的笑容向诺儿和艾香说:

「呀,那麽我们就到那边洗一洗了,这里就让女士们自便吧!」

「干嘛?突然之间,」

「嘘!我有话要跟你说。」

将蓝月带到另一个被绿荫包围的空间後,小剑跟他勾肩搭背地轻声说道。

「喂,你怎麽看?」

「什麽怎麽看?」

「笨蛋,当然是指这个状况啦!你还没发现从刚才开始我们就一直被人追杀吗?这里太危险了,我们要赶紧找到回去的方法。」

躁動的言辭只換來蓝月的一聲冷笑。

「冷静一点,的确直到玩在我们仍未脱离危机,但是别忘了我们最初受到袭击的地方就是本来的世界,而且没有诺儿的话,我们已经死了不下數次,所以現在不要隨便的說回去,應該先听完她的解释後再作决定。」

「这个嘛……」

小剑有预感这样下去的话,等待自己的将会是可怕的不归之路,然而他对於蓝月的说法却想不出一句反驳之词。

如是者,蓝月和小剑分别沾水洗净了身子,随後再换上勉强抹去血迹的校服,遂来到一个被树叶覆盖的小树洞中。

小树洞的空间勉强能容纳四人,他们绕圈而坐,树洞内的表面非常光滑,而阳光穿透晶莹的绿叶来到洞中,使原本幽暗的空间充满了柔和的光茫。

坐在蓝月和小剑之间的诺儿开始以慎重的语调向三人说明状况。

「咳嗯,那麽开始了,首先,我是来自月之国的诺儿,我被国家的大贤者选中作为预言的执行者,其使命是要从异界世中带回拯救世界的穿越者,所以艾香,正如妳所见,在我身旁的两位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而我们会在世界树出现也纯粹是意外而已。」

艾香听道,不禁惊讶得挺直腰板,瞪大双眼露出憧憬的目光。

「好厉害!也就是说,其实你们是准备拯救世界的冒险者了吧,那麽,敌人果然是那个黑骑士吧?即使是我也有听说过他的事情哦。」

「黑骑士?」

小剑以拳托着下巴,梦呓般发出疑问。

「没错,黑骑士是当今的魔王,因為全身散發著濃厚的能量,所以从来没人见过他的真面目,也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活了多久,只知道他的目的是破坏所有人类的王国,而在最近,他甚至走上了将魔物统率作为战士的邪门歪道上。」

「那麽说,之前追杀我们的斑巴迪就是黑骑士的手下罗?」

蓝月扬起八字眉向诺儿问道。

「是的,他正是为了阻止预言成真而来,所以当务之急是回到魔法之国以保障你们两个的安全,依我所见,你们二人中最少有一个拥有战斗的才能,而且是能够打败黑骑士的程度。」

蓝月和小剑苦笑着面面相觑,似乎对於自己能成为诺儿口中的强大战士感到难以置信。

这时候,小剑用眼角瞄向诺儿,搔搔脖子的说:

「其实,要打败黑骑士的话,只要在战场上多派一点人就行了吧,根本不需要什麽预言。」

「唉。」诺儿发出无奈的叹息。

「这可说得不对了,据我所知,在人类国度中有着战力分级的制度,其中超过了某个级数的战斗力则是连军队也不能对抗的层次,既然黑骑士是当今最强的话,其实力肯定不是单靠人数就能跨越得了的!」

艾香高举食指的说边,然後在对面的诺儿也默默颔首示同。

正当小剑露出愕然的脸色之际,蓝月用衣袖抹去头上渗出的冷汗,接著用颤抖的声音向诺儿问道。

「那麽,请问诺儿妳的战力属於什麽程度的等级呢?」

「嗯,战斗等级可以从最低的一级数至四十级,為国家服務的魔法師通常在二十级以上,而我则是十九级的魔法师,前提是持有魔杖。」

诺儿毫不掩饰地示明自己的等级,同时向小剑投以埋怨的目光。

「呜!我又不是故意的。」

小剑一边露出无奈的表情避开那刺眼的视线。

接着,她再补上一句:

「至於黑骑士,理所当然就是四十级了,世上能达到这个级别的根本没有几人。」

小剑和蓝月听着听着,背脊不禁冒起一股恶寒。

他们夸张地吞下口水,因过於冲击的事实震惊得愣住。

旁边的诺儿作为首次向自己展示出真正魔法的人,是如此的强大而且全能,但是在前方等待他们的敌人竟然还要比她高上一倍等级。

原本蕴藏在心中小小的勇气因而颤栗不止,小剑甚至无法想像那会是何等巨大的力量。

「虽然很抱歉,但我并不认为自己能变得那麽强,所以那个预言中的穿越者指的应该是蓝月吧?」

「真难得听到你如此谦让,但我也没有自满到那个地步。」

「我说你们呀,请别这麽就快放弃好吗?」

对於互相自嘲的两人,诺儿不悦地皱起眉来,而旁观的艾香则笑了出来。

「哈哈,你们真有趣,看来我得赶快带你们出去呢!」

「具体来说,到底是怎麽做呢,艾香小姐?」

「嘛,简单来说,就是要向传说冒险!」

突然,黑发精灵兴奋地说出了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因为世界树下面是大海的关系,如果慢悠悠地渡海离开的话可能会被其他精灵用箭射成蜂窝的,但是在世界树这里有一个传说,就是能够去到世界外面的传送门就藏在中央巨木的树洞之内,只要能去到那里就可以一口气逃出去了!」

「原来如此,那麽我们要怎样去到那里?」

「我知道在第三阶层中有一节特别细小的树干直接连接住中央巨木的洞口附近,只要我们上到那里,然後就可以一口气闯进世界树的核心了!」

「我听说世界树是以九百米为一层,而且保守估计整体也有十层以上,那麽我们现在身处的又是第几层呢?」

「这里是从底部数起第二层的中段位置,但只要用我制造的风筝,一下子就能飞上去啦!」

「关键的果然是那道传送门的存在呢。」

诺儿低头嚅嗫道。

「嘛,毕竟像我这种精灵根本不能靠近中央,自然无法确认传说的真伪了。」

「妳们不用担心啦,如果那里真的没有传送门,我们就直接跳进海里不就行了吗?」

「……」

「……」

「呃,各位无须理会,所谓的笨蛋就是这样子的。」

最後,四人的商讨姑且得出了结论,大家随即在艾香的统率下整装待发。

在正式出发前,艾香从她自己的小窝中拿来了一些特大号的水果给他们,小剑为此感到兴奋不已,而补给过後的诺儿终於露出一丝安心的表情,似乎回复了的些许点体力又能让她使出几招用以保命的魔法了。

之後,艾香提出黄昏之时是各层守卫最少的时候,应该在那时出发,所以诺儿丶蓝月和小剑又在小树洞中等待了数个小时。

「现在,大概是六时吧。」

看着逐渐转暗的环境,蓝月发出了无奈的叹息。

「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在同一个地方躲这麽久的,明明出了外面说不定能看到夕阳消失在海平线中的一幕,但我却要待在这里。」

小剑也在抱怨个不停。

「嘘,安静一点,我们可不是来观光的。」

「听着!诺儿丶小剑,好像有什麽人来了。」

愈来愈接近的脚步声令蓝月警戒起来,他带头将身体贴近墙壁以隐藏身影。

突然,噗飒的一声,一大堆金黄色的植物花朵被抛进树洞内!

看着这幅异常的景像,蓝月猛然回首向上一望,一道身影正伫立在洞口旁。

她是身穿皮革装,一身小麦色肌肤和有着黑色短发的精灵少女。

「这些是什麽东西?」

「这些是黄野百合丶阿勃勒丶六出花和金色狗尾草哦。」

「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指难道说。」

先不理這些特大號版的植物,当小剑對這些植物的用途有種不祥的預感之時。

艾香跳进树洞,愉快地拾起地上的阿勃勒放在头上说道。

「用这些来装成金发比较好掩人耳目哦。」

「真是个好主意呢,对吧?」

蓝月对小剑露出了一脸揶揄的笑容。

「怎麽了?难道小剑对花粉敏感吗?」

看小剑一副不愉的异样,诺儿关心地询问。

「也不是啦,只是我对於这种将自己装扮成像个女生似的行为有些反感。」

即使再不情愿,小剑只能垂头丧气地将花朵绑成帽子。

正当诺儿准备俯身捡起花儿的时候,艾香笑着拍了拍她的肩。

於是,四人利用植物编成长发戴上後,便出发了。

在暗淡的天色下,并肩而行的四人乍看之下就与普通生活在世界树中的精灵无异。

他们趁着天色还有些许馀光,来到这片白色枝干的边缘,带上艾香制作的有着固定高度的荷叶风筝,静待海风翻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