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临近晌午,

艾尔玛大陆,

“恩,这样应该就差不多了。”

当最后一个回到屋内时,艾妮芬小队的副队长拉法亚发现:马克西姆的伤势已经被成功控制了。

“别急,让他这样再躺一会,千万记住。别让他接触酒类,现在他身上的毒性还没完全消除,那种毒素一旦接触到酒精,就会迅速转化成毒素。”

“可恶,这看起来简直就像是针对矮人的毒药嘛!要是让我逮到他们……”

在听了艾妮芬的解释后,精灵曼提的未婚妻米亚罗,不禁气得尾毛发直,恨不得立即抓到凶手然后咬断他们的脖子。

“的确,这种毒的效果十分隐蔽,不管发作迅速,而且会在人失去生命体征后迅速分解而消失得无影无踪。看起来,这不是单纯的药物毒剂,这里面还掺杂了其他魔术转化过的效果。”

滴滴……

“不好意思,各位我先失陪了。”

在艾妮芬的推测还没结束,她从包裹内发出的提示音以及那警示的橙黄色,这让她只能暂时规避众人。

“艾妮芬,天哪。幸好你没事,我差点就以为赶不上了呢!”

在打开那卷加急公文上的通讯晶石后,教廷第一惩戒团团长,梅林·赫拉玛的

“梅林,看来你的给我应急用的净化晶石的确很有效,但你是怎么知道会有刺客偷袭我们的呢?明明我们之前的行踪一直都很隐蔽。难道说,那些人是教廷派出的?”

艾妮芬对于自己队伍受到的突然袭击,在语气上有意无意也略带责难。

“哎~艾妮芬,我就实话说了吧。关于派遣刺客这种手段,教廷甚至不用亲自动手,他们只需要在合适的时机同几位和教廷关系密切的前艾尔法思特内务官员密会即可,对外的话就统一口径,说是发布一则需要高级勇者之证才能接取的任务公告。那么一来,即使你们隐藏再好,只要在有人的地方停留过,就必然会留下线索。而教廷内部只需要派人一直跟踪你们,获取线索然后交给邻近的勇者团或者其他接取了任务的独立佣兵,就能不断让杀手盯着你们紧追不放。”

“是吗?那么一来,这是逼迫我们尽量减少和陌生人接触咯?”

艾妮芬此时眼睛依然盯着地图上那个标记了X的地方,那是她目前最想要到达的地方——魔窟洞穴。

“其实艾妮芬你也不用过度紧张,要说一般的人类勇者团吗,没人真愿意来追捕你。第一,他们都很同情你和维丁的遭遇,对于教廷那种颠倒黑白的说法,只有傻子才会相信。第二,即使有实力比较接近的大商团旗下的勇者团或者佣兵,想要接手这个单子,必然也会被其他国家的商团知道,那么出于‘不能让对方做大妨碍自己’的理由,它们之间也会互相牵制而阻止刺杀行为发生。”

“哦……原来是这样。那么说起来,之前和自己关系较好的几个大陆商团,的确应该也在派人暗中监视我们的对吧。”

对于梅林的说辞,艾妮芬明显是在打马虎。因为她无法将自己秘密接受李将军任务的情况告知她。李将军除了艾妮芬外,对任何教廷的人极度冷淡,自然也不会透露半个字的真实情况。

“总之,你们能没事当然最好,只要康斯坦丁商会还能作为我们的桥梁同你们保持联系,我想问题应该也不会太大。但我这次联络除了通知你们小心行事外,还有个紧急情况需要你们确认。”

“哦?那是什么情报,会让梅林你也那么急迫联系我?”

“艾妮芬,你身边现在应该没人吧?”

谁知,在艾妮芬试图缓解和梅林的紧张对话同时,梅林却表现出了比以往更加严肃的表情。

“没有,队伍里的人还在照看马克西姆,如果有急事刚好趁早说。”

“恩,那我就说了。其实是不久前,我听说一名看押在地牢的危险教廷罪犯,刚刚被释放出来。”

“极度危险的?他有什么强大的宗教影响力吗?还是说,他是一个亡命之徒?亦或者是一个法能强大的异教徒?”

对于投射影像那端的梅林来说,艾妮芬的这几个猜测都不能让她满意,因此她轻轻摇了摇头。

“不,这次情况似乎比之前任何一次都特殊。艾妮芬,还记得你之前在跟踪维丁时,在尼尔斯堡俘获后留给我的那个魔教教主吗?”

“什么?难道说是教廷连那种危险的邪教魔导士也打算利用吗?”

至此,艾妮芬原本平和的表情,也平添了一丝担忧。

“能在说详细些吗,梅林?那家伙到底是在什么情况下,被什么人给放走的?另外,教廷放走他,难道没有派人盯着他吗?”

“其实……盯梢那个魔教教主的人正是我的手下……”

“是吗,那还算好……”

“艾妮芬,你真那么想吗?如果假设教廷让我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圈套的一部分呢?”

然而,梅林的一句话,却让艾妮芬再次不安起来。

“我……我只是不明白,如果之前教廷丢失真理之匣的举动已经很反常,那有什么东西比放走那么危险的囚犯更重的呢?”

“恩……我也想不明白,而我之所以今天还通知你,就是因为我发现自己派去盯着那个魔教头目的最忠实的手下,昨晚被发现失踪在他目标附近的旅店里。而跟着一同消失的,还有魔教教主本人。更让人奇怪的是,在他的屋里教廷安装在他身上的圣能追踪晶石反而完好无损,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照理说,追踪晶石一旦被安装植入进魔能强大的人身上后,是绝对取不出来不的。除非他能在完全隐藏自己魔能气息的情况下,让别人帮助完成这个过程。”

“那就说明,那个负责监视他的人可能已经被他操控了……”

“哼~艾妮芬,虽然我不想反驳你,但你也似乎太小看我的手下。他们一直以来都是坚持为圣光献身的意志,即使遭到威胁没有退路,他们也会发送信号给我们惩戒团全体成员,并且安然迎接自己的‘命运’,我现在担心的是出了这样的事,会不会是我的意图也被教廷知道了……”

“梅林……没想到你为了能调查真相,居然能付出那么多……”

艾妮芬此时也不禁为梅林的勇气所折服,毕竟在早年进行中级圣徒测试时,她就是除了艾妮芬之外对圣光信仰最虔诚的学员。艾妮芬知道,梅林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圣光以正义的形象给世人一个公道。

“但现在情况已经发展成这样,看起来极有可能是教廷给你设下的一个圈套。”

“怎么,艾妮芬。难道你认为,这个任务从一开始,就是针对我的吗?”

“恩,我也只是猜想,也许这并不是教廷的本意。但教廷内,现在绝对有对你不满的人存在,这个任务刚好能作为他们利用的‘工具’建议用来测试你的虔诚。要知道当年我也是厌倦了那些教廷内部派系的伎俩,才提出卸任教廷长老会的常任职务。”

“哎……那接下来,梅林你有什么解决办法吗?”

“现在看来如果这件事如果置之不理,那个魔教教主一定回来找你复仇,而我也会被教廷以‘监视失察’问责。所以我就擅自主张,想了一个解决方案。你把卷轴末尾展开。”

“哦?”

至此,艾妮芬这才意识到,之前商会给她送来的那份羊皮纸卷轴内末端,其实隐藏嵌着一枚晶石。

“这难道就是……”

“没错,之前用来追踪教主的晶石,我之前也早就一同派人交给你。之所以没告诉你,是因为我猜测那个被释放的魔教教主一定会去找你,然后想等那个教主寻找到你寻仇的瞬间,将他再次捕获。但看来现在中途有人搅局,所以我就提前把这个情况告诉你。”

“恩,梅林。看来你现在也比以前更加谨慎了,反倒是我显得有些疏忽。昨晚只是多喝了几杯而已,居然就别那种下三滥的刺客给逮到了机会偷袭自己和队友!”

“哎~艾妮芬,难道说你平时还喝酒吗?”

“是啊,和维丁在一起时,几乎每周都会被马克西姆给灌醉。所以我想这也是我不被教廷内任何派系收容的原因之一吧。”

“可是……在成为圣徒起誓时,明明我们大家都诵读过……”

艾妮芬见梅林那张略显抽出的表情,就知道她这样从没经历过勇者冒险的贵族直系后代,是没法理解她为什么会破戒饮酒的。

“啊哈哈……那种事就别太介意了,关键是一旦到了战场,任何初出茅庐的圣徒都会本能害怕,我也不例外呢!”

“难道说,艾妮芬你也有害怕的时候!”

在听闻艾妮芬喝酒是为了壮胆时,梅林露出了更加不可思议的表情。

“梅林,其实很多时候,我只是在为自己的求生意志而战。按照教廷的说法,只要心中充满圣光的意志,就能驱散任何邪魔鬼怪。然而实际上,你要面对的更多是被魔化的人类和亚人,那样一来就和普通的战争没有区别。此时要比的反而是技巧和意志,谁能坚持到最后,谁的技巧更高就能获胜。”

“艾妮芬……”

在听完艾妮芬对她的一番“肺腑之言”后,梅林似乎也从内心被深深打动。

“其实……前辈我也有个心愿,那就是哪天我们再见面时……你能偷偷给我带点……”

“带点什么?”

“就……就是你昨天也喝过的那种……液体……”

谁知,在梅林露出少于的拜托别人的那种“羞答答”的表情后,艾妮芬并没急于回答。

“我昨天喝过很多液体,其中牛乳占比超过70%,但我不知道梅林你也喜欢喝牛乳呢?”

“唔~前辈,”梅林甚至都用上了敬语。

“我对牛乳有排异反应你也不是不知道,但我只是想试试喝一口那种能能让你也失去警惕性的东西啊……”

说着,梅林甚至拿出了一支专门用来喝酒的高脚杯。

“哈?原来是这样,真看不出梅林酱你也有这种冲动吗?”

“呀……不是冲动,原本我的祖父一直以来都管理着一个为教廷特供的葡萄酒庄园,但自从我父亲得知我要励志成为高阶圣徒后,就将那座葡萄酒庄园给转让了,然后全心全意为我营造了一个他认为‘良好’的学习环境。但是……”

随后,

梅林回忆起自己的整个儿童时代,

……

那几乎都是在祖父的葡萄园里长大的。闻着空气中那芬芳怡人的果香,年幼的梅林无忧无虑得生活着。直到某一天,她的庄园里来了一位客人,是个比她年长几岁的姐姐,正被一个男人介绍给祖父认识。她是手中紧握着一直空杯子,看起来对祖父给予她的牛乳正似乎充满期待。

“这牛奶好香啊……我还想再喝点……”

“不行,这家庄园主给我们牛乳喝已经是十分慷慨的举动了,特仑苏你要记住,千万不能在没有付出的情况下要求别人给你更多!”

眼看着那个小女儿手中的玻璃杯被她的看护人给“无情”夺走,这让同样年幼的梅林归感觉也十分沮丧。

 

大姐姐,我也想喝你喝过的东西……

 

“好吧,我明白你的心意了。总之要想我给你带回那种东西……还是得祈祷我们成功找到维丁比较好。梅林,你在听吗?”

好在,觉得自己有些过分的艾妮芬,也没太卖关子,结果这反而让梅林一时没转换过思绪来。

“艾妮芬……恩……刚才我表现有些失态,请前辈见谅。言归正传,目前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前辈请多保重。期待下次我们再一次的相见!”

结束通话后,高阶圣徒长梅林随手触摸了下自己桌边的那块通讯晶石,艾妮芬的影像也随之从她眼前消失。

“艾妮芬,事情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到底让我怎么放得下心呢?”

看着自己桌边的那只空玻璃杯,梅林又想到了她第一次用它喝祖父的葡萄酒的情景,喝完后她也不忘给那个她祖父收留的养女喝了一口。

“唔……这水,有点酸酸的……还很冲鼻子……”

她还记得艾妮芬当初喝第一口酒时的反应,依然冷不丁偷笑起来。不过在那只原本装过葡萄酒和牛乳的酒杯被送到她手里暂时“保管”后,从杯中飘出混合了酒香的牛乳,成为了她升格成高阶圣徒之后唯一憧憬的香气。

“不知道两种东西混合后的味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呢!”

 

……

“大家,为什么都逃得那么远?”

回到丝拉依姆斯的下水道内,只见萨曼达提着那只带有恶臭的袋子,逐渐靠近那几人后。吓得蕾娜、钢齿和那群史莱姆迅速退到了墙角。

“怎么?大家难道就那么讨厌它吗?”

没想到,此时那些和蕾娜缩在一起的史莱姆,居然表现得比蕾娜更畏惧,就好像那个袋子里装着的是什么带有永久性诅咒的东西。

“哎呀呀,大家根本不用担心,你看!”

结果,隔着手套的萨曼达,在将那只几乎全黑的史莱姆抖落到掌中后,那股恶臭的气息几乎让其他史莱姆都缩到了蕾娜的头顶。

“这些史莱姆,应该是一直以来作为清道夫被放养在这下水道里的。但不知为何,这个下水道里只有它一个在。”

“怎么?萨曼达,难道你知道这种奇怪的史莱姆的来历吗?”

“恩,没错。”

萨曼达随后回忆起来:

在他还没被魔界大帝收留前,他是常年住在下水道里经常能发现这些黑色的吞噬污物的史莱姆。常年吞噬有毒有害物质,让它们浑身都充满了腐败的气息,同时也会污染所经过的一切。而它们的排泄方式就是爬进水源,将体内已经转换的过的污物凝结成颗粒在完全释放到水中沉淀。在中枢的下水道内,有放养过很多这种魔物。

“哦,那么说那些普通的史莱姆才如此鄙视它们吗?那它们也真够可怜的。”

蕾娜此时虽然还不敢接近它,但对于那些“清道夫”也流露出了些许同情。

“这……这难道不是歧视吗?”

眼看着那只“清道夫”从萨曼达手上流淌下后,慢慢重新凝聚起来,并朝着自己的方向爬去。原本就连已经打算没入水中的艾鲁娜也停止了动作,产生了一种祭祀天生的母性,并转而责问起那些史莱姆起来。

“的确,我从没想到,这些史莱姆在经历许多年前的大屠杀后,应该是团结一致的。但没想到它们内部居然还会有这样的鄙视链……”

萨曼达然后抓起那只清道夫,并将它放置在了水源变。随后,那只清道夫就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迅速膨胀了起来。

“怎么,它的体积怎么增长那么快?”

同时,清道夫体内的污物,也在肉眼可见是速度下逐渐排出体外。它的身体也从原本乌黑的色泽,逐渐变成了墨绿色。

“哼~果然不出所料,这只史莱姆和别的清道夫有些不同?各位,我已经想到如何从这里离开的方法了!”

谁知,就在蕾娜和艾鲁娜还惊讶于清道夫史莱姆体型的巨大变化时,萨曼达却似乎看到了让他们脱出地牢的机会。

……

 

“是我的错,我没有保护好公主……”

在被押往上方的通道走去时,小洛玛头顶的卫队长比亚露,一直通过小洛玛用哭泣的语气忏悔着。然而,被那无形结界束缚着的茜茜,此时并没半点惊慌,反而是用核不停观察着周围任何可利用的地形,即使她知道自己现在逃不出来。

“请问,你们打算把我们带到哪里去?”

“怎么?这只无毛猴奴隶,居然听得懂我们说的话吗?”

结果,在走到半途,老牙突然停下脚步并紧盯着费切尔。

“听到又如何,反正他们那只团队,迟早是要被消灭的。对……以绑架魔界皇族的罪名……”

“怎么?难道说,他们的奴隶主居然敢贩卖皇室成员吗?”

至此,伍兹也停了下来,然后认真得问起自己身前的那个女人。

“没错,本来我只是想一直跟踪他们的行为。可想到他们在外面绕了一圈居然又接近了中枢!这简直是对我成为未来皇后的挑战嘛!”

说完,那个女人一下扯下自己的斗篷,并露出她额头上两枚魔族皇室特有的犄角,和那深蓝色的卷发。

“哎……那么说,你现在到底是不是皇室成员,难道只是未来魔王的妃子还是别的什么候补吗?”

“大胆!居然敢戏称我是妃子!人家明明还没被萨杜曼二世摸过嘛~”

在突然表现出傲娇的同时,以对方身上所释放的气息,伍兹顿时感受到一股压迫心扉的力量迎面冲击过来,让他险些站立不稳。

“哦?”

然而,面对自己如遇强敌的感受,他却发觉在他身边的那个小女孩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依然看着那个女人发呆。

“为什么她这个奴隶,会对刚才那么强大魔能冲击完全免疫?”伍兹此时紧张问道。

“哼哼,现在你算是知道原因了吗?”

然而,那个女人此时却缓慢踱步到了小洛玛身边,这让费切尔顿时也紧张得护住了她。

“别害怕,我不会把你们怎么样,只要倒时和你在一起的那个勾引我未婚夫的贱人一出现,你们就自由了。”

 

……

“迪骨,亏你之前都没联系我们,不过看你刚才回报情况及时准确的份上,我们只能先改变下计划,那么你找到这个王国的出口了吗?”

萨曼达此时见迪骨依然在史莱姆王国的内部空间里上下飞腾,不禁用心小声问了她一句。

“回吾主,迪骨已经调查清楚,这个史莱姆王国内部原本的确存在过可供其他物种进入的‘大门’。但是很不幸,由于一些历史原因,最终这个王国的原始进入通道被封死了。而之前吾主您和您的队员所进入的方式,想必也是其他勇者之前误入这里后,被投入地牢中才让我们无意间传送进来的啊。”

迪骨看着之前他们逃出地牢的那个出口,略有所思。

 

咕噜噜……

当然,之前那只帮助他们逃出地牢的功臣,那只墨绿色的清道夫史莱姆。此时也从地牢内探出了半个脑袋,并伸出触手不停拍击着萨曼达的脚后跟。

“噗嗤……萨曼达,我看这只史莱姆八成是把你当成救命恩人了,你明明都已经出来那么远的距离了,它还是缠着你不放。”

“别胡说,蕾娜。那种史莱姆从来都只知道吞噬污物,也许只是因为我们身上的脏东西还没被它舔干净的关系吧。还是说,它在嫉恨我刚才冻住它身体的仇呢?”

“额……”

结果,萨曼达的这番话,立即勾起了刚才蕾娜在逃出地牢时的那段“不很愉快”的回忆。

 

原来,之前他们眼看着那只清道夫史莱姆的体型越变越大,让蕾娜想到,是否可以利用它的身体,托举他们出地牢的方法。

但显然,那只清道夫史莱姆对于蕾娜的意图毫无反应,依然在水渠边吸着水。

萨曼达虽然表示一开始也想过这种方法,但无奈这只史莱姆的体型增长速度有限,在吸收水渠污水同时,它体内的成分不足以让它短期内制造更多质体膨胀。

此时幸亏艾鲁娜想到一个更好的办法,那就是不断用她的净化术,对小范围的水渠流水进行净化处理,那样就能减轻史莱姆排毒而延缓的体型增长。

就这样,最后当那只清道夫的体型大到足以填满下水道后,萨曼达果断使用冰霜结界,将其身体的一部分冻结起来,那样就让它们能轻松接近通往地牢上方的铁栅栏。三人随后互相搭载着肩膀,一点点靠近铁栅栏。然后凭借着她的宠物龙钢齿咬断了地牢口的栅栏,并利用冰钩成功逃出。

只不过在这个过程中,蕾娜依然只是作为垫脚层承担艾鲁娜和萨曼达两人的重量。当最终萨曼达抓住通往街道的栅栏后,蕾娜却觉得自己脚下的冰层松动了些,幸好最后在冰层完全破裂开前,艾鲁娜用她的法杖勾住了她,这才让她免于彻底陷入“清道夫”的体内。然而,在这过程中,艾鲁娜一直以来珍视有加的宝物,她姐姐的家族传世之宝,杖-弓两用型的“哈露娜丝之击”却不慎滑落进了清道夫体内!

 

“放心吧蕾娜,这样看来,至少证明那史莱姆的确对新鲜的肉不感兴趣。只是不知道艾鲁娜她到底还能不能忍受将自己最喜爱的武器也喂了史莱姆这个事实。”

两人再一回头,只见艾鲁娜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任何想法,只是继续看着那些从下水道涌出的淡绿色史莱姆的体液发呆。

“没了,象征我翡翠精灵祭祀身份的最后一样也是最宝贵的东西,没了……”

原来,之前哈鲁娜在曜石精灵的莫迪村,费了很大功夫才找到了一名能够修复她们那把,在被转移到魔界后给弄坏武器的工匠,也因为这个关系才导致哈鲁娜之后耽误了大半天才返回队伍的马车。

现在,那件代表着她和艾尔玛大陆最后关联的东西,也终于和她说再见了,艾鲁娜一想到这里,甚至都有种想要自己投入史莱姆中的冲动。

 

“艾鲁娜,你还在那边干什么呢?快点到我们这边来啊!”

蕾娜此时见艾鲁娜俨然一副神情恍惚的样子,不得已小声招呼了一下她,结果她说话时的震波,却被刚巧巡逻到附近的一只城内巡查的史莱姆给察觉到。

 

(史莱姆语)

“真是的,明明已经很多年没有人来这里换岗了,为什么偏偏这几天总有内务部门的人来询问我……像这种连魔蜍都不会来的地方,老子早就不想呆了。恩?”

当然,在察觉到那股从墙角传递出的震动后,原本还打算收工的巡查史莱姆顿时浑身一哆嗦。

“怎么回事?那边的地牢里已经很久没丢犯人下去了,关着处刑犯人的‘大邪神’也一直没开过锁,到底是什么东西在发声呢?”

纯白的巡查史莱姆,此时怀着紧张的心情,慢慢磨叽到了地牢口附近的矮墙顶端。结果,却发现此时原本应该是干燥的地牢井口,居然不知为何开一个大裂口!

“唔?那个井口难道年数久远,铁条都锈蚀了吗?”

它慢慢爬行到那个坏了的地牢口边,并吞进了一段断栅栏仔细触摸起来。

“不对,这根断栅栏的截面还很新,一点都没有锈蚀的迹象。”

再看看周围,除了一摊半融化的冰棍外,并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

“好吧,我看得报告工程部的人,让他们有空也去修一下地牢了。”

 

然而,在走到一半后,那只巡查史莱姆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再次停了下来。

“不对啊,这里是地下深处,地牢里虽然寒冷但像那种冰棍。”

巡查心想:这里距离王室特供餐饮区的确比较近,可除了给女王做冰激凌的地窖外,不会有其他地方产生,那也就是说……

当那只史莱姆回过它的“核”观察后,居然发现一只人形的“骷髅”正站在它后方朝着它打招呼!

“额……这不是,不是之前那些入侵了史莱姆王国后,又被丢进地窖处死的佣兵的尸骸吗?明明没有了血肉,为什么那些骷髅还能动?难道是那些死去的冤魂在作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救……救命啊……”

随后,眼看着那具骷髅慢慢冲着它走来后,那只史莱姆巡查便如同踩了盐粒的蛞蝓那样,迅速萎缩并朝着反方向溜走了。

可当那只史莱姆逃走后没多久,在它后面追逐的“骷髅”便立即散架了。

 

唔露?

由于无法表达语言,那几只位于骨架之间负责演戏的守卫史莱姆只能使劲抖动了两下它们周围的身体外圈,表示“耸了耸肩”的无奈。

“呼……看来他们国王内的臣民,并没见过像你们这样的‘武装部队’吧。”

萨曼达在见到那只巡查史莱姆如此迅速逃走后,也不禁对那几只守卫史莱姆究竟做了什么而感到困惑。

吼鲁~

然而,就在萨曼达困惑的时候,在她脚边原本还津津有味咀嚼着栅栏条的钢齿,却莫名其妙用爪子戳了戳她的脚被。

“怎么?”

当萨曼达的目光被钢齿给拖到地牢出口时,惊讶发现:此时的艾鲁娜,居然开始用双手不停将那只还困在地牢里的清道夫史莱姆的其余部分硬是给拉上来。

“艾鲁娜,你到底在干什么?”

“唔……我只是想拿回属于我的东西,没错……那是代表我和我姐姐羁绊的唯一证明,也是精灵一族打开风雨冰雷最可靠的钥匙,我不能没有它……”

“哎……艾鲁娜,我知道你现在也很难受,可你这样一直将清道夫君捞起来也不是个办法。要知道它要是全都出来的话,可是会把这附近都阻塞的……”

“你不要管我,我今天就要守在这里,直到找出我的哈露娜丝之击来!任何想要阻止我的人,我都会视他为敌人!”

也就是在那一刻,蕾娜仿佛从艾鲁娜身上感受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虽然那并不是魔能。但如此强大的纯法能喷涌,在蕾娜看来和她许久之前身为勇者维丁时遭遇的仅次于魔界大帝的敌人——龙类,已经没什么两样了。

“好吧……那么萨曼达,我们看来得先找机会给艾鲁娜打掩护,不然让她一直待在这里恐怕我们都会被发现的。”蕾娜担忧得转向萨曼达,结果萨曼达此时却两眼发直看着远方的一处高耸的阶梯发呆。

那个阶梯……应该是过去现代魔界勇者的墓地入口?

 

“吾主,迪骨刚才得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什么消息?”

还没等萨曼达她回过神,迪骨已经向她通报了另一个糟糕的消息:茜茜公主貌似被人抓住了,而一起被抓住的还有留守在上方的小洛玛和费切尔。

“怎么会这样?明明这地下应该是没人能进来的啊。难道说是那些史莱姆叛变了吗?萨曼达你倒的说话啊?亏我们之前还帮着他们排除了那么大的一个隐患,你倒是说话呀!”

蕾娜此时立即显出不安的神情,而艾鲁娜也放开了手中的清道夫,呆呆看向萨曼达。

“我其实不应该跟你们下来的,如果当初我在上面保护他们两个的话,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艾鲁娜,事情并没那么简单,照理说拜客他和小洛玛一起,在有史莱姆卫兵看护的情况下,是不会轻易被俘虏的。而就算是遇到什么地下生物的袭击,即使史莱姆卫兵不能搞定,迪骨她也应该能出手帮忙。那么说来……迪骨,俘虏他们的究竟是什么人?”

“吾主,其实迪骨之所以没有出手,是因为那个俘虏了拜客和小洛玛的人,是个吾主您也很熟悉的人物……”

“我也很熟悉?但无论是谁,如果对拜客和小洛玛出手的话,我也不会原谅他的!”

“恩……这可就难说了……”

为了避免萨曼达自己的“豪言”所带来的困扰,迪骨不得不凑到她耳边,悄悄嘀咕了几句。

“完了~”

在听闻迪骨的低语后,萨曼达这才如梦初醒。

“是她?!”

“怎么?萨曼达你突然愣在那里干什么?其实要说离开这里,我倒是有了个大胆的主意,其实只要我们攻入他们的核心腹地,找到茜茜公主那样我们进出王国不就畅通无阻了吗?”

“那也得看我们能不能活着到达他们的皇宫才行。”

萨曼达随后看了看距离自己身边不远的那条暗道,对着迪骨下令:“迪骨,马上给我探查下附近,顺便在我们找到离开这里的要保证拜客和小洛玛的安全。”

“迪骨明白!”

 

……

(史莱姆语)

“女王!根据我们的确切情报茜茜公主她已经……”

当卫兵钻进史莱姆王国的中心区域,像负责给女王的亲卫队史莱姆通报了这个“惊人消息”后,女王立即通过身体震动,召集来了附近的史莱姆。而原本出席过上次对公主审判的老大臣和长老们顿时乱作一团,有的暴跳如雷。

“什么?公主她的卫兵呢?”

“为什么公主她就是不听话呢?”

“我们不需要这样的继承人,请女王另外选择诸君”

安静!

结果,从史莱姆“女王”内部钻出的一名“发言人”一声大幅度的“颤抖”过后,所有广场内的史莱姆就都陷入了安静之中。

“大家,公主别俘说明敌人已经临近,对此我们已经没有别的方法,只能动用我们最后的秘密武器。”

“什么,那么说事情真的已经到了没有挽回的地步了吗?”

至此,众史莱姆又开始七嘴八舌起来,有些则早早退场打算“远走高飞”。

“大家不用惊慌,目前我们的计划进展一切顺利,那个‘武器’的状态也十分好。根据我们科研部的计算,只要1克水分,它的体积就能膨胀1.1克,那么距离丝拉依姆地面的泛滥期也将邻近。公主她现在的牺牲,也变相为我们赢得了时间,我们将来重返地面后也一定要记住她的功德!”

随后,那名淡黄色的“工程师”发言人,随后就钻进了“女王”的庇护下。周围的大臣和各种色彩的部族“长老”们,依然聚集在附近议论着。

“可那种武器是对所有人都有害的,确定地面在被那种武器摧毁后还能让史莱姆安居乐业吗?”

“没错,如果地面变成那种泛着恶臭和腐败气息的地方,我宁可老死在这地下。”

话虽如此,但更多的史莱姆则是跑回家中,然后整理起了自己即将搬迁到地表的各种家当,将他们统统装进由两片树叶所构成的“安全舱”内。

“那么,今天会议的主要议题到此结束,议会将在计划实施后进入短期休眠,所以请有其他问题的议员,等待‘大清洗’计划实施结束后再行商议。再次向大家重生,这将是王国最后一次进行地下议会,下一次议会时间将视情况在地面上的合适点进行复会。各位保重……”

当然,面对那些走得差不多的议会会场,原本还期待有人能提出“最后意见”议会宣读员,最后也悻悻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