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醒醒,拜客哥哥,快醒醒!”

不知过了多久,费切尔才从他那虚幻的“梦境”中醒来,而当他的视觉再次恢复的同时,却发现此时洞穴内的光源是来自于另一个史莱姆的!

“是茜茜公主,你怎么?唔……”

可没等费切尔再次出声,茜茜已经将她伸出体外的触手盖住了他的嘴巴。

“嘘……”

然而多事的小洛玛,此时却又发出了这额外的一记嘘声,几乎引来了石壁另一边三人的注意。

石壁另一边……

“啊,看来能作为第二任魔王远征军的亚人军团首领的候选者,你果然比一般的野猪人要聪明的多啊。”

那名黑衣人此时缓缓转过身,然后面对着伍兹团长,并脱下了自己的兜帽。

“你居然是……”

 

当然,此时隔着石壁将耳朵贴着偷听的小洛玛和茜茜公主,对隔壁岩洞的话语听得并不十分真切,只知道那些人似乎是来抓自己的,并且似乎正发生着分歧。

 

“……既然是这样的情况,那么你有什么计划吗?”

“计划是有很多,但那都得等找到史莱姆公主再说。”

随后,隔壁洞穴就再次陷入了寂静。

 “他们大概是走了吧。”

几分钟后,费切尔这才低声朝着小洛玛说了句,而茜茜公主也爬回了费切尔身边,并一把拖住小洛玛。

“我想,他们应该走远了吧。”借着小洛玛的口,茜茜公主继续说道:“记得我刚找到你时,你和小洛玛差点就闷死在这个洞穴里了。幸好在进来时我携带了不少空气,但这样子也支持不了多久,估计过一会他们就会有更多的人下来寻找。”

茜茜一边用触手探查堵着入口的岩石,一边用另一只触手和史莱姆卫队长互相交流着情报。

“啊,难怪刚才我觉得那么困,原来是因为这的空间都别封闭的关系吗?可茜茜,你刚才进来时没有人察觉吗?”

“应该没人发现我,从一个开始就是沿着洞穴顶部爬行,直到发现你的藏身地为止。但现在看来,一直躲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如果不找到蕾娜队长他们,还不知道那些入侵的佣兵会对你和王国造成多大破坏。”

茜茜边说着,一边小心移开了岩石,然后伸出一个核心,如同蚯蚓一样探出她的半个“头”来侦查了一番。

“茜茜,我很奇怪啊。难道说,那些佣兵是想消灭你们吗?为什么你从一开始就认定他们是你们的敌人呢?”

“因为他们身上都沾有族人的气味,而那些气味都是族人受伤后才会留下的,就像是在警告我们,那些人来者不善一定不要相信他们。”

“哦……是,是这样的吗?”

结果被茜茜公主那么一解释,顿时让费切尔感到有些内疚。明明早餐的那顿丰盛的大餐里,他也一口都没少吃。

“但弱肉强食,本来也是无法改变的法则吧,公主殿下您也不用太勉强自己了。如果换做是年轻的女王大人,恐怕早就带着臣民们将那些入侵者吞噬殆尽了吧,和女王相比您的这份仁慈,已经是历代王国公主所少有的……”

此时,在一帮充作翻译的小洛玛,就像在演双簧。小嘴一张一合间,不断扮演者卫兵和公主两个的角色。

“所以,我才更不能辜负这上天赐予我的仁慈,要对这个国家做出一些改变,至少能让我们争取到公平在地面活动的机会。只要这些朋友们能消灭地下的那个隐患,那我说服母后不要启动那个‘最后计划’也许还有机会。”

“最后的计划?那是什么?”

而当费切尔听到公主和卫兵交谈时那无意中露出的字眼,心里突然又紧张了起来。

“啊……最终计划……其实,那就是……”

也许是感觉自己说漏了嘴,史莱姆卫兵突然断开了和小洛玛的“翻译连接”独自跳开了。

“所谓‘最终计划’就是一个要对地面所有生物进行清洗的作战计划,要说计划的创建者,基本是那些曾经在地面探查并受伤严重的斥候,它们内心怀着对地面所有非史莱姆生物的憎恨,直到成为现任各个阶层的大臣们。”

为了给那个察觉到自己“失职”的卫兵开脱,茜茜干脆直接将那个计划告诉了她认为不会有危险的两位朋友。

“什么……要清洗……难道说,史莱姆们想要夺回地面上的一切吗?”

费切尔在听完茜茜的讲解后,顿时背脊一凉。

“具体方法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据说是王国内部有人开发出了一种能够将史莱姆损失降到最低的‘秘密武器’,只要将那种秘密武器释放出去,地面的一切就都会被摧毁。如同远古时代,地面上曾经降下的持续几个月的暴雨所带来的洪水一般。”

“洪水?难道说,在魔界的上古时代,也有类似艾尔玛大陆古代大洪水的记载吗?哦……”

“可是,拜客哥哥。那些茜茜并没有说远古时代史莱姆是活在魔界的呢~”

“那倒也是,但这样一来,如果地面都是水的话,那么地下也会被淹没啊!”

在想到地面被无尽的洪水淹没的样子,费切尔倒也考虑到了史莱姆们的处境。

“对于史莱姆王国都城的居民拉力说,大臣们是早都定有求生备案,所以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但那些早年就定居在外界的零散村庄的开拓民来说,这个计划对它们就是灭顶之灾,所以这也就是我为什么要不断进出王国,将它们带回去避免的理由。但这也已经是下策,实际上,我希望是母后能不受那些大臣的蒙蔽,勇敢打通地下王国对外通道,并和外界建立直接联系已取得想你们这样能和我们交流的不同生物,最终才能让王国真正实现‘回到地面,光复家园’的目的啊!”

“外面好像已经没人了,我们快走吧!”

在茜茜袒露出自己的心声时,卫队长比亚露早就探查了下外部空间。在确认没有危险后才示意小洛玛和费切尔跟上。

 

很快,一行人已经来到了之前蕾娜所走过的通道附近,途中趴在小洛玛脑袋上的卫队长比亚露再次发问:“可是公主,您刚才说要带这两个孩子进王国避难,可是进入王国的通道就没有设计成能供给他族进入的尺寸呢。”

“你说的是,所以我已经想到办法了。我们可以带着他们从地泉古道走,希望我还能启动那边的晶石。”

边说着,茜茜便用触手卷起了几枚原生晶石戴在了身上。

“可那条密道是直通的是王国旧地牢的,按照计划最后对地面进行大清洗的秘密武器也被关押在那里,不行公主殿下我不能让您冒这个险!”

“但如果放任这两个孩子不管,他们可就真的危险了。特别是那个叫小洛玛的孩子,我能感觉到她体内有种不同寻常的力量,说不定母后见到她也会做出改变。可如果那股力量落到坏人手中,也许整个王国,不整个世界都会面临严重的危机!”

当然,由于小洛玛那种特殊的能力,也早就让茜茜公主感觉到一丝转机。

最终,当他们一行终于抵达目的地,地泉古道的瀑布后,茜茜公主让小洛玛示意费切尔去取出那枚隐藏在凹陷处的晶石。

“哎?”

“怎么了?”

然而,当看着费切尔在石窝内掏了半天疑惑的样子,让茜茜和卫队长都感觉十分诧异。

“大家,里面好像什么都没有啊?”

费切尔在掏了半天后,才憋出那么一句,这顿时也让茜茜和卫队长百思不得其解。

“应该不会没有的,那种地方平时根本没人会来呢。”

 

“的确,那里现在怎么也没有呢!”

“是谁!”

 

可随着那一句简介的反问,不久后从阴影里走出了一个浑身披黑布的神秘人。而在他身后,则是一只身材矮小的毛斯族,以及一个体型足足大他几十倍的野猪人佣兵。

“哦,看来还这没错,有了那个史莱姆公主级别的核心,这次我的队伍可是稳赚不赔了!”

野猪团长伍兹,此时一眼就看出了那种稀有的“双核”史莱姆,一定是超越族长级别的公主级,因此两只眼睛不断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恩,没想到居然那么顺利,不如这样吧伍兹团长。关于之前的分成,我也不要了。那只公主级史莱姆的报酬就都归你如何?我的话,只要这两个孩子,有他们的话一定能引出那几个违规佣兵团成员。不过作为回报,你必须配合我最后将他们的人统统抓住。”

“嘿嘿,算我没看走眼,能和您这样的大魔导师合作,这把赌博真是值了!”

 

“等一下!你们想要干什么?”

只不过,在伍兹手持铁链即将朝着一行人走去时,卫队长比亚露毅然从小洛玛头顶上跳下,打算敬自己最后的义务。

“怎么?原来这只史莱姆还有卫兵吗?这是可笑!”

当然,此时面对自己对面形同怪兽一样巨大的野猪人佣兵,比亚露卫队长在没有能操作任何工具的情况下,一点胜算都么有。可面对那只面积比它大数倍的靴子,它依然没有任何要躲开的意思。

“危险,比亚露队长!”

当着所有人的面,佣兵团长伍兹的那一脚踩下后,比亚露卫队长立即化作了一摊软泥……

“恩?”

可是,当伍兹打算胎教时,却发觉自己的腿就像黏住了什么一样,完全没有无法移动。

“拜客,小洛玛你们待会还是赶紧跳河吧,这条河如果我没记错,应该就通往丝拉依姆斯环形城外的地下暗河最后一个节点,只要过了这个节点,你们就能够……”

然而,没等茜茜公主把话说完,一个无形的禁锢结界,便将她整个包裹在了里面。

“茜茜!”

费切尔见状想要伸手去抓那只,在他头顶那只近在咫尺的结界球,但就差几个指头的高度,他那短小的手臂硬是让他又够不到茜茜的结界。

“我说,那位忠心的卫队长,你也别再做抵抗了。如果你不能乖乖保持安静的话,你们的公主殿下可就要死于一场落水的意外哦!”

也许是感觉到那两个敌人试图拿公主作为筹码,比亚露卫队长这才放弃了对伍兹鞋底的粘性接触。

“切!想不到,一只小小的守卫史莱姆,居然会有那么大的粘合力。”

在好不容易将鞋底从比亚露身上挪开后,伍兹轻声唾骂了一句。

“等下,这和说好的不一样,明明大师您的目标是那两个人类吧。为什么要将他们的公主给囚禁起来呢?”

而此时跟在一旁的老牙,也不禁感到些许不解。

“没错,这次不是你们郡主来拜托我剿灭地下史莱姆王国的吗?那么现在我手上的诱饵也足够了,很快就能达成你们郡主的要求了呢。”

直到此时,茜茜和费切尔才意识到:自己无意中已经成了别人的人质。至于那个蒙面黑衣人到底有什么企图,费切尔一时半会也没明白。

 

……

呸……

当最终发现了管道出口后,蕾娜这才带着十足的怨气,朝着外面猛吐了一口脏水。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感觉就像一个监狱!”

环顾四周,此时的蕾娜发现:这周围就如同一座城堡的下水道一般,腐臭湿冷。墙壁满是青苔和各种曾经的藤蔓植物死亡枯萎后的痕迹。

“迪骨,你能听到吗?奇怪,她又去哪里了?”

好不容易从下水道爬出的三人,此时浑身都沾满了地下污水的浊气。

萨曼达在爬上下水道的阶梯后,环顾了下四周,要不是水渠尽头的那道铁栅栏,他们在被传送进水渠后,还不知道会被冲走到多远。

“这下面的水可真不干净……”

蕾娜使劲甩了甩黑曜石剑,可即使将水甩干,剑上那股奇怪的味道就是不散。

“迪骨不知道去哪里了,要不然我就能让她凝结点水分融化后冲洗一下了。”

“怎么,萨曼达你和迪骨前辈失联了吗?”

然而,一说能冲洗衣物和身体,蕾娜就立即变得比萨曼达还热心起来。但看样子萨曼达如今也没有说谎,要是能召唤迪骨的话,她们之前也就不会搞得那么狼狈了。

“萨曼达,这里有没有干毛巾,或者新鲜的嫩草植物之类也行。如果让我一直这样下去,我会……我可能真是没脸见人了……”

当然,眼看着一身原本那“纯洁”的身体被弄得污秽,艾鲁娜此时望着蕾娜和萨曼达,已经几乎要哭了出来。

“啊,又不是被别人给侵犯了,有什么不好意思见人。只要我们不说出去不就行了,再说如果当你真在战场上,被血水和各种其他魔物的血肉溅了一身,那种感觉也未必会比现在好到哪里去。”

蕾娜此时干脆将长剑往地上一插,脱下了自己那件肮脏的外套,露出了她那经过长期的冒险锻炼,也逐渐显现出肌肉的女性的躯体。

“哼~果然是经历过战场的老兵,像这种无聊的事情已经变得完全不在意了呢,不过别以为你这样秀肌肉的行为能让你占据优势,即便是现在这个样子你也赢不了我!”

没想到萨曼达说完,居然也开始跟着蕾娜脱起了衣服,这让还在一旁沮丧不已的艾鲁娜顿时手足无措起来。

“哎~大家这是要干什么?”

艾鲁娜此时见两人莫名其妙的开始比试身材,完全对自己的处境没有一点担心,顿时也觉得十分无解。

“萨曼达,为什么每次我一脱衣服你就要和我比大小?你是不是真把自己当成了……好吧,当我没说!”

然而,当蕾娜发现萨曼达的那对欧派比上次见面时又大了一圈,虽然嘴上不再说什么心中却产生了一丝不甘心的。

 

靠!

居然又大了足足一圈那么多,这不知道她平时是靠什么维持的。另外,为什么自己越是运动,反而和她的那对差距越大呢?啊,不对不对,说到底这个身体也不是自己的最终形态,只要哪天自己取得了解除诅咒的机会,一定要和这对碍事的东西说永别!

蕾娜在背过身拧衣物时,越发在这个问题上钻入了牛角尖,直到他身后的艾鲁娜拉了拉她的裤腰带,这才让她突然一惊。

“那么,蕾娜队长,我是不是也要脱……不然,那些史莱姆也没法清理呢……”

只见艾鲁娜此时身上以及爬上了几只史莱姆,它们真努力清洁着艾鲁娜衣服上的那些“污物”,显得十分认真努力。

“当,当然了,之后我们得去找个有干净水源的地方。不然光靠那几只史莱姆也不是办法,我也不想被它们爬满全身啊。”蕾娜一想到自己活着艾鲁娜的那种样子,顿时也浑身起鸡皮疙瘩。”

“说的也是,那我也……”

然而,当艾鲁娜也试图跟着两人脱下衣物时,她却注意到躲在下水道某个角落里的一只史莱姆卫队长,那是之前和她们一起被传送进来的。

“奇怪,那个卫兵它为什么一只在发抖呢?”

在好奇的艾鲁娜经过下水道的拐角后,却发现了更多海蓝史莱姆卫兵,似乎沿着渠道连成了一条线,而那条线最终通往着一处向下的方形暗渠。可当艾鲁娜接近那扇被木板封闭的方形暗渠口时,附近的史莱姆卫兵却突然都跳到了她身上并愈发颤抖起来。

“它们到底在害怕什么。”

艾鲁娜还想走近那只史莱姆,没想到它却突然蹦跳着离开了。

“奇怪,这下面到底有些什么呢?”

“各位,这里地道两头的流水尽头周围貌似都是封闭的,有没有可能找到别的路通到上面去的出口呢?”

刚好,此时萨曼达也外面走了进来,结果第一眼就发现了那扇被门封死的地窖。

“艾鲁娜?你发现了什么?”

结果蕾娜此时也发现了那个地窖的入口,就好像她一直以来都期待的什么东西一般,她突然大喊道:“萨曼达,我发现出口了!”

 

……

“所有人都给我退后,要不然我的大棒可不长眼睛!”

此时,留在洞穴上方野猪人佣兵,依然在用武力威吓那些试图闯进结界的杂牌军。

“我的才不管你们是谁!只要阻挡我们的人,都必须杀无赦!”

当然,之前已经被堵住很久的的那些佣兵团,也早就不耐烦起来。除了极少数人原路返回外,其余的人似乎都联合成了几股小团体,试图和野猪人佣兵过招。

“那么……确定这次是你们吗?”

面对自己眼前那三个还不够自己膝盖高的仓鼠摸样哈姆族,野猪人副团长却也丝毫不敢马虎。

“没错,接下来我们就要用这种方式来打败你们!”

 

咕噜噜……

结果,三颗色子被投掷在了野猪人面前,野猪人互相之间看了看……

“5个3!这家伙到底怎么做到的?”

 

“说吧,你们想怎么比?”

也许是对这种“比试”的方法也十分感兴趣,野猪人副团长干脆也一屁股坐了下来。地面也随着它屁股的下沉,而发出沉闷的响声。

“哦哦,出现了!二哥的终极秘诀,地震坐!看来今天能看到一场好戏了。”

位于副团长身后的那群野猪人佣兵,此时一个个突然变得精神抖擞起来,就等着他们的“二哥”如何迎战了。

“恩,那么就按一般的规矩来,可以吗?”

“可以,但我有个问题,你们到底拿什么来赌?如果只是一局定胜负的话,是不是太没意思了?”

面对那只表情异常轻松的“仓鼠”,野猪人副团长眉头微微皱起。

“那好,那就赌我们自己的性命吧,如果我们赢了,你们就不能再阻碍我们所有人进入。”

边说着,哈姆族的手中,那只掷骰子的筒已经被抛接了十几回。野猪人此时脑门却有些渗出虚汗。

噗……

“不准放屁!刚才谁放屁了?”

见在场人没人敢出声,试图缓解一下自己刚才“尴尬”举动的野猪人副团长,再次将目光转向自己面前的那只小不点。

“那也就是说,如果你们输了,今天的晚餐就要加菜咯?”

随后,“二哥”不禁开始左右捏住拳头,并转动了下早已僵硬脖颈,做出一‘副放手过来’的样子。

“恩,那么现在这个筒里有5颗色子,我们就赌5个5。”

 

咕噜噜……

筛子筒依然在空中晃动,但每次落地前,三只仓鼠中的一个总能将它给稳稳接住。

 

咔!

最终,当那只哈姆将筛子筒倒扣在地上的那一刻,全部倒退回对方的队伍内。

“那么,我要开了!”

然而,当“二哥”当着所有人的面,打开筒子后发现:下面的5颗色子,果然它所说全都是5……

“哟~看来这三个家伙果然是传说中的‘赌神’吗?”

围观的佣兵们,此时纷纷朝着三只哈姆族鼓起掌来。

“那么,接下来该你们了……如果你们能投出5个6的话就算你们赢。”

它的眼里此时闪过一丝自信的光芒。随后,轮到“二哥”开始着手反击。

“的确,如果我现在不能开出5个5以上,也就是5个6的话,我们就得让步。而就算我投出5个5,也只是平手。先不提那只老鼠是如何做到的,只是没想到这几只小东西那么聪明,从提出挑战的一开始就把我给算计了。”

 

“开!”

当筒子给掀开的那一刻,里面最后一刻还在旋转的骰子更是牵动着大家的心。而当骰子的位面最终停留在5上后……

“万岁!”

顿时,所有站在仓鼠身后的佣兵都高兴地呼喊起来。原来,之前停着的那4个骰子都显示为6,“二哥”果然还是打算赢仓鼠的。

“恩,那么按照之前说好的,你们可以下去了。”

“怎么?二哥你就这么认输了?老大的嘱咐难道你完全完了吗?”

“啰嗦!”

结果,再又一棒子敲晕自己的那个小弟后,野猪人副团长转向三个“胜利者”。

“行了,你们下去吧,只要你们能打开那道结界,我们保证不再拦截任何想下去的人。”

由于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副团长也不想多说什么,只是静静给三位胜利者让出一条道来。

“多谢这位大哥好意提醒,其实我们早就有所准备了。”看起来,那三只哈姆族从包内取出了一枚纯白色的晶石。

“解铃还须系铃人,这道结界的张设者,一定没想到我们也有和她一样的秘钥。”

走出三人中间的那位哈姆族队长,将那颗出白晶石慢慢嵌入结界表面的“硬质层”上,之后那道原本还显得十分坚固的“结界”,顿时就化为了一片“蓝色水幕”轰然崩塌了下去。

 

……

“上面到底怎么了?”

与此同时,在道路尽头的瀑布探索无果后,还在原路返回的神秘人,老牙和伍兹团长,也发觉上面发生的异常情况。

“切~难道说,是弟兄们支持不住,还是说你的那个结界完全不管用了呢?”

佣兵队长伍兹琢磨着:就算前面那个女人说的没错,可现在他这样继续跟下去,岂不是要空手而归了吗?到时他的兄弟们会怎么想?也许就此不再认他做老大了吧。

“你放行,团长大人。我今天来,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还有你,我们这个郡的实际管理员——老牙先生。”

身披斗篷的高个,其实之前早就被伍兹团长发现这个斗篷之下的女性不同于以往他接触过的任何亚人族,只不过在只有嗅觉的作用下,他不会贸然暴露自己去试探。然而直到不久前,他才意识到:那个女人所谓“她是魔王未来的皇后”这句话并不是空穴来风。

从她身上所散发的气息,和他在跟随魔王军行动时,所感受到的魔能之风几乎完全一致。而众所周知,在魔界如果刚贸然称呼自己和皇室有关的人,都会被判处极刑。除非她真的是皇室未公布的成员之一。

“啊哈哈,您怎么能那么说呢,就算是义务帮助郡主,我也不敢说是在独自管理这个郡啊……”

“想想也对,那种动不动就上万奥罗的奖励告示,怎么看都不像是你自己能拿得出手的。老牙先生,看来你平时自己的私人储蓄还是挺丰富的呢!”

伍兹团长此时也跟着嘲讽了老牙一句,但他并没注意到走在他们前面的费切尔其实也听得懂魔族通用语。

“啊哈哈,团长大人,这您就有所不知。要说每个团每年上缴的活动会费,我们心里可是有本明白账。否则,我们怎么可能要得到中枢每年的拨款呢?”

“哼~总之,你一定都是从中克扣不少吧,从作为团长开始,咱多少也明白。”

“那……那你说怎么办?每年丝拉依姆斯的修缮工程款根本就不够,导致这里的窟窿越来越多。我也想有个办法,本来还指望大部队能一鼓作气,借此机会攻入史莱姆老巢结束这下面的根本威胁,但没想到被中途加入的一个外乡团给搅和了。”

“哦?那说了半天,我还没问过,你们到底要找的那个团,究竟是哪个亚人族的?未来的总理大臣。”

真是太荒谬,自己现在跟着一个自称会是未来“皇后”的女性半魔族,以及一个替郡主管理的“内务长”,就那么稀里糊涂抓到了一个公主级的稀有史莱姆,以及那个能引出“叛逆者”队伍的诱饵,这一切是不是太顺利了?伍兹心想。

“那个团,我记得应该只是个奴隶贩子的商团,只是没想到那团里的奴隶居然还有佣兵的战斗力。除了一个皮肤光滑的,无毛猴样的家伙。她还试图在广场煽动闹事,结果导致民众把为数不多的公厕又拆掉了一间。”

“恩?那你意思,你们之前不让其他地方使用下水道系统是正确的吗?”

“啊,这倒不是这个意思。”

结果,由于发现自己说漏了嘴,让老牙也一时语塞。但好在伍兹现在注意力也不在他身上,他要知道的是那个在他前面继续走动的那个女人的真正目的。

 

……

阿秋~

与此同时,位于史莱姆王国内部下水道的蕾娜,本能打了个喷嚏。

“怎么了,蕾娜?”

“不,没什么,只是感觉背后凉凉的。”

望着那扇关闭着的地窖入口,萨曼达却显得有些怀疑。

“唔……虽然现在迪骨说她不方便现身,但我觉得还是不要打开这扇门比较好。”

“说是不方便,其实是怕被这里的污浊气体给沾染上吧,没想到迪骨前辈她也有娇贵的时候呢。”

“……”

结果,被蕾娜如此“数落”迪骨都不在她脑海中反驳几句,可见现在的迪骨真的是不想出来。

“可是我们一直在这下面兜圈子也不是个办法啊。”

费切尔此时也拖着小洛玛走了进来,小洛玛手中则托着刚才逃出去的史莱姆队长。

“要知道,这里可是自古以来史莱姆王国的‘禁地’啊。一直以来,我们处理死刑犯的几个方法里,除了水流冲洗死亡法外,还有个就是丢到这个隐藏着上古大邪神的地窖内,而进入地窖后所有史莱姆都没有生还的记录。”

“这……”

至此,蕾娜似乎也被小洛玛那“史莱姆附体”的恐吓表情给吓到,再次犹豫得看了看那扇地窖的大门。

“那么,大家我们是不是应该先打开稍微看一眼这下面呢?如果不是外逃的地道也没事吧。”

“等等萨曼达,为了以防万一,我看先把小洛玛带出去的比较好。”

也许是预感到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费切尔此时也及时提出将小洛玛带出这块危险地带的要求。

“萨曼达,我看我们还是别打开这扇地窖门了吧,万一这下面藏着什么能毁灭世界的怪物呢?”

“能毁灭世界?在这个世界上,能毁灭世界的不是只有阿杜鲁克神吗?难道蕾娜你觉得这下面的东西,会是个比阿杜鲁克大人更强大魔物吗?”

“啊哈……差点忘了,你这家伙也是个大魔物,要是真的有能毁灭你的东西存在,我估计那也是个大怪物吧。”

“哎~”

萨曼达听到这里,不禁额角滴汗。心想:好吧,蕾娜这家伙如果真认清自己的身份,那她这自嘲也真是无人能及了。

“那么,蕾娜你确定不和他们一起出去等吗,还有你艾鲁娜。我不想你待会和那个傻瓜一起出丑呢。”

“啊,我的话只要有净化术,就没有关系的。”

见两人并没什么特别的反对意思,萨曼达便对身后所有人发出了一声警告:“那我就要开门咯!”

 

嘎嘎嘎……

当开口处在下方的木板门被打开的瞬间,所有史莱姆几乎都退到了下水道的出口。

 

嗝儿……

随着地窖内传出一股极其强烈的腐败气息,外加一声巨大的吃饱后的打嗝声。即使强忍着恶心,萨曼达还是故作镇定继续在地窖口待了几秒。

“这是什么味道?我……我不行了”

而距离她几米远的艾鲁娜,此时也如同闻到一股如同被呕吐出的,腐败的隔夜饭的气味一般,没多久就撒腿跑向外头。

“萨曼达,你还真能忍啊……我感觉,不行了……”

顿时,突然感到自己喉咙口也产生不适感的蕾娜,接着也跑出了下地道。

“唔……吼!!”

跟着,之前一直安静趴在萨曼达背后的宠物魔亚龙幼崽,此时也强忍着不适感,一下从她背后跳下,跟着蕾娜闪了出去。

“不行,我是翡翠精灵的祭祀,我不能让外人看到自己那副‘难看的样子’,绝不!”

“哇……”

然而,最终还是经不住身边蕾娜的“催吐”效果,一直以来都试图保持自己“高贵、优雅”印象的艾鲁娜,也随着肠胃内真实需要而发出了“那一声”呐喊。

“嗷呕……”

顿时,蕾娜、艾鲁娜和钢齿三个家伙

过了许久,两人才脸色苍白从水渠边爬起。

“我说,队长你也太没用了,要说那种气味的话,以前作为勇者维丁时的你应该见识过更多吧,怎么今天这才一会功夫,你已经吐了2次呢?”

“什么?你这个小不点跟班,居然也学会教训我来了?看我不把你好好收拾了!”

结果,似乎是费切尔的这番“吐槽”激怒了蕾娜,导致她将她的那把还没来得及擦干净自己呕吐物的黑曜石长剑,直接要往费切尔的身上蹭,吓得费切尔赶紧拖着小洛玛四处躲闪。

“你们……够啦……呜呜……完了,我身为祭祀的形象完全被毁了,我以后再也没脸见女神和哈露娜丝神了……”

结果,是艾鲁娜的哭泣声,暂时让两人停止了打闹。

“怎么……艾鲁娜,你就那么介意干才的那次呕吐的样子吗?放心吧,只是呕吐而已,那是人体对不洁物质的本能反应。就像是吃坏了东西,或者吸入了什么有毒有害的气体后,那样都会让人产生排除体外的呕吐反应。哈哈,你们不觉得知道这种知识的我很厉害呢?”

蕾娜越是说教,艾鲁娜的表情却越是哀伤,就好像戳到了她的敏感点那样,她甚至气得浑身颤抖了起来。

“那么说来,我的身体也的确早就不干净了,自从进入魔界后,我每呼吸入的一口气,每喝下的一口水,每吃下去的一口食物,都可能含有浓重的魔素……与其这样慢慢被魔能侵蚀变成纯粹的‘曜石精灵’,我还不如……”

“吼?”

然而,此时一直没出声的宠物龙钢齿,却突然跳到她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吼?吼不!!”

“怎么,我居然连魔亚龙的语言都能听懂了,看来我已经离彻底堕落不远了。那么你是也要阻止我吗?没用的,我去意已决。”

“大家都在干什么呢?”

结果,就在身材矮小的钢齿不顾一切,想要阻拦者想要走下水渠的艾鲁娜却毫无办法,被一起拖下水前,萨曼达却从通道内走了出来。

与此同时,带着鼻塞的她,手也凭空多出了一只沉甸甸的袋子,那袋子里的东西大概有拳头那么大。但仅仅是隔着袋子,众人也能闻出那袋中之物所散发出的“怪味”。

“所以说,萨曼达你刚才在里面那么久,原来是用了鼻塞吗?早知道有那东西,你也不给我们每人都发一个!”

“哎呀,蕾娜你别打岔,这鼻塞是我做仆人时的备用道具。要知道,你们人类世界里,那些贵族豪宅内的马桶等堵塞时,散发的气味可要比这里恐怖几百倍。要是艾尔玛大陆上也有魔界的这种清洁专用的史莱姆,我估计所有下水道疏通工人也将失业了吧。”

“哎哎,难道说这只袋子里的也是史莱姆吗?”

至此, 所有人的兴趣又都转移到了萨曼达的那只破布口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