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评论】夕阳、马车与田园牧歌,评《狼与香辛料》

文章分类:轻之文库专栏  作者:甚谁   发布时间:2020-06-12 18:04

QQ图片20190903184601


本文作者: 甚谁

参与评审: 歧路先知 、 枝濑透 、 舒彤 、 黑喵君 、 羽毛


前言

《狼与香辛料》(《狼と香辛料》,下称《狼辛》)是支倉凍砂所著、文倉十担当插画的著名奇幻轻小说系列。本作曾获2005年举办的第十二回电击小说大赏银赏(同年同银赏作品为杉井光《火目的巫女》),并从次年起连载至今(虽然本篇内容已经完结,但仍在电击文库的特设网站上定期进行短篇连载,并定期集结成单行本出版)。


本作曾获2007年“这本轻小说真厉害”TOP1,于2008年动画化,现有TV动画两季。小说讲述了旅行商人罗伦斯邂逅了自称丰收之神的狼少女赫萝,与寻找着故乡的赫萝一同踏上旅程的故事。本作于2016年推出后传性质的作品《狼与羊皮纸》,讲述罗伦斯与赫萝的女儿缪里和目标成为神职人员的少年寇尔一同踏上旅程的故事。截止最新的统计数据(2018年),本作累计销量已经突破435w册。


作为支仓冻砂的出道作,本作以无魔法的中世纪欧洲作为世界观原型、以琐碎枯燥的经济贸易作为主要情节的设计在迄今为止的轻小说界中都称得上是异色之作。“贤狼赫萝”也被无数曾经的读者、观众称之为“最完美的女人”(虽然人家已经结婚生子了)。这样一部剧情可能谈不上“跌宕起伏”,各种金融商贸知识也只是入门水平的作品是如何成为经典的?本文就从这个问题出发,来一探究竟。


一、文明的、市侩的与田园牧歌的

在创作上有一句话,“只有竭尽全力,看起来才能毫不费力”。越是《狼与香辛料》这种作品云淡风轻、似乎也没有特意去介绍现在的轻小说作品特别看重的世界观与主线剧情,却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让人如沐春风,这种作品越是藏着作者复杂的设计,如果简单把《狼辛》的剧情理解为:从前有一个商人想赚钱开店,遇到了一个想回家的贤狼,在一起旅行的过程中两人相爱了,最后结婚了。这样的理解当然不算错,但是显然这种简单的概括不能搞清楚为什么本作三言两句,就让很多读者一直念念不忘。

作为一部已经出名十年以上的经典系列,关于《狼与香辛料》的分析已经非常之多。在很多观后感里,《狼与香辛料》被评价为“《金融市场基础知识》”(顺带一提高级金融知识是《月界金融末世录》)、“中世纪公路片”。这种影响非常深,以至于在同样有一定经济知识的《魔王勇者》动画播出时,也有大量的弹幕@支仓冻砂。但是《狼辛》既不是商战片也不是公路片,抱着想要看智力超群的主角在金融市场里翻云覆雨的期待来看本作的读者必定会失望而归,因为在本作中的金融知识真的只不过常识而已。而本作也和《奇诺之旅》那样的以旅行、邂逅、感悟为主题的真公路片不同,它关注的重点更多放在因为机缘巧合踏上旅途的罗伦斯与赫萝两人的复杂关系之上。


在我看来,本作更像是一部非典型的成长小说,文学意义上的成长小说更多指的是以空间与时间的变化为线索,展现一个青少年主人公最终得到教化、被启蒙,最终成为一个理想的人的小说形式,值得玩味的是成长小说这一概念源自于十八世纪的德国文学,而《狼辛》正是以这一时代前后的德国为原型的。我们可以发现很有意思的是本作的两位主人公,罗伦斯和赫萝两人与其他大多数的轻小说不同,他们并不是“青少年”,正相反,两人都已经成年,具备一个被认可的社会身份。而说本作是一部非典型的成长小说,并非是说本作是讲罗伦斯作为“不成熟的老实商人”慢慢成长的故事。留着胡子的二十岁主人公罗伦斯虽然经常被骗被坑遭受背叛投资失败,但是这些恰恰不是他未成熟的表现——正因为他可以独自行商、知晓各种货币与政治的知识、能够敏锐的判断什么东西具有商业价值,所以他已经是一个“成人”,正如在第四卷中他对于遭受城市经济剥削的乡村的云淡风轻的评价一样“对于罗伦斯这些旅行商人来说,那样的村子也是好赚钱的生意的源泉。货币能成为拥有可怕威力的武器,所有的东西都能便宜买进。”

当然,提出这一点并不是想说罗伦斯是一个市侩的商人,相反看过本作的人都知道他很善良,但是这种价值判断没有任何意义。这里的问题是,是如果说商人的本质是市侩,那么我们可以说成人=变得市侩,但在启蒙主义语境中的那个成长小说的成长是不能够用市侩、功利主义来概括的。它反而象征着一种伟大的理想,一个充满着浪漫与激情的个人。因此这里产生了一个矛盾,即社会现实层面上的“成人”和理想精神层面上的“成人”。故事一开始的罗伦斯就是在社会层面上成人但是在精神的层面上并未足够成长的“不完全的人”。自由的经商贸易、技术的进步与社会的发展好像使得人们远离了穷困、落后与愚昧,但是“启蒙”似乎并没有真正实现,反而成为了一个空中楼阁一般的目标,大多数读者恐怕都会认为,罗伦斯如果没有遇见赫萝,最终赚够了钱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商铺成为商人则本作就是一个悲剧故事(当然如果没有赫萝,罗伦斯大概率会和万千其他普通的旅行商人一样,折损在各种欺瞒与背叛之中)。文明-商贸-物质的繁盛-属于自己的商铺这一串符号在本作所揭示的这样一个朝着现代发展的前现代世界中,是宛如空中楼阁一样的存在。


也就是说本作一开始就是建立在对于既有的世界观,所谓“文明-启蒙-商贸”的质疑之上的。深受商人教育的罗伦斯一直以来生活在商人的价值观中,把许多和商业相关的东西都视为正常的。但是在他漫长旅行的过程中,他实际上的所见所闻与赫萝之间的羁绊最终让他成为一个“成人”,在剧情上体现为粉碎了商会暴力开发北地矿山的计划,守护了赫萝的故乡一带。显然,原本会被用来暴力开发的核心工具火药就是现代文明的象征,作为故事的最后一幕,现代带来的灾厄和故事的第一幕遥相呼应。女主角赫萝曾经被当作神明被供奉,因为人们渴望丰收,所以从麦穗中获得力量的狼就如此保护着地方的农业兴旺。随着先进农耕技术的引入,村民不再需要赫萝的保佑,同时也使得人与地的关系失衡,对于增产的渴望使得肥沃的土地被榨干,最终会迎来作物歉收的命运,但村民却对此一无所知。同时具有狼与人形态的赫萝象征着一种自然而和谐的生存方式,而现代与“启蒙”一方面将她从现在的容身之处赶走,一方面又在毁灭她的故乡。

因此赫萝和罗伦斯的相遇代表着一种真正意义上的“田园牧歌”,它并非是说我们为了祥和美好的生活需要退步到刀耕火种的原始人阶段,而是可以选择一种更富有创造力与诗意的生活方式,通过调动我们的创造力,审慎地进行改造世界的活动,最终完成“现代”这一未竟的事业。虽然本作精妙的设计和剧情很多,但正是因为有了这一层对于文明,现代与成长等主题最深入的思考,《狼与香辛料》读起来才能有一种收放自如的恬淡闲适之感。


二、轻小说中的成熟爱情

从人物设计的角度来讲,《狼辛》和其他大多数早期轻小说一样,为了更简单易懂的推动剧情的发展依旧是以早年“没头脑”男主和“不高兴”女主这种进行角色设计的。剧情的核心展开方式也就是传统式的因为男主没头脑,导致不高兴女主不高兴了,但是没头脑男主的真诚举动又让不高兴女主没有不高兴,但是男主又不知道女主已经没有不高兴了。通过这种绕来绕去的模式产生一大堆误解,以此推动故事发展与渲染剧情的紧张氛围。这种套路想必只要看过几本早期轻小说的读者恐怕都很熟悉,傲娇女主作品就是这种结构的运用案例。最典型的就比如《狼辛》的情敌回(小说第三卷,动画第二季)的故事结构,角色行动都和《零使》的婚约者回差不多(小说第二卷)。

但正如《零之使魔》并不是一部刻板傲娇作品而是有很多优秀的人设细节值得分析一样。《狼与香辛料》作为没有把“没头脑-不高兴”模式直接往木头男主与傲娇女主套路上推进的作品,显然也在人设上有非常多讲究的地方。在这种讲究中,最关键的一点就是《狼辛》并不和其他很多作品一样,把男女主设计为高中生,而是设计成了成年人。这一点前面已经点出,在剧情上是为了写一个关于“重新思考现代”的现代人的考虑而设计的。


不过,这毕竟是主线剧情,我想很多人来看《狼辛》主要还是看夫妻黑店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在本作中,作为成人的罗伦斯和赫萝之间的恋爱没有那么多高中生级别的纠结和误会,在第三卷这么早的时候剧情就已经发展到了罗伦斯想和赫萝结婚,赫萝觉得自己为了不孤独可以和罗伦斯结合并生下他的孩子,五卷则是直球告白。而赫萝挑逗罗伦斯的情节我想读者们应该都非常熟悉了,我就不一一列举了。这种干脆利落的感情表达其实是很多人觉得《狼辛》的恋爱剧情好看的一点所在。而这种直球带来的问题就是,太过于直接两个人已经在一起了怎么往下编?《狼辛》给出的答案就是用“成人的爱情”去展现新的纠葛。

我们可以说罗伦斯和赫萝这两个人从第一卷开始就是互有好感的,对于已经是狼精的赫萝以及虽然经商吃瘪但智力还算可以的罗伦斯来说,当赫萝上了罗伦斯的马车,这里的爱情故事就已经进展到了两个人的孩子姓什么了——也就是因为担心与罗伦斯的关系发展到深爱的地步,已经活了不知多少年的赫萝在第一卷结尾就决心离开,但因为罗伦斯的深情挽留而留下了,最终演变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作为成人的两个人之间的爱情不是因为少年少女般的害羞而说不出口,正相反是因为预计到了这份爱情可能并不会迎来一份好的结果,所以始终都在克制,无论是在寿命论的层面上还是身份的层面上。


但是这份克制最终随着两个人的羁绊加深到一定程度显然是克制不下去的。所以有了第五卷的罗伦斯层面的感情爆发,以及第十四卷的赫萝层面的感情爆发。最能体现这种情感戏看点的台词无非是罗伦斯在第五卷的深情告白,他说“不管我再怎么追求,也可能无法得到。不过,如果我不追求的话,就绝对无法得到了。”罗伦斯曾经在第四卷中说自己无法成为英雄谭中的英雄,种种顾虑让他无法向赫萝坦白自己的感情,而赫萝也是一样,正因为这种压抑,在爆发出来的时候才显得更为精彩。

一方面来说,这种“因为可能失去而选择克制,但最终又无法克制”的感情戏非常的真实,能够引起读者的共鸣,另一方面,这种感情戏的桥段确实在轻小说、特别是当时的轻小说界中是比较少见的描写,非常的新颖。《狼辛》就是用这种成人的恋爱来取代了青少年的恋爱表现,在一方面塑造出弱气青年商人和长生孤独贤狼这两个核心人物的同时,搞了一场无比虐狗的浪漫感情戏(最气人的是到现在还没真正完结,时不时还有短篇出来虐狗)。这种对于爱情的前前后后的充分考虑过之后的感情戏设计其实是现在轻小说所稀缺的,特别是在核心读者群体日益年龄上升的状况下,如果轻小说里的恋爱戏还是单纯的少年少女胡乱爱一爱,那么这一分类的前景其实是很让人担心的(比如后传《羊皮纸》里面的感情戏就显然不如本传有一种美酒微醺的感觉,反而更接近现在一般作品的感情戏)。


总结&业界吐槽:闲狼作家是慈善炒股妖怪?

到这里我们可以做出总结了,《狼与香辛料》是一部以贤狼归乡为主线,用中世纪社会生活和金融常识进行填充,对“理想的生活”有着深刻思考的轻小说。它在生活、社会、爱情上的刻画都可圈可点,收放自如。是显然已经不属于这个时代,但非常值得一看的佳作。而它的后传作品《狼与羊皮纸》的发挥则相对较弱,比较适合看过了本篇的粉丝进行阅读。本文因为篇幅有限,难以对《狼辛》中一些优秀的配角人物和一些有意思的支线剧情进行解读,但这并不是说本作的配角或者支线很无聊,请各位理解。而对于没有看过本作的读者来说,本作的魅力根本无法用间接概括的形式传达,复述本作的剧情和实际阅读本作的体验完全是不同的,强烈建议对本题材感兴趣的读者补一下作品。


最后,我们还可以再谈一下支仓冻砂这位作家。可以说所有的《狼辛》粉丝都应该感谢股市,如果不是炒股赔了,恐怕我们很难看到《狼辛》在2020年还在孜孜不倦地推出新连载新作新企划的盛况(曾经我一直都以为炒股涨跌和轻小说连载是个梗,直到神崎紫电真的跑了)。本节的标题捏他自杉井光《闲狼作家是美少女妖怪》,其中女主就是以支仓冻砂+赫萝为原型的残念系美少女狼妖,作为同期出道的两位旧时代轻小说家,两人的关系也是非常之深,在《闲狼》中,是男主和女主的关系。

作为轻小说的黄金年代大赏出道的作家,支仓冻砂其本身的硬实力不需多谈,他的另一部长篇《梦沉抹大拉》口碑也是爆炸(就是销量不是很行,约在本作的十分之一左右)。支仓在写作时并不机械式地去表现其作品的世界观,而是紧贴着人物本身的心境与行动来步步展现世界观与一种独有的“生活感”,这样的写作方式在这个竞争越来越激烈的时代几乎没有新人轻小说家会采用,毕竟过于慢热而且吃作者的写作实力,一个搞不好,就会导致一卷没有成绩进而腰斩。因而支仓冻砂也经常被拿来作为“旧时代的轻小说家”的代表,与现在运用高速化、快节奏写法的轻小说作者形成对比。

我无意说这两者到底哪一种好,但是希望能够在现在这个时代能有更多没有看过支仓冻砂这样上个时代轻小说家的人能够去欣赏他的作品,希望这个轻小说界文艺复兴的时代,能有继承他精神的人拿出和他一样用心的作品。毕竟王道的前提是复古,只有从旧时代作者那里学习,才有可能开创新的时代。

狼辛



加载中, 请稍后
头像
表情
发表书评 发表评论
后再评论, 没有账号请先 注册

评论成功

0条评论
只展示书评
加载中, 请稍后

后再评论, 没有账号请先 注册

表情
输入满200字时可切换书评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