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库娘的放映厅】为什么这糖含着割嘴?浅谈《某科学的超电磁炮》食蜂操祈的角色性

文章分类:轻之文库专栏  作者:莫铃   发布时间:2020-04-21 15:51

QQ图片20190903184601


1.

十一集的等待后,《某科学的超电磁炮》第三季迎来了前半段的高潮。因缘的漩涡将本不相识的人们命运交汇于一处,在今后的两集里碰撞、释放,燃烧为点亮学园都市的烟火。

围绕着即将升华为Level6绝对能力者的御坂美琴,战场被分割为了三处:黑子三人组对警策看取的追猎,上条&削板与丧尸御坂兽的对峙,食蜂和木原幻生的交锋。作者如编织蛛网一般将各式各样的角色摆上舞台,引导到合适的位置。初春的情报能力对暴走的美琴而言也许无足轻重,但她也有能充分发挥所长的领域。

得益于此,作者笔下的学园都市变得丰富而有层次,直到十多年后的今天仍然保留着活力。借着炮T动画的东风,我们正好可以从食蜂操祈入手,讨论镰池和马在塑造角色进行了怎样的考虑。


动画的观众想必已经从11集食蜂的名场景中对她与上条的关系有了猜想,而小说中两人的因缘也早就剧透的路人皆知了。为了讨论食蜂,对这一段关系的介绍是无法回避的,希望读者能谅解我的剧透(而且本来也没多少人会看到小说那么靠后的地方)。


2.

不知在何时何地,少女曾经这样说过。

因为无数次无数次地被遗忘,所以也许去记住何时何地已经毫无意义了。

“如果,有一天你将成年人给我们设定的游戏规则完全颠覆,能够回想起我们的过去,能够再度记住我的话,”

时间啊顺序啊都无所谓。

无论面向过去还是未来,

总之,食蜂操祈如此宣告着。

“到了那个时候,我有很重要的话要和你说哦。那将是最甜蜜最温柔的,最最重要的话哦。”

她知道,这个约定不可能实现。

这只是将那早已完结的童话,旧事重提罢了。

但是。

即便如此。

少女还是独自一人,在全世界离“他”最近而又遥远的地方,期待着那小小的奇迹。

——《新约魔法禁书目录 11》

七十亿分之一的奇迹


正篇开始的一年之前,食蜂与上条有过一段短暂的邂逅。为了保护被围攻的食蜂,上条挺身而出最终重伤濒死。危难之际,食蜂用自己的能力遮断了上条的痛觉,为急救争取了时间。然而作为代价,食蜂的麻醉对上条的大脑造成了不可逆的破坏,使上条永远无法记住与“食蜂操祈”这个人有关的一切。之后,无论食蜂怎样一遍又一遍的自我介绍、重新结识,也只会一次次的被遗忘。


上蜂的初见与上琴的相识如出一辙,作者有意的强调了食蜂与美琴的相似之处,两人结果的差别让食蜂的形象上透露着一种扭曲感。在读者群体中,食蜂被戏称为“浑身玻璃渣的女人”,只要她出场的地方,小说、外传电磁炮漫画,甚至外传的外传幽幻姐妹漫画,总会有些细节明示或暗示着这段因缘,从意想不到的角度给读者发刀。

只是为了实现一个愿望,而打算拒绝其他所有的幸运吗?


单论失忆本身并不是什么高明的套路,甚至算得上司空见惯,作者的野心显然不止于此,仅用“败犬”一类的字眼来描述食蜂是相当偏颇的。如果想更深入食蜂操祈这一角色,就需要讨论,上条的失忆对食蜂意味着什么?作者设置这一事件的目的何在?


3.

对于一部超能力题材的作品来说,超能力几乎可以看做角色的灵魂。食蜂操祈的能力名为心理掌握,能够随心所欲的操控一般人,同时给上百人洗脑,让他们对自己言听计从也不在话下。这种能力虽然单论威力不及一方、垣根,但对社会的威胁度则毫不逊色。金钱、名誉、爱侣,对于心理掌握的拥有者而言,想要取得这些各种现实的利益可以说易如反掌。

但它也并非没有风险。不难预想,这样的力量极易诱惑人类,使拥有者为了掠取利益而大肆的使用能力,随意操控他人。同时,能力的拥有者由于长期的依赖读心,会变得多疑而难以信赖他人,将他人都视作自己的奴仆。如食蜂自己所说,只有人格高洁的人才能控制心理掌握的力量。


作者敏锐的捕捉到了这种风险。如果食蜂肆意的驱使力量,她与任何一个得到这种力量、又被力量诱惑而堕落的人没有任何不同。换言之,角色和一台使用能力的机器没有区别。正是因为食蜂能够抑制这种力量,她才不会沦为能力的附庸,她所具有的魅力才能超越于心理掌握这种超能力,表现给每一名读者。

小说里有一个这样的情节:食蜂无意识间给自己下了约束,不去窥探上条的大脑,因为她不想去追查细节与来龙去脉,愿意把两人的邂逅视作纯粹的偶然和小小的奇迹。不觉得这种想法也显露着一种纯情与可爱吗?


从这里,我们能看到镰池和马在塑造角色时的考量,他有意的在超能力与能力者之间制造一种“间隙”,来维持角色的平衡感。固然,对于一部超能力作品,角色的能力是不可或缺的一环,但作者有意的控制着平衡,不让角色简单的认同超能力、被超能力束缚。一方通行在能力上背负的罪孽与救赎,垣根帝督在能力上寄托的悲愿,等等。这些间隙保持了能力与能力者之间的平衡,正是这一点使得作品系列中如此多的角色都富有活力,佐天泪子这种在其他作品里也许只是个酱油路人的无能力者,也能在某系列的故事中展现出非凡的风采。


4.

话题回到上条和食蜂上。纵观食蜂出场的情节可以发现,关于她的故事始终绕不开心灵与记忆:最早是与多莉的结识,食蜂利用能力把自己伪装成了多莉的友人(常见胃疼情节);大霸星祭中与木原幻生的交锋是一场欺骗对欺骗的心理攻防,连幻生也要嘲讽她一句“这是你依赖能力刺探人心的代价”;新约11的主线,则是食蜂因为怀疑自己与上条的记忆究竟是真实还是虚假而开始的对回忆的追溯。


不妨考虑一下,作者是基于什么想法而设计的这些情节呢?我们已经提到,精神系的能力可以随心所欲的洗脑,给他人植入虚假的想法与记忆,对于这类人,信任和友情之类的字眼恐怕早已失去了意义。

然而,比这更可怕的是心灵本身的坍塌,如果记忆可以随便操纵,幸福感可以洗脑自己产生,那心灵本身所具有的一切崇高都会消亡,变成多巴胺的玩物。“对于拥有高超洗脑能力的超能力者,就算看见周围的人全部都露出笑容,也绝对不会因此感到幸福。因为,超能力者只要动一根手指头,就可以创造出这些笑容”。

故而,食蜂的所有经历,都带有作者赋予她磨砺的意味。食蜂与上条邂逅时的状态是“由于和多莉的痛苦回忆而心灰意冷,想要洗掉自己的记忆来将一切归零”。在遇到上条后获得了宝贵的经历,理解到各种回忆都有其价值、不应被轻易放弃——作为交换,上条的这段回忆被食蜂自己亲手清除了。


上条的失忆对食蜂而言是一种警示,提醒着她摆弄人心的危险所在。这份沉重促使了食蜂的成长,使得食蜂在操控他人时始终坚守着原则,也能够与她派阀的手下诚挚的交往,保持着信赖,这正是与食蜂相对的另一名精神系能力者缺乏的。


而上条呢?在小说第二卷,作者曾经借亚雷斯塔之口隐晦的给读者传递了一句话。


如果说吸血鬼杀手证明了吸血鬼的存在,那么幻想杀手又证明了什么的存在呢?


我想,食蜂的成长正说明了幻想杀手的意义所在,在这个被魔法和科学印染的世界里,人们被强大的力量诱惑而扭曲,一切幸运与不幸都可以人为的制造,意义的基点被肆意玩弄,幻想杀手则承担着让世界回归原点,净化被扭曲的心灵的职责。



加载中, 请稍后
头像
表情
发表书评 发表评论
后再评论, 没有账号请先 注册

评论成功

0条评论
只展示书评
加载中, 请稍后

后再评论, 没有账号请先 注册

表情
输入满200字时可切换书评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