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力量的美学:大张正己机械设计理念之浅鉴

文章分类:轻之文库专栏  作者:银の翼、羽毛、夕阳星夜   发布时间:2019-05-22 19:19


采访:银の翼、羽毛

撰稿:银の翼、夕阳星夜


如果你看到某个动画里的一台机器人,它有着棱角分明的外形、尖锐硬朗的线条以及神似人脸的五官,甚至时不时还会对着镜头摆一个双手持剑pose,硬派、霸气的感觉冲击着你的每一根神经,来自内心深处的钢之魂咆哮着让你挖出机器人背后的设计者时,那么十有八九你得到的是这个男人的名字——大张正己。

作为日本知名机器人动画业者,大张正己的风格已经成为一种代表符号,被大家称作“大张系(バリメカ)”。“大张系”粗犷硬朗的画风,最适合表现“超级系”机器人的外形和战斗场面,给予观众最直观的视觉冲击力。

每当说起大张正己的代表作,那不得不提的就是《机甲战记Dragonar》。在经历过《超兽机神断空我》、《忍者战士飞影》等作品之后,大张正己的画风已经逐渐成熟,“大张系”的风格愈发明显。而在《机甲战记Dragonar》中,“大张系”的风格则得到了完全的体现,并发扬光大。

在《机甲战记Dragonar》里,大张正己最开始负责的是OP的作画。而在那时,大张正己的流线型肌肉形体和粗犷具有张力的设计语言就已经开始展现,甚至导致OP和正片差距过大,播放中途制作方决定更换原机设大河原邦男,全面采用大张正己的设定。虽然对于当年的大河原邦男来说这绝对是一次不小的打击,但也是大张风格受到肯定的信号。从这时候开始,大张正己的风格开始全面流传,被更多的机甲爱好者所熟知。

《机甲战记Dragonar》


面对真实系机器人,虽然在当年已经有了《高达》这类真实系机器人的设计代表,但大张正己依然秉持着硬朗的线条和分明的棱角的设计风格,展现出了不同于《高达》系列设计的硬派风格。甚至有粉丝们调侃,大张正己的机械设计做成模型肯定会很“扎手”。

《机甲战记Dragonar》的模型,左侧为大张正己版,右侧为大河原邦男版,两者风格差异非常大


对于机器人躯干的设计,大张正己也一改当时流行的上下一样宽的“水桶型”,将自己设计理念表现为“流线型”,与人类中的健美运动员体型颇为相似,从而使机械装置在观感上具备了人类才会有的“肌肉感”。在日常生活中,采用流线型设计的多是交通工具,目的是缓和空气阻力。而作为动画中的机器人,如何运动其实取决于画师的绘画,并不存在阻力这种问题。也许在当年,其他动画师们由于这个原因被限制了思路,才使得大张正己开发出了独辟蹊径的流线型机体设计。这种设计的特点在于,能够让机器人活动起来时更加具有灵动感。毕竟一个“水桶”的身体,和一个流线型肌肉感的身体以同样的速度运动的话,后者明显要比前者观感上更加自然灵活。在这种设计的支撑下,即便是高达几十上百米、多个小型机合体而成的大型机甲单位也丝毫不显笨重,依然能体现速度和力量的冲击感。

万代出品《超兽机神断空我》玩具


其实关于《机甲战记Dragonar》,曾一度流传过大张正己制作的OP与大河原邦男的机械设计差异过大而被万代骂的谣言。这个说法源于很久以前的一本模型杂志的访谈,但根据大张正己老师本人的描述,他根本没有接受过该杂志的采访,杂志上的内容完全就是信口开河。大张正己制作的OP在动画播出后大受欢迎,也受到了担任机械设计的大河原邦男、担任制作人的吉井孝辛等STAFF的赞扬,万代还贩卖了大张正己设计版本的模型,被万代骂的说法完全是空穴来风。

说回设计方面,也许是受到家父身为剑道师傅的影响,在大张正己眼里,“英雄一定要有剑”是一个铁律。纵观大张正己参与的设计里,主人公的机体一定会有剑或者类剑型武器的配置。除了上文提到的逆转乾坤的“断空剑”,像《超重神GRAVION》中的“超重剑”也是代表作品,甚至在商业模型片性质的《高达创战者Try》里也用ZZ高达魔改了一台“泰伦3”并配上了大型光剑。可谓“无宝剑、不大张”。

而提到大张正己的剑道情怀,就不得不提他设计中的另一个代表风格,被粉丝们称作“大张一刀流”的经典分镜。 所谓“大张一刀流”,用文字直观叙述就是,角色双手持剑置于腰间,剑尖指向身前,动画镜头聚焦于剑尖,并向角色身体方向形成一个斜向缩放透视,看起来武器比角色本身还要大的,这样一个绘画手法。

网友搜集的“大张一刀流”组图


根据大张正己本人所说,此构思来自于幼时跟随父亲练习剑道的经历,这个姿势也确实是日本剑道标准持剑姿势的变形。对于观众来说,这个镜头可谓极具视觉冲击力,甚至都可以感受到对面的敌人面对我们主角的巨兵即将袭来的那股恐惧。而实际上这个动作之后多半也会紧接着另一个经典姿势“大张跳砍”:持剑者高高跃起砸向镜头,随着黑屏里的剑光一闪,敌人被纵劈成两段,可谓对“一击必杀”最直观的动画诠释。配合大张正己本身的肌肉感设计,机器人的力量感几乎冲破荧幕。

《超重神GRAVION》


另外,大张正己设计的特色还体现在他对机器人“脸部”的执着。经常接触机甲动漫的各位应该也有这样的体会,就是动漫里的机器人很多都“没有脸”。毕竟,在动漫里,机器人大多数都是用于作战的载具。虽然有着类人形的四肢结构,但在头部和脸部上却是五花八门,甚至多有异型设计出现。在设计上,作战用机器人的头部多为雷达或驾驶舱的搭载部位,具有诸多的传感器配置,为了突出这些装置的存在,对于战斗载具来说并没有必要性的“五官”就被抛弃了。载人用战斗机器人脑袋上能有个眼睛已经是标配,更不要说一大堆连眼睛都没有反而装满了各种摄像头的东西。

但在大张正己的眼里,机器人的“脸和眼睛”是一个很重要的部分。因为我们人类也是如此。对于人来说,最显著的特征就是脸部。我们在现实生活里,“看脸识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那么对于机器人来说,有一张帅气的脸或许能比那些“相貌平平”的同伴们吸引更多的观众。

事实上,大张正己操刀设计的那些具有五官相貌的机甲的确给人印象颇深。像《超重神》的主角机体经常会在放必杀技的时候跟着做出张嘴大吼的面容,《勇者》系列里那些具有自我思维和感情的“超AI机器人”,会在这种设计下做出各种仿照真人的表情,甚至作为某些时候的搞笑担当也毫不违和。

《超级机器人大战Z》狩狼牙


但有的时候,大张正己还会在这一方面虚晃一招。在《机战Z》系列里,颇具个性的主役敌机“狩狼牙”在最初公布设定为大张正己的时候,大家还在纷纷吐槽这机体的脸哪去了。结果在系列的最终部“天狱篇”里,“狩狼牙”强化后摇身一变成为“狩狼牙·罪”,机体的关节装甲变化和面罩打开后我们才清晰地看到其依然长着一张“大张脸”。事后粉丝们去翻了设定图,发现其实“狩狼牙”的形态早就有脸部设计,不过用色调很深的半透明面罩和其他面部线条给遮挡住了。虽说此前的“合身凯撒”也有过面罩打开的演出,不过还是有不少玩家中了招。公布真相后大家都为大张正己的这一表现拍案叫绝。

大张正己对于机器人脸部设计的思路,给予了动画里的机器人一种别样的风采,甚至可以说是为机器人赐予了灵魂。的确,比起那些没有面容的造型,大张正己的脸部设计让本身身为载具的机器人有了一种人文情怀,作品里的角色们也多将自己的战机当做生死相依的亲密战友,而非用完就扔的纯粹战斗机械。也因此,在剧中这些“活的”机器人被击倒破坏,以及获得强化升级重新归来的时候,能够得以在冰冷硬派的钢铁碰撞中上演出了堪比血肉之躯的亲友之情,观众们的情感共鸣也更加高涨。

要说形成这种设计思路的原因,想必也和大张正己的少年经历有关,他曾经说过,在学生时代,对他造成影响较为深刻的其中一部作品就有《无敌钢人泰坦3》。而剧中的主角机体“泰坦3”正是有着一张变化多端的人脸,时而英气时而诙谐,甚至在驾驶员喝醉的时候也会随着变成醉醺醺的样子,给整个作品添加了不少亮点。那么受到这部作品启发的大张正己,会具有如此的设计理念也就顺理成章了。

《无敌钢人泰坦 3》


时至今日,大张正己已经在机械设计的职业上走过三十余年。在动漫及游戏等诸多领域,我们都能看到大张正己笔下那些钢铁战神们英姿飒爽的战斗场面。通过这次和《机动战队》合作,大张正己的作品也进一步扩大了表现渠道,让更多的玩家们能够欣赏到那些硬派俊朗的机器人。相信对于粉丝们来说,大张正己所贯彻的风格,也许就是对“钢之魂”概念的最佳诠释。


以下是本次活动中对大张正己老师的专访内容

大张正己正在接受轻之文库采访


轻之文库VOL.1(以下简称“轻库”):大张正己老师您好!我们是轻之文库VOL.1,很荣幸能得到这次专访的机会,能否先请老师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呢?

大张正己(以下简称“大张”):大家好,我是大张正己,是一名日本动画师,同时也是机械设计和动画监督。


轻库:据我所知,老师初次担任机械设计的作品是《超兽机神断空我》,在那之前您主要担任的工作是动画和原画。为《超兽机神断空我》做机械设计时,有什么让您印象深刻的经历或感受吗?

大张:表面上我第一次进行机械设计是在《超兽机神断空我》。但实际上,在《断空我》之前,我有参与过《变形金刚》,在其中给“霸天虎”一方设计过战舰。认真来说,这才是我第一次做机械设计。不过,那个时候我还不怎么懂机械设计这方面。

后面做《断空我》的时候,也主要是设计敌方的机体。但让我画的却都是一些从来没有接触过的机器人三视图。我以前在学生时代做过一些设计的工作,也画过室内设计,建筑透视等三视图。但是做机器人的三视图还是第一次,感觉很新奇。

大张正己在活动现场进行作画


轻库:此前有了解到,老师在中学时代就接触了《宇宙战舰大和号》和《机动战士高达》等作品,并萌生了进入动画业界的念头。老师是在那个时期就已经对机器人题材动画和机械设计产生兴趣了吗?

大张:实际上,那个时候我有挺长的空白期。当时喜欢看《宇宙骑士》、《泰坦3》等动画,其他就是就各种玩啊、参加学校的社团活动之类的。

等到了中学时候,看了《机动战士高达》和《宇宙战舰大和号》的剧场版,受到了不小的冲击。不过高达和大和号我其实没有看过TV版,是通过剧场版才认识到的这些作品。

然后开始沉迷组装高达模型,也加入了动画同好会。从那个时候就开始觉得“动画挺有意思”。然后在高中的时候,就产生了想做动画的想法。


轻库:老师笔下机器人的设计非常注重面部的细节,还说过“机器人就要看脸“这样的发言。老师认为最能表现出机器人魅力的是哪些方面呢?在设计时会有特别注意的地方吗?

大张:我觉得机器人的脸部是很重要的要素,因为我们人类最显著的特征也是脸部,还有就是眼睛。要说设计上比较讲究的地方,就身为动画师的角度来说,我还是比较喜欢更帅气的设计方式,比如这次《机动战队》中的“煌雷我”与“空呪羅”就是这样。还有《机战》里的“合身凯撒”都是这种设计思路的体现。

大张正己为《机动战队》设计的机体“煌雷我”与“空呪羅”


轻库:您这次为《机动战队》设计的新机体也已经公开,这是老师首次与中国的游戏厂商进行合作,在这次设计中有什么独到之处吗?

大张:当然希望能设计出让中国的玩家们也感到高兴的机体,也在微博上收到了很多热情的意见,我感到很开心。和日本粉丝比起来,中国粉丝们的热情似乎要更加高涨。《机动战队》这款手游在中国和日本都很活跃,更期待能以此为中心,成为世界性的作品。


轻库:老师在这次为《机动战队》做机械设计的工作中,有亲自游玩这款游戏吗?感受如何呢?

大张:当然我也玩了。游戏的系统很优秀,每个角色都很可爱,角色设计和机体设计都很出色,设计感很好。

大张正己在活动现场进行签售


轻库:老师参与的作品如《超兽机神断空我》、《宇宙骑士》、《超重神》等都加入了《超级机器人大战》的阵容中,《超级机器人大战OG》的原创机体也多由您设计。据我所知,老师是《超级机器人大战》系列的忠实粉丝,看到自己设计的机体在《超级机器人大战》中登场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呢?

大张:说到这个,对我来说心情还挺复杂的。举一个例子的话就用《机战Z》吧,《机战Z》里有超重神、作为敌机的狩狼牙、还有节子这个很讨人喜欢的角色。但是节子经常会被我设计的狩狼牙欺负,被阿萨基姆这样那样的虐待,所以我自己会产生“想用超重神保护节子”的想法,就用超重神和节子组队一起和狩狼牙战斗,感觉这样很有意思。

我虽然是游戏机体的设计者,但我其实是不知道游戏剧情的。虽说也可以从寺田先生(注:《机战》系列制作人寺田贵信)那里问到,不过我不会主动去打听,毕竟还是要保留一份玩游戏时的神秘感。

在设计的时候也会得到不少重要的信息,像狩狼牙最后的结局如何如何这类的消息,我会刻意回避开,当然超重神也是如此。

《机战Z》中的女主角节子


轻库:老师竟然喜欢节子,还真有点意外啊。

大张:是啊是啊,节子是真的非常可爱。还有就是,自己设计的敌机在游戏里被破坏的时候我会感到高兴,像是《断空我》的敌方机体“ザン·ガイオー”被其他机体一起打爆的时候我就很开心。

《机战》中的敌方机体ザン·ガイオー


轻库:您的作品中,有个非常具有代表性的镜头被中国粉丝称为“大张一刀流(勇者パース)”,现在可以说是机器人题材动画中的保留镜头,甚至还能在许多其它题材的作品中看到,成为了经典姿势。对此您是怎么看待的呢?

大张:最初是《忍者战士飞影》这部动画里有最先设计出这个姿势,然后就是我在《勇者凯撒》的OP中开始来用到。至于在其他作品里出现,我觉得只要心怀敬意来使用这个姿势的话,创作者也会很乐意看到。最近的“大张一刀流”就用在了《POP子和PIPI美的日常》里,不过那个是特故意为之的。总之有很多角色用这个姿势,能够流传的如此广泛,我还是挺高兴的。


轻库:最后,请对支持老师的粉丝们说几句话。

大张:非常感谢中国的各位一直在微博上给予我温暖的问候和祝福。能得到这次和中国的粉丝见面交流的宝贵机会,我也是非常开心。也非常感谢《机动战队》邀请我来广州,这里的饭菜很好吃,还让我体会到了这里独特的建筑风格,我觉得这个城市很有魅力、很有历史感。我还想更多的了解一下中国,今后有机会的话一定还会再来。还请今后继续支持《机动战队》、《超级机器人大战》系列和《高达》系列!谢谢大家!



声明:

专栏所有投稿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栏目立场 

本系列版权归轻之文库所有,未经许可禁止一切形式转载 

文章配图来源网络,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0条评论
只展示书评
加载中, 请稍后

后再评论, 没有账号请先 注册

表情
输入满200字时可切换书评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