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评论】996的福报是在职场广开后宫?梦里什么都有,评《奋斗吧!系统工程师》

文章分类:轻之文库专栏  作者:黑喵君   发布时间:2019-05-14 14:26

本文作者: 黑喵君 

参与评审: 歧路先知 、 熊腾浩 、 十又土 、 羽毛 


前言

《奋斗吧!系统工程师》(《なれる!SE》,以下简称《SE》)是由夏海公司所著、Ixy担任插画的轻小说系列。已于2017年出版至第十六卷,系列完结。自从2012年宣布动画化以来,《SE》动画的卫星至今还在宇宙的边沿飘着,今年还被夏海公司于2014年出版的另一部作品《飞翔吧!战机少女》赶超了,《SE》作为前辈可以说是相当没有牌面。


《SE》是一部讲述职场奋斗的作品,和同类型的《白箱》、《NEW GAME》相比,相较于后者理想化的环境,与领导同事愉快相处的令人憧憬的职场,《SE》则偏重于现实中基层员工重压下的生存状态,在职场题材的轻小说作品中独树一帜。

比如胡乱的工作安排,加班,领导施压,稼动率(实际生产工时与总工时的比率),同事关系恶化。其中对公司之间相互暗算,拿新员工当一次性消耗品用完丢弃,以出卖他人为荣,等等诸如此类的描写,可谓相当写实了。

或许,其中说明书一般、大段的IT以及商业知识,专有名词,泥沼般的工作场景难以改编,是动画卫星长久不落地的原因之一。本该繁复冗赘的职业生涯,在《SE》长达十六卷的篇幅中,作者夏海公司是用怎样的方式,将工作中的辛酸哀乐娓娓道来?

以下,就由笔者对《SE》中职场舞台及其背景,作简要的分析与解读。


一,首先,我的工作是什么?

《SE》的作者夏海公司算是半路出家的作者,他在第五卷的后记中讲述自己的辞职经历:对上司说“我要成为作家出道”,以此为理由,离开了系统工程师的岗位。显然,这个岗位给他留下了诸多不好的回忆,以至于几乎每一卷的后记都以SE(software engineer,软件工程师,系统工程师单词的英文缩写)惨痛的工作生涯,以及后遗症作为开头,喋喋不休地劝告读者:

“千万不要当上SE。”

要分析《SE》的职场及其背景,作者的职业生涯及所处的时代就绕不开。《SE》的第一卷出版于2010年,从后记的自述中不难推测,作者走出大学的那一年在00、01年左右。在此需要提一个数据,「大卒求人倍率」,即学生来年毕业被企业内定的人数在企业就职的总人数中的占比。

一般而言,这个数字在1.8时会认为当前经济景况良好,1.3以下则是经济不振,就业形势非常严峻。而在日本招聘界巨头Recruit 会社下属研究所发布的1991~2017年日本大学毕业生录取倍率推移表中,10年数据为1.62,而在00年与01年,这两年「大卒求人倍率」为0.99和1.09,可谓愁云惨淡,毕业生哀嚎遍野。


如此看,故事中那个面试四处碰壁的主角,他求职的经历相较于经济稳中向好的2010年,更接近于21世纪初的作者自己,以及那个泡沫破灭后众多徘徊者的一个缩影。在经济惨淡的景况下,已经由不得他们选择工作。所以对系统工程一窍不通的主角——樱坂工兵,才会上骏河系统公司的贼船。再加上文中对大学生招聘诈骗的淳淳叮嘱,故事甫一开始,就赋予了浓重的现实色彩。

这样的桥段,放在毕业潮即将到来的当下,时隔多年仍是应景。而在此后的故事中,让樱坂工兵面对未来繁重工作的泥涝仍不撒手,除开他自身性格的原因,就不得不提日本的年功序列制对企业人事、运行的影响。

对日本有过研究的读者,或许有所了解。年功序列制即年功序列工资制,是日本企业按职工年龄、企业工龄、学历等条件,逐年给职工增加工资的一种工资制度。在劳动力不足的二十世纪中后期,这两项制度为日本经济腾飞带来过巨大贡献,至今仍普遍存在。

在年功序列制下,逐年增长的工资使得公司员工普遍忠诚于公司,井然有序,同时有利于企业内人才相互交流。在这种制度下,日本企业员工论资排辈,后辈对前辈几乎唯命是从。反应在文中,即是樱坂工兵对上司藤崎,以及老板六本松强加的超额工作几乎从不拒绝。尽管文中的樱坂工兵还未出现过健康问题,但在作者的后记中,其工作几年后便患上的大量工作病,就是他强行完成工作的牺牲。

就业低迷,经济下行,逐渐腐朽的用人制度,小公司于巨头间蹭着夹缝生存,以及无数艰难险阻隐藏暗处。在这样的背景下,天真懵懂的社会新鲜人——樱坂工兵踏入了骏河系统公司的泥涝之中,这一出基于现实的舞台,帷幕缓缓拉开。


二,被压缩的历史进程与个人的奋斗

基本上,看过《SE》的前几卷后,对于之后的剧情发展大致可以推测。故事的流程大多这样展开:无良社长又抓到了樱坂工兵,胡乱安排工作——工作中樱坂工兵认识了新的妹子,和同事遇到了麻烦——磕磕绊绊之下,樱坂工兵和同事和新的妹子携手解决了问题。在繁复的主线中,偶尔插入一些线索,如室见立华的真实身份,侄乃滨梢的追求,和海鸥或者桥本的酒会,以此作为调剂。

虽然流程大多相同,但《SE》出彩之处,在于夏海公司结合自己的从业经历,为故事编撰的一个又一个商业案例。大量的专业知识包裹之下,是衔接顺畅的情节,两者相互配合才使得说明书一般的IT知识在可以忍受范围之内,而套路的故事又不那么单调重复,每一卷都有其新意。

尽管夏海公司在创作《SE》之前便远离了IT行业,但其专业性,以及对时代潮流的追逐、想象仍是值得称赞。例如,在第二卷《从基础学习?运用建构》(2010年出版)提到的手机游戏《riddle trill》,以GPS定位,与全国各地玩家互动来进行解锁通关的游戏模式。彼时4G网络刚刚萌芽,尚在验证,《pokemon go》这一类手机游戏还在更遥远的未来。作者在2010年出版的这一卷中,基于潮流,对未来手机游戏、以及移动互联网的展望,并以此设计日本IT企业的业务的做法,现在回顾,可说是十分惊艳了。


但过于大胆的写法,也给故事留下了不少槽点。例如,依照故事的发展,《SE》十六卷中的时间过去了不过一年有余,但樱坂工兵所经手的工作,从基础的编程到策划提案,培训新人,建设分公司,都太过顺利。其跨度,以及樱坂工兵从中积累的人脉、阅历,已经可以用恐怖来形容。

原本一个员工数年才可能接触到的工作,被主角一年时间就超过去。而一年后樱坂工兵还在和室见立华窝在SE部门,整天被社长呼来喝去,给人一种人物成长与故事发展不相匹配的脱节感。

不过,瑕不掩瑜。如果仔细梳理《SE》中樱坂工兵接受的工作,联系作者的职业生涯,以及时代变迁,不难看出,这种脱节感以及樱坂工兵所经历的工作,实际上是作者夏海公司将自己初出茅庐的21世纪初,2010年之后IT电信市场的格局业务,以及对未来时代的遐想,浓缩在这短短的一年之中。

如上一节末尾提到的年功序列制,在上个世纪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助力日本经济腾飞。但在泡沫时代破灭之后的新世纪,这种制度变得力不从心,副作用越发凸显,员工们貌合神离,部门职能僵化,企业死板僵硬。以此衍生的种种问题,从第一卷末尾未经通知便要强行拆除的器械;第三卷业界龙头企业对小公司的蔑视;第四卷奔溃逃跑的外派业务经理,以及互相推卸责任的混乱项目;第七卷以出卖同事为荣,外派员工当一次性用品使用的大公司内斗,如此种种,不胜枚举。

《SE》大多数的故事,都是以樱坂工兵所属的骏河系统公司为代表的小公司,围绕大企业在制度僵硬而露出的破绽,在夹缝中开拓事业。另一方面,在六本松社长给樱坂工兵胡乱安排工作的同时,往往也是给予樱坂足够的权利和信任,可以协同其他部门,放手去干某个项目,最终主角与社长都获得了可观的收益。

与之相对的,制度引发的种种问题、IT行业黑暗的一面《SE》并不避讳,这是值得称道的一点。主角樱坂工兵所面对的,是行业常年的积弊,是商场中的尔虞我诈,容不得一丝情面。他每一次和同事们踩钢丝一般地完成作业对面,是数不清掉进深渊的踏脚石。如在第七卷末尾,樱坂工兵与上司藤崎先生对话中谈起的,曾经部下的故事:一个过去和樱坂工兵相似,乐观向上的女孩在经历地狱的工作场后,面对上司便是询问,要如何做才能爬上把人卖掉的位置。而她往后与主角的工作也完美地出卖了自己的同事,而樱坂工兵直到最后,在上司的提醒下才惊觉事情真相。更不用提在此过程中,被逼到精神崩溃、在走廊上三两成群,双眼无神喃喃自语的工程师们。


夏海公司努力想将自己的经历,以及正在经历的时代变迁写出来。主角樱坂工兵的职业生涯,反应的正是近年来部分行业逐渐转变制度,中小型IT对年功序列制进行改革下,一个员工自我奋斗的美好畅想。尽管这个“美好”是指无规则无底线的加班,上司胡乱发配的任务,随时可能恶化的同事关系,但在这之外,还能畅想自己通过努力工作来获得相应回报,实现个人价值。

樱坂工兵一次又一次、踩钢丝一般地完成工作,从中收获的成长,不断丰满的职业生涯,是作者对自己系统工程师生涯的种种遗憾的一种补足,亦是时代变迁中奋斗者们理想中的自己的一个缩影。只是理想终究是理想,夏海公司还是离开了IT行业,成为了轻小说家,并在后记中喋喋不休,劝读者不要从事IT行业。

或许,《SE》结合后记一同观看,故事中主角的奋斗与作者的大吐苦水相映成趣,也是这个故事沉重现实的一部分吧。


三,我要从南走到北,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SE》中的角色,尽管有些刻板地在按照某种标签表演,但胜在足够鲜明。如室见立华的傲娇萝莉,侄乃滨梢的病娇,桥本课长的面瘫反差萌,大姐姐海鸥等等。能够点缀文中尔虞我诈消极的一面。只是夏海公司在角色外貌上还稍欠描写,没有插图还真是难以想象角色的样子。

在阅读《SE》的过程中,我偶尔会想,如果这里面的角色全是糙汉子,还会不会有人看下去,里面的剧情是否能够接受?仔细考虑过后,我想如果没有萌妹迷住双眼,《SE》大段的专业知识是分分钟把人劝退的。不过说到故事的内容,我想,就算全换成糙汉也不妨碍它进行下去,顶多就是蔓延一丝哲学的气息。


《SE》中女性角色众多,但除开对主角有明确好感的侄乃滨梢,以及主角关心的海鸥,樱坂工兵和其他女性角色之间还是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关系更接近于要好的同事,或是知己。故事的发展并不依靠主角开后宫,去发展超越友情的关系推进,目的和结局也并非谈情说爱。

那么,主角樱坂工兵历经职场的泥涝,他的目标,或者说他追求的究竟是什么?

其实在故事的开头便已经写明:“想平凡地度过一生很困难。”

对于平凡地度过一生,并没有准确的定义。故事开始的时候,樱坂工兵的平凡只是毕业后找一份普通的工作,不失业即可。入职骏河系统公司后,跟室见立华学习技术时,便是学会基础编程,不被室见立华开除。再往后,遇到不同的困境,他可以去协调室见与同事的关系,去接手策划案,建立分公司。一件事做完便向着下一件,不推卸,不逃避,将自己遇到的工作与困难一一解决。

虽然故事中的樱坂工兵完成了很多令人瞠目结舌的专案,但除开为了室见立华威胁辞职以外,他从未主动想过要升职加薪,只有在社长或是其他人封官许愿的时候,有过片刻遐想。不管小说中将他的个人能力描写得多么出众,樱坂工兵,依然是骏河系统公司最普通的员工一名,需要论资排辈,慢慢熬出头,为了公司的利益碌碌奔走。

故事里的樱坂工兵从未想过太多,他只想过做好自己的事,完成工作,仅此而已。至于完成工作带来的荣誉,利益,都生活的点缀,有无皆可。而工作中的困境,社长胡乱交托的工作,抱怨,最终都在和友人的酒会中一笑了之。醉过之后,明天,又是上班的一天。

像这样一种知足,从容的态度,也只有夏海公司这样的过来人,才能在自己撰写的关于黑暗业界的故事中,让主角经历了漫长的苦旅,还能笑着面对第二天重复的地狱。也许,就是作者意识到正常人在这样高强度的工作中,能保持乐观与积极的心态实在难如登天,才每一卷都安排新的萌妹知己,去慰劳主角首创的身心,不至于和自己一样饱受摧残,辞了职去当轻小说家。他希望读者们能有笔下主角那样,一颗坚强的内心,在认清了现实坎坷之后,还能保持从容,去努力过好平凡的一生。


结语,何时才能遇见你啊,仅仅是如果

就笔者的观感而言,作为前系统工程师、过来人的夏海公司执笔写IT业界的作品,其实比轻小说业界文由轻小说家来写要更合适。过去的从业者,如今的旁观者,夏海公司在作品中对业界大环境,以及个人工作的小环境之间的把握,可以说非常优秀。而他在故事中所展现的,对僵硬制度的抨击,中小企业、底层员工挣扎求生的状况描写,以及对未来制度、技术革新的展望,将整部作品的立意拔高,在业界文中卓尔不群。

但是,作为一部业界文,在看这部作品的时候就难免和现实来进行比较。那么我们会看到,即便《SE》作为一部轻小说,其对业界黑暗和人生艰难的反映,已经堪称可怖。但比较真正的现实,仍然是一部娱乐作品。


小说里的主角樱坂工兵,在繁重的工作中有萝莉上司,倒追的同事,大姐姐的朋友,还有一群可以喝酒聊天的上司,妹子知己。这些支撑樱坂工兵在系统工程师道路上越走越远的角色,现实中却无地可寻,或者梦里什么都有。相较于国内一些公司的文化,如著名的狼性,996(指工作日早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中午和晚上休息1小时),总计10小时以上,并且一周工作6天的工作制度),日本的工作环境都没那么难以接受。

夏海公司或许想在小说中设计一个跳脱自己经历,大家能从工作中收获幸福与成长的故事,但在樱坂工兵一次又一次的成功完成工作背后,是作者尝试的失败。他始终跳不出现有的制度和圈子,只能尽力还原现状。这是樱坂工兵在每一卷的开头都回归原点,被社长胡乱安排的新工作的原因。即便完成了诸多事业,社长赚的钱没有分给自己,还在加班和乱塞工作的泥涝挣扎。

即便樱坂工兵的故事,看起来更像是一种无用挣扎的轮回。而这部作品在现实意义之外,它给我们提供了一种可能性:就是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可能真的有那么一个工程师,正在和萝莉上司,倒追的同事,大姐姐的朋友,还有一群可以喝酒聊天的上司,妹子知己过着忙得要死但是并非不值得的人生。

尽管阅读《SE》并不会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好,或是更糟。但人生苦短,终有尽时。这部书除开夏海公司对于现实的批判,亦是他在对那段职业生涯的回顾,通过虚构的樱坂工兵身上的成长和际遇,与过去的生活达成和解。虽然不知道在后记中喋喋不休吐槽的夏海公司,是否释怀了当年作为SE的惨痛经历。来这世间走一遭的苦行僧们,在人生的趟苦旅之中,终有停下步伐仰望星空的片刻休息。

感谢夏海公司老师为我们带来这样一部优秀的作品,希望下次会有更好的作品再见。

轻之文库VOL.1应援群:192338882



声明: 

本文章版权归轻之文库所有,未经许可禁止一切形式转载 

文章配图来源网络,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0条评论
只展示书评
加载中, 请稍后

后再评论, 没有账号请先 注册

表情
输入满200字时可切换书评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