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评论】买插画送的女主角最终都会消失,评《约会大作战》

文章分类:轻之文库专栏  作者:甚谁   发布时间:2019-03-28 17:11

本文作者:甚谁

参与评审:歧路先知、熊腾浩、枝濑透、羽毛


绪言

橘公司的热门轻小说系列《约会大作战》(《デート・ア・ライブ》,下称《约战》)开始连载于2011年,插画担当是超人气画师つなこ。小说以“秘密组织的成员全体认真地攻略美少女游戏”为核心创作概念,讲述了在精灵不断出现的世界里,拥有不可思议能力的男主人公 · 五河士道为了避免精灵现世带来的灾害,同时为了拯救被人类当作敌人的精灵而踏上约会之旅的故事。截至2019年2月,小说系列累计销量已经突破五百五十万册,是富士见ファンタジア文庫公表数据中累计销量第五的超热门轻小说系列。



该小说系列以“最快动画化的轻小说”而闻名。刊行第三卷时期就已经传出了动画化情报。其多媒体化资源极为丰富:本身得到了大量的短篇刊载机会,相关漫画改编已经出版四部(分别为本篇、デート・ア・ストライク、デート・ア・パーティー、デイト・ア・オリガミ),TV动画三部,剧场版动画一部。虽然在其中经历了转换动画公司的风波,而当前正在播出的第三季动画质量也是让人一言难尽,因而获得了“崩坏三”的美誉。但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其在轻小说乃至于整个ACG爱好者群体中的热度是不可忽视的。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约战》这部毫无疑问是以激萌插画为卖点的后宫轻小说作品,它本身可以称得上“格格不入”。首先它作为橘公司在《蒼穹のカルマ》之后的第二部作品,在风格上与前作的创作风格完全不同。而因此,它也与我们所熟悉的以王道奇幻富士见ファンタジア文庫的风格不同。

而因此,对于《约战》的理解,可以成为解读轻小说中以美少女为核心的这种“商业作品”的范例。而对于这部可以称之为“最具代表性的后宫轻小说”之一的作品本身来说, 从剧情和人设角度深入的分析则能够让我们看透这部作品取得如此地位的本质:如果说有一个极为优秀的插画师就能够大火的话,为什么其他的作品未能取得这样的成功?


一、先有美少女,然后才有世界

在前文中提到,橘公司的出道作是《蒼穹のカルマ》,这是一部以“苍穹奇幻”为核心概念的,讲述女主人公和“苍穹骑士团”与“空兽”战斗的王道奇幻故事。作为第二十回ファンタジア大賞的准入选作(当年大赏未颁发,实际上为第一),虽然在设定和语言上显得年轻了许多,但显然是继承了富士见ファンタジア文庫的“王道奇幻”风格。



但在《约战》中,一切都变了。在第二作的创作中,橘公司选择了另一种“王道”。也就是我们现在常说的“有妹有房,父母双亡,突然某一天,妹子从天而降”。显然从一个“秘密组织认真的玩美少女游戏”的点子出发而建立了《约战》世界观的橘公司对于“宅系想象”的熟练程度高到不可思议:神秘少女从天而降,妹妹成了神秘组织的领袖,拯救世界的方法是攻略妹子以及kiss。

我想这一点是与つなこ的超强插画搭配在一起之后起到化学反应的一点:堆叠套路并非是橘公司的专利,倒不如说所有的“商业作品”都堆叠套路,因此套路才被称之为“套路”。但是正如同同样的题材的作品总会有好有坏一样,谈论起堆叠套路的好坏之前,首先要看作者的实力。《约战》这部作品受到的大量负面评价基本都是:太过于套路,剧情不在线,纯粹是为了后宫。对于这样的评价是否中肯,我们暂且不表,但如果我们把“套路作”作为一个既有的分类进行横向对比,是可以发现《约战》是具有足够的优势的。

《约战》的叙事结构基本上是以女主人公出现→危机事件发生→主人公与女主人公的交心→事件解决这样的标准王道展开为主的。但是如果我们看过其他的同样的“女主人公卷回体”的作品的话,就可以发现,《约战》全程是紧密围绕着“约会-作战”这个核心来展开的。这样的套路单看起来十分的单调枯燥,但是比起其他后宫轻小说多种杂乱的系统、剧情、世界观的混杂来说,说一句“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毫不夸张。



以《IS》和《绯弹的亚里亚》这两部每卷都在攻略女主人公的作品来做对比吧。即使作者是大文豪 · 弓弦,但毋庸置疑《IS》的世界观设定显然要比《约战》完善得多——即使已经出到二十卷的现在。对于AST、DEM公司、显现装置以及最为重要的“世界局势”来讲,几乎完全没有什么可以用得上的情报,《约战》的一切剧情和设定都围绕着五河士道攻略女主人公们展开,无论是琴里所隶属的神秘组织、还是大反派DEM公司的阴谋诡计,总是要多都合有多都合。《IS》有学院、有世界、有反派组织体系、有“往事”。一个女性优先,世界阴谋不断,武德充沛的世界确实是被勾勒出来了。而反观《约战》,宛如是天宫市成为了一个箱庭,变成了每卷都在更新新角色的“小说式快节奏galgame”。

这么一看似乎《IS》要比《约战》好。但正如同前文所说的,谈论起套路的好坏之前,首先要看作者的实力。《IS》确实勾勒了一个足够有趣,能够写一条可深可浅,串起所有女主的个人路线的主线剧情。但是弓弦不具备这个实力,所以如果单看小说剧情《IS》一卷画的饼一旦被识破看到三四五六卷,那简直是弱智妈妈给弱智开门弱智到家了。相反橘公司的优秀之处就在于他在客场作战,既然我小说的点子是:神秘组织(一群宅男)充当笑点+见妹子就要救的翅膀系男主当亲吻狂魔+各种属性的妹子与各种攻略的套路=已经够了别的我也不会写了。那么在这个基础上有没有把AST与日本对精灵部队、DEM和世界势力的龌龊以及别的有的没的设定出来呢?答案当然是没必要。

因此,我们可以在这部作品里发现大量的设定都相当的随意:空间震修房子当然是靠魔法,自卫队干精灵总之干了再说诸如此类无法深究的设定。究其根本其实相当容易理解:《约战》的故事设定都是为了它的核心理念准备的,比如拉塔托斯克的司令是琴里,然后才有了拉塔托斯克的设定。“妹妹是NERV司令”这个设定先有,而一切其他设定都是从属于这个设定的。而折纸大师是AST高干、正派妹妹幼齿又强悍,这些都是同样的道理。



这样好吗?我觉得在做出一个评价之前,我们可以比照一下《绯弹》。橘公司写《约战》成为了富士见新时代扛把子,而弓弦就只能流离失所,这其中两人人品的差距其实是完全体现在写作上的:所谓正常人就是,做自己能做到的事情,不做自己做不到的事情。而这一准则还有一个隐性的要求,那就是工作的时候,做自己能力做的事情,而不是想做什么事情做什么事情。在写轻小说这件事上,尊重读者也尊重作者自己的事情就是写读者想看的故事:能够与读者共鸣,贴近读者内心的作者会获得销量上的回报,这里面一个关键的事情就是千万不要会错了读者的意。也就是写读者想看的故事,而不是写自己以为读者想看的故事

《绯弹》的错误就在这一点,它写了太多面,反而重点不一。《绯弹》的剧情伏笔在埋下的时候都显得煞有介事,而让读者们等不到挖出来的那一天,在主线剧情和攻略后宫之间跳来跳去,最终一无所获。

而《约战》完美避开了这些问题,概括的来说就是一个主题“先有美少女,后有世界”。五河士道为什么具有亲吻精灵就会封印精灵力量的能力?把人变成精灵的“幻影”的目的何在?三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精灵从哪里来到这个世界,目的又是什么?DEM公司的秘密是什么?……这些看似是“主线”的问题都不构成《约战》的主线,倒不如说,是这些形式意义上的“主线剧情”使得五河士道亲妹子开后宫的行为正当化,反而成为了不断迫近某个“结局”、“答案”的必经之路。

也就是说,橘公司首先是想好了大量的不同人设的后宫精灵与展现她们各自娇羞可爱的“约会”,那之后再想出一堆与之相关的设定把与不同妹子的约会联系到一起。通过这样的方式,使得整个故事简单明了。不会让人产生“这个剧情为什么这么蠢”的感觉,而是真正实现了“还不如不写剧情”——读者只需要和暴走时期的五河士道一样接受简单易懂的设定“我是五河士道,我要提升和精灵的好感度,我要kiss”然后静静的欣赏不同种类任君挑选的妹子就好。而这也就是《约战》在同类作品中得以胜出的关键所在。




二、没有剧情但有人物的作品是存在的

如果说在剧情写作的观念上有着自己清楚明确的定位,是《约战》能够跑在前面的理由的话,那么是什么让《约战》一直跑在别人前面?我想是人物塑造的功力。

当然橘公司并非是那种三言两语就把妹子与主人公的互动写的让人脸红心跳,觉得老婆感十足的那种高手作者。但他也有自己的长处,或者说自己努力做好的地方。纵观整个《约战》的后宫团以及每一卷的约会-作战剧情。我们可以发现橘公司在几年里把“约会”在轻小说的层面上这个概念挖掘到了极致(当然并不是说他写的具体有多好)。在这里如果把“男主人公接近具有心灵创伤的女主人公,通过对于心理创伤的疗愈来实现两人的互相认同”称之为“约会”故事的正统的话。那么可以对《约战》的故事做出这样的概括:

卷一 十香:正统

卷二 四糸乃:正统

卷三 狂三:反攻略

卷四 琴里:没想到吧(其实早想到了)+反攻略

卷五 八舞姐妹:正统*2

卷六、七 美九:女装反攻略+正统

卷八、九 七罪:无人生还+野猪大改造+正统

卷十、十一 折纸大师:凉宫春日的消失

……

我们可以发现这部作品俗套确实俗套,但是往往又没那么俗套。如果带着对于一般后宫推土机+买插画送厕纸的偏见看到第一卷可能会直接选择不会往后看,但是橘公司其实是真的好好在做事的。卷一卷二的两连发正统攻略显得尴尬和无聊,在《约战》这里,剧情是为人物塑造服务的。既然黑长直正统saber女主和内向小天使都还不能够打动读者的心,那么就来些更夸张的:背负着斩断宿命悲愿的犯罪精灵狂三、没想到吧妹妹居然是精灵(想到了)、两等分的花嫁、厌男百合偶像、超级丧女带你玩杀人游戏等等展开。这些都玩够了再来一卷五河士道变身骚话男,大家纷纷主动送吻。



橘公司在这些个人剧情上都点到为止,因为重要的不在于把这些剧情都完整的写出来,而是告诉你狂三亦正亦邪苦大仇深曾经中二不能自拔、琴里总而言之深爱哥哥战斗力暴强、八舞姐妹互爱到没边……当人设立起来之后,脸谱化的人物加上用心的小细节,其实不需要什么剧情就能在读者的脑海里勾勒出种种可爱的妹子,而到这一步就已经足够了。如果不是卡巴拉生命树而是所罗门七十二魔神的话,橘公司甚至可以玩出七十多种花样。这样的坚持不懈玩花样的脑洞(其实是一个优秀商业轻小说家的本分)是能够让作品保持长青的关键。

换个角度想想,如果把整个《约战》严肃化,也就是说把时空穿越、妹妹其实不仅是妹妹、为了彼此决定自己消失的双胞胎、心理阴影型自闭偶像诸如此类的设定全都做一个《青春野郎》鸭志田一式的改写或者《物语》西尾维新式的改写,读者不难会发现这一作品和那些我们公认“吊、牛逼、轻小说史留名”的作品具有极高的同构性。而能把这些总是有事可说,有点子可写的人设摸索出来,并且点到为止,不唐突进入自己可能写不好的领域,橘公司显然深谙如何打造一部成熟的商业作品的诀窍。


三、后宫轻小说的想象力:10年代的尾声

于是我们可以在这里简要的做一个总结:《约会大作战》作为富士见ファンタジア文庫里公认的第一畅销后宫作,其成功的地方就在于(找了つなこ当画师)作者橘公司敏锐的把握住了这部作品以“美少女”为卖点的核心定位,不过多的去涉足一个多么宏大的“拯救世界”、“揭露秘密”、“复仇”的主题,而是潜心写好恋爱段子、各种发糖短篇、在关键时刻渲染一下热血和悲伤和感动。

有剧情有世界观有深度的和我不构成竞争关系,和我构成竞争关系的没有我定位明确”。如果说剧情向轻小说创作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话。后宫向商业轻小说的本质就是提供给读者以“美少女”这一可以建立起某种特殊关系对象。



《约战》中的五河士道这一主角的设定,恰恰体现了读者对于某种情景的期待:期待着某天,“我”不得不踏上与某个(某些)命中注定的女性邂逅并坠入爱河。五河士道(读者)并非是具有着“亲吻就能封印力量”这样的能力才要去亲吻精灵,倒不如说是五河士道(读者)想要去亲吻精灵,才因此具备了某种能力。这样的说法似乎显得非常抽象,但如果这么说就会明晰了:虽然剧情变得更加都合主义(想当然),但是《约战》和那些讴歌青春、细腻的情感一股脑全来了的轻小说本质上讲述的都是“我”与“她”之间从不理解到理解,从无关系到建立起关系的过程。而关键点无非是在于在《约战》中的“她们”都顺理成章的接受了与“我”的关系罢了。

所以从这个层面上来说,《约战》这一典型商业后宫轻小说中流露出的是一种略显悲伤的需求(我决不认可单纯的把后宫作品看作为性的层面上被需求的作品):“我”渴望着被需要,自己可以因为自己的“本心-爱”而拯救某个“她”,并与“她”建立起独特的关系。重点在于,这种“被需要”来自于自己的“本心”而不是其他地方。五河士道拯救十香等人甚至连狂三也想拯救的原因在于“她们明明没有犯什么错却被人类攻击,我想让她们像普通人一样活下去”。

“人(广义)作为人活下去”是主人公的目的,而守护这一日常是主人公与与他建立起关系的女主角们战斗的理由所在。而对于邂逅-缔结-守护这一关系做出描述的作品就是这种“王道卷回女主后宫战斗轻小说”。这也正是我称之为“后宫轻小说的想象力”的东西—— 主人公并不因为“强大”而伟大,不因为自己力量如何强大、如何富有、如何心想事成而伟大,而是因为拯救、守护一个又一个陷入危机中的“她”而伟大。



在“买插画送厕纸”这句话盛行的这个年代,轻小说越来越不行俨然已经成为某种共识。《约战》这样作者战斗力显然不如那些轻小说作家天花板的作品更容易受到批判,但是不得不说的是,像《约战》这样以“温柔的男主人公”、“守护与拯救”的正统后宫作也已经式微了。现在转而成为了真正的快餐化——web系后宫文的时代,根本立不起来的女主人公、凌乱的剧情展开、完全不能让人心动的细节。可以说男主人公受欢迎完全是因为他足够强大,而并不是他有一个“真心与他人建立起关系”的出发点。

在这一层意义上,我当然更希望《约会大作战》这样的作品越多越好,因为这部作品以及它代表的ACG作品虽然有些妄想与“一厢情愿”,展现出的也都是宅男式的痴心妄想,但是至少它还代表着某种期待与对于自己想要的守候的东西的想象。而决不是金钱、力量这些显得太过于现实、而又毫无想象力的东西。


轻之文库VOL.1应援群:192338882


声明:

本文章版权归轻之文库所有,未经许可禁止一切形式转载

文章配图来源网络,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0条评论
只展示书评
加载中, 请稍后

后再评论, 没有账号请先 注册

表情
输入满200字时可切换书评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