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番前瞻:从邪道中逐渐迷失,尴尬的《约定的梦幻岛》

文章分类:轻之文库专栏  作者:耳边蚊   发布时间:2019-01-07 13:23



《约定的梦幻岛》(以下简称《岛》)由白井カイウ担任原作,出水ぽすか作画。这两位作为漫画家在当时都还算是新人,此前在集英社的漫画APP「少年Jump+」上合作过短篇《ポピィの願い》。第二次合作就选择了长篇作品即《岛》,并得到了编辑的青睐,2016年8月于《周刊少年Jump》刊登连载。

连载取得了巨大反响,一些媒体甚至将其捧为Jump的“新台柱”,后来还获得了2018年“这本漫画真厉害!”男性榜第一名。集英社对《岛》的IP开发也是别出心裁,除了动画化和外传小说等不同体裁的延伸,还与SCRAP公司合作,推出以《岛》为主题的真人密室逃脱游戏。


所以这部作品真的那么有趣吗?


邪道开篇

所谓「王道」和「邪道」,并没有严谨的定义,只是一个相对的概念。一般来说,王道指Jump上的主流作品,基调是热血高昂的,宣扬积极向上的价值观,如《龙珠》《排球少年》。与之相反的就是邪道,《死亡笔记》《欺诈游戏》就是典型,除了更多黑暗色彩、巧妙设计,通常也比王道作品更难理解一些,体现在智斗或宏大难解的议题上。两者很难找到泾渭分明的界线,一些作品可能兼而有之。

《岛》的故事开始于2045年的一座被围墙包围的孤儿院中,几十个小孩在「妈妈」伊莎贝拉的照顾下过着安稳快乐的生活。然而有一天,主人公艾玛和朋友诺曼意外地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真相——妈妈养育他们,是为了给名为「鬼」的可怕生物提供食物,整个孤儿院就是一个食物培养皿。于是,他们计划逃出孤儿院。

整个第一篇章「越狱篇」都在描写艾玛等人揣测世界现状、以及与妈妈斗智斗勇斗心理的过程。还未等他们成功逃离,我就很自然地联想到了两部翘楚级的漫画。


第一部是《进击的巨人》。

乌托邦般的牢笼、隐藏的黑暗、危险的未知世界,是《岛》开篇给读者的印象,颇有《巨人》的既视感。而这类设定可以保持悬念和吸引力,仰仗于作者对世界观出色的信息控制。

在《巨人》中,“世上仅存的人类”生活在三道围墙中,对于墙外世界和巨人之谜,读者与艾伦一样处于信息封闭的状态,只能跟随调查兵团的脚步一点一点去探索。尽管谏山创脑中有一个完整的世界观,他却并不会把画面切到一个叫“马莱”的国家,告诉你这一切都是因为两国的历史渊源。这是整部作品前期最具悬念的设定,它成为一个钩子,不断勾引出读者的求知欲。

《岛》的情况更为极端,艾伦好歹还知道墙外有巨人,而艾玛对孤儿院之外可谓一无所知。外面是人类的世界还是鬼的世界?这是无法避免的问题。因此在描绘智斗的同时,作者也通过艾玛等人的行动和思考释放出模糊的情报,让读者保持对墙外世界的好奇。


由设定(乌托邦牢笼和黑暗外界)所带来的封闭视角,正是《岛》与《巨人》区别于传统王道热血漫的地方。一般的王道漫画习惯采用全知叙述。例如《死神》中,尸魂界和瀞灵廷对于黑崎一护来说也是个未知的世界,但一护进入尸魂界想营救露琪亚时,我们也能看到瀞灵廷的生态和动态,所有并行的精彩画面都呈现在读者眼前。

想到的第二部作品则是不定期连载于同一本杂志Jump的《全职猎人》。它们的一个共同点是对角色「目的」的重视和发挥。

《全职猎人》对角色「目的」的发挥可谓精彩绝伦。策略和行动是由目的决定的。小杰想拿到西索的胸牌,那就隐藏气息,趁其不备用鱼竿钓过来,而没必要跟那么恐怖的家伙对战。这在蚂蚁篇中表现最为明显,一旦对敌人目的的认知稍有偏差,就会觉得处处是意料之外,陷入犹豫和被动。他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为什么走了又为什么回来?一切行动都得等到在有限时间内判断对方意图之后。这正是让人喘不过气的压迫感之所在。



《岛》尽管还达不到《全职猎人》这样的水平,但你能从中看到同样的情况。比如“要逃出孤儿院”是显而易见的,但这其中也有“全员逃脱”和“几个人逃脱”的理念差别。它们对双方的计策和行动都有着巨大影响,串联于精彩的智斗故事中。很多所谓「神转折」正是从此而来——你以为我放弃了,其实我密谋着干一票大的。


王道路线的作品则极少有这样的安排,当中的矛盾通常用直接的武力碰撞来解决,谁赢谁说话。与其说是没有发掘角色「目的」的作用,不如说主角的目的本身就是揍飞反派。当然,这就是读者期待看到的——靠友情、努力来获得胜利。因此《岛》这样的邪道作会成为读者和媒体的宠儿,也就不奇怪了。


逐渐迷失

然而越狱篇就是《岛》最精彩的一章了。

逃出孤儿院后,一行人经历一些波折找到了临时庇护所,获得充足的食物和武器,然后进入下一个大篇章「猎场篇」。一些鬼不只满足于吃,还想享受与人类互相狩猎的快感,于是建造了一个人类的小镇。艾玛来到了这里,跟这里的孩子一起对抗鬼。

不难理解,艾玛在一个鬼的世界中逃离了安全的孤儿院,必然要与鬼正面对抗,于是有了枪械。猎场篇的战斗仍然依靠谋略,以多胜少逐个击破、先打碎鬼的面具再打弱点、引诱埋伏,等等。尽管稍显笨拙,但还是在维护着故事的说服力、或者说某种必然性,而不是双方对拳狂打一通然后主角赢了。

当我这么以为的时候,被捅穿了肚子的艾玛一番回忆杀,从血泊中站起来打出了关键的一发子弹,杀死了猎场BOSS。

也是看到了这么明显的王道套路,我才发现《岛》自越狱篇完结之后的违和感——作者只刻画艾玛一个人了。

要知道一开始,《岛》最重要的三个角色,人设是这样的:

(准确来说诺曼是有强大的分析能力)


在越狱篇中,他们确确实实地发挥着各自的优势,才得以逃脱。但之后的情节,所有人的特点都被消去了,取而代之的是唯一的领导者、唯一的主角艾玛。即使遇到本该由雷的「博学多识」来解决的问题,竟然也是由艾玛来解决的。

这就好比《巨人》的爱尔敏不再拥有扭转局势的能力、三笠不再是最强的战士,整个兵团只有「会变巨人」和「不会变巨人」之分,然后一切交给艾伦。又或者是《全职猎人》的念能力消失,所有角色只有强和弱之分,酷拉皮卡将无法对窝金造成一丝伤害。《岛》就是陷入了这样的泥沼,包括后来遇到新的孩子亦无特别的设定和刻画,似乎除了艾玛,其他位置的孩子随便换一个人也不会对战斗结果产生影响。

虽说如此,不考虑人物问题的话,猎场篇还能算精彩。但这之后就不得不说有点凌乱了。

作者开始不断地设计出关于这个世界或某个关键人物的线索,但又快速将它们消解掉,要么根本没用,要么引出下一个线索(然后循环)。而探索的过程都被“xx天后”、“x年后”略去了,剧情发展的速度之快令人目不暇接,每几话就抛一个新概念,「七面墙壁」「古维缇达拉」「金色之水」……

这在猎场篇之前其实就已经初漏端倪,只是在猎场篇之后集中爆发。在越狱篇中恰到好处的情报控制消失殆尽,悬念在下一瞬间就毫无意义地破裂,看起来是一堆流水账,结果没有一条线索能承载《巨人》「艾伦家地下室」这样的重量。

也许因为作者第一次连载就是邪道设定的作品,到了这个阶段,面对每周的连载压力不知道如何展开,也许他们认为这样是OK的,原因不得而知。现在《岛》已经突入最终章了,只希望他们能打破这种尴尬的局面,为《岛》画下一个完满的句号吧。


动画依然看好

估计这一季动画会做完越狱篇,也就是《岛》最好看的部分。动画由从A-1 Pictures独立出来的CloverWorks制作,而监督是执导《妖精的旋律》和《全部成为F》的神户守,并非不擅长悬疑智斗的作品。因此动画质量应该有保障,还是很推荐看的。

对笔者来说,看漫画至今都没能把艾玛自然地看成女孩,所以很期待CV诸星堇的发挥。



声明:

专栏所有投稿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栏目立场 

本系列版权归轻之文库所有,未经许可禁止一切形式转载 

文章配图来源网络,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轻之文库专栏VOL

0条评论
只展示书评
加载中, 请稍后

后再评论, 没有账号请先 注册

表情
输入满200字时可切换书评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