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玩耍过后,吃东西就是痛快。”     刘弘毅吃着芋圆,一脸满足的说道。

  我喝着椰果奶绿,有些残念地看着他。

  刚刚在游戏厅中,好不容易抢到跳舞机,结果不会玩的我差点从跳舞机摔下来,幸好及时被刘弘毅拉住。

  真是福大命大….

  我心中窃喜着。

  不过…刚刚差点从跳舞机上摔下来的时候,刘弘毅拉住了我的手…又让我回想起了刚刚在投篮机时,被他所触碰时体会到的温暖。

  这份温暖,渐渐开始互相靠近,聚拢,直到….汇合在心中。 

  “那个,我去一下厕所。”  

  刘弘毅起身离开座位,我低着头,看着面前喝了快一半的椰果奶绿。

  “陈…靳言?”       陌生的女声呼唤着我的名字。

  我愣了一下,意识到,这个声音并不陌生,是一起和刘弘毅玩的女生。

  我没有抬起头,我不想正视任何人的脸,除了叶警官和刘….

  不对不对。

  “….恩”     我瞟了一眼那个女生,接着又迅速躲闪视线。

  “真是稀奇,竟然会在这里看到你,这个芋圆….”

  “你是和弘毅一起出来的?”

  “对….”  

  “哇,真是个大新闻,原来弘毅提前说有约的人是你啊,真是可笑。”

  “…..”

  “真是见了鬼了,弘毅好像特别关照贫困儿童一样关照你。上次莫名其妙地让我们故意说出他在办公室的事情,我还以为他是想让你内疚,没想到…”

  女生不屑地说道,我可以感受到她语气中的强烈不满。 

  但是,我注意到了一句话。

  【上次莫名其妙地让我们故意说出他在办公室的事情。】

  刘弘毅,是故意引我去他办公室的吗….

  “我回来了,靳…言。”     刘弘毅来到座位旁。

  “子骞?还真是巧啊….”     刘弘毅用着意想不到的语气说着。

  “对啊,真是巧啊,没想到弘毅你说的约好人的,是靳言啊。”

  女生瞬间翻为友好善良的一面。

  “恩…对…不好意思,拒绝了你们的邀请。”

  “没事,下次补回来就好了。”    女生看起来落落大方地抛出那句话后就前往奶茶店的二楼。

  我抬起头,看着刘弘毅面带笑容,正打算坐回来的时候,我拿起剩下一半的椰果奶绿。

  “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我们明天见。”   

  我左手紧握着椰果奶绿地塑料包装杯,头也不回地走出奶茶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