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星期天的天气很不错,没有特别强的太阳,也没有特别压迫人的大雨。在秋意渐凉之下,黑色外套的庇佑为我提供了必需的温暖。

  驻足于兴业证券的公交车站点,等着刘弘毅的如约而至。

  第一次被别人约出去的我,紧张得提前到达目的地。

  下午两点,便是列东人最多的时候。

  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人来人往的人流涌动,心中不由得为自己等下的空间自由捏了一把汗。

  好久没有和别人一起出门的我,心中很是彷徨失措,我生怕自己….会支撑不住。

  在刘弘毅的家中约定好了,现在来实现这个约定,我也无法回头了。

  1路车停靠在面前,我稍微抬起头,瞄着后门下车的人们,一下子刘弘毅的身影便映入眼帘。

  他今天穿着白红色拼接长袖的黑色外套,里面搭配着白色的针织衫,米白色的宽松长裤看起来不是很适合他的样子,他还背着一个黑色的双肩包。

  这一身装扮在秋高气爽时节,很是轻便,休闲。

  “嗨~”     刘弘毅一下车好像也一眼就看到了我的一样,冲着我打招呼。

  “靳言,那我们接下来先去满园春那里玩玩一些游戏设备行吗。”

  一下来就说出自己提前想好的计划。

  我对这些事物没有概念,所以就只能被他牵着鼻子走。

  我点点头,拉了拉兜帽,接着刘弘毅朝着我笑了笑。

  我们来到满园春的小型游戏厅,今天周日,楼上的KTV一直源源不断地传来并不怎么动人的歌声。

  游戏厅中有两架跳舞机,还有很多抓娃娃机,以及灌篮机,还有几个我叫不上名号的游戏设备。

  两架跳舞机都被其他人所霸占住了,我和刘弘毅一开始也不知道干什么,两个人之间完全零交流,尴尬地站在游戏厅中。

  “要么,我们先去那边玩玩投篮机?”   刘弘毅伸出手指向不远处的投篮机器。

  “恩…..”       我不会投篮,但是看看刘弘毅玩也是可以的。

  接着,买了一些游戏币后,刘弘毅便拉着我走到了投篮机的前面。

  游戏一开始,在一分钟的时间内,刘弘毅便投满了目标。然后,投篮机的显示屏上开始出现了30秒的挑战字样,要求在30秒之内投满20个球。

  看着比刘弘毅个头高不少的投篮机器,我心中为他默默的加油。

  “啪擦、啪擦、啪擦。”   一个,两个,三个。

  篮球不断地从篮球框中投进,落下,我不禁目瞪口呆。

  在20秒左右的时候,刘弘毅已经投满了18个,最后两个他也丝毫不费力地成功结束。

  我不自觉地为他鼓起了掌,他擦了擦脖子和额头发出的微汗,转过头有些自豪地对我笑了笑。

  “对了,靳言,你要不要玩一玩?”      刘弘毅突然向我发出邀请。

  “不,这个….我就不用了。”    我举起双手连忙拒绝。

  “来来来,你不会的话我来教你。”     刘弘毅大步走过来,把我拉到了投篮机的面前。

  他利用身高优势站在我的背后,他稍稍弯着腰,下巴抵在我的肩膀上。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双手拿了一个篮球,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双手盖在我的手背上。

  并且,紧紧地握着。

  刘弘毅刚刚投篮时所挥发的热情顿时从手中传递,我咽了一口口水,双手紧抓着篮球。

  “来,我来教你。”     刘弘毅在我耳边轻声低吟,他用膝盖轻轻顶了一下我的膝盖后面,让我屈膝。

  随后,抓住我的腰,背,还有肩膀,亲自帮我调整动作。

  感觉,我全身上下被他刚刚所触碰到的地方,都残留着余温。

  我像个机械木偶随他摆弄片刻后,刘弘毅的双手再一次回到我的手背上。

  “我们现在只是试一试,等下你会了,我们正式开始。”

  “好,手腕、手肘呈90度,膝盖放松…..一鼓作气!”

  耳朵突然传来刘弘毅兴奋的传声,我的身体随着他一齐向上运动。

  我闭上眼睛,不敢面对。之后,我再一次听到了干脆利落的灌篮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