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刘弘毅怀中的温度像是侵蚀人体的病毒一样,丝毫不给人抵抗的机会,争分夺秒地侵入身体。

  陌生又熟悉的温暖游走在全身上下,这种来自于外面的陌生温度身体不自觉的开始奋起反抗,可是到最后溃不成军。

  “我不知道是不是又做了什么让靳言你不开心的事情,我在这里先和你说对不起。”

  “我第一次见靳言你,是在半年前的那场月考中。那时候,整个考场就只有靳言你穿着黑色的外套。那天,三明的温度很高。我明明看到你额头黏满了汗水,可还是不愿意脱下那件很碍事的黑色外套。”

  “最后,我把你送去医务室的时候,看着你努力捂住自己口鼻时候的样子,虽然看上去是徒劳无功,可你坚持的样子莫名得很吸引我。”

  “我到后面去查了一下【过呼吸】的症状,大致好像是会感觉自己没有呼吸了样子,所以才会大口呼吸。这个时候,病人应该不会立刻意识到自己然后制止自己的。所以,我感觉从那个时候看到靳言你那副不懈努力的样子,像是在发着光。”

  “我刚才说你活出了自己的样子,就是我心中对你的评价啊。”

  “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做自己的,说自己的,活自己的。”

  “你别看我那么光鲜亮丽,其实….我一直在迎合别人。和那些人打着并不喜欢的篮球,攀比着一点都不感兴趣的鞋子,聊着一点都不想说的游戏。”

  “我感觉,你的时间是你自己的,而我的时间是别人的…..”

  余温渐渐褪去,犹如刘弘毅的话语一样没有了续章。

  我从刘弘毅的怀中离开,擦了擦自己的脸。

  “那么….你要活出自己的样子是吗。”     我现在说话,还带着一丝哽咽。

  “差不多吧,这是我目前最想做的事情了。”

  “其实我想问的是,为什么你知道我被叫去年段,是因为携带香烟的原因。”

  “你同桌和别人到处都去说,班级里传消息是很快的。”

  “果然是她啊….”     我早已预料到地揉了揉鼻子。

  “靳言…那个,我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你也可不可以礼貌性地交换一下?”

  “我好像没有这个必要。”      我看似残忍的拒绝了。

  “恩….也是。”

  “唉….”     我叹了口气。

  “你和我说,向往我活出自己的样子,那你也是可以做到的。优秀的人,其实不需要那么多附属品。”

  “靳言…你是在夸我优秀吗?”      刘弘毅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语气中似乎有些小兴奋。

  “如果你不优秀的话,为什么可以如此八面玲珑,在迎合别人这方面做得那么面面俱到。”

  “啊….有道理。”

  “当初你第一次自我介绍的时候,我就在想,自己需不需要改变一下自己。”

  “在新的班级,新的环境,也要不要迎来新的自己。”

  “到最后,我觉得我不用,看到刘弘毅你的新自己后,我觉得这样很可笑。”

  “套在外套之下又怎样,把自己缩在一团又如何,我只要活得开心就好了。”

  “对,活得开心就好了。”

  “我心中一直在挂念着一个人,那个人从我初二就和我一起生活,生活到高一报道那天。”

  “直到,报道那天的晚上,他死了。”

  “没有任何的征兆,这个消息就传入了我的耳中。”

  “他是你的….什么人?”    刘弘毅小心翼翼地问道。

  “他是我一直仰慕的人,一直是站在我眼前闪烁着万丈光芒的人。”

  “我之所以没有去军训,原因很简单,沉浸在他死去的悲伤之中。”

  “这件外套是他给我的,口袋里的香烟是他死去的时候留下的。直接来说,现在的陈靳言,是由这两件物品构成的,没有了它们,就没有了我。”

  “这么….深刻啊….”    刘弘毅叹为观止的样子。

  “矫情而已,初三新年的时候,他希望我能有所改变,不过到头来….我还是活在他的阴影下,无处可逃。”

  “靳言….要不要,陪我,来一场最大胆的自我改变?”

  “什么?”      我微蹙眉头,看着嘴角和眉毛一同扬起的刘弘毅。

  “例如的话,旷课、通宵、出去外面游荡一整天之类的。”

  “这是自甘堕落,不是自我改造。”     我直击漏洞,刘弘毅陷入沉思。

  “那….我们星期天的时候出去玩一趟怎么样?你和我一同享受没有体会过的乐趣,我也来一次不用迎合别人的欢乐时光。”

  “…..”

  【希望今年之内,可以把这件外套脱掉。】

  我为难的看了看刘弘毅,他的脸上还是挂着微笑,双眼直勾勾地看着我。

  他双眸中的期盼,又让我回想起当初叶警官对我的希冀。

  “你的病,星期天之前能好吗…”    我略没底气地说道。

  “可以!只是感冒发烧而已!我明天好好休息,保证能好!”

  刘弘毅信誓旦旦地说着,看着他这副傻气的样子,心中不禁想笑。

  “恩,那…把你的QQ号写下来,好联系…”

  “好的!”    刘弘毅笑得像个很好搞定的小孩子一样。

  我拿起托盘,刘弘毅也立刻飞速起身,双手趴在书桌上,拿起一张纸和一根笔开始写着。

  我站在门口,看着刘弘毅的背影,拉了拉兜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