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音一脸不满地坐在自己漂浮着的沙发上,托着腮看着逐渐升级的战斗,同时在恢复自己体内的力量。考虑到吸血鬼那边的战斗优先度比较高,她刻意放慢了吸收周围灵力的速度,但是这也意味着,她短时间内都没有能救出那几个人质的把握。

反正莉莉丝已经说她要背锅了,我就算什么都不做也没关系了吧。

身体后仰靠在沙发上,雪音看着漆黑的天空长出了一口气。

真是,让人烦躁。

明明都是无所谓的东西,不去在意就好了啊,为什么……

所以,其实还是想要什么特别的东西吗?

抬起一只胳膊,她看着衣袖上的八卦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一会,她叹了口气,用力拍了一下坐着的沙发,它立刻就像之前艾薇的魔杖一样飞快地冲了出去。

在经过某个地方的时候,她发现这里的下方异常空旷,没有黑影,没有丧尸,甚至之前的建筑物也没有彻底倒塌。而且似乎还有个熟悉的气息混在里面。

不去管应该也不会死掉吧。

然后她真的就没去管。

***

“啊啊,真是无情啊。”

明老师看着雪音的影子从上空掠过,砸了咂嘴,然后低下头看着倒在前面的萧淳,露出了同情的表情。

“这小子,混得真差。”

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他虽然就挤在丧尸群里,周围的这些黑暗生物却没有一个向他发起袭击的,简直就像是认可他为同伴了一样。

“明明我都难得地祝福你了,还给我搞成这个样子,亏大喽亏大喽。”

嘴上不间断地说出没人会听的抱怨,明老师从黑影中挤了过去。

萧淳倒在一堵墙后,旁边围着好几只黑色的蝙蝠,在明老师接近之后,这些蝙蝠就变成一片黑雾消散了。在这之后,附近的黑影好像终于意识到这里躺着一个活人,开始朝着萧淳伸出手。

不过明老师早已经提前一步扛起了萧淳,在两人接触到的瞬间小声念了一句什么,周围的黑影就停止了躁动,像之前一样无视了他们。

“啊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虽然没有人在听,但明老师还是一直没有声调起伏地自言自语。

“那个红色的小姑娘也太不客气了,连点缓冲的时间都没给啊,我要是没反应过来这小子不就要挂了吗?真是的……”

萧淳一直没有要恢复意识的迹象,明老师思考了一会,干脆召唤出了自己的大葫芦,带着萧淳一起上了天。然后找了个无人问津的阴影地带,悄咪咪地躲了起来。

这时,萧淳的表情突然扭曲了起来,身体也猛地蜷缩到了一起,像是在梦境中受到了恐怖的攻击,还发出了几声模糊不清的呻吟。

“等着吧。”明老师瞅了他一眼,将双臂枕在脑后,自己悠哉地躺了下去,那轻松惬意的表情和旁边的萧淳形成了鲜明对比。

“应该马上就要结束了。”

他笃定地说道。

吸血鬼小丫头刚才那么不客气,恐怕不是因为性格恶劣,而是单纯地不能再在这种地方浪费力量。

眯起眼睛,明老师看向空中的战斗,巨人周围的黑雾明显变得稀薄了很多,而黑龙却连攻击的速度都没有降低,甚至还隐约有些变强了的感觉。

“啧啧啧,主人跟宠物都够疯的。长生不老的世界有那么恐怖吗?我们这种小角色还是战战兢兢地活完自己的几十年吧。至少不至于为了什么东西疯成这样。”

随意地弹了下手指,他将一个比起之前用的小了一些的字块抛向上空,在葫芦周围布下了一个小型的结界,然后就将双臂枕在脑后,懒散地躺了下来。

萧淳则一直没有苏醒,只是眉毛皱得越来越紧,同时,身边刮起了微小的,但流动轨迹十分异常的风。

明老师虽然感觉到了这份异常,可所做的全部应对,就是懒洋洋地睁开半只眼睛,瞥了萧淳一眼,在确认对方应该没什么生命危险之后,就重新睡了过去。

“这可真是不得了,不得了到有意思的程度了啊。”

闭着眼睛含含糊糊地说出的这句话,让人分不清是梦呓还是别的什么。

***

黑龙和巨人之间的战斗势均力敌,但随着黑龙的撕扯,巨人身上的黑雾变得越来越稀薄,黑龙的速度却越来越快,攻击也越来越迅猛,像是有用不完的力量,完全不知道疲惫一样。

一般来说,驱使着什么东西在前方战斗的时候,主人应该尽量隐藏起自己的身影以避免偷袭才对。但莉莉丝却没有那个意思,依然光明正大地飞着。

她对黑龙下的指示,是完全不用顾忌对方身上那几个活着的人类,但黑龙的攻击至今为止还没有伤到他们,巨人也没有主动拿他们做盾牌。

情况看上去非常乐观,但对莉莉丝来说,现在还没有结束战斗,已经有些不利了。

大概是接到了莉莉丝的某种信号,黑龙稍微后退了一点,扬起头,张开嘴,准备吐出龙息。

巨人似乎意识到了这次有些不妙,终于动用了最后的招数,用身上的黑雾将那几个教会成员扯出来举到了前方,像帘子一样将他们的身体挂了起来。

“果然没什么智商啊。”莉莉丝嗤笑了一声,“我可不是艾薇,不会在意那些东西的死活。”

她抱着双臂站在半空中,冷眼等着看最后的结局。

天空中依然不见一丝阳光,在漆黑的穹顶之下,莉莉丝的脸色看上去愈发苍白,却产生了另外一种幽寂的气质,让人联想到冥河彼岸盛开的花。

大量的魔力从她的体内转移到巨龙身上,后者口中酝酿着的漆黑龙息就要完成。

“莉莉丝!”

一声歇斯底里的大喊从地面传来,莉莉丝垂眸一瞥,就看到伤痕累累的杰弗森正一边推开身边的黑影,一边奋力地想要接近巨人的方向。

“你在做什么!你想杀了他们吗?!”

他看上去早就没有了以往的风度跟优雅,莉莉丝曾经赞扬过的所谓诗人的气质在这样的情况下也只能是个笑话。

惊慌失措,狼狈无比,惶恐不安,现在的杰弗森也只是个在力量之前无能为力的普通人。见到莉莉丝朝他看过来,就像是抓到了一点希望。

“莉莉丝!你能救他们的对吧!艾薇绝对也不想看到他们死啊!”

不知道是他说的话太过天真,还是样子太过狼狈,总之他确实取悦了莉莉丝,让她在空中发出两声笑。

“你在笑什么!你这个吸血鬼!”

龙息喷出。

像是乌云又像是黑焰似的物质翻滚着遮蔽了空间,教会的几人就被挂在攻击轨道的正前方,避无可避。

但当龙息散去一部分,却依然能从下方看到那几个人在风中摇晃的身影,还有……

挡在他们面前的,正缓缓消失的半透明屏障。

莉莉丝不满地咂了下嘴,再次看向下方,正看到杰弗森脱力倒地,露出痛苦的神色,紧闭着眼睛被丧尸们淹没的场景。

他大概是用全部的力量,替同伴们挡下了这次攻击吧。

真是正义啊。莉莉丝在心里想着,而就算只是想想,也带着浓浓的讽刺意味。仅对自己的同伴能展现出来的所谓“正义”,不过是一厢情愿的自我满足,一旦触及了某些东西,就会立刻转变成自私的刀刃。

和艾薇所坚持的,纯粹只是出于善意和温柔的正义差的太多了。

所以,艾薇才会是魔法少女。

魔法少女艾薇,就应该是这样美丽的存在。

“就要结束了。”

她低下头,一片浓厚的黑影裹住了散落到地面的瓦砾跟石块,将它们累积在一起,堆成了一座小小的塔,然后收起羽翼,落到了塔尖。

抬起手掌,原本就比常人白皙的皮肤,现在更是苍白到近乎透明,完全看不见鲜血的颜色。

“这可不是我想看到的剧情发展啊。”

不知何时已经来到附近的雪音纵身一跃,从沙发上跳下,落到了莉莉丝的身后。她的心情不是很好,也完全没试图掩盖这点,所以语气有些粗暴:“魔力是不要钱的吗?”

之前是莉莉丝点出她的灵力所剩不多,现在两人的角色完全反了过来,但所使用的语气却差了十万八千里。

“这应该不是在担心我吧。”莉莉丝扬起嘴角,撩了撩头发,斜眼看向雪音,“我还以为你刚才会阻止我,人质被杀死了这种情节,是不应该出现在魔法少女动画里的吧。”

“你是故意的吗?”

雪音皱起了眉。

“哦呀,怎么这么凶?你说我故意做了什么?”

“你的性格还真糟糕,恐怕也就只有艾薇才能忍受你了吧,别的魔法少女都做不到。”

“那是自然。”莉莉丝竟然兴致勃勃地提起裙摆,向雪音行了个优雅的屈膝礼,“多谢夸奖。”

“我这算是在夸你吗……”雪音轻轻呼出一口气,停顿了一会,突然狐疑地看了一眼莉莉丝,“其实之前我也有想过,但总觉得不太可能,你和艾薇不会……”

一根手指突然抵在了她的唇上:“不行哦。”

莉莉丝微笑着,眼睛里却透出威胁的意思。

“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不行哦,现在,不可以说哦。”

雪音冷着脸眨眨眼算是答应,莉莉丝这才笑眯眯地退开。在她身后,一个葫芦悄悄地飞了过来,从丧尸堆里把杰弗森刨了出来,带上葫芦,又静悄悄地飞走了。

明老师像做贼一样粗暴地把差点就成了尸体的杰弗森扯出来,看到他还活得好好的,偷偷松了口气,幸好教会没有对他们统一分配的长袍偷工减料,防御能力相当好,虽然已经变得破破烂烂了,但总算是保住了主人的一条小命。

葫芦像一艘浮空船一样划过天空,停靠回了之前的阴影中,就像没有动过一样,只是上面又多了一个昏迷中的人。

目睹了明老师这一连串行动的雪音有些无语,虽然是她说不需要明老师出手的,但他这种行动模式还真是让人难以评价。

不过明老师怎么样,之后有的是时间想。

她又将注意力转回了莉莉丝身上。

“我说过我站在你们这边,完全是因为‘魔法少女’吧,而我所指的魔法少女不光是人,还包括‘魔法少女’的王道剧情。”

“嗯,我明白,所以我才会问你刚才的问题。为什么……没有出手救人呢?”

“那当然是因为……”

雪音慢条斯理地将手伸进衣袖,掏出了一张符箓,似乎在此之前就已经注入了灵力,符纸上的云纹发出淡淡的光。

“我有更好的办法。”

说着,雪音将这张符贴到了莉莉丝身上。

莉莉丝不是不想躲开,而是没能躲开,虽然雪音就只是光明正大地向前伸出手,拍上符,行动的轨迹也只有那一条,但不知道为什么,莉莉丝在一瞬间却产生了“躲不开”的认知。

“这是在做什么呢?”

看了眼被贴在胸口的符箓,莉莉丝的语气变得危险了起来。

雪音没有回答她,反而是她的身后,传来了一个不应该在此时出现的声音。

“莉莉丝……”

***

萧淳听到了声音。

听上去,是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但这种呼唤着某人的语气,又像是承载着什么不该属于少年的东西。

那个声音在叫着……

【殿下。】

是谁?

【……请停下。】

在哪里?

【请不要这么做……】

要做什么?

【殿下!】

【闭嘴。】

在少年的声音里,混入了一个冰冷的女声,简简单单的一个词,没带任何的感情。

萧淳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被这个词封入了冰里。

不……这并非他的感受,而是那个少年的。

这种异常的感觉瞬间点醒了他,意识仿佛瞬间从地面升上天空,从原本的肉体中脱离,轻盈地进入了一片漆黑中。

萧淳没喝过酒,但却感觉到了一种类似“微醺”的感觉,脑袋晕晕的,脚下软软的,像是在漂浮,又像是踩着棉花。他还能清晰地看到面前的景象,但脑内的某根神经却像被切断了一样无法处理这些信息,他还能思考,但脑内下达的指令也无法很好地传达出来。

他就像是个和世界失去了联系的幽灵,在这片漆黑中,听着那个少年不间断的恳求的声音。

【再这样下去的话,殿下你——】

大概是被缠得烦了,那个冰冷的女声终于说了一句闭嘴之外的回应,也正是这句话,让萧淳意识到了她是谁。

【一切都在计划之中,所以你,闭嘴,战斗,赢。】

是莉莉丝。

【殿下你这样是错的!为了那个家伙你想要牺牲自己吗!那样的话干脆我……】

少年的声音似乎也已经忍无可忍了,但他的话没说完,就被一阵尖利的叫声取代。与此同时,萧淳感到自己的背后也传来了一阵剧痛,痛到他几乎要尖叫起来了,但这时他的那种奇怪的状态起了作用,就算他下意识地想要尖叫,身体也不受意识的控制。

说到底,他现在的这种状态算不算有身体呢。

只是一个意识体?那为什么会感觉到痛?

他总是弄不懂这种事,现在也没有雪音或者学霸君能给出解答或者猜测,只能自己靠着直觉猜测。

那个少年大概是因为自己所说的话而遭到了惩罚,不知为何,萧淳能够对他感同身受,而且通过刚才的那串叫声,他也弄清楚了少年的身份。

他是……

那头黑色的巨龙。

想到自己刚才模模糊糊感觉到的漂浮感,萧淳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自己现在不会是……

【我已经给了你想要的力量,你我之间的契约也已经解除,应该没什么让你不满的地方吧。】

莉莉丝冰冷的语气里还夹杂着一点更加锐利的东西,让人本能地会产生畏惧。

【不是的!殿下!我……】

刚才的那种疼痛又一次出现了。

黑龙总算不再出声,但萧淳却能清晰地感受到他不甘心的情绪。这让他愈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于是在莉莉丝的声音不再响起之后,他开始尝试着,和意识隔壁的黑龙进行交流。

【你是谁?!为什么我能听到你的声音!】

抓到诀窍之后,两人……或者说一人一龙终于可以沟通了。萧淳尽量简单地描述了一下自己的身份和现在的状态,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黑龙似乎并不怎么相信他的话,不过在这种情况下,也没法追根究底地确认。于是他想了想,作出了一个决定。

【把你的力量给我。】

***

“莉莉丝。”

可爱的双马尾,金色的连衣裙,和自己几乎完全相同的长相,还有那双清澈而温柔的眼睛。

“艾薇?但是……为什么?”

莉莉丝竟然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像是为了避开艾薇看她的眼神,她扭过头将矛头对准了雪音。

“如你所见,叫艾薇出来让你冷静一下。”

然而雪音的这句话反而让莉莉丝更加不冷静了。

“多管闲事!”

“你这么说我很冤枉,我可是一早就说了,我是站在‘魔法少女’那边的,而你现在的行为和魔法少女的愿望相反,所以我叫她本人出来说清楚,哪里不对吗?”

雪音看着莉莉丝,像是完全不明白对方生气的理由一样睁大眼睛看着她。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非要被你教训,说到底,我只是把你之前做的事情在你身上重复了一遍而已。”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莉莉丝确信,自己在雪音的脸上看到了“报复”两个大字。

“那个少年的事情吗?也就是说,呵……好吧,这个报复我接着了。”

莉莉丝认命地摇摇头,只是眼睛里划过了几分尴尬,就像是……

做错了事情,被家长当场抓包的小孩子?

这可真不像莉莉丝。

雪音自动自觉地后退了一步,为她们两人留出空间,同时盯着上空的战斗。可能是因为艾薇的突然出现,让莉莉丝一时反应不及,只能按照下意识的反应给出指令,让黑龙不要做出会被艾薇讨厌的事情?也可能只是单纯来不及控制,所以黑龙现在有些不知所措?

不管是哪种可能,总之现在黑龙的动作变得谨慎了些,优势开始逐渐倾斜到巨人那边,但好歹教会那几人的性命暂时是保住了。

“艾薇,我……”

莉莉丝开始还有点犹豫,但理清楚思维之后,就开始变得理直气壮了。

“恐怕也没什么可说的,就算是看不到细节,你应该也对外界的事情有个模糊的印象,我想也就没什么骗你的必要了。这就是我的行动方式,碍眼的东西除掉就好,不会去在意后果,也不会去在意什么别人的感受,是货真价实的,邪恶势力的行动方式。”

“莉莉丝……”

“艾薇·道格拉斯,你没有必要因为我救过你这点小事而扭曲自己的价值观,邪恶就是邪恶,正义就是正义,你看到的就是事实,我就是为了‘方便’这点小事想要杀死那些人的反派。

我知道的,艾薇你现在一定很为难吧。你帮我做了这么多的事情,甚至还让我使用你的身体,但是,我终究是个吸血鬼啊。”

莉莉丝对着艾薇露出了微笑。

“我杀死了很多正义那一方的人哦,艾薇你也在记忆里亲眼见到了。而且,我到现在也不觉得愧疚,如果我有了自己的身体,绝对还会继续和教会开战的,这一次,说不定要被我杀死的就是艾薇的朋友们了。”

她将自己描述成邪恶的化身。

“你也看到后卿的样子了,吸血鬼也是差不多的东西哦。小时候在教会里你不是也学过吗?吸血鬼天生就是邪恶的生物。其实别看我这样,我一直在心里笑话你傻呢,怎么会有愿意和吸血鬼共享身体的笨蛋啊。”

莉莉丝脸上的笑容慢慢开始扭曲,身边笼罩了一层淡淡的黑影。

和艾薇截然相反的,冷冰冰的红眸里,是令人心寒的嘲讽和不屑。

“别说什么是朋友的傻话了,你没那么圆滑,喜欢正义,讨厌邪恶,就连魔法都纯粹得乱七八糟,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毫无芥蒂地接受我这样的存在?在一起待了这么久,我比谁都明白,你不可能……”

“你明白什么了啊!”艾薇打断了莉莉丝的话,“这样,很讨厌啊……”

莉莉丝的表情瞬间僵硬了一下,但马上就恢复了原状。

“吸血鬼就是这么讨厌的东西啊。”

“因为你总是这样自作主张,我才讨厌的!”

艾薇攥紧拳头,冲动地对着莉莉丝大喊起来。

“别因为我是你创造出来的,就以为你能完全看穿我在想什么啊!”

雪音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莉莉丝的笑容却直接裂开了。

“你……知道了?”

艾薇也慌乱了起来,好像恨不得把刚才说出去的话吞回肚子里,但时间不能倒回,她也只能低着头,闷闷地说了一声“嗯。”

莉莉丝苦笑起来:“刚才的记忆,你看到最后了啊。”

“是的。”

“对不起哦,最后还让你看到那种东西。”

“为什么你总是要这么说自己呢!把自己当成是怪物有那么开心吗!还是说,你就那么想要被我讨厌吗……”

“因为,你是魔法少女啊。”

孤独的的吸血鬼,在漫长的梦境中,根据自己所憧憬着,向往着的样子,虚构出了一个理想中的自己。

这个自己是如此的完美,令人着迷,吸血鬼甚至想就这样永远沉溺在梦境中也不错。

但她最终还是意识到,梦境终究是梦境,她也只能是现在的她。

那个理想中的自己,终究只是个虚构出来的镜花水月。

可这种事实,她怎么能接受,怎么可能接受的了?

于是她动用了自己全部的魔力和知识,甚至甘愿让自己的意识退居末位,将那个理想的自己……不,将那个完美的少女从梦境中拉了出来,禁锢在了自己的体内。

原本名为莉莉丝·艾薇·道格拉斯的吸血鬼,变成了魔法少女艾薇·道格拉斯,和吸血鬼莉莉丝。

因为莉莉丝到底还是这个身体真正的主人,所以只要她一出现,就会或多或少对艾薇的灵魂造成伤害,所以最初她是让自己完全沉睡在意识深处的,但当艾薇遇到了危险,在那个吸血鬼的威胁下,她还是醒了过来,并没能忍耐住内心的冲动,和艾薇说话了。

她编造了一个半真半假的过去,让艾薇以为她只是个失去了身体的灵魂,就这样作为艾薇身体的房客,住到了意识的隔壁。

要是能一直这样下去,也挺好的。

莉莉丝也曾经这么想过,可就在她产生了这种想法的那天,艾薇被赶出了教会。理由则是荒谬至极的勾结吸血鬼。

刚刚升起的幻想泡泡立刻被戳破,那天,看着艾薇坐在教会的大门外面安静地流泪时,莉莉丝意识到,想要艾薇保持现在的样子,单纯而幸福地活下去的话,自己必须消失。

但是艾薇却一直坚持着想要帮莉莉丝找到一个能用的身体来报恩,找不到合适的“死亡”机会的莉莉丝只能保持这个样子,又过了十几年。直到某天艾薇兴奋地告诉她,东方有一种叫做“僵尸”的生物,和吸血鬼很像,说不定能在那里找到重塑身体的方法。

艾薇看到的,是莉莉丝重生的希望,而莉莉丝所看到的,却是自己“死去”的可能。

“莉莉丝原本就知道,后卿是不能帮上我们的对吗?”被从头骗到尾的艾薇有点蔫蔫的。

“我只知道,告诉我们这个消息的人不可信,所以提前做了准备而已。那家伙的身上,有着和我相似的骗子的气息。”

“莉莉丝又来了。总是这样说自己,明明莉莉丝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都是……”

艾薇用力咬了咬牙,伸手想要去抓莉莉丝,可她的手却直接从莉莉丝的身体里穿透了过去。

两人同时一愣,看向雪音。后者却像是没感觉到视线一样,只顾盯着空中的战斗,连个眼神都没分给她们。

莉莉丝检视艾薇,这才意识到,在雪音的符箓作用下出现的她,只是一个虚影而已,相必没办法对现实作出影响。

她突然就松了口气。

“艾薇,够了。”

“莉莉丝?”

“看来宁小姐说的没错,我确实是个独裁家长呢。”莉莉丝笑着,从艾薇面前退开,“那么就让我好好做一下独裁家长该做的事情吧,这样是为你好哦,艾薇。我已经活了太久,见过太多事,太多人了,关于人生,我还算是有经验的。我们在一起的这几年,我也教了你不少事情,就当这是最后一件吧。”

“不要!我是笨蛋啊!上课总是听不懂,魔法也做不好,没有莉莉丝的话……我……”

“你其实是很聪明的孩子,真正重要的东西,你从来没有弄错过。一直待在你身边的我可以如此保证。”

“不是!没有!我才不聪明啊!”

“你这样就是在撒娇任性了哦。”

莉莉丝深吸了一口气。

“听好了,艾薇,这就是我要教你的最后一件事。

人总是要离开的。哪怕是原本一直紧抓着手,一直以为绝对不会离开的人也不例外。所以你要做的事情就是接受,然后忘记。”

其实她原本不打算说这种话的,她觉得艾薇还太小,尽管这种事情对她来说已经无所谓了,但恐怕对艾薇来说会是沉重的打击吧。所以直到刚才为止,她都只是打算自己静悄悄地离开,连告别的话都不对艾薇说的。

可惜这个温和的计划被某个多管闲事的大小姐打破了。

“莉莉丝?!”

“特雷西亚,你在干什么呢?快点结束战斗。”

莉莉丝高声命令道。

空中传来一声龙吟,同时,莉莉丝身上的力量开始加速消失。

“莉莉丝!等等……快停下!”

艾薇神色焦急地靠近莉莉丝身边,用力摇着头。她终于明白莉莉丝在做什么了。魔力对她们来说就像是血液一样,而莉莉丝现在所做的事情,无异于割开动脉,任凭鲜血从体内流走。

她早该意识到的,莉莉丝在这种时候偏偏要解开和特雷西亚先生之间的契约 ,不光只是为了揭开束缚让特雷西亚发挥出最大的力量,同时也是为了自己的目的,契约消失了,再想驱使那种程度的龙,每一秒就都必须付出巨大的代价和力量。

再这样下去的话,莉莉丝真的就会……

***

【再这样下去,殿下会死的!】

“我……我知道了!可是你突然说要用我的力量……”

萧淳也有些慌乱,他,有什么力量?

【你都出现在这里了,别告诉我你连怎么用魔法都不知道。】

黑龙的语气里充满了嘲讽,某种意义上和它的主人,不,应该说是前主人一模一样。

然而萧淳还真的不会用。

他很想反驳两句,但现在不是在意这种事的时候,但是力量这种东西,他连个概念都没有,更别说使用了啊?

【特雷西亚!】

莉莉丝的声音再次传了进来,与此同时,萧淳感觉自己的身上被施加了一股强制力,手脚和翅膀都不受控制地……

等等,他哪有翅膀?

对了,这是黑龙,也就是特雷西亚的感觉。他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附身在了黑龙身上,和他的感觉相通。

也就是说,自己这边想做什么动作,黑龙也会做?

意识到了这一点之后,他就立刻开始尝试,但想要对抗那股强制力非常困难。

【快点!】

黑龙小声催促着他,同时也将自己的视野分享给了萧淳。被黑暗笼罩的天空中,几个穿着白袍的教会成员像人偶一样被挂了起来,巨人躲在他们身后,利用雾气形成的触手不停地从各种角度进行攻击。

共享了视野之后,萧淳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和特雷西亚融合的程度更高了。

他甚至能模糊地感知到,这个身体下一刻想要做出的动作。

但相应的,强制力的作用也更加明显,他的内心无端产生了一种冲动,想要冲上前面,用獠牙,用爪子,将这群抢走了艾薇关注的家伙,将那个让艾薇失望的愚钝巨人撕碎。

等等……冷静。

他开始拼命回忆一些安静的场景,压抑下这本不属于他的心情。然后变得清晰的大脑就向他揭示了某种可能性。

这份心情不是他的,却也不像是满口只知道“殿下殿下”的特雷西亚的,那么就只有……

他的后颈突然刺痛了一下。

【喂!你到底在干什么啊!】

特雷西亚感觉到萧淳似乎做了什么,施加在他身上的强制力似乎减轻了不少,但当他呼唤这个莫名其妙出现在自己意识中的少年时,却没再听到回音。

***

“已经可以了!剩下的交给我!交给其他人!你快点停下!”

听着艾薇的话,莉莉丝温柔的笑了起来,轻轻地将手掌放在了和自己有着相同容貌的少女头上。

现在的艾薇只是个投影,她应该是碰触不到的,但她还是露出了满足的表情,像对待小孩子一样拍了拍她。

半空中的黑龙,不仅没有停下动作,攻击甚至愈发凌厉了起来。

莉莉丝的脸色,也变得越来越苍白,可她却仍然笑着。

“停下,交给其它人什么的……这可不像是你会说的话啊,你不是魔法少女吗?”

“魔法少女又怎么样啊!”

这句话让莉莉丝和后面的雪音都愣了一下,两双眼睛同时看向艾薇。

然后,艾薇哭了。

“魔法少女才不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重要的人消失在面前吧!而且莉莉丝你为什么要做到这种程度……明明是我的错,是我导致了这一切,是我该承担后果才对啊!”

“你的错,也是我的错啊。”

莉莉丝笑着,想要擦掉艾薇的眼泪,可水滴却只是穿过她的手落到地上。

摇摇头,她将手放下。

“你看,我们来这里,你原本想做的,不就是找到分开的方法,让我自由吗?”

她的声音非常轻,非常温柔,就像是一个母亲对着摇篮里的婴儿说话。

“你都肯为了帮我后退一步,哪怕对过去的同伴隐瞒真相,哪怕肯定会给这里的人添麻烦也要继续,这难道不应该算是我的责任吗?”

“可是!可是……”

“所以我现在在为我自己的所作所为承担责任,有哪里不对吗?”

“不对啊!你这样说肯定不对的啊!”

艾薇拼命摇头,莉莉丝却始终挂着那副温柔的笑容,同时任由皮肤变得越来越苍白。

“对不起。”

这声对不起,像是最后一棵稻草,终于压垮了艾薇心中的某些东西。

她的眼神变了。

“够了。”

莉莉丝突然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而艾薇随后所说的话,几乎是瞬间就印证了预感的真实性。

“别以为我是你创造出来的,你就能自作主张决定我的一切啊。”

艾薇的眼睛里逐渐染上了炽烈的温度,温润的红宝石燃起了熊熊火焰。

莉莉丝震惊地后退了一步:“你……之前的记忆,你连后面也……”

这是个已经有了答案的,没有意义的问题。

“我……”

莉莉丝突然就手足无措了起来,而趁着这个机会,艾薇猛地向前一步,将莉莉丝挡在了自己的身后。

“我,不会让莉莉丝就这样离开我的。”

这句话像是某种庄重的誓言,每个音都异常沉重。

“正义什么的,无所谓吧。”

这是对至今为止,莉莉丝所坚持的“魔法少女”的概念发起的叛逆。

“就算是莉莉丝创造出来的,现在的我,绝对也是个会自己思考,能自己做出判断的,独立的人了。”她握紧胸前的吊坠,“所以,我不要莉莉丝替我选择。”

“我不知道你们想要的魔法少女是什么样子,但如果说我就是魔法少女的话……”

恰好这时,黑龙和巨人的颤抖中分开了一条缝隙,一点小小的阳光从这条偶然形成的通路中漏了下来。

光笼罩在了艾薇身上,也落进了莉莉丝的眼睛里。

阳光轻盈地笼罩在她身上,金闪闪的细小光粒在她的周围逐渐诞生,金发的少女扭头一笑,有光的碎片在唇角漾出柔软的涟漪。

“我就用自己的方式来应对现状了。”

她用力到近乎粗暴地扯下吊坠抛向空中,魔力环绕,星影闪耀,透明的翅膀徐徐伸展开来,有光如笔一般,在长柄上刻下了蔓藤似的复杂花纹。

莉莉丝突然感到一阵眩晕,回过神来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变成了轻飘飘的虚影,而原本是这种状态的艾薇,则拿回了实体。

“等等!艾薇!”

莉莉丝最知道那具身体的现状了,她几乎是一心求死,早就将体内的魔力挥霍的一干二净,最后甚至已经是靠着血液本身的力量在透支灵魂了。她原本打算将艾薇的意识关进深处,等自己解决了一切,再将身体彻底交给她,却没想到雪音突然来了这么一手打乱了她的整个计划。

不过现在她也没功夫埋怨雪音,随着前方的光越来越明亮,她的全部心神都已经被艾薇占据。

在从未有过的,如同无数星星汇集到了一起的刺目光中,艾薇轻声说道。

“虽然我很笨,考试从来没有超过六十分,但是我也努力去思考,去寻找了,然后找到了一个答案。”

她抬起纤细的手臂,伸进光里,用力握住了杖柄。

“吃想吃的东西,做想做的事情。”

将魔杖竖在身前,大概是因为注入了更多的魔力,魔杖显现出了与之前大相径庭的样子。在原本的可爱形状之上,又多了些神圣而庄严的气息。

“努力,成为想成为的人。”

孕育出崭新魔杖的光团在风中爆散,掠过艾薇身体的瞬间,金色的短裙化作了耀眼夺目的华丽礼服,仿佛有星星在裙摆上熠熠生辉。

这一刻,艾薇成了最闪耀的光源。

“然后!”

双马尾在风中舞动,她提高了声音。

“守护想要守护的一切!”

魔杖的尖端爆发出了极强的魔力,杖尖的星星在半空中投影出了无尽的星海。

“Meteor Shower——”

星星坠下。

“D——R——E——A——M!”

蕴含了祈祷和梦想的流星雨,这是艾薇此刻所能做到的全力一击。

所谓的魔法,是源自心和希望的力量。

和自身所拥有的魔力无关,和对魔法的操作技巧无关。

只要足够相信美好的结局总会到来,魔法,就一定能实现自己的愿望。

“因为我是——

魔法少女啊!!!!”

***

“趁现在!攻击下面!”

特雷西亚突然听见了萧淳的声音,而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自己的身体就擅自动了起来,有一股和殿下相近……说不定比殿下还要强的力量猛地从身体内部涌出,瞬间将莉莉丝的强制力冲垮。

黑龙扇动翅膀卷起旋风,张开嘴巴吐出龙息,混杂着漆黑火焰的恐怖旋风卷向黑压压的地面,所到之处,几乎将黑影跟丧尸全部扫荡了个干净。

还没有被卷入的黑影开始疯狂地逃回巨人的方向,黑色的火焰在它们身后穷追不舍,有的身上沾了落下的火星,瞬间就牵连了周围的一片变成火海。

从上方看下去,就像是无数小小的火焰争先恐后地扑向巨人的身体。

艾薇的星光占据了天空,漆黑的火焰攻占了地面。

无处可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