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终于重新露了出来,时间开始接近傍晚,太阳和云霞的色彩逐渐朝着橙红转变。残余在空气中的魔力变成各色的光点,像雪片一样从上方落下。

“这次不是封印,而是彻底地消灭掉了后卿吧。”

雪音伸出手接触一粒灰尘,轻轻一捻,它就化作一道黑烟消失了。

之前的巨人变成了尘土,原本的废弃楼群则变成了一堆碎石乱瓦,恐怕想要清理也要费不少功夫。

不过,应该也没什么。

站在这里仅剩的最后一个高地上,雪音最先看到了远处从碧山方向赶来的一群人。还和走在最前面的子涵挥了挥手,但对方忙着赶路,似乎没有注意到。

毕竟也是之前一直使用的场地,收尾和善后工作交给宁家也是正常的,倒不如说,她们在这里大闹了一场,宁家的人却到现在才赶来,动作太慢了。

收回视线,又在半空中看到了明老师的葫芦。

原本三个人平躺在一起绰绰有余的空间,因为突然增加了好几名乘客而显得十分拥挤,明老师甚至不得不站了起来,十分不满地看着躺在自己葫芦上的教会成员,趁他们没醒,赶紧翻了好几个白眼。又因为杰弗森闷哼了两声,似乎有要醒来的迹象,急忙收拾好了表情,望向远方,装出了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雪音有点无语,不过还是无视掉了他这一连串毫无格调的行为。

毕竟如果不是明老师及时在攻击结束之后冲了过来,教会的那些人估计就只有从天上掉下去摔死这一个结局了。

在没人注意到的时候轻呼了一口气,雪音转过身,视线却在这一瞬间模糊了一下,险些失去平衡,好在她反应迅速地轻跳了一下,看上去就像是在事情终于结束之后表示了一下兴奋。

随即,她拢了拢袖子,掩住了指间一张符箓正发出的微光。

“雪音。”艾薇见她转过身来,立刻抬起头笑着表示感谢,“刚才真的很感谢你。”

她的装扮和魔杖都已经变回了平常的样子,她自己也因为魔力透支的关系,跌坐在了地上。如同虚影一般的莉莉丝则站在一旁盯着落在地面上休息的巨龙,像是在看什么珍奇异宝似的。但略显僵硬的身体,简直就是在昭告天下,她只是在躲避艾薇的目光而已。

雪音耸了耸肩,声音有些冷淡。

“没什么,举手之劳罢了,我又不会做麻烦的事情。倒是魔法少女,真是神奇啊。”

她的后半句很小声,就像是对自己说的。

刚才艾薇的攻击不仅有着超强的火力,甚至还奇迹般地将所有能量都作用在了后卿自己身上,就算教会的那些人就挡在攻击轨道上,也确确实实地被光芒击中了,结果却是毫发无伤。

她所学过的知识和现有的经验,都无法解释这种现象。

没有这样的道术,也没听说过有这样的魔法。就算是曾经有过,在如今的时代,也不应该有人用的出来才对。

但是艾薇偏偏做到了,而且是因为想做,因为相信自己能做到,就做到了。

雪音突然扯起嘴角,露出了一个自嘲的微笑。

之前,她也是相信自己能做到这种事的。

但事实证明,她恐怕当不了魔法少女。

雪音的视线飘远了,好像沉浸在了自己的思绪中,原本还打算和她说几句话的艾薇无奈地笑笑,转向了莉莉丝。

“差不多可以看我一眼了吧。”

莉莉丝的影子颤抖了一下,像个机器人似的慢慢转过了脸。

“对不起……”

艾薇愣了一下,然后垂下了眼眸。

“为什么?”

一旦开了个头,后面的话就会变得容易说出口了。

“我明知道不会有什么结果,还是叫你来了这里。”

艾薇只是看着莉莉丝,任她自说自话,眼神和表情都没有一丝波动。

“明知道那个人有别的目的,还是因为自私的想法没有告诉你。”

“一直任性地自作主张,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已经和教会起了冲突。”

“而且刚才……也做了会让你不开心的事情。”

因为艾薇没有给出回应,莉莉丝的声音开始逐渐减弱,目光闪动着,又一次想要逃开艾薇的视线。

雪音在一边看着,都觉得莉莉丝的表现让人叹气。简直像个急着讨人欢心的孩子。

“还有,明明已经到了最后……”

她看上去简直恨不得把自己缩成一团,融进影子里再也不出来。

艾薇叹了口气。

“莉莉丝,看着我。”

……

“莉莉丝。”

艾薇的语气变得强硬了起来。

“我要生气了哦。”

大概只有莉莉丝才会被这种话威胁到吧,但不管怎么样,她总算重新开始和艾薇对视了。

似乎是犹豫了一下该用什么姿态和艾薇交流,最后她在艾薇面前跪坐下来,然后抬起手,贴上了对方的面颊。

虽然现在只是一个虚影的她接触不到对方,但她却依然感受到了属于艾薇的温暖。

“我知道艾薇不会怪我,但还是让我说声对不起吧。让你看到了那些肮脏的过往……很恶心吧,我以前做的那些事情。”

“到底要我说几遍你才能接受啊,你总是这样……”艾薇似乎有点难过,眸光闪烁着看向莉莉丝,“莉莉丝的过去一点都不恶心,那是莉莉丝的……也是我们的,重要的回忆啊,是构成了现在的我们的一部分啊。”

她抬起手,反过来虚握住了莉莉丝的手腕。

莉莉丝笑了起来,用另一只手拍了拍艾薇的头顶。

“好吧,如果你这么说,那就不肮脏。真是的……我这种吸血鬼,为什么能够创造出你这么美的人呢?就像是太阳一样。”

“不是的。”

没有丝毫的犹豫,艾薇瞬间就反驳了莉莉丝,然后身体突然前倾,伸出手将莉莉丝搂进了怀里。

莉莉丝猝不及防,下意识地后退,可这幅虚幻的身体竟突然变得沉重了起来,让她有了瞬间的错愕,而就是这一瞬间,让她错过了退开的最佳时机。随之而来的温暖则让她的大脑变得迟钝,没来得及向身体传达后续的命令。

艾薇像对方经常对自己做的那样,摸了摸莉莉丝的头发,并在对方再次想离开之前开口。

“我才不要当太阳,会把莉莉丝晒伤的。”

“诶?艾薇……?”

莉莉丝缩在艾薇的怀里,有些愣愣地叫着她的名字。明明现在的她应该没有实体才对,可竟然能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艾薇这个拥抱的力度和温暖。

手上也传来了柔软的触感,鼻尖萦绕着属于艾薇的,蔷薇一样的香味。

“嗯,我在。而且,会一直都在你身边。”

是力量使用过度太累了呢,还是艾薇的怀里太温暖了呢?

莉莉丝突然产生了一种消极的想法,什么都不愿意去思考,只想沉溺于此刻的时光。

“艾薇。”

她轻声呼唤着自己的梦。

“嗯,我在。而且,会一直只在你的身边。”

大概是今天发生了太多意料之外的状况,导致精神有点过度紧绷了吧,一旦像这样感受到艾薇的温柔,竟然会觉得有点……

“艾……薇……”

“嗯,我在哦。”

有点委屈。

眼泪从莉莉丝的眼睛里流了出来。

孤高的,寂寞的,只会一个人逞强的吸血鬼,第一次想要抛开这个活了几千年的自己,想要哭泣,想要撒娇,想要任性,想要有人轻声地安慰自己,想要对着别人表露出自己的真心。

“这是……作弊啊。”

可明明声音都带上了哭腔,嘴上却还是不愿意示弱。

“艾薇是我的梦,唯独对我……只有我……完全……没有抵抗力啊。”

“没关系,莉莉丝尽管对我撒娇就好,因为我是莉莉丝的梦啊,不管是什么样的人,在梦里哭泣都没关系。”

“真是的,你真是……太犯规了。”

莉莉丝将头埋进艾薇的怀里,一动不动地抱着她。

艾薇也没有再说话,就这样安静地和莉莉丝相拥。

就这样过了一会儿,莉莉丝突然坚决地推开了艾薇。

伸手擦掉眼泪,眨眨眼,挑起嘴角,又变回了那个高傲的吸血鬼。

“等等等等,这样可不行,摆出一副哭丧的脸太难看了。我可是莉莉丝哦,艾薇虽然很强,但和我相比,还差了几千年呢。”

艾薇想了想,就像是看着一个任性的小孩子一样,无奈却又有点开心地点了点头。

“好,那么以后,就全交给莉莉丝啦。”

她没说是什么要交给莉莉丝,但毫无疑问的,就算不说对方也能理解。

莉莉丝思考了一下,却是否定了这个说法。

“不行,至少有一件事是只有艾薇做得到的。你可是我一直……能够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的意义啊。”

“莉莉丝你……”

叹了口气,艾薇苦笑着顿了一会,再开口的时候,语气里多带上了一点细微的,几乎让人注意不到的试探……或者说,期待,和憧憬。

“那以后,莉莉丝也要继续在我身边……我做不到的事情就由莉莉丝来完成,莉莉丝做不到的事情就换我来解决……哈哈,虽然感觉后面的可能不会很多啦,但是,总之,就是这样啦!”

艾薇将莉莉丝的手轻轻托起。

“只要我们两人在一起,一定就没有做不到的事情。”

很简单的道理,没什么深度的发言,甚至就像是已经烂大街的心灵鸡汤。但是莉莉丝知道,艾薇真的就是这么想的。

她的内心没有一点黑暗,就像是太阳……

不,就像是明亮的星星一样。

但是……

“谢谢,艾薇。”

莉莉丝闭上眼睛,最后一次轻柔地将艾薇揽进了怀里。

“对不起。”

然后,她的身体就变成了无数细碎的红色光点,散落在了空气里。

站在一旁的雪音愣了一下,匆忙地将手臂背到身后,在看不见的地方,已经变成了灰烬的符箓碎屑从宽大的衣袖里飘了出来。

嘴唇嗡动了两下,她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稍微偏过了头,让刘海挡住了自己的眼睛。

“啊……”

艾薇的瞳孔瞬间放大,嘴巴张开,喉咙里发出了两个破碎的音节。

“诶?”

她一时没能理解眼前所发生的事情。

等到大脑终于机械地下令,她猛地收紧双臂,留在胸前的,只剩下了几颗闪烁的红光。

这样……算什么?

刚刚还在期待着的未来,和面前的光芒一样瞬间散落。

莉莉丝到底还是达成了她最初的愿望。

她用上了自己的全部,放弃了自己的一切,最后献祭上了自己,终于彻底粉碎了一直没被察觉,但确实禁锢在艾薇灵魂深处的那道枷锁。

现在,艾薇是自由的了。

孤独的吸血鬼创造出来的完美梦境,终于变成了触手可及的现实。

然而吸血鬼本身,却带着无上的满足,丢下这个绝美的梦,自己陷入了漆黑的,同时也是最后的沉眠。

“艾薇,莉莉丝她……”

萧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过来,直接被明老师粗暴地从葫芦上赶走,丢上了这块高地。脖子上一直到刚才都还有些隐隐作痛的伤痕,在莉莉丝消失的瞬间竟然也跟着恢复了。

他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也觉得自己有责任去说点什么。

可能是因为吸血的行为让他和莉莉丝之间产生了某种联系,所以他才能和莉莉丝的契约之龙沟通,而同时,在和黑龙分享力量的时候,也通过这种连接收到了一些属于莉莉丝的情绪。

对于这两人的过去,他只能自己胡乱拼凑,最多算得上一知半解。但对于莉莉丝的想法和心情,他知道的恐怕最为清楚。

他知道莉莉丝为了艾薇什么都会去做,他知道莉莉丝直到最后都还认为自己消失,将身体的掌控权彻底留给艾薇是最好的结局,他也知道,刚才艾薇描述出的未来,对莉莉丝有着罂粟一般的吸引力。

但最后展现在他们面前的,还是这样的结局。

可是,即便在他们看来难以接受,但不管是就此消失,还是留下来和艾薇一起活下去,对莉莉丝来说,应该都是一样幸福的路线。所以走上哪条都无所谓。

莉莉丝最后传达过来的,是轻飘飘的,如同反射着七彩阳光的泡沫般的柔和情绪。

她已经足够幸福了。萧淳对此是这样理解的。

幸福到了什么都能接受,什么都能原谅,什么都能洒脱地放下的程度。所以泡沫飘起,在接近那道阳光的过程中安静地破碎。

什么都不会影响。

留下的,唯有一场绚烂的美梦。

可萧淳意识到,自己没办法对艾薇说出这些话。

她们两人都在拼尽全力为对方着想,只留下一个人的话,不管留下的人是谁,劝她接受这种结局,都是对这两人之间感情的侮辱。

萧淳攥紧了拳头。

他不喜欢这样的结局,也不想接受这样的结局,可他不光没有扭转乾坤的力量,身为局外人,他甚至连介入其中的理由和资格都没有。只能作为一个旁观者,见证这份难以界定的感情。

“活下去的意义吗。”

他突然觉得有点失落。

他没有做过这样的梦,没有对谁,没有对任何东西产生过这样疯狂的执着,所以即便能够理解莉莉丝的心情,却依然无法做到感同身受。

一个一直被刻意放进生命的角落,不去在意的问题终于变成了巨大的拦路虎,狞笑着对他露出尖锐的獠牙。

哪怕没有莉莉丝一次又一次的强调,他恐怕也到了不得不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

他至今为止的人生,有什么意义吗?从此往后的未来,又将为什么而活下去?

过去他一直不敢思考这个问题,因为害怕得出自己的生命毫无意义的结论,被家人所厌恶的自己,不敢和别人建立什么特别的关系的自己,真的有什么活下去的必要吗?但是雪音出现了,她愿意和自己待在一起,然后一起摸索成为朋友的方法,他觉得某种意义上,雪音或许有着和自己一样的迷茫……

想到这里,仿佛有一道明亮的电光穿透了脑中的迷雾。

莉莉丝说的,活下去的意义。

明老师说的,成长就是找东西,而雪音在找的,是某种虚无缥缈的概念。

学霸君说的,重要的从来就不是魔法少女。

雪音伸出手,对他说自己不知道成为朋友的方法,但可以和他一起找。那时候她眼睛里的情绪很复杂,但萧淳却觉得那里面有着和自己相似的迷茫。

他好像终于明白了什么。

“雪音!”

萧淳猛地转身,迫切地想要和雪音说话,但碧色的长衫却从他眼前翩然飘过,带着一种旁人勿近的气氛拦在了艾薇的身边。

原来不知不觉中,伤痕累累的杰弗森也已经醒了过来,尽管看上去连站着都很费力,他还是从葫芦上跳了过来,一边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一边接近艾薇。

但雪音在他开口之前,就有些蛮横地插进了两人之间,一脸敌意地看着杰弗森。

“你还想说什么?教会的敌人是莉莉丝吧,现在莉莉丝消失了,艾薇已经和你没关系了。”

不管他想说什么,雪音都觉得肯定不是什么适合现在说给艾薇听的。虽然艾薇不管受到什么样的打击,最后肯定都能站起来,但她不想让现在的魔法少女再受到什么伤害了。

莉莉丝消失之后,她莫名地就产生了一种责任感。

就算自己当不了魔法少女,但她喜欢魔法少女,而艾薇是魔法少女这一点依然是事实。所以她觉得至少现在,应该由她来保护这个梦幻般的魔法少女了。

“我只是想要……”

在雪音戒备的目光下,杰弗森摇了摇头,将后半句话吞了回去。道歉?感谢?威胁?还是说点什么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保全教会威严的话?虽然刚刚想过很多要说的东西,但被这样防备地拦下之后,他突然就觉得什么都没必要说了。

他一直坚信教会即是正义,理性的思考和判断永远应该优先,但是现在看着仅剩下一人的艾薇,他突然有点想要试试看感性地去思考了。

对艾薇和雪音点了点头,他重新回到了葫芦上照顾起还没有苏醒的同伴。

雪音没兴趣管杰弗森是怎么想的,她更在乎艾薇。

“没关系。”

不管是谁都能看出艾薇在难过,但她自己却一直没有哭。感受到雪音投来的视线之后,甚至还能露出一个不怎么像笑的笑容。

“我姑且也是明白的,对莉莉丝来说,这样也绝对算不上坏结局。”

“只是我果然很自私,不想让莉莉丝离开,只想……”

艾薇的声音有些不稳,她自己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于是摇摇头,不再说话了。

“没关系。”

过了好一会,她才又轻声说了一句,像是在给自己打气,也像是在安慰担心她的人。

“没关系的。”

“我,是莉莉丝憧憬着的,魔法少女啊。”

她终于成功地再一次扬起灿烂的笑脸,是完美的,王道的,属于魔法少女的笑容。

只是在眼角边,有一滴泪水滑落。

……

“雪音姐姐!没事吧!”

子涵终于带着宁家的善后部队赶到了,接下来的事情可以完全交给他们,雪音和萧淳总算能抽身出来了。

雪音对这下面一脸担心地子涵摆摆手,没有说话,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但子涵好像还是发现了某种端倪。

“你的灵力……”

不用接近他都看得出来,雪音姐姐的脸色很糟糕,而且身边几乎感觉不到灵力的波动,如果是在别人身上看到这种情况他不会意外,可……这是雪音姐姐啊,从小到大,他可是一次都没有见过雪音姐姐的灵力用光。

到底是干了什么啊?

“没事,我自己浪费掉了而已,不用在意。”

和子涵的震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雪音对自己的状态好像一点都不关心,甚至有点不耐烦地打发子涵去了明老师那边,毕竟后者才是善后专业户,扫除人啊。

看到明老师将葫芦降下,开始和子涵交谈,两人的注意力都不在这边之后,雪音立刻用力眨了眨眼睛,试图借此暂缓解视线模糊和轻微头晕的症状。同时在心里毫不留情地嘲讽起了自己。

就算透支了力量,也还是没能留住莉莉丝吗。

手上仿佛还残留着刚才符箓残骸的触感,明明一直维持着其中的灵力,它却还是在一瞬间燃烧殆尽。哪怕动用了自己所能操控的全部力量也阻止不了。

这大概就是,她做不到的事情吧。

和成为一个魔法少女一样。

像个笑话一样。

不行啊……

“雪音!”

手臂突然被抓住,不断下坠的思绪被打断,雪音抬头,就看到了萧淳紧张却坚定的表情。

“我知道了。”

少年似乎鼓起了自己全部的勇气,手指甚至有些紧张的发抖,却一直不肯放开雪音。

“我知道我们要找什么了!”

雪音瞪大了眼睛。

……

萧淳甚至被自己的行为吓了一跳,在之前被杰弗森的乱入打断,瞬间上头的热血冷却之后,他明明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和雪音说这些话了才对。

他原本打算找一个好的时机,在一个更好的地点,打好草稿信心十足地开口的。

可刚才,在看到雪音的表情之后,他突然有点慌了。

那一刻的雪音,好像真的已经什么都不在乎,觉得什么都无所谓,因为始终找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而马上就要放弃。

萧淳其实还不太明白雪音这时的放弃代表着什么,但他知道自己这时候必须做点什么,于是他抓住了雪音。

他很紧张,脑中的直觉却在不停地叫嚣着告诉他,绝对不能放手。

好像一旦放手,就会弄丢什么重要的东西。

雪音困惑地看着他,等着他说话。

“我知道我们要找什么了。”

话一开头,他的紧张就不翼而飞,整个人好像都飘进了另一个世界,有另一个自己在脑中回忆着过去的片段。

明亮的月光下,少女裙袂翻飞,伴着落雷从天而降,将他从生死的边缘拉了回来。

恐怖的怨灵群中,少女紧紧抓住他的衣襟,庆幸地说他没事真的太好了。

她伸出手,约定好在找出成为朋友的方法之前要一直在一起。

她元气满满地笑,坚定地对他说自己要成为魔法少女。

像是只过了一秒,也像是过了一年,萧淳觉得自己仿佛走过了很远的路,最后成功地来到了那个少女的身边。

他或许确实很少说话,但这并不代表,他没有在关键时刻说话的勇气。

萧淳深吸了一口气。同时,嘴角忍不住露出了笑容。他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没有早点意识到呢。

他们想要的东西是相同的,那样的话,完全可以由对方来给与啊。

所以,现在他说出这句话,简直就是顺理成章。

他眼神热切地看着雪音,心脏砰砰地加快了跳动的速度,雪音越来越困惑,而他在雪音提出问题之前,终于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你愿意成为我活下去的意义吗!”

周围原本纷乱的声音仿佛一瞬间安静了下来。旁边的景色和人群也都化作了模糊的虚影,萧淳现在只能听见他自己的心跳,只能看见面前雪音的脸。

他紧张地等着回答,然后就看到雪音笑了。

那种满活力的笑脸,和他平常见到的没有任何区别。

萧淳觉得这一瞬间自己的心脏变得比羽毛还要轻,甚至都要轻飘飘地飞到云上去了。

现在的他仿佛什么都能做到,甚至哪怕要他单枪匹马再面对一次后卿都可以。

然后雪音就这样笑着,声音清脆地回答。

“那怎么可能?当然不行了。”

他的心脏回来了。

只是似乎被谁灌满了铅。

雪音还在笑着。

——几天后。

“那么,再见啦。”

艾薇拖着小小的行李箱,在登机口向来送她的几个人告别。

她们第一次见面就是在这里,现在又要在同一个地方分别。

杰弗森带着莫兰作为教会的代表过来送她,在雪音一刻未曾离开过的警惕目光中似乎有些无奈,只说了两句客套话,又送了个包装精巧的小礼物就离开了,说是要去医院探望还没能彻底康复的同伴。

他们之间的气氛还是有点尴尬,不过想来,时间总会冲淡这点微不足道的情绪。

剩下明老师,雪音和萧淳。

萧淳看了看四周,在这熟悉的地方,面对着熟悉的人,他下意识地就对艾薇脱口而出:“以后可别像之前对我那样抓人了,虽然也不能说你就做错了,但是……”

“我知道的。”艾薇粲然一笑,“要懂得变通,不能那么一根筋,对吧?在这里待了这么久,我多少也明白一点了。啊对了,之前的事情,我还必须向你道歉呢。对不起,没弄清楚事实就冤枉你是坏人。”

“没关系啦,反正也没出什么大事。”

萧淳放心了下来,但艾薇随即说出的话却让他的表情瞬间崩塌。

“以后我要……扮猪吃老虎。我看了好多现代背景的小说,已经学会了好几种扮猪的方法了。”

“啊?不,那个……不,我是说……”

萧淳仿佛变成了坏掉的机器人,不不我我了半天都没能说出一句成型的话,是最后艾薇自己看不下去了,帮他解了围。

“开个玩笑而已,别担心,我看过了莉莉丝的好多记忆,虽然一时半会肯定做不到那么厉害,但是……”

她将手放在胸口,有些怀念地笑了起来。

“我做不到的事情,莉莉丝一定能做到。所以某种意义上说,我已经有了世界上最好的老师了。”

除了点头认同之外,萧淳觉得自己也做不了什么了。

“好了好了,时间要到了,快进去吧小姑娘,没事再来玩啊,只要别带危险物品或者生物入境,也别试图唤醒我们当地的危险生物。”明老师挑了挑眉毛,和艾薇握了握手,“我们会很欢迎你来的。反正不管怎么样,都比装模作样的帅哥好多了。”

他毫不遮掩地冲刚才杰弗森离开的方向努了努嘴,最近这几天他们一直在做着名曰谈判实则扯皮的行为,导致明老师对杰弗森的好感度直接跌破负值,碍于面子还不能表现出来,只好在背后搬弄一下是非。

艾薇苦笑了两下,没接茬,而是在结束了和明老师的握手之后,又朝着雪音伸出了手。

“我和莉莉丝都必须向你道谢才行。谢谢你为我们做的一切,雪音。”

而雪音则更为直白地表现了自己的想法——她直接向前一步,抱住了艾薇。

“不用谢。”

“我会给你发邮件的。”

“好。”

“我会再来找你玩的。”

自从莉莉丝消失之后,艾薇就像是一夜之间变成了个大人,只有现在和雪音说话的时候,才更像是之前的艾薇。

拥抱结束之后,艾薇从口袋里掏出了一颗金色的水晶递给了雪音。

“还有件事要拜托你。我的魔力还没完全恢复,嗯……”她看了一眼明老师,“就算恢复了,恐怕也暂时拿不到魔法的使用许可,只能每天抽出一点魔力来做了这个。”

“这是?”

“是烟花。”艾薇给出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回答,“之前,我在那片废墟附近净化了一个亡灵。这是他最后的愿望,我答应过他要帮他实现的。”

这么一说,萧淳立刻就想了起来,是让雪音彻底认可艾薇是魔法少女的那件事。这么想着,他顺便悄悄地瞅了一眼雪音,后者则对他的目光视若无睹。

从战斗结束,他一时冲动地说了那番话开始,他们两人之间的气氛就变得比艾薇跟杰弗森别扭一百倍了,虽然还是一如既往地生活,但是完全没有两个再单独说过什么话。

雪音还在和艾薇说着什么,而明老师则弯着腰,用手肘怼了两下萧淳。

“我说,你们两个到底怎么了?”

“……没怎么啊。”

萧淳移开了视线,虽然得出那个答案,明老师的提示也帮了大忙(只是现在他怀疑那个答案很有可能是错的),也可能只是碍于面子,他不太想和明老师谈论这个话题。

“啧啧。”明老师咂了两下嘴,哼哼唧唧地捂住了半边脸。

“明老师……怎么了?”

“牙疼?”

萧淳一时有些不明所以:“要去看牙医吗?”

明老师装出来的表情立刻消失了,手也刷地放下了:“我这是被你们酸的!”

“我们?酸的?”

“孺子不可……咳,你这小子真是没救了。不解风情啊。”

萧淳一头雾水,这表情看的明老师觉得,自己的牙好像都真的酸起来了。

“算了算了,反正你们还年轻,时间多得是。”

萧淳还是莫名其妙,但艾薇的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他急忙走上前最后和她说了两句话。

“我听说你们在告别的时候,都要这么说,是会再次见面的意思。”

金发的魔法少女放开行李箱,提起蓬松的裙摆,对他们行了个屈膝礼。

发音还有些奇怪,但不会影响他们理解她的意思。

“后会有期。”艾薇说。

说完,她就拉着箱子,走向了登机口。

“后会有期。”雪音轻声地回应了一句。艾薇虽然已经走出了挺远,却还是扭过头,狡黠地对他们眨了眨眼睛。

不知道是阳光折射时产生了某种奇妙的反应,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艾薇转头的这一瞬间,本应如红宝石般温润的眼眸,竟然带上了点鲜血和火焰的味道。

“诶?”

雪音下意识地想要抬脚追上去,但想了想,还是留在了原地,只是最近一直冷冰冰的脸上,终于又闪过了一丝笑容。

“走吧。”

说着,她转身朝相反的方向迈开了脚步。

萧淳下意识地开口询问:“去哪儿?”

过了一会,虽然没有看他,声音也重新变得冷冰冰的,但雪音还是回答了他。

“去放烟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