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评论】看吧!这披着幼女皮的怪物,评《幼女战记》

文章分类:轻之文库专栏  作者:甚谁   发布时间:2018-09-13 18:38

朋友,向帝国献上胜利吧! 

—— 杰图亚/卢提鲁德少将《莱茵战线的协议备忘录》 

统一历一九二五年五月一日


本文作者: 甚谁 

参与评审: 浅色回忆 、 熊腾浩 


前言

倘若要说有什么“名不符实”的轻小说的话,《幼女战记》显然是一部最适合这个评价的作品。《幼女战记》原本是日本轻小说作家カルロ・ゼン从2011年开始在小说网站Arcadia连载的一部网络小说。后经由角川集团旗下Enterbrain看中并出版。并且在随后的几年中陆续改编为漫画与动画。在2018年1月,已经确定要制作剧场版动画。

这部小说在TV动画放送之前(截止2016年12月)就已经累计销量100万本。TV放送后一个月之内(2017年2月)销量已经到达160万本。在小说第八卷发售之后的2017年6月累计销量已经达到了270万本。值得注意的是,这部小说并非是“王道”作品,插画虽然也足够好看,但也绝非是那种显然会受大众追捧的风格。并且在内容上,如同前文所说的“名不符实”的评价一样,虽然这部作品是以“我转生到了异世界,并且变身成了幼女”这种ACG成分很足的经典展开为开端,但是正如同作者在后记中吐槽“(出版社)他们的胆子究竟是有多大啊?”一样。这部作品完全与其他轻小说不同,内容充斥着乱七八糟的宗教、意识形态与民族主义。而并非是题名的《幼女战记》这种仿佛会有幼女卖福利的感觉的作品。

“虽然作者说这种话或许也很奇怪,但我不会骗你。本作是有点那个的作品,请谨慎考虑一下。”

作者カルロ・ゼン直白的在后记中这样写明。但是正是这样不走寻常路,反而取得了许多作品都无法取得的成绩——无论是作品的内容,还是其销量成绩都是令人心服口服的。而这部作品何以取得这样的成功,本文尝试以三组在《幼女战记》中贯穿全文的对比——战争与幼女,好战与和平,神性与人性对这部作品的长处进行分析。


1. 战争与幼女的悖论

“战争”与“幼女”这两个毫不搭界甚至互相冲突的概念是《幼女战记》得以吸引人的基调。

《幼女战记》以意外被害身死的大公司人力资源部门精英“我”与造物主“存在X”之间的论辩为开端。“我”借由现代人的丰富知识而屡屡反驳造物主。使得造物主恼羞成怒,认为“我”缺乏信仰,并认为这是因为“我”“活在科学的世界,是个男人,不知战争是何物,以及没有陷入穷途末路”。

决定斧正“我”的“存在X”就这样把“我”扔进了一个战争世界。“我”就这么成为了羸弱幼女,面对的却是一个炸药桶一般的“欧洲”。这个“异世界”在它原本应该承载着一般读者对于“异世界想象”的方面上完全不像个异世界——它完全和我们现在这个世界一模一样。但是要是真的说这个世界一模一样,它却存在着并非为了让人活的更幸福的“魔法”。直白的说,在这个世界里,魔法成为了一种更先进的战争兵器。

在这种情况下,“幼女”身份成为了一种可怕的诅咒。我们都知道,在战争中,老弱病残的死亡率都是极高的。而也许是因为造物主的设计,“我”根本没有安静的等待成长的机会。为了生存下去,必须得选择“战斗”。为了活下去的“幼女”的“战记”,正是这部作品的看点所在。

《幼女战记》的故事,围绕战斗与幼女之间的悖论展开。在故事里,一方面是幼女身体带来的能力低下(以及过度可爱被变态盯上)。对于女主人公(男主人公?)谭雅来说,对于她“幼女”身份的的描写总是负面的:谭雅好战的性质与高超的作战能力与其幼小的体型之间的对比让人畏惧。

这部作品里,我们难以感受到“谭雅”的性别,这里既没有传统的变身小说那样主人公的两种性别意识之间的冲突,也没有传统转生小说中的,主人公如何在新的人生中以新的身份融入这个世界的种种过程。这里既没有齐藤环所谓“战斗美少女的精神分析”出场的机会,也没有安静跟随着无敌的主人公欣赏异世界风土人情的转生异界型轻小说的那种乐趣。

但是正因为没有这两种要素的限制,作者反而成功把一个极端的对比状况呈现在我们面前:一面是幼女,一面是战争。故事的趣味性正是仰赖其冲突,一个士兵战斗的故事往往只有军事爱好者会喜欢,但一个变成幼女的公司职员不得不参与战争以求活命的故事反而会让人觉得有足够的吸引力。更何况作者的军事写作能力十分突出,对于史实的各种捏他和对整个军事作战思维的理解上都非常的具有深度。作者事无巨细、侧重于描绘整个战役图景的写作方式弱化了对于主人公谭雅的描写,让读者难以欣赏到幼女进行航空作战并以一敌众的精彩场景(这一缺陷在动画中补足了,毕竟动态场景过多的战争戏并非是小说这一形式容易表现的),但在人物内心独白上下足了功夫。作者并没有写成关于战争的任务群像故事,整个故事都紧抓谭雅这个人物,以帝国的战争为明线,以谭雅与存在者X的争斗为暗线。在故事剧情的推进中,谭雅的思想也不断的呈现在读者面前,一个挣扎的幼女主人公,这样的故事形式就已经给人直接的吸引力。


2. 疯狂的和平主义者

主人公谭雅身上的好战情绪与和平主义两者的矛盾,是《幼女战记》故事的明线与主题。

小说第三卷,“敦刻尔克大撤退”要发生的时候,谭雅抗命冒死出击,想要一口气终结战争,最后因为停战命令的下达只好作罢。带着悔恨与不甘,谭雅率领部下撤退了。撤退的时候,她是这样说的。

“该死!说什么……胜利的……美酒!我们……可是让结束战争的机会……溜走了啊!尽管知道胜利的方法,却不知道胜利的使用方式吗?”

事实上这个关键的情节对于理解《幼女战记》中的战争故事,尤其是理解谭雅这个内心是上班族的幼女军人的思想是很有帮助的。至少这个情节完全改变了《幼女战记》这部小说可能有一些的军国主义思想,在这个层次上升华了这部小说的主题,小说从被造物主玩弄的衰晕上班族打仗的故事,变成了借由“战争”批判人性的故事。对于谭雅,或者说对于个人来说,能够尽早停战是极好的。在《Code Geass》系列中,鲁路修也曾经说过,消灭战争的最好方式是由谁赢下这场战争。负隅顽抗是没有必要的,继续的抵抗带来的不仅仅是军人的死伤,而也会带来平民的死伤——在小说中,平民被煽动成为民兵,阻截了帝国军的补给路线,使得帝国军与平民之间面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局面,而最后的结果是谭雅发动了对于民兵们的歼灭战。

我们不应该完全用道德批判去看待这部小说中的战争故事,我们应该去思考的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纠结的如同电车难题的选择:帝国军不全歼民兵,就会失去城市控制权,断粮而被围剿。话题再扩大一点,是因为共和国,协约联合等国家对帝国开战了。而开战的原因是地缘政治,帝国的技术发展强力而经济低迷,对邻国带来了巨大的军事压力。那么问题的本质是,人之间的战争起源于对资源的争抢,在内在上,则来自于彼此间的提防与不信任。

至少在《幼女战记》的世界里,战争的实质是对于资源、或者说发展空间的争夺,而以国家这种组织形式爆发的暴力行为,即著名的“修昔底德陷阱”。对于这种战争进行某种道德判断是不妥的,这就好比两个人困在山洞里,彼此只能杀死对方,啃食对方的尸体活下去,对于极端环境中的人的行为进行道德评判是毫无意义的。在小说中,谭雅以地缘政治的思路分析大战发展趋势,就在于她通过对于这个世界的观察发现世界大战在现今的条件下是不可避免的。

极端环境可以通过某种方式转化为正常环境——谭雅就是一个从正常的世界里转生而来的精英,在那里无非意外,不会有杀害与暴力。虽然中国的读者可能会对原本精英分子做派,对普通员工以“资源”的视角去看待的谭雅的中之人大叔感到有些不爽,但是毋庸置疑的是,无论劳工的环境再差,也总比穿越到另一个世界在二战的战场上当炮灰送死要好。谭雅身上同时具有的反战与好战之间的矛盾其实就是建立在这种基础上的——她怀念原来的世界的“常规”但作为一个历史见证者,她又知道在20世纪初,世界大战的爆发是不可避免的。这种认知就倒逼她去作战,去建立战功,乃至于拼死阻止敦刻尔克大撤退。都是为了达到“快速结束战争,回到平常的世界之中吧”。在小说中,作者采用大量篇幅去渲染谭雅这种反战情绪:

“当想到这里时,谭雅突然回想起自己至今以来的军旅生涯,潸然泪下。仔细想想,浸淫在战火之中的我等军人,有时很容易就会丧失常识。让人不禁觉得,我们果然要重视身为一名懂得现代规范的市民所拥有的理性与常识。只要能回归和平,就能经由日常生活置换掉这一切吧。”

谭雅的这种自白,同时也解答了一个关于《幼女战记》剧情深度的问题:谭雅为独裁的帝国作战,最终世界要走向何方?作者カルロ・ゼン是否是把自己的政治喜好参杂在其中,搞军国主义复辟思想?这种疑问事实上在阅读完第七卷的后记,再结合文中的谭雅这一人物的大量独白,我们是能很好的把握这部作品的主旨的。作者在第七卷结束时是这么说的:

“幼女战记是一部描述面临身为组织中人的悲哀、战争的愚昧,还有上班族常会在职场上感受到压力的「幼女」,忍着泪水拼命工作的劳动赞歌(大谎话)。希望各位能一手拿着咖啡,一面就像事不关己似的享受着提古的苦难;或是能双手捧着咖啡,与提古共享「我懂我懂,上头那些家伙总会做出乱来的预定~」这种天桥下心情的话,那也不错。啊,眼泪莫名地……”

谭雅(提古)是“组织中人”,这是整个作品的基调。作为一部日本轻小说,主人公往往不会有一种中国读者所下意识觉得的那种“革命者”基调,而且在一个写实度极高的世界,自发的发动某种改变世界的行为是不可行的。《幼女战记》并非那种小说,主角从来不是为了爱与世界和平去战斗。对于谭雅来说,世界和平与战斗都是手段,最终目的不过是回到“现代规范”,回到自己的日常生活中去——毕竟和任何时下流行的转生系轻小说不同,谭雅并非是自愿转生的,她的目的是以无神论的心态活下去(与存在者X抗争)。而在这一层思考上,作为一般人(尤其智商颇高)的谭雅反而会在战场上爆发出狂犬般的战斗力,无论是侦查还是渗透还是斩首行动都极为疯狂。

想要回归现代规范的市民生活——和平主义

为了实现这一目的不择手段——好战分子

这两种性质在谭雅这个幼女军人身上的交相辉映则是《幼女战记》这部作品狂气而又独特的看点,也是最能够吸引读者的看点。


3. 凡人对神的讽刺

神性与人性的交锋是《幼女战记》的暗线,也是这部作品思想性的上限,直白来说,也算是作者カルロ・ゼン的私货。

有人说这部作品是存在者X神罚了不信神的谭雅的故事,但是其实反过来思考更容易发现这部作品的本质——这部作品其实是谭雅在不断的用自己的现代人无神论科学观念去反思“神”的故事。

神不会反思,在《幼女战记》的故事开端我们就知道了,神不断的批判“我”,完全不顾人类发展的客观规律,神在创造出人类之后反而责怪人类为什么没有人性,神不断责怪人类因为色欲而繁衍的大地之上都是人……我们会发现,《幼女战记》中的神一点都不像神,他们不够威严、也不够聪明,甚至能被一个上班族驳倒、乃至恼羞成怒。倒不如说,比起什么事情都据理力争的“我”来说,“存在者X”还比较像“凡人”一点。

为了发展信仰,存在者X的办法居然是直接洗脑。完全将一种“信仰”植入人的大脑,这让谭雅觉得不寒而栗,而极度抗拒使用被植入了信仰的宝珠。我们可以看到,在故事发展的过程中,谭雅完全基于唯物的思维模式,去不断的依靠各种历史的、社会学的、政治学的观点去考验神。最直白的来说,如果神让世界上资源不尽、人与人互相理解、彼此信赖,这世界上岂不是不存在战争了。神总是批判人类不向善,而世界大战要爆发的原因实质上却是人已经不存在向善的空间了,而神却并没有降下神迹(最讽刺的是,神在《幼女战记》的世界里第一次降下神迹是让帝国的试验宝珠成功,间接杀害了无数人)。

虽然在《幼女战记》开头的人与神的论辩之后,在小说的剧情展开中很少再有相关人与神争论的戏份,但是不得不说这一点是《幼女战记》的亮点所在。作者カルロ・ゼン以自己丰富的知识面和自己对于“神”的思考,在作品中以各种细节展现出来,讽刺了“神”的傲慢以及人类智慧的伟大,并且留下了许多问题由读者思考。这是在其他轻小说中所不多见的。


结语:“新文艺”的正确打开方式

也许是因为是作者カルロ・ゼン的处女作,《幼女战记》的内容虽然深度且有趣,但是在写作技法(尤其是前几卷)上明显的还略有欠缺,其转场、独白、多视角的描写的生硬与冗杂,在读翻译版本时仍能够明显感觉出来。不过这些经验上的缺陷瑕不掩瑜,作为一部同时具备我们一般所说的“宅臭味”的全要素“幼女”“转生”“异世界”“军武”的作品,《幼女战记》完全与时下流行的任何一部“新文艺作品”(web文的一种流行说法)完全不同,倘若这部作品来自10年之前,我们还可以说是因为那时候的业界与爱好者都还兴趣朴素。但作为11年开始连载的网文小说,虽然私货众多,但是カルロ・ゼン完全没有从众,反而是不断的在深度、广度上越走越远。将自己的个性展露的淋漓尽致——这反而正是角川书店社长井上伸一郎在他的“新文艺宣言”中所说的“谁都能在网络上展现自我的时代来临了”。笔者由衷的期待这样的个性作品会越来越多,期待web文“新文艺”的发展不会停滞于单纯讨好读者的“异界转生”,期待作者们会去开拓属于自己的深度与广度。

最后,以书中一段话作结:

朋友,向帝国献上胜利吧! 

—— 杰图亚/卢提鲁德少将《莱茵战线的协议备忘录》 

统一历一九二五年五月一日

轻之文库VOL.1应援群:192338882



声明:

本文章版权归轻之文库所有,未经许可禁止一切形式转载

文章配图来源网络,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0条评论
只展示书评
加载中, 请稍后
登录 后再评论, 没有账号请先 注册
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