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扰了!”

在没有任何的提醒措施下,学姐带着我直接撞开了学生会办公室的门。

“咿呀!”

突如其来的开门,把里面正准备吃饭的会长给吓了一跳,她像是被惊吓的小猫一般整个身子直接挺了起来,还发出了可爱的叫声。

看清来着之后,她闭上眼睛大大的喘了两口气,然后再次睁开眼时,平日的那种状态。

“小玥,我说了几次了,进门前请先敲门,你每次都这样,在这么下去我心脏病都会给你搞出来的。”

“啊呀,抱歉啦,琪琪。”

然而学姐并没有悔改的意思,直接就坐到了会长对面的那个位置上,仿佛自己就是这个房间里的人一般。

“喂,学姐,注意一下形象啊,你可是要来找会长办事的,你这样会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的。”

我小声的提醒这个无论何时都毫不遵守规矩的前辈。

“没关系没关系,琪琪不会在意的,对吧?”

“我想在意也来不及了,这么多年都忍受过来了,我还能说什么呢。”汤琪会长无奈的笑着站起身,“要喝点什么?”

“啊,我白开水就好了。”

“琪琪我要咖啡!”

“学姐你给我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份啊,你可是来求人的。”

“没关系没关系,习惯了。”反倒是会长并不在意的摆了摆手,“那就都喝咖啡吧。请等我一下。”

说完,汤琪会长将自己刚刚打开的便当盒又盖了回去,然后向一旁的小房间走去,估计那就是学生会办公室的储物间一般的存在吧?

看到会长进屋后,我坐到了学姐身边,压低了声音说:“学姐,你怎么回事,你这样子怎么求会长把我们的申请审批下来啊。”

“啊呀,没关系啦,琪琪会帮忙的,我们两从小学开始就是朋友了,放宽心放宽心。”

“啊?”

“怎么?你小子看不出来啊?”

对此我则用疯狂的摇头来表示我的回答,我又不是什么探案游戏里的主人公,怎么能一眼推出来你们两个的关系啊,你当我是神呢还是啥。

“咖啡来了。”

在我两谈话间,会长端着一个盘子出来了,将两个白色的马克杯放到了我和学姐的面前,并将两个分别装着奶球和白砂糖条的小玻璃杯放在我们和她位置的正中间,“因为不知道你们的喜好所以就只好麻烦你们自己加奶球和糖了。”

“没事。”我轻轻地摇了摇头,然后拿了两个奶球和两条白砂糖,作为一个爱喝白咖啡的,喝不加奶和糖的咖啡简直就是一种受苦。

“居然不知道我喜欢喝怎么样的咖啡,唔,我要哭出来了,这就是塑料姐妹情吗?”

“我只是单纯的不想帮小玥你加而已。”

“唔难过,琪琪一看就是在外面有人了。都要哭出来了。”

“哭吧,反正我不会提供纸巾的。”

“真是狠心的女人呢。”

然而如同戏精上身的学姐则是在一边装出要哭出来的样子,一边拿了四条白砂糖,然后直接加进了咖啡。

“啊,学姐你爱喝这么甜的咖啡吗?”

“对哦。人生就已经够苦了,为什么不能喝点甜的来中和一下呢。”

“所以两位今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呢?”

会长小小的喝了口咖啡,然后放到了一边,恢复了平时办公的状态。真不愧是学生会主席呢,一下就能切换状态。

“其实都是老事情,就是我之前申请的那样。”

同样的,从一进门就开始没点求人办事样子的学姐也拿出了严肃的状态,立马就如同换了个人一般,变得正襟危坐起来。

“啊,你说的是申请社团的事情啊,我不是说了吗,人数不够没法申请的。小玥你前几次都想蒙混过关,我都全部反驳了。”

“然而这次不是蒙混过关了,这次是实打实的五个人,刚好符合学校要求,而且连监督老师都找好了,这个是表格。”

学姐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被折叠得非常工整点纸张递给了会长。

会长将那张纸摊开,认真的看了一番后,微微的笑了起来,“看样子你这个外星人这次是真的找全了你的伙伴了呢。居然连林晨星都能被你拐骗进去,看来你也是下了一番功夫。”

“虽然这么说,但还是学弟的功劳大啊,自从这家伙入社团后,人数一下子就找齐了,所以说都还是这家伙的功劳。”

“嘿诶~”

会长带着坏笑对我挑了挑眉,“还那真是小玥社团的福星呢。”

“是啊是啊,所以说能审批下来吗?这次应该没有任何障碍了吧?”

“该怎么说呢,”然而会长露出了为难的表情,“这个申请我能帮你提交上去,但是能不能被审批下来就不敢太确定了。”

“哈啊?!”

学姐直接从位置上跳起来,双手用力的拍了下桌子,“你什么意思!之前以各种理由驳回了就算了,这次我所有的条件都满足了,为什么还不能审批下来!”

“学姐冷静,冷静一下,先听听会长怎么说。”

我站起身将怒气冲冲的学姐重新按回位置上,转过头看着会长,“是不是学校那边又出了什么问题了?”

“唉,”会长深深地叹了口气,“这件事是最近开会才说的还没跟大家公布,所以目前就只有我知道。不过为了让你们好理解,我先透露给你们吧,不过你们得保密。”

“我听着。”学姐眯起了眼睛双手交叉放在了胸前并翘起了二郎腿。

“汤琪会长你说吧。”

“其实呢,在最近开的周例会上,我们的团委老师说现在的社团太多了,会让学生没精力读书,所以准备削减掉一些人数过少的社团。”

“这什么逻辑,什么叫社团太多了,明明之前还鼓励创建社团的,这不是有病吗!”

学姐不满的大叫起来,“那个老师是谁!我要去和她理论!”

“学姐你先冷静一下,你怎么可能理论过老师,好歹人家也是团委的老师,也算是学校领导之一,所有校规的解读权都在他们手上,你怎么理论得过。”

“嘁。”

学姐撇了撇嘴就不再说话了。

“会长,真的没有办法吗?我虽然现在不知道这个社团对我而言是什么,但是至少现在对学姐来说是她最宝贵的东西,我还是希望她的心愿能够达成。”

“我也希望小玥的心愿能够达成,但是我们又不是对面那所德育,人家是私立学校所以校风轻松,但我们是公立,所以被这些老师管得也多。”

“道理我知道,但是真的就是没有办法吗?”

“办法啊,”会长盯着我两看了一阵子,像是在心中权衡着什么一般,然后她缓缓地开了口,“办法还是有的,但是有点麻烦,说实在的我很不想这么做就是了。”

“是什么办法?”

“秘密。”

会长站起身,走到一旁的书架前,从中抽了一个文件盒出来,然后将我们的社团申请书放了进去,“小玥和宇辉学弟就先回去吧,你们社团申请这事我会帮你们搞定,审批结果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们,你们社团的创建申请通过了。”

“啊?”

“欸?就这么简单吗?会长,你这都还没提交不是吗?”

“所以我说那是秘密,我会帮你们搞定的。”会长转过身,对我们眨了眨眼,“但是你们社团,特别是小玥和宇辉学弟你们两欠我一个人情哦,大大的人情。”

“不过怎么样,只要能让这个社团过了,琪琪你想要吃多少个芭菲我都请你吃,要多少人情我都会给。”

“芭菲就下次吧,不过这个人情我可先欠着,到时候我叫你们的时候,你们可不许赖账哦,特别是小玥。”

“放心,我绝对不会。”

“每次都这么说,可都是赖账了。”

“这次绝对不会,琪琪可是了结了我一个最大心愿的大功臣。”

“好了好了,那今天就先这样吧,我也得吃饭了,不然赶不上下午的上课时间了。”

“嗯,”学姐用力的点了点头,然后将我拽了起来,“那么我回去了,学弟我们走。”

“诶诶诶?”

然而我连咖啡都还没喝完就被学姐从位置上直接拽了起来,然后拖走了。

“啊呀,这次事情还真是棘手呢。”

汤琪对着两个离开的身影挥手道别,直到两个人的声音越来越远,她才站起身将办公室敞开的大门关上,然后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喂?你有空吗?我有个东西需要你帮忙···对,最好今天就能出结果…行,那么我下午就过去一趟。”

到了第二天午休,会长再一次把我和学姐叫了过去。

“怎么样审批结果下来了吗?”

学姐一进门就直接冲到会长面前,如同小孩子期待着自己心仪的玩具一样的眼神,“是不是结果下来了。”

“啊呀,你还真是猴急呢。”

会长笑着从她手边的文件夹里拿出了一张纸交到了学姐手上,“恭喜你,你的心愿达成了。”

“哇啊啊啊啊!”

学姐双手拿着那张纸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然后抱在了胸前,“我终于创立了自己的社团,终于创立了。谢谢琪琪,我到时候结婚的时候会带着一起的。”

“太过了,只是创立一个社团而已,没必要带到结婚现场上。”

“学姐给我看看。”

“小心一点别弄坏了。”

学姐像是递交一个一碰即碎的艺术品一般,小心翼翼的将纸张放到了我的手上。

“哦,这还是学校的公章呢,看样子真的通过了。”

“当然了,我说会让你们通过的,就是会让你们通过,你们社团可是欠我一个大人情哦。”

“只要能过,多少个人情我都会还!”

“好了好了,”会长从我手里拿走了那张纸,“那么申请表原件就放在我们学生会来管理吧,我等下会给你们一份复印件,然后你们就可以开始你们的社团活动了。不过你们得自己去找人协调你们的活动室和活动资金哦,毕竟你们申请的是社团没法批下来活动室和资金的。”

“这就是我今天想说的,学生会的杂物间给我们用吧。”

“啊?”

“就是被欣姐拿来作为休息室的那件杂物间,就给我们拿来做活动室吧!”

“这个我可没法给你审批下来,毕竟这个规定在那。虽然学校没有通过那个提议,但是交给我们学生会自己决定,我们同意是同意了但是可以随时收回的。然后我们和老师达成了协议,所以我们也干涉不了。”会长无奈的耸了耸肩来表示自己没法办成这事,但一转眼又露出了小恶魔的笑容,“不过呢,我相信江欣老师并不会介意你们偶尔去那边唠嗑的,对吧?”

“她一点都不会介意,相反的她会很高兴的。”

学姐一下就明白了会长的意思,露出了同样的坏笑。不,我觉得那老师肯定会介意的吧,百分之两百会疯狂拒绝的啊。

“所以,这就是你们来我打扰我的理由?”

江欣老师愁眉苦脸的坐在墙边的沙发上生无可恋的抽着女士香烟。

“对的,这是申请表,已经被通过了,然后这是你和我的协议的复印件。所以欣姐你还是放弃吧,你这间要归我所有了。”

“真想回到过去问问自己究竟是中了什么邪才会同意当你们的监督老师并且让出我可爱的休息室啊。”

“啊呀,别这么讲嘛,又不会对你的休息室干什么,而且这边你随时都能继续使用。”

“算了,”江欣老师将香烟在烟灰缸里拧灭然后站起身,“既然都泼出去水了,就不能再收回来,我也只能认命了,你们自己整理吧,我等下还要开会就不陪你们闹腾了。不过先说一点,别乱丢我的东西。”

“好,欣姐再见!”

学姐笑着目送走了江欣老师,然后转身对站在她身后的我们说道,“那么现在就开始我们的社团活动,打扫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