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白婈学姐还有会长聊过一阵子后,到了该离开的时间了。

“那我先回去了。”

我站起身对着两位微微颔首,然后拿起了自己的书包。

“嗯嗯。”

“拜拜啦,辉辉学弟。”

“辉辉学弟是什么鬼啊。”

我对那位正笑着挥手的白婈学姐吐槽说,“不要给我起奇怪的外号啊。”

“欸,可是辉辉听起来更可爱的样子。”

“不,我和可爱沾不上边吧?”

“嘛嘛嘛,”白婈学姐笑着拍着我的身子,“不要在意那么多啦,人会变老的哦,要活得自在一点。”

“太自在可是会被认为是笨蛋的哦,例子就是白婈她自己。”

“会长能不能不要一直说这个了,白婈我又不是笨蛋。”

“只有笨蛋才会说自己不是笨蛋的吧。”会长端起茶杯将最后一点的红茶一饮而尽,“唔哈,白婈带来的红茶果然还是那么的好喝。”

“当然,在红茶这块我可是不输给任何人的哦。毕竟茶也算是英国文化之一。”

十分简单的就被转移了话题,白婈学姐还真好被打发,真担心白婈学姐会不会变成那种被人拐了都还会帮忙数钱的存在啊。

“那,我先走了。”

和两位学姐告辞之后,我离开了学生会办公室。

当我走出办公室时,已经是快接近中午十二点的时候了,这时候正是一天之中最热的开始。在早上经历过那种可怕的热度之后,我还是乖乖地打一辆车比较好,比起去和别人挤公交或者乘地铁什么的,还是打辆车让我比较实在。虽然会偏贵一点,但是至少省去了在太阳底下穿来穿去的功夫。但是要是给雪晴发现后会给怎么批斗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在学校的树荫下穿行了快十分钟后,我来到了校门口前。

在附近找了块阴凉后,我用手给自己扇扇风,好让自己凉快一点,虽然没啥风量,但是至少聊胜于无。

“咔嚓。”

一旁响起了照相机快门的声音。

转过头去,看见一个穿着我们学校校服,袖子撸起了一半并在腰间绑了一件蓝色的防晒衣的女生,她一副很苦恼的样子看着手中的单反照相机。看样子是没有拍到想要的照片吧。

“啊。”

“啊...”

一瞬间,我们两对上了视线,为了不让对方绝得我是个奇怪的人,还是先移开视线吧,我是这么想的,可没想到对方貌似在看到我之后,眼睛都亮起来了。

“汤琪的小男朋友!”

“哈啊?”

在我还没反应过来前,她就大步的向我走来,然后抓住了我的手臂,“嘿嘿,这下汤琪就会同意我创建个人社团了。”

“啊?”

“你会帮我说服汤琪的对吧?”

那个人,或者说应该是叫陈玥的学姐,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看着我,就好像是被抛弃的小猫一样可怜。这副表情对男生来说可算是直球啊,简直就是男性杀手锏。

“你,你搞错了,陈玥学姐。”

我挣脱开那人的束缚,“我叫陈宇辉,不久之前我们见过的,那时候已经说过了,我和会长只是前后辈的关系,而且那天只是拜托会长带我逛逛校园,提前了解一下学校而已。”

“啊啊,你就是那时候的学弟啊,”看到我没上当后,陈玥学姐立马摆出一副冷淡的表情,“知道了知道了,学弟,唉,看你这样子要攻略汤琪也是不可能的了。”

“都说了我没想到攻略会长啊!”

“啊啊,知道了知道了。”

然而那家伙只是看着手中的照相机,非常敷衍的回复了我。不对,这家伙根本就没听人话吧?

“不过话说回来,”我重新坐回之前坐着的石墩上,“陈玥学姐你在这边干什么?”

“当然是拍照了。”

她将手中的照相机放到了胸前,然后从手臂上拿下一根淡蓝色的橡皮筋,把她那黝黑亮丽的长发随意的绑了一下,露出了原本被长发遮住的白皙的脖颈。

“拍照拿来做什么吗?之前也看到学姐你就在拍照了。”

“当然是拿来宣传了,笨蛋。”

学姐像是看傻子一般看着我,“我好歹也是摄影协会的副部长,当然得带头干点活了。虽然我一点都不想干,但是拍照这件事还是让我觉得挺有趣的。”

“这,这样啊。”

“啊对了,”学姐像是想到什么一般,坐到了另外一个石墩上,“学弟你是刚转来的是吧?”

“是这样的。”

“还没加入社团或者协会是吧?”

“理论上是这样的。”

“实际呢?”

“也是。”

“有想加入的社团或者协会吗?”听到我之前的回答之后,学姐脸上挂着的笑容越来越灿烂,棕色眼睛里的光就像是要把我覆盖一般,而且脸也凑得越来越近,让我不由得往后仰。

说实话,学姐无论从哪种标准来评判都是个美人,人偶娃娃般的样貌就够让男生为之心动,再加上学姐目前的这个动作,估计没有几个人能抵挡住学姐的魅力。

当然,我是个例外,并不是说我喜欢的是的男人什么的,而是学姐她现在的样子完全就是一副正在筹划着什么的样子,目的也太明确了,肯定是要让我和她变成一条船上的人,换句话说就是要让我上贼船,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没抵挡住学姐的魅力,我可能就要交代在这了。

“好像听说有个动漫协会,我倒是有点好奇想去看看。之外的话,好像没啥感兴趣的了。如果动漫社不符合自己的预期的话,可能会变成回家社的人。”

“那太好了。”学姐笑着握住了我的手,“别去动漫协会了,就来我社团吧。”

“啊?我对摄影没兴趣啊。”

“不是摄影协会,而是我自己的社团,文竞社。”

“是做什么的?”

“欸,”然而被我这么一问,学姐反而愣了一下,虽然只是一下,但是还是被我抓住了,“就是,经常搞点文学知识的竞赛这样的,相互促进学习,让大家都能收获更多的文学知识与常识。嗯,就是这样。”

“学姐,你的眼神在游离哦。”

“瞎说什么呢。”学姐嘴上这么说,但是从我问过问题之后,学姐的视线就没落在我身上过,这完全就是在撒谎了吧。

“那目前的部员有谁?”

“有我。”

“嗯。这不是很正常吗?”

我点了点头,如果学姐的社团没有学姐反而很奇怪吧。

然后我们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互看了一阵子。

“学弟你为什么不说话?”

“我才想问,学姐你为什么不说话,我在等你后续发言。”

“没了哦。”

“就你一个人啊!”

“诶嘿,”学姐做出了一个不二家的笑脸,“目前正在绝赞拉人中,所以学弟你就是我的第一位部员啦。”

“我还什么都没说吧,而且也没同意吧。”

“你还没加入任何社团是吧?”

“嗯。”

“要是没有加入动漫协会的话,就准备变成会回家社的人是吧?”

“是这样的。”

“所以,为了拯救学弟你这可怜的青春生活,我同意让你加入我的社团。现在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啦,请多关照。”

“啊、啥?什么?”

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时,学姐用力的和我握了握手,然后起身就跑开了,“后天见啦学弟!到时候我会带你去成立的社团的!”

“喂!我的意见呢!”

然而无论我怎么叫,学姐都是不可能听到的,因为那家伙早就跑没影了。这人的速度是多快啊。

“看来只能后天放学的时候趁着一下课赶快逃走,然后加入随便社团先应付一下了。”

自言自语时,之前预约的车辆到了,确认过车牌之后,我赶忙上了车,车内的空调冷气一下就把我的HP重新回复满了。

“噢哟,好迟呢。”

当然用钥匙开了门后,就听到了妹妹的声音。

“遇到了几个有趣的学姐,然后和章程鸣那家伙聊了一阵子,所以迟了。”

我一边脱去鞋子,一边将自己的背包交到了站在门口等着的妹妹手上。

“所以,你是想要先洗个澡还是先去吃饭?”

“先吃饭吧,等下菜冷了再热就不好吃了。”

“那我去装饭。”

妹妹说完,提着我的书包走进了屋子里。我脱掉鞋子后,将鞋尖对着门口摆好,然后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刚刚那段对话怎么感觉那么的不对劲,这难道不像是新婚的妻子和丈夫之间的对话吗?不行不行,这可是骨科警告,妹妹就是妹妹,那些对妹妹有非分之想的人应该好好地重新认识一下妹妹这个定义。妹妹可是世界上最可爱的生物与存在。

“先去洗手!”

妹妹呵斥住了正准备直接开始动筷子的我。

“欸?”

“欸什么欸。先去洗手,哥哥你连这一点常识都没有,病从口入,你这个人卫生都不做好,你就等着生病吧,快去洗手。不然不许吃饭。”

“是是是,小姑。”

在妹妹的‘热烈’要求下,我来到厕所,打开水龙头洗手。洗完手后,抬头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白色的衬衫不知道什么时候染上了一些污渍,估计是之前搬书的时候弄到的。

“不知道能不能洗掉啊。”

我仔细检查了一下那块污渍,虽然说不算是太大,但是在一圈都是白色的情况下非常的刺眼。

“洗好了?”

“洗好了。”

看到我重新坐回饭桌后,妹妹举着筷子问到。

“这块污渍能洗的掉吗?”

我向妹妹请教道,“这要是洗不掉估计我得再去弄套校服上衣了。”

“唔,我看看。”

妹妹站起身,然后俯下上半身,探了过来,仔细的看了看那块污渍后,又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应该是能的,等一下哥哥你脱下来我来试试能不能洗掉。”

“那就拜托你了。”

“哎,养了个废物哥哥呢。”

“没办法,谁叫我有一个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妹妹呢。”

不过说回来也确实,我家的妹妹也太厉害了吧。不过是厨艺还是家务都是处于我们家的顶端,相比之下,我和父亲这两个反而像是个碍手碍脚的家伙,之前想帮忙一起打扫卫生的时候,还被妹妹给驱赶了,让我们不要帮倒忙。说实话那次还让我们两个大男人伤心了好一阵子。

“对了。”

妹妹夹了一块肉放到了自己的褐色米饭上,这个是她自己的习惯。如果在家里有卤肉或者什么的时候,一般都会拿那种汤汁来浇饭吃,按她自己的说法是“这样的饭会非常的香,我单单有个这个我都能吃好几碗饭哦。”

“怎么了?”

“我明天可能中午没法回来吃饭,你得自己解决了。”

“怎么了?和同学在外面吃吗?”

“是这样的,毕竟明天是我的开学日嘛,拿完书之后,我估计会和朋友去外面玩,然后就在外面吃了。”

“懂了,那我明天就自己解决吧。”

“不许只吃方便面哦。”

“知道了知道了,”被妹妹一眼看穿明天的午饭计划的我,只好赶忙吃了两口饭来掩饰,“哦,你这么说来,明天好像林晨星也要请我们吃饭来着。我们家和程鸣家还有林晨星家。”

“诶?什么时候?我为什么都不知道啊。”

“具体时间好像还不太清楚,等下估计程鸣那家伙会告诉我,我估计是晚上,如果是中午的话,你就不去呗,又不是什么大问题,到时候我帮你打掩护就是了。”

“嗯嗯,说的也是,那谢谢老哥。”

“反正又不是什么很有趣的饭局,我自己都不怎么想去。”

“哥,你不是和程鸣还有晨星姐一个学校吗?”

“同校又不是同班,虽然和程鸣是,但和林晨星不是,而且那家伙我今天见到了,和以前比起来感觉更冷淡了。估计这次吃饭又是大人们在那边热热闹闹的,我是打算吃完就找个理由逃走。”

“要好好维护关系哦,毕竟那两家可是我们家的世交。”

“会啦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