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确认生物调查组(UMA Investigate Group),简称UIG。于1967年12月30日由时任美国总统林登·贝恩斯·约翰逊提议建立,隶属于■■■■■■■,主要进行对于都市传说中的生物的真实性的研究。后随研究的不断推进,UIG的研究范围不断扩大,构成人员和部门不断增加,最终于1972年7月21日重新改组为“意识异常现象调查组”(Consciousness Singular Investigate Group),简称CSIG,后于2014年12月10日解散。

CSIG下设共有■■个部门,分别为■■■■■、■■■■■■■、■■■、■■■■、■■■■■

……

资料到这里时是满篇的黑色长条,也不清楚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要全部隐藏。

“这里完全看不了啊,到底藏了些什么不能写出来的……”

南风原看着那张几乎被掩盖了一半的资料的照片,总觉得那下面写的都是些见不得人的东西。

“不清楚,不过我觉得后面的这些更有价值。”

潘多拉划动屏幕翻到了下一张照片,继续翻译起来——

“根据CSIG长年的研究,他们发现了这些和都市传说有关的特殊事件的一些特征……”

……

关于【意识异常现象】

根据数年的研究与验证,CSIG已经可以确认人类的思维具有特殊的能量,该能量的存在形式和转化的方式尚不能完全解明。不过根据主导该方面研究的■■■■■■■■■博士猜想,该能量的存在形式可能与不可见光类似,并且能够通过影响更高的纬度来对我们的世界产生影响。

当人对一种事件/事物的认知足够模糊时,便有可能引发意识异常现象,包括但不限于:使本不存在的生物/实体变为现实存在的以及使本不可能出现的事件出现。如果认知不够达到“模糊”的程度,例如认知过于细致或粗糙,便无法导致意识异常现象的产生。(参见实验记录■■■■■)

意识异常现象存在着局限性,当一种异常事件/事物的认知模糊者数量不足时,该事件/事物便无法变为现实,或者没有认知模糊者们所想象中的那么强;当认知模糊者们认为一种异常事件/事物的力量并不强时,即使认知模糊者们所能提供的能量很多,该异常事件/事物也不会拥有太过超出他们认知的力量。(参见实验记录■■■■■)

当认知模糊者们的认知模糊被清除,例如被证明了该事件/事物绝非真实,或者认知模糊者们的注意力被完全转移时,与之相关的意识异常现象便可能会消失或依靠残存的能量继续留存,直至其消亡为止。

关于意识异常现象的【创造物】

事件/生物/实体均有可能成为意识异常现象的创造物(其中实体指并不具有生物特征的类生物),其中,事件均遵循认知模糊被消除即消亡的特征,而生物/实体则更为特殊。

作为意识异常现象的创造物的生物/实体均具有维持与自身相关的认知模糊的本能,例如躲避大规模的人类搜查、避免自身行为出现过多目击者等,该本能与生物的求生本能极为相似。此外,相当一部分作为意识异常现象的创造物的生物/实体都遵循着一定的物理规律,因此可以被物理手段消灭,但如果认知模糊未被消除,该生物/实体则还会“复生”。认知模糊已被消除的生物/实体则会在被消灭后彻底消亡,如果其没有被消灭,则有部分生物/实体会继续维持自身存在不定长度的一段时间。(参见实验记录■■■■■)

作为意识异常现象的创造物的生物/实体如果被认知模糊者们认为有某种“弱点”,则该生物/实体确实会具有这种“弱点”。

……

“原来如此……之前我还在想为什么这个的都市传说年代已经很久远了,却还是能继续存在。”

听到这里,南风原拿出了那张游戏卡带。

“这个部分就讲得很清楚了,从弱点、物理性质和认知模糊三个方面可以对其进行消除,现在你把它砸碎的话,说不定它就从此消失了。”

“呃……到目前为止它都还没有出现任何奇怪的情况,只要不放进游戏机里它就没有什么能力吧,我有答应过它会一直拿着它,被放出来之后反手就把它消灭了总觉得不太好……”

“如果在人的身上也这么信守承诺的话,可能会被轻易利用的。”

潘多拉边说边盯着南风原的眼睛,漂亮的红色双眸弄得南风原有些不好意思,他急忙错开了眼神,拿着卡带说道:

“不过,这个不是人类……”

“确实,至少在地球上没有比人还阴暗的东西了。”

说完,潘多拉没有再接着提破坏卡带的事情,而是接着向下继续解释资料上的内容。

……

除了维持与自身相关的认知模糊的本能外,作为意识异常现象的创造物的生物/实体还具有遵循认知模糊者对它们的行为的认知的本能。如果一个意识异常现象的创造物被描述为单纯的杀戮者,那么其一切行为都会是以杀戮为目的而进行的,绝对不要通过其外表、言语等对此产生怀疑!(参见研究报告G-358)如果认知模糊者对它们的某种行为有着不确定的认知,那么它们也会尝试维持这种不确定的认知。(参见研究报告A-001)

作为意识异常现象的创造物的生物/实体完全由人类的思维产生的能量构成,其行为、自我认知等等属性均与认知模糊者们对它们的认知相同,即使其中部分实体外表与某些过世的人类或者其他生命体相似,二者之间也没有任何联系。(参见研究报告A-012)

作为意识异常现象的创造物的生物/实体可能会因为认知模糊者后续对其增加的认知而发生变化。但如果这种增加的认知大到了几乎和原本没有任何关系的程度,则会生成与该生物/实体完全不同的新生物/实体,此时即使二者有着完全相同的外表,它们也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存在。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新生成的生物/实体使更多的关注原来的生物/实体认知模糊者转而更关注它们,则原来的生物/实体可能会陷入认知模糊被消除的状态。对于基于一个意识异常现象的创造物的生物/实体而诞生出的新生物/实体,CSIG将其称为原生物/实体的亚种。(参见实验记录■■■■■或研究报告A-133)

已经消亡的作为意识异常现象的创造物的生物/实体也会在对其关注度高的认知模糊者再次增加而重新“复生”,但其与原本的生物/实体往往有着各种不同,因此这种情况下“复生”的生物/实体也被认定为原生物/实体的亚种。(参见研究报告A-331或研究报告B-177)

因为作为意识异常现象的创造物的生物/实体是基于“认知模糊”而诞生的,因此其本身具有着一定的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有可能会在其因不可抗力而遭遇了描述它们的传闻以外的情况时显露出来,让它们在不违背其本能和认识模糊者对它们力量认知的前提下做出未曾被描述过的攻击、防御或逃跑手段等。(参见研究报告A-006)

……

“网络上对这个卡带的描述是‘因为被丢弃而想要报复’,从根本上说并不是什么只会杀戮的东西,所以说才能被你留这么久也没有问题。”

又是一大段资料解释完毕,潘多拉看着那个卡带,说明了并没有打算阻止南风原留着它的原因。

“原来是这样……说起来,之前的那个this man就是原本的this man的亚种吧?”

“嗯,只是个动作僵硬的怪人,威胁性恐怕还不如拦路抢劫的人。不过普通人看到的话肯定会恐惧,再加上因为半信半疑而没有准备,恐怕会觉得这是杀不死的怪物而害怕得手忙脚乱地被杀了。在恐惧的时候人会发挥失常,就是路上冲过来的卡车都会让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跑,更不要提杀这种东西了。”

“如果这个都市传说继续火一阵子的话,恐怕在会出现成功击败this man的人的吧……诶?这后面……”

南风原边说边看着潘多拉又划动了手机屏幕,后面又是只有个开头,后面就是一大堆黑色长条的资料。

“这上面的开头写的是‘关于人类思维能量与意识异常现象之间联系的具体研究’。这整份资料并不完整,只有最后面我实在看不明白的东西没有被遮住任何一处。”

潘多拉又翻动了几张照片,有很多都是这样被遮住了一大堆东西,根本没法阅读。

“那,最后那部分是什么样的?”

“那些不在手机里……因为比较重要,暂时不能给你看。”

“啊,这、这样,不好意思。”

刚才的话肯定让她为难了吧……

南风原心里一阵后悔。

“没什么,这后面还有一部分前面的资料里提到的‘研究报告’,不过‘实验记录’都没有在这里,你还要再看看么?”

“研究报告……可以的话,让我看看吧。”

“那就先从第一个……研究报告A-001,我不清楚这些报告的编号具体为什么这样写,不过看‘A-001’的字样,应该是他们最早开始研究的东西。这份报告上记录着的是‘天蛾人’,你应该听说过吧,1966年的时候在美国那边,天蛾人的目击登上了报纸,紧接着在1967年,美国又发生了银桥断裂事故,很多人声称在那时目击到了天蛾人。最开始的‘UIG’就是在1967年建立,可以说就是因为天蛾人事件,才有了这个研究组织以及之后的一系列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