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三十四年:

周月自红尘中历练归来后潜修数年,终突破至筑基四阶,但宗门财政需要他来维持,于是再度外出伏魔。

玄月四十一年:

尝试破关的周月突破筑基五阶失败……

————————————

玄月四十九年,冬。

出自星机阁外表宛如一个小姑娘似的赵驰前来百万大山中的玄月宗附近来拜访周月。

此时赵驰与周月二人已是相识三十二年的至交。

「你怎么才出来啊?」

在飘着雪的山脚下等候多时的赵驰稍弯着身子,背着双手歪头看向正从山路下来的周月。

「那是因为小星星你来的太突然了啊,只是前几年在信上注明了地址,哪里想到你这么快就来拜访了?」

似是有些匆忙,周月一边整理着白衣道服往下走,一边无奈的看着眼前作可爱模样的赵驰。

「噗,因为阿月你上次的信中说你进阶失败了嘛,所以我来看看你有没有大碍,你可不要因为进阶失败就垂头丧气哦?」

看着匆忙赶过来迎接自己的周月,赵驰不禁笑出了声。

「…啊,其实我春天的时候又尝试进行突破,但还是失败了……」

「啊…不过你放心!我绝对没有失落什么的!哈哈,一点一点反复尝试就行了,努力就好了!」

看着因为自己进阶失败而专程前来看望自己鼓励自己的赵驰,周月楞了下,一股热流从心头涌动上来。明明已是修道之人,却仍然有想要眼圈一红的冲动,只得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低头掩饰着。

「嗯?是吗?嘛,总之现在就不要想这么多了,最近这段时间就陪我好好玩一阵子吧!」

看着周月不好意思的模样,赵驰只是呆呆的歪了歪头,接着淡黑肤色的脸上露出了无比灿烂的笑容。

她并不是笨蛋,只是感受着周月浑身上下的灵力波动和他竭尽全力隐藏的疲惫感就已知道这个一直给自己讲故事的男人又在独自逞强了。

但她不会揭穿周月拼尽全力维持的轻松感,因她深知这是周月这个男人表示关心和感谢的一种方式,那么她也就以她的方式来帮助这个她所心心念念的男人就好了。

于是这个冬天,活泼又温柔的赵驰占据了周月全部的时间,带着周月丢下修炼和道典在沧州之地游玩闲逛、赏景诵歌。

最后赵驰在宗门请休结束,临行时还捂嘴笑着,送了一件荒品的仙履给周月,鼓励着周月加油,再挥挥手离去。

目送着赵驰远去的背影,周月低下头这才发现赵驰送自己的乃是双女式的仙履,不禁为赵驰的恶作剧而莞尔。

「真像是小星星的作风啊,不过也让我又想起故人来呢……」

在蒙蒙细雪中看着赵驰的背影远去,周月看着手上的仙履不知想起了什么,露出了有些怀念的笑容……

————————————

对小星星观察志记(周月):

一、小星星是个笨蛋。

二、小星星的头发是很漂亮的淡粉色,不过也许是因为她们星机阁修炼功法的原因,近年来逐渐变紫。

三、小星星总是扎的一条比自己还高高的、长长的马尾,显得既干净又清爽。

四、小星星的肤色偏于淡黑,非要形容的话就像泥灰墙的这种程度,好在这个世界并没有人种之分,不会像地球那样彼此歧视。(这点真是太好了呢。)

五、和小星星见面总是在偶尔召开的小规模年轻仙友聚会上,有时她没来,有时我没来,总体来说还是见到的次数要多,对此她和我都很开心。

六、小星星在穿着上属于清爽利落派,搭上一米六七的身高和精腱匀称的身材简直完美!

穿着色泽上则是以深色为主,似乎她们星机阁的统一制式道服就是这种款式的。

有次自己拜托她穿星机阁的道服给自己看,穿上的那一刻简直惊呆了,美人!绝对是美人!!

但“像是飞贼一样”这样的比喻似乎令她很是不满意,狠狠地修理了自己一顿。

(小星星穿上古色古香的仙服时才是真的一绝!/别问我为什么知道)

七、小星星在没喝酒的时候虽然依旧活泼温柔但还有着其独特的神秘感和知性,整体散发出的气质让人十分舒服,乌蓝色的大眼睛里总是充满着好奇,仿佛对世间的一切都抱有期待。

不过喝醉了就完全是个憨憨了,让自己一度担心会不会被不良歹徒骗走。

八、小星星所在的仙道名门星机阁似乎每十年就会给内门弟子一次完全放任式的休息假期,时间为一季,可叠加。

九、虽说有年龄差限,但不知为何,小星星总是比自己高一阶修为,这让自己很苦恼…

(男的竟然比女生弱/来自地球的思维方式)

————————————

……

玄月五十二年,夏。

虽然修为仍然停滞不前,但是在小星星的鼓舞下周月倒没有以前那么急躁了,不过偶尔还是会扶着庭院外的老树叹气。

「哼呵呵~看你似乎精神不好呢?」

在周月这一世的人生里时不时出现的紫枫轻哼笑。

「…你是来气我的吗?我为了维持玄月宗染上了不少戾气导致修为受阻,你倒是帮忙一下啊喂……」

「帮忙倒是不成问题,不过你还需要再染些戾气呢~

过段时间在鸣君山有个适合你的仙友聚会,那上面会发表有意思的内容哦~而且那位十分中意你的小姐姐应该也会参加哦~」

面对周月没好气的抱怨声,紫枫只是露出神秘的笑容,又像这样说着周月完全无法理解的事。

「啊?!喂!…你这混蛋…倒是讲得再清楚点啊……」

还没等周月反应过来,突然出现在庭院中的紫枫又突然消失,周月只得在低骂之后扶着下巴思考什么。

……

一段时间过后,在鸣君山上果然举办了一个仙友聚会,周月已然在其中。

而周月的友人,小星星赵驰也如紫枫所说的那般也参与了这个聚会。

「…哇哦!!窝在偏僻山沟里的你是怎么知道这么远的地方会举办仙友聚会的?!」

在人群中找到小星星问了个好后,赵驰却瞪大了双眼满脸不可思议。

「嘛,其实我也是会偶尔到远一点的地方历练的~」

面对小星星的的疑问周月只能转过头避过。

「喔?」

「那我们先随便逛逛吧,一会儿好像会有特殊的事情要公布。」

有些狐疑但因并不是什么大事所以赵驰很快就跳过转而兴高采烈的拉着周月在这次仿佛庙会般的聚会里到处游逛。

片刻后……

伴着鼓声和铃声的响起,参与此次聚会的人都集中在了一片广场里,早已搭好的台子上站了几个衣冠楚楚的修士。

等人聚齐了之后,上面的修士们便开始说起此次聚会中要宣布的特殊事项……

和小星星站在一块的周月在讲话的修士冗长俗套的论述中明白了几件事情和此次聚会的目的。

此次鸣君山上的仙友聚会是由台子上讲话的几名修士的宗门举办的。

目的在于召集和宣传。

主体内容是因为隶属沧州西边魔域的势力魔教·“炎魔窟”近些年来在人间猖獗行极恶之事,因此由某一仙道正派发起,募集修真界中小门派有志仙友共同讨伐魔教·“炎魔窟”。

时间定在七年之后,这段时间会广集仙友,做好准备之后便一齐剿灭魔窟。

在小星星的介绍下周月得知这种事情常有,每当正道门派要讨伐某一魔教时就会采取号召和募集同区域下修真界中的有志修士,因其仙史上是有发生过携一门之力除魔讨凶惨遭灭门的事件,于是后面便采取了由一个门派为主,其余门派为辅并召集大量低阶散修助阵的讨伐模式。

「嘛…该怎么说呢,挺节能的?」

听着小星星满不在乎的介绍周月不置可否的开玩笑。

「小星星,你有兴趣吗?」

「一点也没有哦!而且我们星机阁属于中立门派,门下弟子在没有接到宗门的指示之前是不能自由参与这种活动的。」

「喔…是这样啊……」

看着周月扶着下巴思考的模样,赵驰果断的表示出对这种活动没有任何兴趣的态度。

随着台子上人的话讲完,报名的人各自报名,不想参与的人也渐渐离开广场继续享受此次聚会。

而看着熙熙攘攘,情绪各异的人群,周月想了一会儿突然转过头对拉着自己手正欲离开的小星星说到

「抱歉啊小星星,你能在那边等我一下吗?我想参与着试一试。」

「…?!」

不顾小星星惊讶的模样,周月松开手,快速跑到台子前去报名。

不一会儿……

报完名回到小星星身边的周月不好意思的挠头看着样势气鼓鼓的小星星。

「抱歉啊小星星……」

「阿月大笨蛋!明明比我弱还要逞强!你知不知道魔修很可怕的!」

「唔…我错了啦,但是你放心,我肯定会保护好自己的!」

「放心个大头鬼!哼,反正又是为了要养活你那山沟里的宗门吧?」

「…抱歉呢。」

面对着看穿自己心思的小星星,周月顿时哑口无言。

唰!

只见赵驰右手往腰间一滑,伴着光芒一道光影瞬时就砸向了毫无防备的周月。

「!啊!」

「哼!拿去,这个是宙品铠甲·“火嵘”,是我收藏的几件法宝之一,拿着它你可不要挂了,好好保护自己!」

「啊……」

眨眨眼,楞楞的看着手上赤红色的鳞甲,周月不禁有些木然。

关注自己、担心自己、帮助自己,

被自己唤做小星星的这个女子,既温柔又淑雅,既可爱又善良,这样的人,竟然一直陪在自己身边……

我原来也值得被这样对待吗?

「你怎么了?哇!你眼圈怎么红了!」

「!没,我没事,咳!我们,继续去逛逛吧!」

「诶!诶诶诶!!」

看着周月突然表情的凝滞和变化,赵驰疑惑的探头靠近周月脸边询问。而缓过神来的周月看着凑近的少女似脸颊,顿时脸烧的飞红,一把抓起赵驰的手开始跑起来。

————————————

七年后……

玄月五十九年,

在鸣君山集合后,包括周月在内的数百修士分批次朝在人间肆虐已久的魔教·“炎魔窟”攻去。

……

几天后,在山谷中周月等筑基修为的修士正追击着全速逃亡的几名魔修。

「嘛,没想到我们负责的是追击逃脱者啊…」

「月兄你可别抱怨了,我等筑基境界的修士可没有能力跟那些自恃盛强而留下苦战的魔徒对抗。」

「是啊,即使面对跟我们修为相近的这些魔党也不能大意。」

面对着逃生欲极强的那些魔修,追击他们的周月显得有些无聊,即使赢了也是胜之不武。

但是跟周月在一起的其他几名修士却并不这么想,反而是向其告诫魔修的恐怖,对这些自堕魔道卑劣之人根本无需公平。

轰!!

「啧!」

伴着轰隆声,前方山谷的两岸自上而下突然发生崩塌,岩石滚落,泥灰弥漫,正在极速奔跑的周月暗道不好,朝岩壁上攀跃而去。

他打算绕道而过,但在尘土飞扬,已经完全丧失视线的当下,与同行仙友失散是一个很致命的事情。

切,如果是陷阱的话,那也没用!

前方只有活着和死亡两条路而已!!

这般想着,攀崖附壁的周月一咬牙,狠下心来继续朝尘土弥漫的前方前进。

过了一会儿,

「…!」

伴着破空声,周月一个闪跳躲过了于尘雾中穿来的暗器。

「终于肯现身了吗?」

咻咻咻!

无视周月故作轻松的笑声,又是几道破空声响起,暗器的攻击接连而至。

「呵!」

但周月通过多年与凶恶之徒战斗的经验凭着声音躲过,接着判断出了几件事。

攻击自己的人在移动。

攻击自己的人多半是一个人。

攻击自己的人跟自己修为相似。

只是一瞬间便判断好的周月不退反进,他要尝试独自战胜这名魔修。

虽然周月这么多年在百万大山里除恶,但他多是除的凡人恶匪或山中野妖,从未与同境界的魔修一对一对决过。

「哈啊…!」

当从逐渐变薄的尘雾中穿出时,一个赤红色的身影便持着弯刀从天而降。

不躲闪,周月拔刀抗下攻击并将那身影击退出去。

「呵…是个女人吗?」

「是又怎样?纳命来!」

在拔刀迎敌后发现是对方是名女子的周月有些诧异但并不放松,而见未一击致命的赤发魔修女子只是怒哼一声,再次攻来。

修仙之人其实都尽量避免犯杀孽的,但我这些年无论雄雌好像都诛了不少呢……

「给你个机会,逃走吧!在下不想平白枉增杀孽。」

「少废话!畏缩之徒!今日我定让你魂归九幽!」

「…啊,为什么?你应该感觉得到,我们修为虽看似相差无几,但在灵力浓度上我要略胜你一筹,说明我应高你二阶,这般战斗的结果无非你死我伤罢了。」

一边抵挡着魔修女子凌厉的攻击,周月一边皱着眉头说着,脸上满是艰难不忍之色。

魔教·“炎魔窟”的功法来之前周月已经大概了解过了,在同境界下多数情况是魔道略胜一筹,所以如果周月想活下来理应来说应该要使出全身的本领。

可此刻的周月却双眉紧皱满脸无奈,看上去毫无战意,这让长年嗜血行杀戮之道的魔修女子感受到了侮辱,进而心中怒火更加旺盛,攻势更加狠毒。

……

……

……

大概是一炷香过后,

先前一些结伴的仙友来寻自己,在看到自己无恙后便挥挥手叫其跟上队伍前往别处追敌。

「哎……」

只是叹息,周月深深的看了眼倒在泥地上睁大双眼的先前那名魔修女子,在那姣好的身材下是一片血滩,她已然断气了。

收好刀,克制住内心中某些东西的周月将女子的储物器和肉眼可见的法宝取下,向这名被自己斩杀的魔修鞠了一躬,随后转身飞奔跟上那些仙道同友。

周月并不喜欢杀戮。

周月战斗时从不手软。

周月会在没人在的时候向被自己夺走生命的对象鞠躬表示歉意。

————————————

“炎魔窟”

沧州西边魔域的魔教之一。

其邪功的修炼方式主要是杀人夺血。

长期修炼炎魔窟功法会使头发变得鲜红,由暗到艳的发色象征功法的修炼精进程度。

长期修炼炎魔窟魔功会使身上出现赤红色的莲花魔纹或血刀魔纹。

长期修炼炎魔窟功法会导致修炼者嗜血和残暴,理智会被一点点侵蚀,最后变成只会杀戮的野兽。

炎魔窟弟子主要修习的兵术是刀法。

此次仙道门派讨伐炎魔窟采用的方式是让高境界的大能直轰魔窟山门大阵,而其余修士则合围魔巢守住各方要道将出门迎敌的魔修全部击杀。

但由于合围主要针对境界较高的魔修,因此对于想要脱出的低境界魔修并没有怎么阻拦,只是让参与此次行动的筑基期修士们群起追击。

炎魔窟并不是不知道仙道门派将要讨伐总部,但仍然没有做出有效的抵御行动,可见炎魔窟即使在魔域中也已然被孤立。

同时受到人间界、修真界、魔域的三重制约的炎魔窟终究迎此灭门大难。

————————————

……

玄月六十年,春

周月时年七十四岁,

修为筑基五阶。

处于追击忍耐不了从坚守不出的炎魔窟中逃离的低境界魔修中。

……

正在山田与河流之间疾跑的周月无数次感叹着自己要是能飞就好了。

筑基期的修士虽然比凡人强很多,不食五谷也不会感到饥饿。能够使用基础的法术和其比凡人要悠久的寿命,但仍然无法翱翔于天际。

飞天的基础条件至少要达到金丹境界。

「嘛,居然又只剩下我一个人,不知道以后能不能像前世小说里那样化鲲鹏翱翔万里呢?」

虽然本着结团追击魔修的方针,但是由于魔修们各式离奇的逃脱方式和遁离法术使周月等追击者无奈下多次分离各自独身前去追探逃离的魔修,发现后立马呼叫同伴。

「…嗯?又有情况?」

至去年以后再未独自一人与魔修发生战斗的周月屏息凝神望向一处山头上的红烟。

「去看看吧。」

周月参加这个讨伐炎魔窟的活动的初衷是靠着收刮战利品和任务报酬来养活宗门弟子维持宗门开销,以及更多的了解关于魔修的事。

但是在进行了一年之后,周月越发感到这种活动就不是一时半会儿能结束的,让其疲惫。

现下炎魔窟仍然拼死守山只剩他们心志不坚的低修为弟子没受到包围圈的重视而到处流窜。

呼呼呼……

在风的呼啸声中周月在片刻后翻到了起烟的山头上。

「……」

面前是地面上惨死的白衣修士尸身,瞪大的双眼和张大的嘴表现着他死前所受到的惊吓和痛苦,身体宛如缩水的海绵,干枯萎缩泛黑。

「还真是敢做啊…啧!」

看着这与自己从未相识的修士惨死之模样,周月皱着眉充满遗憾的感叹着。随后一定神,离开了全身已毫无法宝可以搜刮,明显是沦为魔徒修炼素材的可怜男子的尸体旁,他要顺着残留痕迹去找那魔修。

……

傍晚,在日落时分周月终于追上了那杀人夺血的魔修…

「小辈,你是不是太猖狂了些?!」

「嘛,我也是出于无奈之举呢。」

任其红发飘舞一身黑衣劲装的魔修男子凝视着一袭白衣头戴金冠绑着条小马尾酷似凡间小青年的周月质问道。

而周月却只是耸肩,双手握着他自己打造的灵刀把柄上。

「哼…倨傲之徒!受我一击!」

看着态势懒散的周月,魔修男子冷哼一声,背着黄昏怒掌击之。

锵!

唰唰!

轰!

嗖!

两人身形及位置不断的变化,周月的斩击和红发魔修的赤掌互相较量着。

「……」

「咳……」

随着时间的推进,陷入交战的周月越发不再出声,挥舞着模仿地球的兵器太刀制成的荒品灵刀·“美绫”,对着眼前很可能与自己同修为的魔修男子认真下死手。

而魔修男子则是越发为周月所表现出的沉着和冷静而感到吃惊。

要知道一般同境界上魔修比普通修真者强是事实,因为魔道功法就是偏重于杀伐性,魔修的战斗经验也要胜于同境界修真者,但周月却没有表现出害怕的模样而是一直不退反进,这会不会代表他修为比自己要高呢?

「呵!小辈!我就直说了吧!我叫桐村!修为筑基五阶!」

「……」

在战局僵持不下,两人体力快速消耗的情况下,名为桐村的魔修男子突然一掌击地使自己倒退与坚持猛攻的周月拉开距离后如此大笑到。

他当然没有停战的打算,所以桐村用了修真界的一个常识套路。

名门正道中,两名修士相对决前应互报年龄名字和修为及师从何方,虽然魔道并没有这个规矩,但“同境界下对决,魔道完胜”是深入人心的正魔两道常识,桐村这是在试探周月是否有其后手。

「…周月,修为跟你一样。」

沉默着,顿了下,周月如此说着,手上更加用力握紧了灵刀·“美绫”如临大敌。

「…小辈你找死!!」

在得知周月跟自己竟然境界相同后,叫做桐村的百年魔修男子顿时暴跳如雷宛若炮弹一般朝周月袭去。先前对敌手所做的猜想和顾虑一瞬间烟消云散,只剩胸中无尽的怒火。

同修为同境界在激战一番后仍没有拿出绝对性攻击手段的人竟然让杀人喋血的自己顾虑重重的拖了这么久?简直是奇耻大辱!

呃!

轰!!

似是在重重怒火的加持下桐村的战力又提上了一成,在接近周月并接连躲过几道斩击后以其赤掌一掌盖在了周月腹上。

周月其身上白袍顿时如破布般炸开,而身子也因此被击飞开来。

唰!

「咳…!」

暴怒下击退周月的桐村也没落下什么好,一道血珠至桐村脸上流淌而下,在被击中的一瞬间周月反而靠着推力首次挥刀给桐村造成了明显的伤害。

但是桐村并不担心,比起自己给予周月的那一掌这点血只能算小伤,如果真的击中的话……

「……!」

「啊呀,你怎么能随便爆破人家外套呢?」

轻拭嘴角的血迹,破碎的白袍下套着小星星送的铠甲·“火嵘”的周月将美绫收回刀鞘后面色苍白的笑着。

「岂能让贱尔继续羞辱之!」

看着暗藏法宝接二连三戏弄自己的周月,桐村的怒火终于达到了极点,运起全身功力跃于空中以赤掌如流星火陨般击向收刀摆出奇怪架势的周月。

「你知道什么是居合吗?其实我也不知道。」

闭着眼,面对如流星般盛怒击来的桐村周月只是稍弯腰做出奇怪的架势,紧握刀柄,一动不动。

锵!!

轰!!

将心神沉到冷寂宁清的湖泊里,只是一瞬!

在感到异势接近的一瞬,周月拔刀了。

「!!咳……」

「…!」

噗嗤!!

仍未到地面的桐村脸上十分震惊与不解,

执着美绫睁开眼露出惊色的周月。

自桐村脖颈间喷溅出的猩红血泉,

站在桐村身下被血泉灌溅的周月。

砰啪!

下一刻,以震惊为最后神情的桐村像石头一样落在地面上。

而周月只是楞了楞,随即理解并接受了现状。

在桐村暴怒一击下周月选择试用“居合”迎敌。

此招在于·“一击必杀”。

于是自己率先在桐村一掌击到前,一刀割开了他的脖颈。

其实自己也不知道能行与否,但是当时情况下第一个想到的是这个。

于是做了,然后成功了。

「真是乱来啊……」

看着桐村的尸体,周月又看了看自己被鲜血染红的全身,不禁如此般苦笑吐槽着。

练习居合也只不过是他出于紫枫的建议,当时紫枫十分慷慨的传授了他关于居合的历史起源和剑意宗旨而稍微有兴趣的自己也就这么练了几十年。

但他从未在战斗中使用过更想不到自己有一天真的会使用这将一半生命系在马蹄上的剑术。

在快速收拾完桐村尸体的遗宝后,周月迅速离开现场,去找附近的仙友汇合。

这回想要突破肯定又难了许多……

————————————

玄月六十年末,赤魔窟终被攻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