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日

林天华静静地在学校报道处排着队,排着队的学生们在前后交谈着,林天华开始困惑了,这才第一天,他们就迅速地组成一个又一个的小团体,仿佛所有人都在开学前认识了一样。

终于轮到林天华了,林天华正准备在签到表上签上自己的名字,林天华抬头看了一眼,突然有个温和的声音叫住他。

“这谁啊?”“美女,加v吗?”这类声音此起彼伏,林天华调了调眼镜,逐渐看清声音的主人,一个穿着洁白洋装,纤细的皮肤,深邃的眼睛的少女向他打招呼。

林天华虽然不知道是谁,但出于礼貌问了句“请问你是?”

“难道我们没有在开学前班里开的派对见过吗我叫夏熙,是我们计算机科学与技术2002班的学习委员,那个派对我记得全班都来了。”夏熙不解地眨了眨眼。林天华有些尴尬,其实那天他根本不想去,面对一群从未谋面却要一起把酒言欢的感觉他实在不喜欢,但是现在,他必须圆上这件事情,至少不要让对方认为是自己不想去。

“那个,哈,我那天。天生病在医院去不了,不好意思啊。”林天华说话有些结巴,毕竟很少和女孩子交谈的他实在是不太会灵活运用舌头,而且有一种紧迫到手掌的紧张感。

夏熙又露出开朗的微笑“没事,这次赶不上还有下次,周末我们还有一处酒会,到时候有意愿就来参加欧。”

“一。。。一定。”林天华不禁感叹到“这大学怎么比高中更难混,一天正事不干天天就知道去聚会逛酒吧是吧。”但想到自己也天天沉迷打游戏看动画不学习,属实是没有理由说别人。

望着夏熙远去的背影,林天华不禁感叹道“这样的女孩,一定是对所有人都温柔的天使吧。“不过虽然有很多人对这样的人评价不太好,但是林天华却不认可去好无根据去判断别人,想到自己刚才也妄加评论他人,这也是不好的行为。

宿舍内空无一人,其他五张床已经铺好,突然,一个清爽健朗的声音从门后响起。

“你一定是林天华同学吧,欢迎入住523寝室,我是团支书兼班长的杜诺,以后,多多关照。”

林天华也进行一系列有的没的寒喧后,杜诺接了一个电话,他突然有些严肃了起来。

“不会吧,来搬教课书的人就来了3个人,真是麻烦了,全班45个人的书就我们四个人搬?”杜诺有些不自在“天华,你现在有空吗?”

林天华也和他们一样不想去,但是不去很可能会被认为不给面子,还是答应了这件事情。

林天华来到教材室,准备抱起一堆书就走,这时候,他的手碰到了另外一双纤细的手,少女上带着土气的红框眼镜,土气的马尾,之所以这么形容,确实也想不出怎么形容,但是仔细看还是很可爱的女孩子。

“我来吧”林天华抱起一叠课本,比他想象地要重,少女手上只有很小的一叠课本。

两人走在四人的后面,杜诺滔滔不绝地说到“今天上分大获成功,看来我真的有能力去打职业比赛。”“就你,呸,天生就是铂金料。”

林天华的思绪早就飘向九霄云外,这时候,少女冷不伶仃地说了一句

“如果感兴趣的话,就来加我们小说社吧。”

林天华缓过神来“不好意思啊,我喜欢的小说可能,不是那么上的了台面。”

少女突然有些娇羞“不会是那种小说吧。”

林天华被震惊的拿不住书,这是什么虎狼之词“不是,很正常的,二次元的轻小说而已。”

“是吗?如果你有了兴趣,就来社团大楼2楼最右边的教室吧。”

“行。”

在忙碌了一天过后,林天华疲惫地躺在床上,这时候,门突然一声巨响,原来是室友回来了,他把手插在裤腰带里,用腿狠狠踢开了门,经杜诺的介绍,这个人叫陈飞。

林天华被弄得只能又从床上起来,去玩起了电脑。

“杜诺,别搞了,来玩游戏吧,咱们现在四个人,老胡去配他女朋友了,还差一个。”说完,陈飞把目光停留在林天华身上,此时林天华也开着一样的游戏。

“原来你也玩这个游戏,段位不低,来,咱打排位。”

“真的烦”林天华不禁咒骂了起来,刚才从睡梦种被惊醒的感觉他还是惊魂未定,“来吧”他还是答应了要求。

游戏进行地非常不顺利,陈飞被对面连杀三次,他不禁有些焦虑起来“他x的,老周,你的射手怎么一点输出都没有,还有这个辅助,嗨,都是一群垃圾。”

此时,杜诺发话了“你自己搁上面乱送还怨别人。”

他们连续打了五把,打到12点,所有人都洗漱上床睡觉了,这时候陈飞发起了夜聊模式。

“你说,那个夏熙,她有男朋友吗?”

“这么女神范,追她的人应该不少吧。”

林天华睡不着觉,翻过身来看着床的对面,那是杜诺的床位,杜诺仿佛在若有所思什么,但林天华并没有在意。

9月2日

林天华来到机房,发现人人已经坐满,只有夏熙旁边一个位置和角落里有位置,林天华不想坐在夏熙旁边,于是准备去角落里就坐,可没想到夏熙却打起来招呼“天华,来坐这”这一瞬间,林天华感受到了从全班所有人传来的刺眼的目光,林天华感觉有些无奈,只好在她旁边就坐。

在上课的最后一分钟,杜诺进了机房,老师问道“你是班长怎么这么晚来”,此时,陈飞打趣道“该不会是和女友一起去吃早饭忘记时间了吧。”

夏熙也跟着说道“看来这个班长夫人很不舍得班长离开她”全班都笑了起来,空气变得很活跃,林天华看着杜诺跟着所有人发笑,还击陈飞的调侃,但他的目光停留在夏熙身上的时候,突然变得很落寞,林天华看出了他的想法,他的想法藏的很深,不知道有几个人能够看出。

在连上了一上午的课后,夏熙拉起了坐在角落里的一个女生,原来是昨天一起搬书的女孩,夏熙向林天华介绍到“这位是我的室友陈雪霏,是学校小说部的部长,和你们寝室的陈飞是兄妹关系。”

“哥哥和妹妹上一个年级很少见啊。”

陈雪霏有些为难的想了想,说道“我们是同一个父亲,但不是同一个母亲。”

“啊?”林天华知道自己踏入了别人家庭的私人领域,就立刻转移话题,有些手足无措地在机房门口巡视了一圈“杜诺呢?我班费还没有给他呢。”

“杜诺的话,说是学生会有事情。

林天华在回寝室的路上,看到学校操场摆起了一个大舞台,毫无疑问,是每届新生都会有的迎新晚会,这勾起了林天华的好奇心,走到操场上,林天华看见了杜诺,杜诺作为一个大一新生,居然能够当上迎新晚会负责人,真实在让周围的人想不通。

“天华,现在我又出了件大事。”杜诺沮丧地说道,今天晚上开始节目了,但是现在还是出了好几个很大的问题,“现在晚会快开始了,可我们买的的椅子还差很多,还有一批椅子还在半路没送到,到时候就会有很多人都要站草地里了”

“学校教室的桌椅都是固定式的,也不可能去拿老师的椅子,要不找青志(青年志愿者)的人去寝室里找学生们借用椅子吧。”

“可是我们人手不够,我们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准备。”

林天华突然心生一计“我知道有个方法了,你在青年志愿者群中发一个消息,我们学校要求每个学生都要做志愿者活动,志愿实数要做到40点才能毕业,凡是愿意将自己的椅子搬到操场的,我们将给予志愿实数计时从6点到晚上9点,差不多是4个志愿实数,应该会有不少人搬凳子过来。”

杜诺从沮丧中恢复过来“那,我去告诉青志让他们赶紧发消息。”

林天华看向杜诺远去的身影,准备离开时,一群人搬着音响器材拦住了他的去路。

“不好意思,现在这过不去了,你还是从我们后台那离开吧。”林天华只好向后台走去。

进入后台的感觉让林天华感觉非常新鲜,有穿着汉服的,在练习街舞声乐的,林天华又是在角落里,看见了在敲键盘的陈雪霏。

林天华上前搭话“陈同学,你这是在?”

陈雪霏提了提眼镜,镜片上有很多白雾,过来半会才认出林天华,站起身后脚居然被电脑充电线绊倒了。

“哇啊啊啊”陈雪霏和林天华撞了个满怀,该巧不巧的,在一旁的陈飞看见了这件事。

“改死的家伙,你居然对我妹妹下手了,虽然她是个丑女但还轮不上你来拱,喂丑女,你要抱着奸夫到什么时候。”

林天华被他的话激到了“我们刚才那只是个意外,眼睛如果不需要,可以捐给其他需要的人,而且,你作为哥哥,怎么能这么说你妹妹。”

“说屁也没有”陈飞突然挥起了右拳,重重地打在了林天华的脸上,林天华当时就倒在了地上滚了几圈。

“林同学!。。。林同学!”

杜诺看到了这一切,也丢下表格去阻止陈飞

“天华,林同学”林天华在模糊的视野里看清了在他身边的两个少女。

“看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阿.”林天华断断续续吐出了这几句,然后,捂住了右脸。

陈飞在杜诺的拉扯下,愤愤不平地离开了,但情绪相比与刚才缓和了不少,还丢下一句话。

“别让我看见你弄哭她,不然你死定了。”

林天华一脸惊呆地看着远去的陈飞,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不激动了,但还是庆幸自己躲过了一劫。

此时班主任和教导主任也来到了这里,班主任对教导主任说。

“这个陈飞真是流氓成性,他以前在高中天天打架被开除过好几次,到现在屡教不改,我们必须给他一个处分。”

在经过一系列事件后,林天华总算可以从一系列的烦心事中解脱去好好看看节目了,在他身旁的有夏熙仍然担心着他,不愿上台演出,在林天华和杜诺地劝说下,还是走上台去闪亮登场。

林天华只看见了一整耀眼的光芒四射,夏熙穿着与夜空同一个颜色的礼服,不得不说,在所有人狂热的呼喊中,在荧光棒奋力地为她打call,真的仿佛如同是故事中住在城堡里的公主,在所有人都触碰不到的窗户,只有在天上飞翔的鸟儿在能来到她的身边。

在夏熙的歌声结束后,突然,舞台灯打到了观众席的后面,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后面吸引了,林天华一看,居然是杜诺,只见杜诺穿着白色西服,手里拿着玫瑰花,无数的人打开了手机摄像头拍照片和录像,身后的几个人也手里拿着那种最近非常流行的灯花,他们从观众席中央的小道上来到舞台前方,不得不说灯光师真的是个人才,居然在杜诺身边打起了一个火红的爱心,几个人也摆成了爱心的阵势。

夏熙见到这个状况,好像有些傻眼了,她变得和林天华紧张的时候一样。

“啊这,杜诺,你这是在干。。。干什么?排练的时候没有啊,不会是。”她意识到杜诺要做些什么,把手捂住了嘴。

“夏熙,我喜欢你,请做我的女朋友吧。”

虽然这种桥段非常老套无聊,但是现代社会的年轻人们却被打出了一种麻醉药——爱情,所有的人都认为表白的场景非常浪漫,所以他们也觉得自己的表白在别人眼中也是浪漫的,特别是在全校人的面表白,说难听点,就是道德绑架的事情,但是林天华却觉得两人非常容易成为一对。

“在一起在一起”这类声音如海啸般传入夏熙的耳朵里,她忽然感觉内心有些动摇,话筒不自觉地掉落,发出剧烈响声,顾不得一切地冲下了台,杜诺傻眼了。操场上的人看见夏熙转头就跑,更加吃惊了,卧槽声此起彼伏。

“发生甚么事了”“卧槽,表白失败了nb”“怎么什么都没说就跑了”

林天华觉得自己吃瓜还吃不上甜的就很郁闷,这些现充到底一个个在想些什么?他也实在无力去想了,终于,这荒诞的一天总于结束了。